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41节

作者:萧逸

“那一夜,外面好冷,下大雪!”甘十九妹继续接下去道:“红姨背着我由后山翻到了顶峰,夜里又没有灯,只是白茫茫的雪,好冷好冷,冷得人骨头打颤……我紧紧地搂着红姨的脖子,风吹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耳朵里所能听见的除了风声就是狼叫……我真是从来也没这么害怕过……”

银珠惊道:“你们胆子太大了,师父说过,那座绝峰,除了她本人以外,很少有人能攀上去包含三种成分(德);又承认有“神我”(灵魂)的存在。自,山上全是冰雪,一个不慎跌下来,势将粉身碎骨……”

“不错!”甘十九妹道:“可是红姨的轻功却是顶儿尖儿的,我看绝不在师父之下!”

银珠点头道:“这倒是实在情形,我们姐儿三个的轻功不都是她教的吗!嗳,我急死了,你快说下去吧,后来怎么样了?”

甘十九妹慢慢地接下去道:“红姨背着我好不容易翻过了最危险的后面山峰,来到了半岭山腰,你知道,那里有一条可以直通的捷径,红姨打算带我从那里逃走的。”

“结果呢?”

“结果,功亏一篑!”甘十九妹冷笑一声道:“原来在白天的时候,红姨已事先在那里安置下了一匹马,却没有想到,等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那匹马竟然不见了。红姨仔细地察了一下地面,登时就觉得不妙!发觉到地上有凌乱的脚印!

“这时候,忽然迎面射来一道光,大师姐带着四名手下,竟然已埋伏在那里。”

银珠惊讶地道:“大师……姐?难道她也敢跟红姨作对吗?”

“她怎么不敢?”甘十九妹冷笑道:“有师父为她撑腰,她才不怕呢!”

“老天!”银珠感叹着道:“那时候我都干什么呀,家里翻了天,我连一点影子也不知道。”

甘十九妹摇摇头,无限凄惨地道:“还是不知道的好……”她接下去道:“红姨当时大是吃惊,我还记得她告诉大师姐说,请大师姐念在昔日之情,网开一面,放我们过关,来日她必有厚报!”

“唉!”银珠轻轻一叹,道:“大师姐怎么说?”

“大师姐的心也太狠了……”甘十九妹冷冷地道:“当时她听了红姨的话,一点也不感动,只是冷笑,说她是奉了师父的命令来的,一点也不能通融。”

“这……这也难怪她的!”银珠道:“师父她老人家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她老人家交待下来的事,谁又敢不遵?”

甘十九妹摇摇头,不以为然地道:“但是这件事却不一样,如果当时大师姐稍微网开一面,红姨和我就一定可以过关了。”

银珠不能不听下去:“你再说下去呀!”

“这件事情我到如今还是记得很清楚,”甘十九妹喃喃地道:“当时,她们就在那峰顶上动起了手脚来。”

嘴角挂着冷笑,甘十九妹积压已久的一段秘事,直到今天才开始吐出来:

甘十九妹凝思着,视线落在远方:“大师姐的武功果然不错!二师姐,你也许还不知道,直到今天我还是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

“什么事不明白?”

甘十九妹道:“我怀疑师父有些偏心,因为就当时我亲眼所见的情形,大师姐所会的招法剑术,有很多都是我没有见过的。”

银珠苦笑道:“她本来比你我入门早嘛,当然学的要比我们多,现在大家会的也都差不多,在我看,我们姐妹三个当中,倒是你这个小三妹反而最杰出了!”

甘十九妹苦笑着摇摇头,她脑子里只是憧憬着当年那件往事,无暇再想其他。

“当时她们在雪地里打得好厉害,红姨因为背上还背着我,所以动起手来显得很不方便,就把我放在一个雪堆上……大师姐虽然很厉害,但是到底还不是红姨的对手,唉!其实红姨的心太软了!”

银珠岔口道:“怎么回事?”

甘十九妹喃喃道:“我记得当时大师姐被红姨打倒在地,而且红姨的剑指着了她的前心,唉!那时要是红姨的心狠一狠,大师姐一定就没命了,偏偏红姨不此之图,她居然放过了大师姐,一点都没有伤害她!”

银珠点点头:“红姨一向是这样的。”

“可是她的好心,却没有得到好报!”甘十九妹愤愤地接下去道:“就在红姨收剑的那一刹,大师姐忽然由地上跃起,并且向红姨发出了暗器‘丹凤毒签’,一下射中在红姨的腿上。”

“啊!”银珠呆住了。

甘十九妹忿忿地道:“红姨中了毒签,心知这种‘七步断肠红’的厉害,当时也顾不得再和她拼打,赶忙拔下暗器,将那一条腿的血气闭住……在这个危难关头,她居然还挂念着我,把我由雪堆上抱起来,亡命般就跑。”说到这里,她微微停顿了一下,脸上情不自禁地挂出了两行热泪。

“可是大师姐居然还放不过她……就在这时候,她发出了本门的信号‘火鸳鸯’!”

听到这里,银珠似乎已经可以想到未来的下场,轻叹一声,脸上现出一番悲戚之色!

甘十九妹闪烁着泪光的眼睛注视着她:“师父来了,就这样红姨和我落在了她手里!”

银珠睁大了眼睛:“师父……她怎么对付红姨的?”

甘十九妹道:“我只记得,红姨她先是被师父掌力所伤,吐了好多好多的血……人就昏了过去。”

“可怜!”甘十九妹缓缓地接下去道:“她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睡在了师父所居住的那幢楼上!”

银珠点点头,道:“这以后的事,我都知道了!”

“你不一定知道。”甘十九妹喃喃地道:“当时我被师父吊起来毒打一顿,哼,我永远忘不了师父和大师姐的那一副嘴脸!”

银珠奇怪地道:“咦,这件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甘十九妹苦笑一声,道:“师父严令我不许对任何人吐露一个字,大师姐不说,你当然不知道!”

银珠苦笑着摇摇头道:“看起来我这个人可真是个胡涂蛋,什么事都不知道。”

甘十九妹失意地笑了一下:“就这件事来说,二师姐你显然是被蒙在鼓里!”她凄凉地接下去一笑,道:“师父把我交给了大师姐严加管教,大师姐就把我又吊了起来,吊了我一天一夜……我原以为大师姐和师父是想把我吊死,可是第二天她们居然把我放了下来!”

银珠道:“红姨呢?”

甘十九妹冷笑一声道:“我正奇怪,她们对我的处罚不如我所想象的那么重,原来她们是另有用心。”

“什么用心?”

“因为她们紧接着就把我派到了红姨的房子里。”

“为什么?”

“要我去侍候红姨!”

“为什么要你去侍候?”

“因为这是红姨的要求……”甘十九妹苦笑道:“红姨对师父和大师姐派去的人都不信任,指明要我。”

银珠点点头:“红姨对你真好!”

“但是我却害了她……的命……”甘十九妹哽咽着道:“我太对不起她了!”

“怎么回事?”

甘十九妹轻叹了一声,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青蛇毒涎……”

“青蛇毒涎?”

“不错!”甘十九妹木然道:“因为红姨只相信我一个人,吃的喝的,都由我一个送去,所以师父就利用这一点,在红姨的葯里,掺下了青蛇毒涎,由我端去亲自喂她喝下去。”

银珠吓得睁圆了眼!

甘十九妹凄然一叹,道:“只怪我那时年纪太轻了,什么都不懂,对毒性的经验一点也没有……”她擦了一下腮边的眼泪,讷讷地又说道:“……我还记得红姨当时吃下那碗葯的神态……可怜她痛得满床打滚,披头散发,全身都现出一种黑色……

“……我吓得要死,只知道哭,红姨当时抓着我,问我葯里有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她嘶哑地叫着,告诉我有人在碗里放了毒,并且说出了是‘青蛇毒涎’,说了这个名字,她的舌头就肿了……声音也哑了……全身都泛出了红色的大块,人变得臃肿、瘫痪……不能动,也不能说出一句话……”

甘十九妹缓缓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面对着浩瀚的湖水,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银珠紧张地抓住她一只手:“你!也真是,这件事为什么直到今天你才告诉我?”

甘十九妹冷冷地笑道:“要不是今天我杀了阮行,我还不会告诉你。二师姐!”她抓着银珠,又道:“事情演变到今天这个样,我已经不能再忍下去了……”

“你……”银珠左右看了一眼,惊惶地道:“傻丫头,你想干什么?”

甘十九妹冷冷地笑一下:“事情逼到今天这个田地,我也只有豁出去了!二师姐,平常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们俩最好,我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了,你看看该怎么办?”

银珠呆了一晌,轻叹一声:“我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奇怪,师父既然对你早存戒心,为什么又会派你出来,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托给你?”

“那是在试探我的真心……”

“可是你这一次表现得太好了。”

“唉……”甘十九妹期艾地道:“二师姐,那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罢了……你说的不错,我这一次出来,的确是在事事求好,为的也是想消除师父和大师姐对我的猜疑,所以我尽可能地把一切事情作得最好,最圆满,可是,却也有力不从心之处……”

“力不从心?”

“二师姐,你实在太老实了……”甘十九妹喃喃地道:“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阮行是大师姐派来监视我的?”

银珠点头一笑道:“这个我现在当然知道,可是他已经死了,以后对你再也发生不了什么作用,你也就可以放心了!”

“太晚了!”

“怎么会呢?”

“因为,”甘十九妹吟哦着道:“阮行已经把我的一切都报告了大师姐,当然,大师姐必定也已经转告了师父,所以,她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银珠皱了一下眉:“难道你还有什么把柄落在阮行手里?你犯了什么……错?”

“哼!错可大了!”甘十九妹又叹了一口气,道:“我对师门不满,有心生反叛的意图……”

“这一点阮行也知道?”

“他当然知道。”甘十九妹喃喃地道:“第二,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吧!”银珠紧张地道:“咱们姐儿们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唉……”甘十九妹脸上现出了一片讪讪的表情:“二姐,你可不许笑我。”

说着,她缓缓背过身子来,低下了头。

“怎么回事?”银珠眨了一下眼睛:“难道你……在外面有了……朋友?”

甘十九妹忽然抬起头来:“咦?二姐,你怎么知道?”

“好家伙!”银珠脸上充满了兴奋,惊惶:“你真的有了?”

甘十九妹点了一下头。她平时一向是顶大方,这一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问害起臊来了,一刹间,连耳根子部红了。

“老天!你的胆子可真是太大了!”银珠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快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甘十九妹微笑了一下:“你不认识的人,姓尹,叫尹心!”

“尹心?”银珠重复地念了一遍:“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

甘十九妹一笑道:“认识得很偶然……”

银珠大为好奇,甘十九妹也就不再隐瞒,遂即把认识尹剑平以后交往经过,大概他说了一遍!银珠聆听之下,不胜惊喜,却又似略有隐忧!

“听你这么说,我猜想这个人一定长的很俊了?”

甘十九妹膘了她一眼,微微点了一下头。

银珠笑了一下,却又皱眉道:“我真有点为你担心,万一师父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甘十九妹默默地说:“说不定,师父已经知道了一点风声!所以……我已别无选择,只有狠下心一走了!”

银珠道:“这可是太危险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我……不知道,说真的,”甘十九妹喃喃地道:“我现在心里实在乱极了……二师姐,你可愿跟我一起走?”

银珠徬徨地说道:“这个……三妹,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急……我们要好好地商量一下……”

“来不及了……”甘十九妹道:“今天晚上你好好想一夜,明天听你的回音。”说罢她站起身来道:“我要回去了。”

银珠道:“你先别走,唉……我的心比你还要乱,我们再好好地聊聊看。”

甘十九妹刚要说话,忽然心里一动,银珠也同时发觉有异道:“有人来了。”

话声方落,即见一道灯光匹练也似地照射过来,紧接着光移别处,面前人影一闪,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已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