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07节

作者:萧逸

尹剑平凌厉的目光,像是两口锋利的剑,深深地刺进他的胴体里。一下子就刺穿了他的虚假,揭示了他的情怯与畏惧。这个昔日弟子的目光,同时也严重地伤害了他的自尊,他像是一个纸老虎,忽然被人戳破了。他大声地呼着气,好几次把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可是,最终仍然是逃不开对方的注视。

尹剑平严厉的目光,就像是两块磁铁,吸引着他游离的视线,他终于不得不当回事地注视过去。

四只眼睛对着之下,坎离上人脸上掩饰不了他的内在情虚!他忽然像孩子似地成声痛哭了起来。他哭得那么伤心,眼泪鼻涕交相滴流着。

尹剑平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他,并不曾上前去劝阻他。

“完了……”坎离上人道:“我一切都完了……剑平,你没有看见吗?双鹤堂已经没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尹剑平冷冷地道:“当年我为你苦心调教的一干门人呢?”

“全走了!”坎离上人哑着喉咙道:“谁能受得了这份萧条、冷漠!双鹤堂是完了!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糟老头子!”

“所以你就自甘堕落,自暴自弃地每天酗酒。”

“我不喝酒怎么办?”坎离上人道:“这里谁还理我?谁还管我?我又能干什么?”

老泪纵横,他看上去较诸先前更为苍老、衰迈!

“我是完了……这一辈子是完定了,再也没有什么作为!”

伸出了一只抖颤的手,坎离上人面色苍白地又道:“你看看我这只手……哪里还像是练功大的人?”

“这么说,你老的功夫全都拉下了?”

“拉……下了?”坎离上人冷笑着道:“我三年没练功大了。什么都不……行了,都丢下了!”

尹剑平没有吭声。

坎离上人道:“所以……唉!你说我不喝酒.我干什么?只有酒……酒……”

脸上弥散出一片笑容,他整个的人,似乎一提到这个“酒”字,陡然间精神百倍!

下意识里,他晃动者两只手,又要去摸那个酒坛子,尹剑平用力地按着他的手:“上人,你不能再堕落下去了,你必须要振作起来,而对当今。”

坎离上人呆呆地看着他。

“来!”尹剑平一面拍着他,把他扶起来:“我们坐下来说话。”

他把坎离上入扶着走到一边坐好。

“老师父,”尹剑平注视着他:“我不能看你这么下去,你老人家听着,敌人付十九妹现在已在路途之中,今明两天之内,很可能就来了。你不能不有个准备,否则可有杀身之祸!”

坎离上人呆了一下,喃喃道:“付十九妹?你是说那个年轻的姑娘?”

“不错!”尹剑平道:“也是要命的女杀手!”

“那……”坎离上人像是忽然才触及到这个问题似的:“你说该怎么力?”

“我要你立刻收拾一下跟我离开这里。”

“离……开?”老道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要我跟你逃走?不……不……我不想走。”

尹剑平呆了一下:“那你老是想坐以待毙了?”

坎离上人抬起手来,在嘴chún上摸了一下,尹剑平才发觉到,他脸上沁出了一层虚汗,那张瘦老复苍白的脸,像是抽了筋也似地在*挛着!

“不……我不能走,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我不能就这样舍下了祖宗留下来的这爿基业,一走……了之!”

尹剑平叹息了一声,站起来向外步出。他一直走出到院子里。

阵阵的冷风袭着他,天空里闪烁着几颗寒星,一弯上弦月放着清皎的寒光,附近的地形山势,在星月的光辉下衬托得十分清楚。

偌大的双鹤堂,只有丹房里的一盏灯,其它各处看过去都是黑黝黝的,偶尔传来的几声狼嗥,更增加了寒夜的寂寥!

尹剑平面色沉重,心里有说不出的颓丧、恨疚,恨自己也恨坎离上人,恨双鹤堂所有的门人,更恨造就这一切罪恶的刽子手:甘十九妹。

其实,甘十九妹也是无辜的,她只是那个女魔头水红芍手下所运用的一颗棋子罢了。但是,她仍是有罪的,罪在她执行得那么透彻,那么认真!

甘十九妹美丽的倩影,不觉浮上了眼帘。

尹剑平内心禁不住兴起了一种异样的感受,像是一波静水,忽然有人投落下一粒石子,只是尚未在激荡起涟漪之前,即为他狠狠地束绑住。

一种冲动鼓动着他,这时候,他真恨不能那个甘十九妹就在眼前,这样就可立刻与她动手拼搏,分上一个高下,须知道,克制的本身。就是一种痛苦,任何类型的克制,都是痛苦的。

星皎云净,万籁俱寂!

寒夜似水,冷月如霜,这环境太静了,出乎意料的平静,然而尹剑平却几乎已经嗅出来那种属于刀杀的意味!

老实说,他并不是属于任人欺凌的那一型的人,然而在他仔细地分析过甘十九妹那个姑娘的武功之后,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姑娘的武技确是高出于自己许多,而且心思灵巧,持重缜密。对付这样的一个大敌,确是一点也疏忽不得,现在,他感觉到这个姑娘必然己在来此的途中。如果对方的脚步一经踏上了这座山,再想从容脱身,势将大费周章,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着坎离上人平安离开。

阵阵山风袭过来。

枫树林子发出了哗啦啦的一片声音。

忽然,尹剑平看见了那条系在正门前侧方的黄麻,冷夜里,那条黄麻像是一条缎带子般地飘动着。尹剑平忽然想到了来时所见的那个黄衣入,心中一动,遂即转身向丹房步入。坎离上人还在喝酒,整个丹房里充满了浓郁的酒气,看见尹剑平进来,坎离上人赶忙放下了酒碗,表情甚是窘迫。

尹剑平苦笑了一下,道:“你老人家真的不打算走了?”

坎离上人不安地站起来,又坐下来,沮丧地低下头,摇摇头道:“不走。”

尹剑平叹息一声道:“既然这样,我也只有陪你在这里了。”

坎离上人顿时大喜,道:“真的?那大好了!”

说时,他几乎高兴得要跳了起来。

“有什么好?”尹剑平道:“只不过多死一个人而已!”

“多死一个人!是谁?”

“我……”尹剑平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他道:“老师父,你老听明白了,我并不是跟你在开玩笑,这个姑娘的武功是你想象不到的高,她的手段也是你想象不到的狠,我给你看一件东西。”

说完,他反手摘下了背后的那口长剑——玉龙剑。

这口剑为防备毒性的外侵,尹剑平特地用一条厚厚的黑布带子缠起来。

坎离上人接到了手里,只向剑柄看了一眼,即奇怪地道:“这是岳阳门的玉龙剑,怎会在你手里?”

“因为我是岳阳门目前仅仅活着的一个人!”尹剑平指着那口剑道:“你老打开这口剑,一看即知。”

坎离上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那双抖颤的手,缓缓地抽剑出鞘,顿时,他的脸色凝住了!

灯光下,那口玉龙剑剑身如墨,冷森森的剑气袭上来!由于剑质内含蓄着剧烈的毒性,是以散放出来的剑光,别具一种沁人毛发的感觉!

坎离上人虽说是老朽不堪,但是毕竟见多识广,立刻他就感觉出毒性的剧烈,遂即把剑身放远了,嘴里禁不住连连向外吹着:

“毒!”他惊异地道:“好厉害的毒!”

尹剑平道:“你老可曾看出来,是什么毒吗?”

“这个……”坎离上人把剑身持近了,正在利用他的嗅觉,嗅了一下,他的脸色陡地变了!

尹剑平道:“是什么毒?”

“七步断肠红……”

说到这里,手一抖,掌中的玉龙剑“呛啷”一声坠落在地。尹剑平小心地把剑拣起来,又交到了他手上。

“你老人家显然还没看清楚!”尹剑平冷冷地道:“七步断肠红是不错,但是又怎么能够贯注入剑身,你老可知道?”

坎离上人把剑拿得远远的,嘴里向外吹着气,他的胆力显然也同身上的那身功夫一样,早已随着衰退的岁月丧失得干干净净!

然而,他仍然具有一流武功的见解和这超过常人的锐利目光,在他精细的目光勘察之下,顿时看出了一些诀窍。

他惊吓地道:“这姑娘竟然会有如此精湛的内功,简直是太不可思议……‘含沙射影’!这些剧毒是用含沙射影的无上内功注入剑身的。”

尹剑平微一点头,道:“不错,正如你老所说,确是这种功夫,那么,再请看这个剑上的指印!”

坎离上人眼睛睁得极大,他反复地看着剑上的三个指印,样子显得更为惊吓。

放下了这口剑,他长长地吐了口气,一时面如槁木死灰:“五指灯!”

他惊吓地看着尹剑平,又道;“这是‘五指灯’的‘透点’功力,剑平,你可曾听说过这种功夫?”

尹剑平点点头道:“曾听冼冰冼老宗师说过。”

坎离上人摇摇头道:“我不信……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竟能有这种功夫!”

“这是千真万确的。”尹剑平道:“岳阳门满门上下,亲眼看见那个姑娘施展的,岂容你老人家不相信?”

坎离上人闭了一下眼睛,颓然道:“这就难怪了,武林之中,竟然会出现了这等高人……莫怪乎这个小姑娘要席卷天下了。”

尹剑平收剑入鞘,重新背在背后!

坎离上人苦笑道::“‘五指灯’与‘二心桥’天下之至功也,武林中百年来,也是仅听传闻,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其中之一,我何幸两者都亲目得见,并曾相识,又何不幸,两者都失之交臂!”

说到这里摇头一叹,站起来,下意识里想着又要去找他的酒。只要略感不快,他第一个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酒”。

尹剑平一把拉住了他。坎离上人翻着松弛的眼皮看着他,用着类似哀求的口吻道:“我只再喝一……碗,绝不多……多喝。”

尹剑平冷笑道:“你老不能再作贱自己,坐下来,我有重要的话要问你。”说时,他双手向坎离上人两肩上一搭,后者咧了一下嘴,不坐也不行,自然而然地就坐了下来。

“你……”坎离上人无可奈何地苦笑着:“你这小子,干什么要管着我喝酒?”

尹剑平冷笑道:“因为只有我关心你。”

“你关……心我?”

尹剑平摇摇头,他轻轻在道人身上拍着:“老师父,你老人家听着,我们总算有过师徒一场的情谊。”

坎离上人脱口道:“没有的事!那只是一场交易,你算不上我双鹤堂弟子,所以你也少……少管我的事。”

尹剑平道:“我要你活下去!”

“我本来就没有死!”道人瞪着眼道:“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尹剑平冷冷地道:“无论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让你再喝酒了。”

坎离上人眼看着就要发作,却又情不自禁地叹息了一声,苦笑道:“何必呢,你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尹剑平正色道:“老师父,你不能再这么自暴自弃了,你老人家听着,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坎离上人怔了一下。

尹剑平道:“你老人家刚才说除了‘五指灯’以外,另外还有一种什么功夫为天下至功?”

坎离上人道:“二心桥!”

“二心桥?”尹剑平问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功夫?”

“是一种指功!”坎离上人道:“也许是天下只有这一种指功,才能敌得过‘五指灯’,即使不一定能胜得过,却也在伯仲之间。”

尹剑平心中一动,道:“那么,谁又会这种功夫?”

“陕西的‘黄麻客’。”

“黄……麻客?”

“黄麻客晏鹏举。”说到这里,坎离上人由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苦笑道:“这是我平生所见的一个奇人,那一年在江汉。”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坎离上人回忆着那件褪了色的往事道:“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结识了这个传说中的风尘异人……”叹了一口气,他不胜感伤地摇摇头,下意识地又想到了酒,想站起来去摸酒坛子。

尹剑平按住他道:“你再说下去!”

坎离上人气馁地道:“说这些个有什么用?这都是五十年以前的老事了。”

尹剑平说道:“有用,你老人家再说下去吧!”

坎离上人又叹了口气,实在拗不过这个徒弟,只得又皱起了眉头,继续地追忆下去。

“那一年,在江汉……”他继续说道:“我行医路过一个叫二马庄子的地方……在一个栈房里,遇见了那个姓晏的老头儿……他……他正在病着!”

“你老说的就是那个叫晏鹏举的奇人?”

“不错!”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