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流花河》

第二十五节

作者:萧逸

二人对答之际,当事者的玉姑娘,只是睁着一双疑惑的眼睛,在二人身上频频转着,尤其是对于驼背人心存无限关注,却是默默不发一言。

驼背人以“巨灵金刚指力”捏碎铁链之后,随即由身上拔出了一柄光彩夺目的雪亮匕首,霍地向着玉姑娘脚上铁铐插落下去,铮锵一声,竟自将之斩开就像一块白板一样,没有任何标记或观念,只有当外界事物 ,随即运施真力,将一双加料铁铐脱落下来。

玉姑娘顿时大感轻松,只是她多日来饱受酷刑折磨,全身几近瘫痪,低吟了一声,勉强地挣扎着想站起来中,先后表现为主观精神(个人意识)、客观精神(社会意 ,才站起一半,便又倒了下来。

春若水看在眼里,大生同情,向着驼背人冷笑一声道:“你是来救她的?要把她带去哪里?”

驼背人收回了那口功能斩钢截铁的雪亮匕首,却由身上取出一条缎带,把玉姑娘结实地系好在背上。

玉姑娘只是一言不发的静静地向他看着,眼神里满怀温顺感激,敢情她已由驼背人的话声里猜出来他是谁了,才会显现出一派温柔顺服。

春若水见他并不回答自己的话,对于眼前的玉姑娘,虽似有救助之意,到底动向不明,玉姑娘落在了他的手里,是福是祸,犹是不知,这般情况之下,何能不与闻问?心里一急,倏地跃身而前,霍地拔剑在手,“你到底是谁?说清楚了,我才能让你走。”脚下一点,倏地挺身而前,掌中剑平胸而出,却是缓缓推出。

她已知驼背人功力了得,寻常剑招,万难奏功,这一剑看似缓慢,其实却蕴聚了全身功力,倒也不可轻视。

驼背人霍地侧过身来,打量着对方即将出手的剑势,点点头道:“我说大名鼎鼎的春小太岁,武功不应仅限及此,看起来倒也有两下子,这一招‘妙手连环’,看起来比刚才那一手要像样多了!”

话声未辍,春若水已是忍无可忍,脚下倏地向前挺进一步,掌中长剑闪电般地已运施出手。“刷刷”一剑双式,直向着对方一双肩头上削落下来。

驼背人“哼”了一声,身子倏地向上一耸,看似不曾移动,却已作了全身骨骼的收卸,轻易地躲过了春若水凌厉的一双剑锋。

春若水的剑势,却是不仅如此,一招落空之下,紧接着第二招又自出手,随着她抡转的身势,反手一剑,疾如出穴之蛇,直向着驼背人咽喉上刺扎过来。

驼背人冷叱一声:“好剑法!”话声出口,一双手掌,上下交飞“啪”地一声脆响,已夹住了春若水来犯的剑锋。

春若水心里一惊,只以为对方又将重施故技,来夺取自己手上长剑。清叱一声,右手振处,剑光怒涨,向上迸出。这一剑,她实已施出了全身之力。眼看着雪亮剑锋,挣脱了对方双手向上飞起,连带着驼背人、玉姑娘偌大身驱,怒龙穿天般,也自穿身而起,噗噜噜大片风声里,落向钟楼檐峰顶尖。

虽然背后背着个人,形像依然潇洒,丝毫也不显得累赘,一只脚踩踏在顶峰尖上,全身左右打摆,正是传说中上乘轻功的“风摆残荷”身法。这等杰出轻功,也只有君无忌、沈瑶仙可与之一较短长,春若水自忖着无能追上,也就未曾盲动,却听得对方驼背人一声朗笑:“春贵妃,不劳你远送了,我那好友君无忌因夜探深宫受了重伤,目前下榻栖霞观中,你如有故人之情,便当前往探视,自然你今日身分不同,就是不去,也无人怪你,去不去都在你自己,我只是这么告诉你罢了!”话声一顿,再次向着钟楼平台上的春若水抱了一下拳,第二次腾身直起,已是数丈开外。

春若水先是一呆,容到明白过来,对方驼背人早已去势缥缈,消逝于沉沉夜色。

“哎呀!”心里惊呼一声,春若水像是重新拾回了魂魄一般,赶忙运施轻功,向着驼背人去处追去,哪里追赶得上?

胡乱追了一程,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这一霎,她整个脑子里都是君无忌的影子,一颗心沉甸甸地,满是牵挂。

霍地定住了脚步,眼前一片漆黑,容是星月满天,眼睛里竟是没有一点点光亮,脸上湿糊糊一片,竟自淌满了泪。

“唉……我这是……”勉强定下心来,倚身在一块石头上,揭下了脸上面纱,暗忖着:“天哪!他果然在这里了,怎么竟会受了伤呢?而且是重伤。我该怎么办?”

“栖霞观,这又是个什么地方?”

然而这些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否应该去看他?

岂止是应该去?而且应该马上就去,不顾一切地去到他的身边,去陪着他、服侍他……就像是当日自己病中,他对待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一汪清泪不自禁地又淌了出来。

“栖霞观……”

喃喃地念着这三个字,使她想到了近郊名胜的“栖霞山”,便自不假多思,一径投身于沉沉夜幕,向往着内心焦炙火热的一个愿望,不顾一切的去了……

返回栖霞,这已是第四天了。

君无忌几乎是足不出户,整日服葯静养,运功调息,虽然靠着沈瑶仙给他服下的“摇光殿”灵葯,保住了性命,却仍有太多的身体障碍,有待克服。

四天来寸食未进,端赖饮水为继,另外他自开了个方子,由小琉璃到市上抓来草葯,文火煎煮,日服三次。便是他赖以为继、驱除伤障的惟一法门。

几味草葯,看似无奇,只是搭配煎煮,却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离奇效果。葯色浓绿,味极辛苦,散发出来的气味,尤其辛辣难当,每一回小琉璃都被熏得泪流满脸。

对于君无忌他是由衷的敬爱,四天来眼看着君无忌的病体憔悴,大口吐血,真把他吓了个魂不附体,却不知那现象是服葯之后的应有效果,直到身体里的瘀血全数吐尽之后,才能进一步谈到元气的恢复。

故此这第一步“散血”的工作极是重要。每日三次不分昼夜,定时服葯便为不可或缺的例行工作了。

为着先生的伤势,小琉璃背着人,不知哭过多少回了,四天来服侍伤榻,无微不至,内外兼顾,抓葯煎葯,无不竭尽心力。四天来他食不甘味,席不暇暖,不分日夜,随时守候在君先生的伤榻附近,真个备极艰苦,心力交疲,眼巴巴地盼着君先生伤体早愈,却不知自己却几乎累倒了。

已算不清那位沈瑶仙姑娘来过多少回了,每一次她都悄悄的隔着一层窗扇,默默地向着床上或是静坐中的君先生打量一会儿,然后把小琉璃悄悄拉到角落里问明一切,又仔细地检查,甚至于用舌尖尝过葯的味儿,才似放心地让小琉璃拿去给君无忌饮用。

对于这位沈姑娘,小琉璃一直是怀有深深戒心,总忘不了上次捉马被擒高吊树上的那档子事,虽然事隔半年,想起来也是窝囊。可真是怕了她了,直到如今每一次看见她,都由不住心理打颤,生怕招恼了她,说不定抽个冷子,又把自己给吊在了树上,那滋味想起来可真够受。

小琉璃不明白的事还多得很……

像是他心里一直认为春小太岁和君先生是理想的一双情侣,忽然间春大小姐变了心,竟然嫁给了汉王朱高煦,成了今日的春贵妃,而原来像是敌对的沈瑶仙姑娘,却又摇身一变,成了君先生身边的知己,只瞧她对君先生暗中的关怀仔细,便可想知一切,凡此都不禁令小琉璃暗中纳闷儿,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满是疑惑,却又不敢刺问,只是自个儿费解。

“大小姐呀大小姐,我可是错看了你啦!怎么也料不到你竟会是这种人?唉……你!你怎么会嫁给了朱高煦那个混球?放着先生这样的高人你不要,你……唉……你可太叫人想不透啦!”

黄泥小火炉上的葯罐子还在煨着,炉火已为余烬,房子里满是前所谓及的那种怪味儿,熏得他眼泪直淌。

小心地把罐子里的葯汁倾倒在一个花瓷小盖碗里,耳朵里可就听见了传自一帘之内君无忌的咳嗽声音,那种深沉发自肺腑的声音,每一回小琉璃听在耳朵里,都有毛发悚立的感觉。

敢情是先生已经醒了,差不多又该是吃葯的时候到了,他这里小心地把葯汁倾倒在碗里,就在这个时候,打院子里走进来一个人,轻微的脚步,践踏在枯黄的落叶上,发出“喳喳”的细小声音,背着月光,把这个人亭亭的倩影投射进来。

心里一阵子哆嗦,手里的葯罐子差一点把持不住掉下来。

“这……是谁?”

顺着投射的月光,来人娉婷的倩影渐渐移近过来,形象越来越见清晰。

小琉璃傻小子似地瞪着两只眼,心里忽然明白了,别是沈姑娘来了?

来人已迈步进了门槛儿,站住了脚步,向小琉璃远远地打量着。只瞧那个身段,脸盘儿,可不就是沈姑娘吗?只一看见她,小琉璃心里就跳,紧张得了不得,一时只管傻瞪着两只眼,发起呆来。

月光下那个娉婷的影子,移动了一下,才自缓缓走近过来。

小琉璃一颗心几乎已提到了嗓子眼儿,一方面是由于实在怕透了这个女人,再方面是沈遥仙的美,每一次在他目光接触时,都构成他极大的内心震撼,由不住举止失措,意乱情迷。美人儿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是美人儿,只瞧着对方曼妙的体态,飘动的发丝,小琉璃已脸上发热,烧了盘儿,慌不迭移开了眼睛,再也不敢向对方多看上一眼。

“小琉璃,你不认识我了?”随着话声的出口,来人已停下了脚步。

小琉璃聆听之下,全身为之一震,倏地转过脸来,这声音他太熟悉了,由不住定睛直向对方脸上看去。

“啊……大……大小姐……是你?”

这才看清了,来人敢情不是沈姑娘,是春家的大小姐春小太岁。原来她二人面相酷似,高矮相当,黑夜里看起来,简直分不大清楚。

眼前这一看清楚了,小琉璃禁不住心里一阵子狂喜,可是紧接着却又傻了,张着一张大嘴,简直不知说什么才好。

春若水淡淡地笑了笑,眼睛在附近转了一圈,微微点头说;“来!”随即转身步出。

小琉璃不由自主地跟着她来到了院子。

“你是奇怪我怎么会来吧?”春若水颇似凄凉笑着,道:“是在给谁煎葯?君先生呢?”

“这……”老半天小琉璃才算定下了情绪:“先生他老人家……病了,不……不是病,是受了伤……”顿了一顿,又说:“很重的伤!”

春若水果了一呆,半天才轻轻叹了口气,自言道:“原来他真的受伤了。”

小琉璃苦着脸说:“已经好几天了……”

话声未辍,却听见了传自屋内老远的咳嗽声音,春若水不由皱了一下眉。

小琉璃立时警觉道:“先生醒了,我不陪大小姐了!”哈着腰鞠了个躬,刚要转身,却被春若水抢先一步拦在眼前。只以为是要向自己出手,小琉琉吓了一跳,看看对方的脸,一时莫测高深。“大小姐这是……”

“我……”春若水摇摇头:“你哪会服侍病人?还是交给我吧!”

“这……”小琉璃怔了一怔:“大小姐……你……”

“你就别多管了!”说了这句话,春若水一径转过身来,直向房中走来。

小琉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阻止不及,跟着她身后,一齐来到了房里,“大小姐,这……怕不太好吧……”

春若水倏地回过身来,睁圆了眼。

小琉璃吓得一连退后了两步,着实不敢出声。忽然想到.眼前这位主儿,敢情较之那位沈姑娘犹是难缠,要不然也不会落下了“春小太岁”这个外号。小琉璃早就怕透她了,只以为她下嫁汉王朱高煦之后,成了名副其实的贵妃,应该和以前是完全不同了。谁知道“春小太岁”就是“春小太岁”,论及性情那是压根儿一点也没有变。“只是她怎么可以……”

悄悄地揭开竹帘,春若水手捧葯碗,缓缓走了进来,走近君无忌卧病的床榻。

房间里黑黝黝的,只借着临窗那边八仙桌上的一盏高脚长灯,闪烁出豆大的一点灯光,由是所见一切皆为朦胧,包括病床上的无忌,亦在朦胧之中。

春若水定下了脚步,仔细地向着床上看了看,君无忌正自侧身卧着,身上覆着一袭薄衾。

她是知道的,君无忌内功早已臻至极上乘境界,平素根本就可以静坐调息代替睡眠,像眼前这般倒卧榻上,设非难以支持,简直不可思议,由此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饮马流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