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38节

作者:萧逸

这一觉,又不知睡了多久。

当他睁开眸子时,石洞里充满了柔和的金红色光彩,轻风由洞前徐徐吹过,树帽子磨擦出声,片片树叶各有光泽之一。创立者传为《正理经》的作者乔答摩。与胜论派在哲,景象舒徐和谐,甚是适人。

尹剑平伸着懒腰由池边站起,一时耳聪目明,神智至为清爽,心里想到必然是睡眠之功。莫名其妙地又睡了一大觉,真是好没来由。

当他身子一站起时,一袭长衣由身上落下来,这才发觉自己敢情还是躶着身子,当下慌不迭将衣裤穿好,心里却不禁在想着,记得方才临睡前,分明看见那个蓝衣怪人又出现洞前,而自己偏偏就在那一刹支持不注而沉沉睡去。

一想到这里,心里顿时一惊,赶忙查看自己那件随身宝衣“锁于金甲”以及随身宝剑“海棠秋露”,所幸,这两样东西都还不曾遗失。这不禁使他心里更是奇怪,当下忙将“锁子金甲”穿好,佩好长剑,方侍向洞外踏出,不意目光掠处,忽然心中又是一惊。

敢情,那个蓝衣怪人分明是又在眼前。

隔着洞口,蓝衣人像是正由外面走进来,一只手上提着老大的两个野生桃实,忽然发觉尹剑平向外步出,不禁吃惊地站住!也许对于尹剑平,他已有了数面之缘,心里不再见外、二人面面相对时,蓝衣人只用着奇怪的目神,直直地向他逼视着。

尹剑平心里紧张稍去,被对方目光逼视得不胜狐疑,当下忍不住微微一笑,向着这人抱了一下拳道:“这位仁兄请了,还没有请问仁兄大名,仙居何处?这洞府莫非就是仁兄的居住之处吗?”

他心里充满了大多问题,是以一见面即迫不及待地向对方提出。

蓝衣人那张病容深布的脸上,忽然带出了一些笑容。只见他霍地右手一抬,只听得“呼”的一声,手上连枝的一双桃实,直向着尹剑平迎面猝然飞来。

尹剑平想不到他忽然有此一手,心里一惊,当下毫不迟疑,右手突起,蓦地向着来物一兜,就势二指轻翻,已拿住了桃枝,信手一抡,已将两只巨桃,连枝带叶地提在手上。

这一番动作,看似无奇,其实若非具有非常手法,实不易为!

蓝衣人想是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有此身手,乍见之下,苍白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些惊讶,身形略闪,风卷落叶般地飘身入洞。

尹剑平紧跟其后,闪身而入。

蓝衣人足捶轻旋,有如灵猫一般,“呼”的一声己转向洞角,坐于一尊石几之上,动作极其熟练,想是平素日常早已习惯之动作作之。

尹剑平看在眼中,越知其必然身上藏有罕世异功,一时好不钦佩!当下忍不住赞道:“仁兄,好功夫。”提了一下手上的桃子,他看向蓝衣人道:“这两枚桃子是送给我的?”蓝衣人点了一下头,一双眸子只是骨碌碌在对方身上转个不休。

尹剑平几乎一日未曾进食,眼前被这两个大桃子乍然勾起了食慾,当下道了声谢,随即急不及待地将一只大桃子吃到肚子里,那桃子极其甜蜜,人口即化,真是越吃越好味。他匆匆忙忙吃了一个,正想再吃第二个,忽见对面蓝衣人摇摇头道:“好了,这一个等一会再吃吧。”

尹剑平好容易盼到他开口出声,心里真有意外的惊喜,虽然他只开口说了短短一句话,却可由其语音里听出浓重的南方口音。

蓝衣人湛湛目光注视着他道:“桃性大暑,少食有益,多吃了却是不好,尤其是你现在不好。”

尹剑平抱拳道:“承教,还不曾请教仁兄贵姓?何以深居这荒山之内?”

蓝衣人忽然脸上现出了一种为难,多少有些不悦地摇摇头道:“我己多年不见生人,更不曾在人前道及姓氏,再说年月太久,多已记忆不清,你也不必多管。”

尹剑平怔了一下,心中固是狐疑,只是对方既然这么说,实在也是不便再讨无趣。

蓝衣人芜尔一笑,露出自白的一嘴牙齿道:“附近这个山名唤蟠龙岭,山势并不很高,但却多险崖,人不易攀,由于山上除了石泉之外,树木不多,是以通常连樵夫也不多来,这里虽是山脚,却因多狼,人迹亦渺,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尹剑平道:“在下昨夜为雨所困,胡里胡涂地闯来这里,若非发现仁兄这座石洞,真还不知何以度过?”

“不必客气,”蓝衣人摇摇头道:“这座石洞并非我所有,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尹剑平怔了一下道:“这么说仁兄你并非住在这里了?”

“不一定,”蓝衣人道:“我在山顶上另有住处,这里每过三五日来上一次,兴之所至,偶尔也会在这里住上两天。”一面说,他转过脸打量着那池温泉道:“这里适当地眼,全山仅此一处温泉,水质奇佳,可去百病,对于我辈练武之人,更可兼修培元固本之效,只是地岩穴眼,所喷元磁地火,如无相当内功之人,万难当受,只宜在池外略作冲洗为宜。”

尹剑平这才忽然想到自己何以会有昏昏慾睡之感。原来竟是池中温泉所致。

蓝衣人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我方才进洞时,见你昏沉入睡,就知你必是沐浴过久所致,一般人更不知所以,贸然全身入池了,如无实在的内功支持,只怕有性命之忧,以你方才情形来看,你的内功,实在已具有相当的火候。”

尹剑平黯然道:“原来如此,仁兄如果不说,在下倒还不知,原来这一池温泉,竟有如此神秘!”

蓝衣人道:“我可以知道你的姓名吗?”

尹剑平心里一动,暗忖道:这可好,我问他的来历,他守口不说,现在却要来盘问我的根底。心里盘算着,原不便实说,可是却禁不住对方那双眸子的注视,第一次见面,应待人以诚。当下略一盘算,遂即点点头道:“在下姓尹名叫剑平,自幼许身武林,粗通武技。”

蓝衣人嘴角掀了一下,他像是已消逝了一上来的那种羞涩之感,脸上微微带出了一丝笑容。

“少年人,你用不着谦虚!”他喃喃地道:“你的功夫据我看已是很不错了,你师承何人?”

尹剑平被对方这句“少年人”称得心里好不自在,对方看起来顶多不过较自己长上几岁,居然如此托大,心里纳闷,但也不便出言顶撞。

蓝衣人静静地打量着他,似在等着他的回音。

尹剑平笑笑道:“在下师承数家,倒也不能肯定说是哪一门户,仁兄你呢?”

蓝衣人微微一笑,脸上现出一番凄苦神色:“我知道,你是对我有所提防,不肯告诉我实话,不过……”微微一顿,他发出了一声冷笑。又缓缓地道:“眼前情势特殊,我有了解你身世的必要,希望你对我实话实说吧。”

尹剑平略微思忖了一下,沉声道:“仁兄是……”

蓝衣人摇摇头,说道:“你不能这么称呼我。”

尹剑平抱拳道:“那么兄台请了。”

“哼!”蓝衣人惨白的脸色里,微微现出一些青色:“兄台?你可知我有多大年岁?”

尹剑平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有此一问,登时怔了一下:“你今年……”

蓝衣人哼了一声,说道:“我今年六十七岁了。”

尹剑平猝然一惊,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蓝衣人冷笑道:“你不相信?”

“这……”尹剑平茫然地摇了一下头:“在下实是难以相信。”

“信不信由你!”

蓝衣人气呼呼地说了这一句,由不住仰头长长地叹息一声:“你也许更难相信,我来到这座蟠龙岭,已经有二十六度春秋了。

尹剑平又是一怔,却是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

“山中无寒暑,更无人事纠纷,”蓝衣人喃喃地道:“数十年,晃眼即过,脑中了无牵挂,这就是我所以能够驻颜,看来并不老态的原因了。”

“那么你……”尹剑平奇怪地在他脸上注视着:“你说的是真的?”

蓝衣人道:“绝无只字虚假。”

“可是,”尹剑平沉着地道:“这又为了什么,请恕我好奇,我想你一个人独自隐居深山,必然是有非常的原因,可是?”

蓝衣人点点头:“当然有原因。”

说到这里,他深湛的眸子直视过来,目光里头显然含蓄着几许神秘与凌厉。尹剑平立刻发觉出对方目光有异,只是这显然是对方的隐秘,自己却不便刺探。

蓝衣人一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我独自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尹剑平点点头道:“如果你愿意说出来,我当然想知道,但是如果你不便出口,在下也就不敢多问。”

“我会告诉你,”蓝衣人苦笑了一下:“即使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只是,我却有一个先决的条件。那就是,我要先了解你!”

尹剑平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不肯告诉你呢?”

蓝衣人道:“你一定要说。”

尹剑平挑了一下眉毛:“哼,这个天底下,我倒还看不出来,有什么事情能够勉强我做的。”

蓝衣人脸上飘过一丝苦涩:“但是这件事,我就要勉强,否则,你休想生离此处!”

“笑话……”

尹剑平霍地站起来,可是继而一想,他却又收敛了怒容,看看蓝衣人,他摇摇头道:“由阁下谈吐风度看来,你显然并非作事莽撞之人……”

蓝衣人神色一寒道:“这件事与作事莽撞没有什么关系,你的身世,我一定要知道。”

尹剑平冷冷一笑道:“很有趣,”略一思忖,他颔首道:“好吧,既然你如此蛮横,可见有恃无恐,我也正好一时技痒……”

蓝衣人道:“你是说要与我动手?”

“不错,”尹剑平道:“我们这就印证一下武功,分个强弱高下吧。”

蓝衣人冷冷地道:“然后呢?”

尹剑平冷冷一笑:“这就简单了,如果我技不如你,我对你有问必答,否则,你也一样,如何?”

蓝衣人那张白脸上,现出了两道深刻的纹路,微微点头道:“很好,就这么办。”

说了这句话,他霍地由位子上站起来:“那么,你就出手吧。”

尹剑平自目睹对方之种种奇特情景之后,心中早已存想着要伸量一下对方武功如何,眼前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真是正合心意,当下向前走了几步,微笑道:“既然这样,阁下就挑一个地方吧!”

“那可不必!”蓝衣人冷冷地道:“这里就很适合!”话声出口,蓝衣乍飘,捷若飞云般已袭身而前。

尹剑平倒没想到对方竟是说出手就出手,其势如此疾快。心中猝然一惊,立即就感觉到,随着对方前扑的身子,一股绝猛的劲道,陡地将自己身形罩定。

蓝衣人这种打法,无异“捆而杀之”,只以本身所练内炁元罡,一上来固定住对方手势,随后再待机出手,对方必无招架之力。

这种打法,显然是一般高人贯施的手法。

无奈尹剑平早已由甘十九妹处习惯了这种打法,况乎这种打法,更是他对敌时喜用的方式,所以,蓝衣人虽然功力深湛,却也未能得手。

就见尹剑平身势霍地向下一矮,右掌向侧面击出一掌,这一掌功力神湛,便是将蓝衣人所加诸的阻力攻开一个破口,紧接着他身躯轻晃,轻若飞燕般地穿身而出,起落间已飞身七八丈开外。

蓝衣人那么奇快的一式出手,竟然会扑了个空,一双瘦长的手双双落空。这一出手显然出乎他意料之外,不禁怦然一惊。

尹剑平把握住此一刻良机,倏地反手一掌,直向蓝衣人背上兜了过去。蓝衣人显然是绝顶聪明之人,一招失手之下,立即就感到他会有此一手,顿时拍掌迎上。两只手看来是一般的快速,只听得“卜”的一声,已然迎在了一块。这种迎接对方之式,堪称实力的一击!就在两只手掌甫一交接下,整个石洞都似乎为之震动了一下。

尹剑平与蓝衣人两个人先是木然不动,不过是极短的一刹,遂即双双分了开来。

蓝衣人往左,尹剑平往右。

这其间,蓝衣人的身法,显然透着特别.就只见他身势倏地一个快转,瘦削的身子,霍地拔起,宛若飞云一片!眼看着他腾起的身子,几乎已经挨着洞顶,却又猝然落下,一起一落之间,真有“鹰飞星坠”之势,好快的身法。尹剑平简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在石洞里施展这种身法,确是大出意外。

蓝衣人这一式身法端的格式特别,大脱武林前人窠臼,观诸他起身,贴顶,滚翻,下落,四式连而为一,施展时浑然天成,一气呵成,真有高山流水之势,大大地扣人心弦!

说时迟,那时快。

尹剑平根本不容抽招换式,已为蓝衣人一双手掌拍在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