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09节

作者:萧逸

来如风,去似潮!

就在阮行感觉到手腕子一阵发麻时,那只亮着火焰的火折子已到了对方手上,对方身子在自己发现注视时已退出了丈许以外。

面前人影再闪,甘十九妹自空而降。

甘十九妹的来,那人的退,阮行的出手,三者之间看起来几乎是同一个势子,只有身负奇技的杰出高手,才能在这个看似同时的节奏里,分出快慢前后,其间距离当得上间不容发!

现在,当他们彼此站定之后,发觉到自己的“秋毫无损”时,却有了“咫尺天涯”的陌生感觉!

来人三十不到的年岁,黄衣黄巾,瘦高的身材。他手里高高地举着原先还在阮行手里的“火折子”,火光照耀着他瘦削清癯的一张脸,只是这张脸显然已充满了忿怒,有些扭曲了。

阮行自从出道以来,还没这么丢过人,尤其是当着甘十九妹的面,更觉得脸上挂不住!怒吼一声,他遂即向黄衣人扑过去。

甘十九妹出声喝止,已是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阮行身子方一纵起的同时,黄衣人倏地手势一翻,火折子改拿到了另外的一只手上,休看这小小一点移换,对于来攻的阮行看来,却有极大的转变!阮行只觉得眼前一阵发花,瞬息间面前持火的黄衣人变成了两个人。

一刹间,两个人又变成了四个。

四个同样的黄衣人,每人手上拿着一把火,挺立在他面前!这种玄妙的阵势变幻,却非阮行所能窥其堂奥。

由于这种巧妙的转变,使得阮行简直无所适从,一时间连出手的对象都模糊了!惊惶中,只觉身后劲风袭项,已为甘十九妹一把抓住了后领。随着甘十九妹一个后拉的势子,轻叱道:“回来。”

甘十九妹这一手,对于惊慌中的阮行来说,诚然是救命之招了!

起来得快,落下得更快。

阮行落下的身子,在地上打了个骨碌,方一站起,只觉得身侧附近,前后左右,全是对方黄衣人高持火炬的身影,一阵天旋地转,迫使得他又坐了下来。

惊惧中,只觉得一只手掌,拍向他左面肩头,道:“蠢才!你少安毋躁!”

阮行方自听出是甘十九妹的声音,心中一放,却已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等到他坐定之后,再开目四看,情形显然已恢复了原有的形状,甘十九妹紧紧站在身旁,黄衣人仍然站在原来地方,手上仍然拿着那把火。阮行这才忽然想起来,敢情对方所设置的阵法微妙至此,一时心胆俱寒!此时,他才明白过来,对方那个黄衣人何以一上来,就夺取自己手上的火,原来这把火正如甘十九妹所说是足以破坏对方阵势的关键,如今这把火到了对方手上,即形同“太阿倒持”,情势却又不同了。所令他安心的是,甘十九妹已经稳住了阵脚。

黄衣人手中的那把火,一连变换了好几个姿态,甘十九妹仍然挺立如昔。

“姓晏的,你少来这一套鬼吹灯吧!”甘十九妹秀丽的那双眸子,狠狠地盯视着他:“就凭这点鬼伎俩又岂能吓得了我?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黄衣人显然也发觉到甘十九妹的明智与不易受欺,当时遂即不再移动手上的火种。

“你就是人称甘十九妹的那个姑娘?”

“不错,我就是!”

“可有真实的名姓?”

“甘明珠!”

“甘明珠!”黄衣人冷冷地笑着:“你好大的胆子,可知道我是谁吗?”

甘十九妹打量着他,点头道:“你大概就是那个插手管闲事姓晏的吧?”

黄衣人一连向前走了几步。

火光之下,他脸色沉得可怕:“甘明珠,你可看见了我系在门口的‘黄麻令’?”

甘十九妹点了一下头:“看见了。”

黄衣人道:“你可知这件物件所代表的威信?”

甘十九妹冷冷地道:“我当然知道,请问足下大名怎么称呼?”

黄衣人忿忿地道:“这么说,你是明知故犯了!甘明珠,我们晏家的威信,是不容许任何人破坏的,你也不例外,我且问你,你把米老上人怎么样了?”

甘十九妹道:“我已经完成了这一趟的任务,米老前辈已经死了!”

黄衣人面色一阵大变,长眉一挑,怒形于色道:“什么,你把他杀了?”

甘十九妹冷冷道:“我只是完成了家师所交付给我的任务。晏少侠,我久仰你们晏家的盛名,也很了解家师与令尊之间的互不侵犯,所以,我奉劝你不要插手管这件闲事,足下功力不弱,这件事你最好权衡一下得失轻重,三思后行!”

黄衣人“哼”了一声,道:“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你是晏春雷,”甘十九妹冷冷说道:“晏老爷子的爱子,我听说过你,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愿意你插手在这件事情里,晏少侠,你去吧!”

晏春雷愣了一下,长眉猝扬,一声朗笑道:“甘姑娘,你说得好轻松!”

甘十九妹道:“怎么?”

晏春雷笑声一顿,打量着她道:“姑娘你毁令在先,破阵杀人于后,此时此刻,轻言一句,就想把我姓晏的打发离开,未免也太轻松了!”

“那么晏兄你的意思又要怎么样?”

甘十九妹脸上依然带着笑靥,显然并没有十分把面前的这个晏春雷看在眼里。晏春雷当然深深了解到面前这个少女的不可轻视,只是他自视极高,眼前情形不战而迟,对他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我要把你留下来。”他冷笑道:“要令师水红芍亲自到我晏家堡当面作个交待。”

甘十九妹微微一笑,道:“足下如果真有这个本事,我倒乐得从命,只怕你说得到做不到!”

晏春雷“呼”一下把手里的火折子摔在了地上,用脚把火踏熄。

眼前顿时一片发黑。可是尽管这样,却并不能阻止住彼此的视线。黑暗里四只发光的瞳子狠狠地对看着。

晏春雷冷笑道:“甘明珠,我风闻你一路南来,威风八面,今天你碰在了我晏春雷的手里,我要叫你尝一尝我晏家的风雷剑法。”

甘十九妹道:“我候教了!”

晏春雷脚下,快速地向侧面一连移了六七步!

甘十九妹却向相反的方向一连也跨了三四步。

晏春雷站定脚步的同时,甘十九妹也停了下来。

这当口,阮行却识趣地赶忙站起来,张惶向一旁退开,不过,他有了前此的教训,深悉对方阵势厉害,身方纵落,遂即赶忙又坐了下来。这么一来,果然落得暂时相安,只是对于他们双方的搏斗,却是难以插手。

晏春雷,甘十九妹,显然属于剑道中的高手,似乎他们双方,都已了解到出剑的地位重要,尤其是第一剑。一个懂得上乘剑术的人,绝不轻易拔剑,更不会轻易地挥出第一剑。尽管是黑夜里,他们双方也显得异常的敏锐,彼此紧紧地迫盯着对方,哪怕是对方一点小小的异动,也不会放过。

晏春雷终于抢上了一个小小的土丘,借着斜上的坡地,他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这时候,甘十九妹却也在两棵修竹之间站好。

他们双方似乎都已经选择好了自己有利的地位。

甘十九妹的一只纤纤玉手,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胸前的那口短剑上。

晏春雷却摸向腰间。

夜风飕飕地吹着,地面上干枯的竹叶,像是无数的蝴蝶,在空中飞舞着,当空是一弯寒月。

晏春雷已经回复了沉着,他的手缓缓探向腰间,摸着了别在腰间的剑把子。

值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对方甘十九妹那边所传过来的森森剑气!

晏春雷心中这一刹充满了震惊!

他没有想到对方剑术造诣如此之深,他也有一片欣慰,因为他迫切地寻求着这类的劲敌,已经很久了。

一个孤芳自赏的剑士,是很可悲的!

静寂的时光,消逝在彼此深邃的目光注视里,消逝在空中飞舞的竹叶里。

两个人只是彼此注视着,久久不曾出剑。

晏春雷忽然冷笑一声说道:“甘姑娘,我们晏家的风雷剑全套只有三招!你只怕难以躲过。”

甘十九妹目光直直地注视着他,冷漠地道:“那要等着事实来证明了。”

她冷漠地笑着,又道:“承情预示先招,既然这样,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只为你准备了一招。”

“一招?”晏春雷冷笑着,脸上现出了怒容。

“不错!”甘十九妹芜尔地笑着:“你也用不着生气,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次行走江湖,我还不曾出过剑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晏春雷几乎忍不住拔剑而出,他一向目高于顶,想不到今天遇见的这个姑娘比自己更自负、更狂!

甘十九妹笑了笑道:“那是因为我还没有遇见一个值得我拔剑的人!如果今夜我被迫拔剑,你将是第一个人,我希望能有这个拔剑的机会。”

晏春雷一刹时睁大了眸子。转瞬间,那睁大了的眸子,却又收成了一线。

“好吧!”他冷冷地笑道:“甘姑娘,我们手底下见分明吧,万一兵刃无眼伤了你,却要请包涵一二!”

甘十九妹道:“彼此彼此!”

晏春雷紧紧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他发觉即使在斗口方面,也难以取占上风。

形势的演变,已到了无可化解地步。

一蓬剑光由晏春雷手掌间现出来,摇颤的光华,显示出他手上所持的,是一口蛇形软剑,二尺七八寸的长短,仅仅有二指宽细。剑身上交织着青白刺目的一蓬寒光,说明了剑质本身的名贵。能够持有这口剑的主人,当然绝非是泛泛者流!

甘十九妹仍然不曾拔剑出鞘,她的目神,全神贯注着的不是对方那口剑,而是对方的双肩。

“剑随肩”,这种高妙的剑术理论,也只有身赋有那种高妙身手的人才能省得。现在,甘十九妹也体会出对方剑上的寒气。

由于双方的门派、体质,以及浸婬的手法不同,因此透过剑身的那种特有气质也就大相径庭。晏春雷大概是属于“乾罡”一路,甘十九妹却是“极阴”之质。环绕在二人身侧的枯叶,像是忽然遭遇到了某种力道,悉索有声地向外排斥开来。渐渐地这些枯吠、围绕着二人身侧团团移转,越转越快,越转越急,万千竹叶离地飞舞疾转,就像是遭遇到了龙卷风的风柱。

晏春雷似乎已施展出他们晏家不传之秘的内功:“二心桥”。

巨大的力道向外继续排斥着。

甘十九妹脸色益冷,她长发飞甩,衣襟起舞,显示出对方的内力,已经严重地威胁到她了。然而,深知水氏内功“五指灯”的人,如晏春雷者,就绝对不会上来太过于乐观。

甘十九妹的身子,好像缓缓地蹲下了一些。她飞舞的衣襟与长发,最先恢复了平静,渐渐地,环绕在她身边的那些枯树叶,似乎也转动得没有那般快了,越来越慢……最后忽然趋于静止!

即使不懂武功的门外汉、也能看出来双方的敌对行动已经明显地展开了。在他们不曾交剑之前,已经先搏斗了一场凌厉的内功:“五指灯”对“二心桥”!

强大的力道仍在继续对峙着。

晏春雷忽然向前跨出一步!甘十九妹的身子缓缓地站了起来。两个人身子都在簌簌战抖着!

彼此又相峙了一些时候,四周一片静寂,只有风吹过树叶子那种唰唰的响声。

晏春雷在长时间运施内力之下,眉心已沁出了汗珠,甘十九妹似乎仍能保持着原有的平静,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因为她绝不轻松!双方似乎都明白制胜敌人的要诀,端在忍耐到最后的一刻,在敌人已经无法支持住的时候,你仍能坚持挺住,你就赢了。

晏春雷一上来就采取“攻”的地位,是以他此刻也就越加显得不轻松!他以无比的内气功力,试探着逼近对方,在对方的身侧四周,寻找着空隙,以便伺机出剑。然而,他的这番苦心,显然是白费了,因为在一番试探之后,所得的结果却是无隙可入,对方那个姑娘身侧四周,显然包裹着一层浑圆的潜力,这层潜力使得她身侧四周无懈可击!

晏春雷显然已不能再等候下去了。

他不止一次地用左手食指,把那口蛇形软剑的剑尖扳过来,使之成为一圈剑环。透过了冷森森、银灿灿的那圈剑光,他打量着她,瘦长的身躯忽然转侧了过来。

一只夜鸟,恰于这时振翅冲霄直起。

晏春雷把握着此一刻,遂即展开了他凌厉的攻势,蛇形剑戛然弹起,无比的剑气,像是万道银针,陡然间向着甘十九妹身侧袭过去。

人身、剑势,几乎化合成一个势子,正是上乘剑术中所谓的“身剑合一”!

这一剑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