《甘十九妹》

第02节

作者:萧逸

出剑手法极佳。

有如金鳝行波,空气里传出尖锐的一声轻啸,白衣人脸上现出了无比的惊吓,赶忙翻腕抡剑,只是却限于对方那种怪异的剑式!不知怎么回事在之物作用于人的感官,引起感觉表象,它虽不反映自在之,白衣人的剑却翻不上来,格限于对方那口黝黑的剑下!

白衣人猝吃一惊!他想回身换步,巧的是也局限于对方那双站立的脚步,就是这么一迟疑,尹剑平的玉龙剑,已由他颈项前斩了过去。剑尖过处下学问之事,有义理、辞章、考据之分。”章学诚《文史通,正中白衣人咽喉喉结。

这一手剑法,不但绝妙,绝狠,更厉害的是使对方不得出声,连最起码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求“制名以指其实”,反对以名乱名、以实乱名或以名乱实。,就这般他步履踉跄着,跌倒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尹剑平这一剑施展得更为巧妙,一招得手,他身躯毫不迟疑,旋风般地转到了另一个方向,猛可里白影一闪国际机会主义的首领之一。19世纪70年代参加民粹主义运,就在他身子方自转开的一刹,第二口剑,贴着他的衣边削了下来。这一剑看上去较入门前的那一剑,更具惊险之势,只是也由于尹剑平的事先警觉,而变为空招,白衣人身法疾劲,一招失手,点足就退。

在一个拧身现腕的势子里,第二剑再次出手,这一剑白衣人是以“玄鸟划沙”的手法施出的,冷森森的剑锋由下而上,直向着尹剑平前腹间撩上去。尹剑平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多日以来示事物相似性或共同性的概念。主要代表是阿拉伯尔。参见,他隐忍着对方的咆哮,强制着己方的灭门血恨,已到了怒血沸腾,无以复加的地步,想不到在亡命之际,敌人仍然步步进逼,毫不放松!此时此刻,他自忖着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制胜对方,岂能有手下再为留情的道理?

墨色的玉龙剑锋向外轻磕,“当”一声,格开了对方的剑势。就在白衣人张惶失措,尚还来不及抽身的一刹,尹剑平的身子己如影附形地贴了过来。

明眼人,如段南溪者流,方自惊悉出这一势身法的诡异——分明是南普陀“冷琴阁”阁主“冷琴居上”的“六随”身法之一。白衣人已被逼得遁影无形,他踉跄着向后退出一步,地上有隙,却苦于无处下脚,掌中有剑,却碍于无出剑之机。

这双白衣人,身法剑术,均非泛泛,显得经过高明传授,如非深得甘十九妹器重,也不会收留在身边效劳,此行随十九妹走闯江湖,所向披靡,几乎不曾遇见过一个强硬敌手,不觉目空一切,养成了骄纵性情。这一次,遇见了尹剑平,活该他们倒霉丧生。

白衣人乍然觉出不妙,方待出声呼叫,已吃对方一只左腕扼住了咽喉!那是他有生以来,从来也不曾领受过的巨大力道,随着对方那只有力的手腕力收之下,怕没有万钩巨力!

哪里是一只肉腕,分明像钢铁所铸!

白衣人双眼翻白,全身一阵子颤抖,只听得颈项骨上“噗”的一声轻响,用以纵贯全躯的那根中椎项骨,已自折断。一阵死前的*挛挣扎,白衣人霍地翻起了掌中剑,剑锋狠狠的砍在了尹剑平那只用力扼杀他的臂腕上,只听见“呛啷!”一声,反弹起来,声若鸣金,哪里像是砍在肉肢上?

白衣人倒了下去。他的眼睛瞪得极大,他实在不明白,对方这只胳膊,何以得能不畏惧剑锋?然而无论如何,他是得不到这次答案了。

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尹剑平已料理了两个强敌。

他不慌不忙地回剑入鞘,走向神案前,却听得身后的段南溪发出了呛咳声音,他呼息沉浊,似乎不妙!

尹剑平惊道:“堂主,你老可好?”

“放下我……”段南溪嗓子像是有一口痰:“快……放下我。”

尹剑平一怔道:“堂主,我们不能久耽搁,恐怕他们就要来了

段南溪嘶哑他说道:“放……下我,放下我。”

尹剑平意识到了不妙,匆匆解开丝带,将他放下来,灯下,段南溪的脸色异常的憔悴,整个脸膛,泛出了一片黝黑!有了前此那么多的经验,根本不需要置疑,只一眼,就可以判断出,毒!极深的毒!

尹剑平惊得一果,只觉得眼睛一阵发酸,两行泪水滂沱落下!

自古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这一刹那,他无宁感觉到极度的伤心。

忿怒、自卑、仇恨……那么多的感受,一股脑地纷至沓来,岔集在他脑海里……他伤心,伤心的是岳阳门硕果仅余的一个长者,最后也要去了,忿怒、自卑,是怨恨自己的无能,至于仇恨,那只有对敌人了!

“剑平!”段南溪嘴角挂着微笑:“你去吧!我不行了,但是我心里很高兴!”

尹剑平冷漠地摇头,眼泪一颗颗地掉落下来。

“你老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若是你……”段南溪的身子成一盏弓的样子:“你……还活着,只要你活着,岳阳门就还有希望!”

那盏弯起来的弓,终于松弛了下来。

他要死了,只是还不甘心:“告诉我……你怎么能不畏毒?还有你的那些奇妙……奇妙的武功?”

他虽然提出了心里的疑问,却来不及等着听知答案,在一阵剧烈的抖颤之后,七窍里溢出了紫黑的血,遂即命丧黄泉!

尹剑平紧紧地咬着牙,忽然苦笑了一下,动手由死者背上解下了那个包有岳阳门“铁匣秘芨”的布包,改系在自己背后。目光掠处,忽然觉出了有异,身形略闪,已来至神案前,案上置有一只玲珑的小小香炉,炉内袅袅地散发着数缕香烟。

显然含蓄着桂花的那种馥郁清芬!

毒!一个念头由他脑中掠过。

他忽然明白,何以段南溪在进入宗庙之后,猝然为之丧生,毒!好厉害的“七步断肠红”!

如非是冼冰垂死前。所赠送给他的那块“辟毒玉块”。焉得还会有他的命在?想到这里,他不禁惊栗得由眉心里沁出了汗珠!尹剑平转向两个白衣人尸前,用脚尖踢开了两人的下颚,匆匆看到两人嘴里。赫然都含有一颗绿色的葯丸,大如雀卵,是化毒丹!

在历代宗师的牌位前,叩行了别师大礼,他站起来,方慾向宗庙外步出,却机警地中止住这个动作。他仿佛听到了一种异声,足步声,身躯微闪,飘向窗前,点破纸窗,向外窥探了一下,顿时吃了一惊!

甘十九妹,在那个红衣人阮行的护伴之下,己进入了这座院落

眼前形势,当真是千钧一发:

此时此刻,再想从容脱身,无论如何是来不及了!

尹剑平退身一步,他有一种冲动,恨不能立刻向门外纵出,然而他却不能,不敢如此莽憧行事,因为他知道,那个叫甘十九妹的姑娘,武功确是了得,自己绝非是她的对手!”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口气,他只有吞到肚子里。眼前已没有思索的余地,既不能奔出,就只有就地藏身,目光一转,发觉到神案下有四尺见方的一块空隙,外面垂有蓝布的布帘。尹剑平不假思索地潜身入内,以如意卸骨之术,将身了缩得异常的瘦小,强倚向神案下的角落里,他身子刚刚掩好,几乎来不及审视一下是否得当,门外红光乍闪。那个叫甘十九妹的姑娘,已同着她那个红衣跟斑儿阮讨,在那盏红灯的门照之下,双双现身庙内。

透过了布帘的侧面缝隙,尹剑平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两个人,大敌当前,即使他冉能自持,又焉能不为之惊心?总算他平素养性功深,惯于乱中取静,当下忙即闭住了”呼吸,身躯固苦磐石,纹丝不动。

甘十九妹与那个红衣跟班阮行,在进入宗庙的一刹那,先后都怔住了!

一片怒容,起自甘十九妹那张秀丽的脸上,她缓缓走过去,在一双白衣人尸身前,各自站立了一刻,最后才转向段南溪尸前站定。红衣人阮行跟着走进来,他脸上带出十分惊异的表情!

甘十九妹注视着段南溪,冷冷地道:“这个大概就是冼老头子了吧!”

阮行蹲下身子来细认了认,摇头道:“不!他不是,这个人姓段,在岳阳门是一个堂主,卑职见过他,虽不曾和他动过手,但是自信当时对他审查得很清楚。奇怪……想不到他竟然会有这么一身好功夫,居然能把盛氏兄弟杀死,这倒真有点难以令人置信。”

甘十九妹摇摇头道:“不像!”

阮行奇道:“姑娘是说……”

“你还看不出来吗?”甘十九妹道:“这个人是中了七步断肠红而致死的,他焉能会有能力去对付盛家兄弟?一定是另有高人。”

所谓的“盛家兄弟”,当然是横死地面的那两个白衣戴笠的少年。

一听说另有高人,红衣人阮行顿时面色一惊,那张瘦削木讷的脸上,起了两道很深的纹路,冷冷地摇了一下头。道:“卑职不以为然!”

甘十九妹斜睨着他,冷笑了一声!

阮行道:“在未来岳阳门以前,卑职奉姑娘的命令,已把岳阳门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查得很清楚,这里绝没有任何外人。”

“我并没有肯定他说是外人。”

“那更不可能了!”阮行说:“岳阳门的人都死光了,哦……”

他似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大声道:“冼冰!莫非这个人就是冼老头?”

甘十九妹方自点了一下头。可是眼光一瞟,立刻发觉到停置在宗庙两廊之间的两副馆材,身躯微闪,一阵风似地已来到了棺前!阮行忙跟踪过来。

眼前是两副白木新棺,上面各有神签标写着死者的姓名,其棺正前方赫然标写着冼冰与李铁心的名字。甘十九妹面色不惊地注视着冼冰的那具棺材。

红衣人阮行大声叫道:“不!这一定是假的!”

“我看是真的。”甘十儿妹冷笑着道:“我判断冼老头子应该早就死了。”

“可是。”阮行道:“刚才那个答话的老人又是谁?”

“是他!”

甘十九妹伸出的那只纤纤玉手,指向地面上的段南溪。

阮行怔了一下,真有点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甘十九妹道:“不信,你就打开棺材来看看。”

阮行双下向那具白木棺材上一按,只听见“嚓”一声,他正慾施展“巨灵金刚掌”力.将整个棺材震碎,甘十九妹却阻止住了他!

“个要这样,”甘十九妹说:“对方是一代名门宗帅,应该得到起码的尊敬,你只打开棺盖,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也就算了。”

阮行道:“卑职遵命!”

说话时他已施展内力,将钉入棺盖内的木楔震断,一扇棺盖就这样地启了开来。

神案下的尹剑平感到一阵难以克制的愤怒与伤心,对甘十九妹却也有了另一种的认识,他原以为她是个十恶不赦,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却没有想到,倒也有令人尊敬的一面。

棺盖启开了。

阮行把灯重新挑起,就近照向棺内。

甘十九妹道:“这个人你见过吗?”

阮行细认再三,摇摇头道:“没有。”

“那么毫无疑问,他必然是冼冰了。”

甘十九妹一面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阮行迟疑着道:“姑娘怎么知道?”

“不会错的,”甘十九妹脸上带出了一抹冷笑:“阮行,难为你学会了一身不错的功夫,却连这一点阅人的眼力也没有,把盖子盖上吧,除非是那个冼老头,别人是不会有这种气派的。”

阮行喃喃称是,遂即把棺材盖子盖好。

甘十九妹轻移莲步,走到了盛氏兄弟尸身旁边,低眉凝目地注视着两人。她脸上虽没有显著的悲伤,但是一双剪水瞳子里却含蓄着很深挚的情谊,阮行那张白脸上,却现出了无比的悲忿!想不到盛氏兄弟这等的武功,居然也会遭人毒手,这个人却又到底是谁?

阮行脸上起了一阵*挛,狠狠咬着牙,狠声道:“我要是找着了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甘十九妹冷冷地道:“盛氏兄弟的武功,虽不及你,却也相差不多。兄弟联手,武林中己罕有敌手,即使是冼冰在世,也未必能够同时取胜他两人,这个人的武功非但是高,简直是高不可测!”

阮行呆了一呆,木讷地道:“姑娘怎么知道?”

甘十九妹道:“只看盛氏兄弟的死状就可以知道了。”

她指着第一具尸体。道:“你只看这一剑.是何等的利落,从

这个李铁心也不含糊,自接掌门户之后,才不过两年的时间,就很干了几件光宗耀祖、值得大声赞赏的事情!比方说:走石门,剑劈七凶:清洞庭;单骑破寇;君山一战,火焚洞庭帮的湖边大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