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42节

作者:萧逸

一股火焰冲天而起。

又一股火焰冲起来。

无数道烈焰自四面八方一齐射向穹空。

黑夜里,这些火焰,发射出炫目的强光,射目难开。固若金汤的清风堡,作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毁于一旦,现在在丹风轩轩主水红芍亲自坐镇指挥攻打之下,突然为之崩溃瓦解。

丹凤轩这边显然是施用硫磺火葯弹为攻堡的主力,但闻得轰隆轰隆声,不绝于耳。

火光,爆炸,一时天摇地动,构成了此一刻惊心动魄的恐怖世界!

丹凤轩强大的攻势之下,清风堡简直难以招架,阵地失陷,人员丧命,整个的防务,顷刻之间为之瓦解。兵败如山倒,此时此刻,一任你有托天盖地之能,也是难以再挽回眼前颓势了。

清风堡主樊钟秀,在阵地瓦解,正堡倒塌的一刹,奋死力拼,一连杀死了对方七人,只是当他与对方主将之一的金珠一场激战里,他显然不敌,吃了大亏!

金珠奉有师命,务必取其性命。一口“青霜剑”施展开来,真有鬼神不测之妙!樊钟秀虽是施出了全力,亦不能占丝毫上风。若非左明月适时现身,危机万般下使出了一招玄术“障眼法”,救得了主子,他早已丧生在金珠“青霜剑”下。饶是这样,金珠的剑锋,却已洞穿了他的右肩肿,在他向称结实的肩窝里,来了一个透明的窟窿,血就像“赤链蛇”似地射了出来。

左明月不失有先见之明,早已在后堡溪流处,备下了一艘轻舟。

“少堡主”樊银江先他父亲一步,也已被接上了船。他此刻一身是伤,衣衫片碎,半身染血,一张俊脸被火烟熏得黑赤相问,头发有一半都烧焦了。

和他老子一个脾气,樊银江在如此重创之下,兀自紧咬着牙龈,手上一口染血长剑,深深地插进舱板里。

父子见面,默默相视,一言不发,有如“楚囚对视”。

“完了……一切都完了!”

樊钟秀一只手扳着舱板,抬起头仰看着即将黎明的穹空,点点老泪垂落下来,像是一颗颗光亮的明珠挂在他的胡子上。

“人呢……人呢……”他嘶哑地叫着:“这么多人,莫非全都死光了?”

话声方住,只听见“轰隆”一声大响,目光所及,那幢仅有的一处楼舍,也在火光烟屑里,倒塌下来。

空气里散飘着浓重的硝烟气味。

喊杀声在一度叫嚣之后,显现出此一刻的暂时宁静,芦苇草哗啦一声,跃出了一个人来。这人大步践踏着,向溪边跑来,足下踉跄着几不为步。

左明月一惊道:“是秦香主。”

话声出口,来人已倒了下来,上半身跌人水中,水花四溅,大股的鲜血,把溪水都染红了。樊银江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秦香主,秦香主………

秦无民由水里抬起头来:“殿主……老堡主……你们快……走吧……”

樊银江大声道:“不走……人呢……陆豪,官琦……他们人呢?”

“都死了……”秦无畏嘴角淌血,声嘶力竭地说着:“都死了……一个都不剩!我们完,完啦……”嗓子里“噗”的响了一声,一头扎到了水里,他也完了……

樊银江悲泣地唤着:“秦香主……”一时泪下如雨……

樊钟秀却像是木头人似的一动也不动地发着呆!

倒是左明月仍然还能保持着几分清醒,向着船尾的持篙汉子,挥了一下手,那汉子含着泪,点点头,抡起长篙,方自点向水里。

蓦地眼前芦苇“哗啦啦”一阵子大响,一连闪出了几个人来!

彩衣,艳姿,一行俏丽的佳人。

左明月方自看出乃丹凤轩的主力集团!心中猝叫一惊,不容他发号施令,来者女子行列中,一声娇叱,霍地拔起一条人影,兔起鹊落地,直向小船上坠来。

持蒿行舟的那个汉子,显然不是弱者,这时见状不敢怠慢,右手霍地向上一举,掌中长篙,“哧”地点出一点银光,直向来人身上就扎。来者不善,那个由空直坠的姑娘,身手端的不弱,随着她落下的身子,右手倏地往前一抄,已抓住了长篙的顶梢,紧接着用力一拧。“咔喳”一声,长篙自中而折,那个持篙的汉子,身子一偏,噗通一声,坠落溪水中。

来人不过是十六八岁的一个姑娘,一身青缎子紧身衣裤,背后留着老长的一条大辫子,小小年纪,敢情还有真功夫!一上来就得了手,她可是越加的不肯饶人,嘴角娇叱了一声,第二次往上一踏步,右掌用“穿心掌”式向前一引,直向左明月前心穿去。

左明月智略过人,论武技却并无惊人之处,眼前想不到与敌人狭路相逢,对方这个“厂头更是这般泼辣,一时不禁有些慌了手脚,惊慌中正想出手对抗,却听对方阵营里,一声叱道:“彩珠儿回来。”

那个留辫子的姑娘。聆听之下,也顾不得出手伤敌,娇躯望后一个倒仰,“噗”地交纵了回去,轻似落叶一片,确是功力不凡!

船上樊氏父子,左明月等三人,早已是惊弓之鸟,乍惊之下,一打量对方阵势,不禁暗中叫起苦来,敢情逃走不成反倒把对方最称辣手的那位主儿惹来了。

在四名俏丽的随身侍女伴随之下,那个丹凤轩的轩主,敢情亲自现身眼前!

一身银色长衣,长可曳地,其中点缀着片片银鳞,在黎明的晨光衬照之下,光华灿烂,耀眼难开,衬以雪肤玉肌,确是艳光照人。

只是在她难以猜想的芳容之前,却蒙着一袭黑纱,那袭黑纱甚至把她的视线也掩失了。当然这是不可能掩失的,因为掩藏在黑纱背后的那对美丽眼睛,有着异常尖锐的视觉……你只须仔细地向它注视,即可感受到那双剪水瞳子的光亮度,绝非一袭轻纱所能遮得住的!

紧紧跟她站在一起的,一身全白的金珠,她也同水红芍一样的神秘,脸上同样地罩有一方面纱,所不同的是那双光华闪灿的眸子,却显然留在纱外。

一明一暗,两颗光华闪灿的眸子,在双方一照面之初,全都集中在樊钟秀身上,后者在这两双目光盯视之下,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尽管是岁月悠悠!

尽管是碍着对方脸上的那一袭轻纱!

然而,只须向那丰腴,足以勾魂摄魄的体态瞟上一眼,就能令他立刻感觉到眼前是谁来了。“啊……”樊钟秀单臂撑着,把受伤的躯体坐直了:“你……你是水……水……”

水红芍三字就像是一支尖锐的冰箭,深深地刺扎到他心里,往事也在这一刹翻起脑海。此时此刻他实在难以面对敌人。说了这一个“水”字,斑斑老泪可就由不住点点滴滴地溅落下来。

“哼,”目睹着樊钟秀的狼狈,这位丹凤轩主发出了一声冷哼,缓缓地点了一下头。“樊老头,你总算老眼还没有昏花吧,一见面就认出了我是谁来!”她冷冷地接下道:“也好,这样我们也省了上来噜苏!”微微一顿,她接下去道:“不可否认,你是我这次出道以来,所遇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敌人,只是……哼!你当然看得很清楚,你大势已去!”

樊钟秀扬了一下下巴,喘息着道:“水红芍,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好……事到如今,什么话也用不着再多说了,你看着办吧,我们父子,活,活在一块,死,死在一堆,胜败乃兵家常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手段你就施展出来吧!”

水红芍点头道:“这几句话说得倒有几分豪气,还像是条大汉,樊钟秀,你站起来!”

樊钟秀挺了一下身子,跃身站起,小船连连地晃动几下!激起了片片水花!

“你待怎么样?”樊钟秀圆着双眼:“水红芍你就划下道儿来吧,刀光剑树樊某人绝不含糊!”

“哼哼……”水红芍冷冷道:“凭你也配!”话声一落,即见她玉腕轻起,双方隔着足有两丈开外。随着水红芍的手势,向外微微一送!不过才击出了一半,樊钟秀已似霍然遭遇到了极大的力道冲击,一络长髯倏地如巨风甩向肩后,足下由不住向后倒退一步!

非仅如此,就连那艘小船也扬起了轩然大波,尺把高的浪花猝然翻起来,把船头都打湿了,水红芍忽然中止住推出的掌势,才使得此一形势没有继续恶化。

“樊老头!你还要跟我动手吗?”水红芍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冷,一副不把樊钟秀看在眼里的样子。微微一顿,她轻唤道:“金珠,三个人交给你了,一个都不许放走……”

“轩主放心,他们一个也走不了的!”

一面说着,金珠已跨前一步,冷峻的眸子在樊钟秀身上转了一转,缓缓移向船尾的左明月脸上。后者在此要命关头,却能视同无睹,保持着一副超然气质的宁静,确是极为难能可贵。

“姑娘请了!”左明月脸上含蓄着微笑,拱了一下手道:“如左某眼睛不花,姑娘想必是丹凤轩的首席弟子金珠姑娘了?”

金珠冷冷点了一下头:“不错,阁下想必也就是那位擅奇兵异术的左明月先生了?”

“姑娘夸奖了!”左明月温文地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眼前大势已去,左某人黔驴技穷,当真是呼天不应,叫地无声了!”言罢,长长发出了了声叹息,又道:“如今主公父子负伤,清风堡荡然无存,姑娘师徒莫非真个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金珠摇摇头:“没有用,我师徒是无论如何放你们不过的……”微微顿了一下,她继续道:‘’左明月,我久仰你擅施奇兵异术,今日此刻,不知你事先可曾料到?”

左明月还没有开口说话,却见樊钟秀一声狂笑,用着沙哑的嗓音道:“丫头,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你就施出来吧。樊某人生就的硬脾气,头可以掉,血可以流,想要我开口讨饶,却是万万办不到,来,老夫我就先接着你的……”

话声一落,就见他挺腰作势,“飕”一声纵身下船。这个老头儿果真是火爆性子,身子一经落下,即刻出手发难,就见他身形一个快转,旋风般地已到了金珠边侧,左掌一抖,用“迸步打虎掌”一掌直向着金珠身上打来!

须知樊钟秀功力甚是可观,目下虽然身上负伤,却也并无大碍,这一掌其力万钧,真有开山碎石之功!

金珠就在他掌势下落的一刹,滴溜溜的一个快转,樊钟秀一掌落空,急忙撤身向左边退。

似乎慢了一步。

好快的进身之势,眼前的白影一闪,金珠去而复还,有如拍岸的疾浪,直循着樊钟秀身上扑了过去。这一扑之力,绝非寻常,敢情其间含蓄着丹风轩的盖世玄功“五阴”手法在内。

一股力道奇猛,复又冰寒彻骨的劲道,蓦地袭向樊钟秀身上,使得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樊钟秀若是不曾受伤,施展乾元内功之力,倒可与对方一分胜负,只是眼前气血两亏情势之下,面对对方如此功力,显然大为不支。

随着金珠狂猛的攻势,就见他身躯大大地摇动了一下,足下一阵子踉跄,猝然脸色为之大变!

说时迟,那时快!金珠那一双鸟爪般的瘦手,随着快如闪电的进身之势,在她身子初初一探的同时,陡地落在了樊钟秀双肩之上。樊钟秀猝然间就像遭遇到电殛般,大大地抖动了一下,随着金珠那双鸟爪般的瘦手霍地向外一抖,球也似地摔出了丈许以外。

金珠一招得手,更不少缓须臾。

显然她是打算在这一刹间,制对方于死命,眼看着她足下一个快速踏进,右手乍挥之下,已自袖内发出了寒光射目的一口匕首。

“哧!”一道细微的银光,闪了一闪,已经触及到樊钟秀咽喉部位。

樊钟秀简直无能兼顾,他此刻被金珠这一震之力,只摔得头昏眼花,百骸尽酸,乍然发觉对方暗器在目,再想闪躲,哪里还来得及?

丹凤轩这一面的人,包括彩家姐妹四个丫环在内,谁也不会怀疑,俱都认为樊钟秀势将丧生在金珠的袖中飞刀之下。

谁都知道这位大公主的飞刀百发百中!

谁也都知道这位大公主出手飞刀之内,暗聚着她本身特有功力“五阴”玄功!不要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堵石墙,在她这种功力的贯注之下,也毫无疑问可以洞穿。飞快的刀身,夹带着一股类似哨音的尖锐啸声,在甫一临近樊钟秀眼前的刹那,事实上可使得樊钟秀无从防止,势将横尸当地。

就在这一刹,陡然间飞来了一粒小小五色石子。那粒小石,看上去不过有雀卵般大小,猝然由侧翼飞出,不偏不倚,正好迎着了金珠发出的那口飞刀,刀尖碰着了石身,“叮!”一声脆响,爆出了一点火花。那粒小石子上必然夹带着难以想象的劲力,虽然在体积大小上来说,双方根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