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37节

作者:萧逸

自从与甘十九妹见面之后,他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彼此的立场不容许他去接近她,但是战略的运用,却又不能容许自己过早现出敌意,如何保持着一种属于个人的超然,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尹剑平只得暂时把激烈的仇焰抛开一旁,不得不虚与委蛇一番。这毋宁是尹剑平所感到最最痛苦的一件事。如果抛开这些加诸在他身上的仇恨不论,那么甘十九妹早已赢得了他的爱情,即使现在,每当他向她注视之时,也会有突然性的迷惑之感!如其说这是由于甘十九妹的美使然,倒不如是她那种特殊的气质所以致之!

尹剑平在立场上不得不仇视她,但是如果舍开立场这两个字不论,对方实在早已深获他心,她的一颦一笑,甚至于她尖锐的谈锋“事物本身”即本质描绘出来。断言它是所有本质科学共有的,无不是他所欣赏的范畴!

现在,当他再次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时,情不自禁地内心又起了强烈的震荡!“孽障!”他心里不禁呐喊着:“上天为什么这么来安排我和她?”

一想到二人最终的结局,尹剑平只觉得起自足心的生出了一阵凉意!毕竟他久已习惯了痛苦折磨,受人之所不能受,忍人之所不能忍!内心几经翻腾,感触几经压制,终于使得他再次平和了下来。然而明眼如甘十九妹,却已由他奇异的目光里看出了一些端倪!

丢下了手上的树枝,她缓缓地站起来,慢慢地走过去,一直走到尹剑平面前站住。

“难道你这几天,从来也没想过我?”

尹剑平几乎不敢接触对方那双眼睛:“我……没有!”

“我不信!你说谎!”甘十九妹近看着他:“你怎么不看着我?”

尹剑平沉默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

两双目光交接之下,尹剑平轻叹一声,遂即把眼睛转向别处。

甘十九妹秀眉轻轻皱了一下:“说真的,我的确有点想不透你,你心里一定包藏着什么,藏有一个极大的隐秘,我看得出来。”

尹剑平苦笑了一下:“任何人都可能有一两件不可告人的隐秘,姑娘也不例外!”

“但是你的显然和一般人不大一样,”甘十九妹浅浅地笑了一下:“干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尤其是一个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什么事要你这么想不开?”

尹剑平不擅说谎,却又万万不能对她诉诸实情,聆听之下,不禁呆呆地看着她,一时不知何以作答。

甘十九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嗯!你怎么不说话?”

尹剑平忽然站了起来,倒不禁把她吓了一跳!

“姑娘,我心里烦得很!”顿了一下,他看着甘十九妹道:“我走了!”说罢转身踏出长廊。

外面雨还没停,顷刻问他已全身尽湿,践踏着断壁残垣,一径向着观外步出。

忽然身旁多了一个人。

甘十九妹也淋着雨,陪着他一块走出来。

一阵寒风吹过来,雨水更像是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兜头盖脸地泼过来。两个人也躲不过,俱都成了落汤鸡。

尹剑平冷冷一笑,打量着她:“你这又何苦?”

甘十九妹两只手分掠了一下头上的长发,那些柔细美丽的发丝,早已被雨水淋得透湿,一束束就像蛇也似地垂挂在她肩上。

似乎没有一些痛苦,怨尤,她脸上显示着一派纯真,听了尹剑平的话,她低头笑了一声,只是用那双黑白分明,像是极聪明而又有些“痴”的眼睛看着他。

尹剑平漠漠地看着她,内心不无冲激,暗忖着:她原是这等天真无邪的姑娘,我却把她当作胸罗万机、口蜜腹剑、蛇蝎少女!唉!他心里继续想道:有朝一日,我下手杀害她时,岂能下得出手?另外一个念头,忽地又由脑中闪过:尹剑平!你这是为她感情所惑,难道你忘记了诸师是何等凄惨地罹难在她手中?忘记了她下手杀害各位师长的残酷手段?你岂能以天真无邪四字,轻轻抹煞了这笔吴天罔极的血海深仇!这一个念头的陡然兴起,不禁使得他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一时有如置身冰窖!

雨势继续着,有增无减。

两个人像是由水池子里刚捞起来那么的狼狈。只是谁又能想象到,包藏在腹腔内的那两颗心却是那等热烈、激动!

尹剑平圆瞪着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忽然心里一动,忖道:是了,此刻也许正是我下手报仇的良机,不如狠下心来,侍机给她一个重创,料必她无能防范,对,我就是这个主意!一念之兴,陡地杀机升起,一只右掌也就在动念之际,早已聚结了功力,缓缓提起。然而,在这一刹,甘十九妹竟然纵身而出,窜出寻丈以外!她身上正落向半塌的门框之上,一面向远方打量着,脸上荡漾着无邪的笑,何曾顾虑到一刹之前,身侧同伴对自己所动念的无限杀机!

看到这里,尹剑平那只原已要推出的手掌,情不自禁地又缓缓放了下来。不!他心里几乎有些颤动地忖思着:我不能这么做,大丈夫做事要光明磊落,岂能出手暗杀一个少女?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做。

“尹兄,我有个好主意。”

甘十九妹身形再转,翩若惊鸿地又来到了他面前。尹剑平没有听清她说的话,却留意到她转侧之间的迷人轻功,即以眼前这一旋一回,即使在骤雨中,亦不显丝毫滞迟!利落,快捷,俨然大家身手!

看到这里,尹剑平不禁起自内心又升起了一些警惕。他情不自禁地暗笑了一声:我也未免太夜郎自大了,这个姑娘又岂是好暗算的!只怕一个出手不慎,反为自己惹下了杀身大祸。

思念电转,使得他不禁联想到前此不久与她在银心殿的一场搏杀。无疑的,那是双方各尽所能,各尽实力的一场拼斗,然而结果,尹剑平并未获胜,险些丧生其手!想到这里,尹剑平一腔凌厉,情不自禁地消下了一些。

甘十九妹看着他,微微一怔:“奇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尹剑平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内心兀自离不开下手杀害她的念头。

甘十九妹格格一笑道:“你也别发呆了,我倒有个主意,可以消消你心里的闷气,看见没有?”伸手一指对面黑沉沉的一座高山,“咱们比一场轻功怎么样?”

尹剑平点点头道:“好主意,姑娘你要怎么个比法?”

甘十九妹道:“我们从这里开始,目标是前面那座山,谁先到谁就算赢,怎么样?”

尹剑平点头道:“好!”心念一转忖思道:“这可是天赐良机,我不如利用这个机会,中途下手杀她便了。”想到这里,遂即向甘十九妹道:“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甘十九妹把一头为雨水淋得透湿的头发,挽了挽,脸上不再含着笑靥,那副样子端的童心未混,尹剑平简直不能再看她一眼,因为每看一眼,就会令他心里大为犹豫,而狠不下心来。

“姑娘可准备好了?”

“嗯,”甘十九妹偏过头来看着他:“你好像想要赢我的样子!”

尹剑平一笑道:“既要比赛,当然要求胜,我们这就开始吧!”

甘十九妹一笑道:“你想要赢,只怕没这么容易吧!”

说罢身形倏地向下一折,一声清叱道:“走!”蓦地射起如箭,向外直穿了出去。

尹剑平原已蓄势以待,见状自不甘人后,身形倏地腾起,随着她起身之势,一并向外纵出。

二人几乎是同起同落,俟到足尖沾地,相差不过一肩,紧接着两个人身形同时又纵了起来,向着一座高出的断墙上落去。

说起来,这的确是个巧合,二人所取落身角度,竟然是一致,双双向着同一落足点上坠身直下!

甘十九妹较尹剑平抢先一步,她身子自一落下,尹剑平已自她身后猛袭上来!

这一刹,不啻是天赐良机!

尹剑平杀机陡然兴起,双掌猝然一合,正思用“双撞龙虎掌”向她背上击去。不意就在这一刹,甘十九妹忽然回过头来!笑咪咪的一张脸,充满了女孩儿家逞强好胜的那种稚气!尹剑平忽然心里一软,该出的双掌,竟然难以递出,就这么一腔凌厉,顷刻为之冰消!

甘十九妹发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娇躯已再度腾起,自此如飞燕般的灵巧,连着几个快速的起落,已纵出十数丈外。

尹剑平到底年轻气盛,不甘心就此服输,是以不得不暂时压制着杀机,遂即展开身法,一路轻登巧纵,施展出浑身解数,到底要与对方别一别苗头。

这是一段长距离的赛程,各人大可一展身手,天黑再加上下雨,到处都是泥泞,所幸二人都具有一身极为杰出不凡的功力,一经展开身法,其速度端的惊人已极!

刹时间已是百丈开外。

有一段甚长的距离,二人几乎保持着平行,即使有所差距,亦不过三四步之间。然而再过些时候,这个差距可就拉开了。甘十九妹足足领先丈许之遥。尹剑平既惊又气,只是观诸甘十九妹起落身步,实在显示出卓然不凡,的确是较诸自己技高一筹!

看看前行已临近山侧,甘十九妹却显然领先两丈有余,尹剑平气恼固不待言。忽然甘十九妹足下慢了下来,尹剑平一连三四个快速的迸身,终于赶上来。就在贴近山根的位置,两人同时抵达终点!甘十九妹非但不曾占先,反倒落后了一肩。

甘十九妹一声娇笑道:“呀,被你追上了!”

尹剑平心头有数,对方分明是存心相让,他确信自己的确已施展了全身功力,两者相较之下,单以轻功而论相差何止一皮。尹剑平的确只觉得一阵透心发凉,没有什么话好说,对方姑娘就是要比自己高上一筹!然而,明明她已领先自己,何故却又故意放慢了脚步,反倒要自己占先一步?当然,这个原因不难想知!

一刹,尹剑平眸子里,流露出“领情”光采!

甘十九妹也用着一种奇异的神态盯着他!

两个人谁也没说一句话。

忽然,当空亮了个闪电,清楚地照见了他们彼此的狼狈!

甘十九妹恍惚向前走了几步。

尹剑平只是直直地看着她,雨水斜斜地飘在他脸上。闪电再亮,照着他苍白的脸,那张脸上早已丧失了原有的凌厉杀机!

不知何时,他的呼息变得急促了。就在这时,甘十九妹投进到他怀中,闪电再亮,雷声隆隆,巨雨倾盆!

两个人却是那么紧紧地拥抱着!咆哮的天籁,却似与他们毫无关联,他们几乎溶成一体!

一边耸立着大树。

就在那棵大树下,他们热烈地拥吻着,雷声拖长了尾巴,密如贯珠由头上滚过去。

闪电频频,照见了前面山洼子,那里像是有一个天然可避风的石头洞。

两个人跌跌憧撞,踉跄奔进。

感情的奔放、突破,真像决堤的河水,事先既无征兆,临事更不知何以应措!

由雷雨闪电交加的旷野忽然奔入到宁静、舒适、滴雨不沾的干燥石洞里,那份温馨、甜蜜,简直非言语所能形容。

也许这洞里曾经有人盘桓过,地上铺着软草,角落里的瓦罐里,还盛着灯油。

两个湿淋淋的人,紧紧地拥抱着,彼此更能清楚地听见心跳喘息声。

甘十九妹这位曾为武林切齿,畏若神明的女中翘楚,想不到一旦作为爱情的俘虏之后,竟然柔顺如斯!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情泪,柔弱得就像是一只小猫!她用喜悦羞涩的窘迫,承受着尹剑平的拥吻。

这种可怕的转变,简直是尹剑平事先难以预料的,恨之深,爱之切,恨之益深,爱之也益切!多少仇恨,忧怨,悲切,忍耐,沉郁……一股脑地揉成一团,在无边情火的熔炉里,汇成了此刻“*火”的奔放。

山洞里是黑黝黝的,任什么也难以看清,只在偶尔闪电亮时,彼此才得以辨明一切。

情火的蔓延,似乎已经迫近到紧要的关头了。

“啊……尹心……不……你不能!得寸进尺……不行……我不能失身……”她语音颤抖,说话时几乎要哭了出来!

闪电大明,亮同白昼!

甘十九妹的脸,一如雪也似的白,雨水,眼泪,湿糊糊地沾满了面颊……她的心跳得那么厉害。

闪电频亮,石洞里时明时暗。

“尹心……我求求你,求求你……”甘十九妹一声声地在讨着饶。一身武功,满腔豪情,这一瞬间会变成了如此柔弱。

透过晶莹的泪水,她那么柔软,害怕无助地看着他,打从尹剑平见她之始,还不曾见过她这般软弱过。尹剑平怔了一下,定住了身子,闪电使他忽然认清了甘十九妹这张脸,曾是不共戴天,又复魂牵梦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