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33节

作者:萧逸

皓月当空。

虫声卿卿里,两个人彼此对看着。

甘十九妹忽然一笑道:“一句题外的话,想问问你,不知可否赐答?”

“请问吧!”

“有一个叫尹心的年轻人,你可认得?”

“尹心?”尹剑平摇摇头:“不但不认识,甚至于没有听过。”

“我也同你一样,根本没听过这个人。”

但是她马上补充道:“我是说过去没有听过这个人,不是现在。”

“现在呢?”

“现在他就住在这里,住在碧荷庄。”

“碧荷庄?”尹剑平点点头:“我知道,那是一个很雅致的地方。”

微微一愕,尹剑平皱了一下眉:“你提到这个人,他与我有什么相干?”

“没什么相干……”甘十九妹眼神里充满了紊乱:“只是说不出来,我总像觉得你们两个人很多相像的地方,在某些动作上……反正我说不出来就是了。”

尹剑平冷笑道:“在下走南闯北,多年来,倒还不曾遇见过一个与在下相仿佛的人,哼哼,姑娘这么一说,在下有机会倒要去碧荷庄会会那一位朋友了!”

“很好,你记住,他的名字,叫做尹心!”

“尹心?”尹剑平一笑:“别是‘隐心’吧?”

甘十九妹笑了,如非是她脸上那一袭面纱,这种笑一定很美,虽然如此,尹剑平仍能体会。

“不!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在我着,他的武功不在你之下,甚至于我也在伯仲之间!”

“你与他比过了?”

“比过了!”甘十九妹道:“而且他还有一口斩金截铁的宝剑,如果你遇见他要特别小心!”

尹剑平点点头,忽然一叹道:“姑娘自丹凤轩出道以来,一路所向无敌,已毁了许多名门大派,依在下之见,很可以罢手了,银心殿如今已难自保,姑娘莫非是真要对这里所有的人赶尽杀绝不成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

她的那双眼睛微微现出了一些悲悯:“上峰交付给我的使命,我必须执行!”

“那么说,樊氏父子是死定了!”

甘十九妹缓缓点了一下头:“不过,如果你站在他们那一边,这件事就很难说了。”

“为什么?”尹剑平语词凌厉地道:“以姑娘之智勇双全,怎会把我这样一个人看在眼中。”

“哼!你用不着客气!”甘十九妹冷峻的目光盯着他:“你的聪明才智,绝不在我之下,也许还高过于我!”

“姑娘太谦了!”

“一点也不过谦,”甘十九妹道:“依兄,我有几个问题,请你据实赐告!”

“那要看当言不当言了。”

“我想你没有瞒我的理由!”

“如果那样,我知无不言。”

“好!”甘十九妹说:“你可认识一个叫吴老夫人的人?”

尹剑平想了一下点点头道:“认识。”

“仅仅认识而已?”

“不!”尹剑平尽量掩忍住他内心的凄枪:“她老人家与她家令郎,称得上是在下的救命恩人!”

“仅仅是救命恩人?”

甘十九妹眼睛睁得极大,像是要看穿了他的心似的。

“不!”尹剑平苦笑道:“当然不止如此,但是这些事我却不便奉告。”

“虽然你不说,但是我却知道甚详。”甘十九妹冷冷地说道:“那个吴老夫人称得上是当世一个奇人,据我所知,她研究了许多当世还不曾为人所知的奇怪武功招式,这些招法,如果一经流人武林,势必在武林中别开生面,独树一格。”

“噢?”

尹剑平尽量展示出一副旁观的姿态:但是他的眼神早已不自在了。

甘十九妹冷冷一笑道:“我怀疑,甚至于可以认定,这些奇怪的武功,她已经传授给了你可是?”

“传授?”尹剑平摇摇头:“姑娘可曾目睹过那些奇妙的图谱?”

“我亲眼看见过。”

“既然这样……”尹剑平冷冷一笑:“姑娘似乎就不应该用传授这两个字来形容!”

“噢——”甘十九妹回忆着那日草堂焚烧的情形,微微点头道:“这话不错。”

“姑娘以为那些图画,是属于哪一类?”

甘十九妹话到chún边,心中一动暗忖着:“好小子,你不要是别有用心,想利用他山之石吧。”心中一动,遂即摇头一笑道:“不满你说,当我进入草堂时,老夫人已放了一把火,连带着草堂的一切都已付之一炬,当然包括那四面的功谱也在内!”

尹剑平冷冷地一笑,道:“这么说老夫人死了?”

“她是自己引火自焚的。”

“她儿子呢?”

“逃走了。”

“还算好!”尹剑平喃喃道:“吴门有德,有子克绍箕裘,总算皇天有眼!”

甘十九妹冷笑一声,道:“你好像并不十分难过!”

“不错!”

“为什么?”

“因为人总是要死的!何况吴老夫人年岁已太老了,又罹患了‘风毒怪症’,即使不为你所逼引火自焚,看来也是如同风中之烛,活不了多久了!”

“你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姑娘你又何尝不是?”

甘十九妹微微一笑:“难道你没有一点遗憾?我是说对于吴母的死,以及草堂被焚!”

“我确是没有一点遗憾!”

甘十九妹道:“我想你是应该有的。”

尹剑平冷笑道:“举个例子。”

“你应该知道,”甘十九妹像是很得意地道:“吴家草堂被烧了,换句话说,绘制在四壁的那些旷世奇招异功也同时被忖之一炬了,难道这些对你不可惜?还构不成你最大的遗憾吗?”

尹剑平摇摇头:“很不幸,我不得不令你失望!”

“为什么?”

“因为那草堂秘功,早已在前一晚,经我苦力参透,包括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己深深地计忆在我的脑于里,我想尽管岁月无情,这些记忆也不会在我脑子里消逝分毫,我统统都记下来了。”

这一下该甘十九妹吃惊了,足足有老半天的时间,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忽然,她手握剑把,道:“依剑平,拔剑吧!”

尹剑平道:“你和我一拼?不错!这倒是时候!”

甘十九妹冷笑道:“我想现在杀了你,应该是最聪明的办法,那还要说,乘着你还没有把这些武功消化以前,杀了你,岂不是最聪明的办法?”

尹剑平冷冷地道:“果然是个好办法,但是却也不一定能称得上是最聪明。”

“哼,”甘十九妹那双眼睛异常的亮:“依剑平,你是一只刁顽的鹰。”

“你呢!”尹剑平反chún相讥地道:“你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废话少说,”甘十九妹道:“我要问你的是,为什么现在杀了你不是最好的时候,什么时候才算是最佳的时候?”

“上次在福寿客栈,那一次你不该放了我,那一次才是最佳时候!”微微一顿,他冷笑道:“当然对我来说也是一样,那一次我也不该放了你!”

“过去的还谈干什么?”

甘十九妹紧紧地握着胸前的剑把。一股冷森森的剑气直溢了过来。就在这一刹那,尹剑平的手也握在了玉龙剑的剑把上,同样地透出了一股剑气!然而在功力上,两种剑气,显然有很大的区别。就在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剑气接触之下,尹剑平立刻觉出了难以抵挡的趋势!

他心里当然有数,论功力,他根本还不足以与甘十九妹相抗衡,若论武术技艺,由于他新自草堂图案中悟出了许多新招,却足可与她一分雌雄。甚至于很有可能胜她的机会。所以,他眼前虽然在剑炁功力上,明显地显示出不敌对方,但是他却仍能保持镇定,表面上看起来,他丝毫也不显得惊慌。

甘十九妹微微一笑:“依剑平,你还有自信与我一拼吗?”言下之情,很简单地是在告诉对方说: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还敢与我一拼?

尹剑平冷静地道:“我不否认,你的功力比起我是强得多了,只是,真正动起手来,功力只能发挥一半的威力!”

“另一半是什么?”

“是技巧,剑技,动作!还有冷静的头脑以及瞻前顾后的智慧分配!”

甘十九妹不得不承认尹剑平所说的确是实话,当下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道:“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你没有说。”

“请姑娘赐告其详!”

甘十九妹徐徐地道:“那是灵性!”

“灵性!”尹剑平点点头,衷心地佩服道:“姑娘说得不错,事实确是如此!”

“哼!谈到灵性,我想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胜过家师了!”

尹剑平一惊:“你是说令师‘丹凤’水红芍?”

甘十九妹徐徐点了一下头:“你对我的出身一切,倒是摸得很清楚!事实确是如此,家师水红芍的武功招式,全凭她老人家灵性的化解,所以我推举她老人家为当今武林第一,应该不为过之!”

“哼!那可不见得。”

“不见得?”甘十九妹讶异道:“还能有谁?”

“当然有许多人,也许这个人较令师更要高出许多!”

“这个人是谁?”

“当然有人!”

“这个人是谁?”

“姑娘你真健忘!”尹剑平冷冷地道:“其实这个人姑娘也曾见过。”

甘十九妹想了想,忽有所悟道:“哦,你是指……”

“吴老夫人!”

甘十九妹眸光显然黯淡了一下,她没有出声!

尹剑平冷冷地道:“令师到底何许人也,在下不曾见过,不能猝下定语,不过吴老夫人,却与在下曾有接触,以在下之浅薄见识,认为她老人家当得上当今天下一个奇人!她老人家的灵性创造,以我推想,应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的!”

甘十九妹终于点点头道:“要不是你提到她,我几乎还忘记了这个人,不错,这个吴老夫人,确是具有一个特殊的灵性,实在高明之至!”

“那么姑娘,你以为较之令师如何?”

“这个……”

甘十九妹稍一犹豫,遂又道:“家师水红芍与我相处多年,我当然深知她老人家的一切,可是,谈到那位吴老夫人,我对她认识得还旱不够清楚,不过……有一点你倒是没有夸大的,这个吴老太太确是一个奇怪的人!”

“不但是个奇怪的人,她还是个慈祥而且深有作为,有忍性毅力的奇女子!”

甘十九妹点点头:“也许你的赞誉并不过之,事实上她予我的观感确是如此。”

“可是,你却将她杀了!”

“你,”甘十九妹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在下何许人也,哼!”尹剑平冷冷地道:“即以近数月而论,姑娘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无不了若指掌,这件事,我当然也不例外。”

“她不是我杀的!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

“可是我仍然认为她是你杀的!”

甘十九妹轻叹一声,道:“好吧,就算我杀的!嗤!”她轻轻一笑:“我已杀了许多人,其实又何在乎多此一人!”

“这个人却与别的人不大一样。”

说到这里,他语音含悲,眸子里几乎滚出了泪水。

甘十九妹呆了一呆:“你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因未到伤心时!是不是?”甘十九妹凄惨地笑着说:“老实说,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可是我们处于彼此不同的立场,所以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敌对下去。”

尹剑平点点头,欣然接受了她的话,没有说下去。

甘十九妹看看天,说道:“今夜,实在太凄凉了!”

“为什么?”

“那是因为你我……唉!”她轻叹一声:“在此明月下,今夜你我就将要分一生死!”

“不错,今宵月下剑……”他冷冷清清地说着,含蓄着几许未尽的凄怆!

甘十九妹一双妙目睬着他!

她轻轻叹了一声:“唉!你们实在……太像了!”

“什么太像了?”

“你与那个叫尹心的人!”

“又是那个尹心,我不认识他。”

“我是说你们的眼睛……”

“声音呢?”尹剑平心里暗吃一惊!

“就是声音不像。”

“还有什么不像?”

“衣着不像,而且,兵刃不同。”甘十九妹颇为自信地道:“那个尹心持有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刃,而你却是继承贵师门李铁心的那口玉龙剑!”

尹剑平总算踏心了!

甘十九妹一笑道:“你们真是很像,请恕我的好奇,我有个请求,不知你可答应?”

“姑娘请说。”

“你能摘下你的面巾,让我看看你吗?”

尹剑平摇摇头:“请恕我坚持这一点,办不到!”

“好吧,我不勉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