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流花河》

第二十七节

作者:萧逸

看到这里,君无忌不禁皱了一下眉,大大觉着扫兴。小琉璃却气不忿地怒道:“这两个家伙太欺侮人,凭什么动手打人呀!”

说话间,酒楼的主人、账房,一干伙计,七八个人俱都向两个闹事客人身边偎了过去。

手里还拿着算盘,细脖子大脑袋的账房先生,跑在最头里,人未到先自高声嚷着:“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话,有话好说,哟!这可是不得了,怕是出了人命啦!”

话声方住,眼前人影晃动,已被对方客人之一的那个高个头,拦在眼前,“老兔崽儿蛋,你倒是给爷们说个理字看看!”左手一把抓住了当胸,右手可也不闲着,“叭!叭!叭!叭!一连四个大嘴巴,差点没把这个账房先生给抽晕了,一时顺着嘴角直往下淌血。

“别……别……哎唷唷……”敢情连大牙也掉了两颗,这就杀猪般地大叫了起来:

“可不得了啦……打死人啦……”

“去你娘的一边儿!”高个头的这个客人,敢情比那个矮个儿更辣手,手翻处,这位账房先生可真成了空中飞人,忽悠悠腾空而起,一连掠过了两张桌子,直向着楼梯当口直摔下来。

一时间,全场大惊。这可真是玩命了,试看“空中飞人”这位账房先生,一副头下脚上的样子,一家伙直掼上来,怕不脑袋为之开花?事起仓猝,谁又能挽回这一瞬危机?

君无忌目睹之下心里一惊。他原是好涵养,不打算过问这类闲事的,只是人命关天,又岂能袖手旁观?心里一动,正待以奇快身法,飞身而起,在空中救他一把,庶可免一步之危。

心念方动,待将而起的一霎,空中形象,竟自有了变化,先者,似有一阵微风,轻轻吹起,直袭空中,说是“轻轻”吹起,其实却别有微妙,显然劲头儿不小,以至于空中的账房先生,竟自改了姿态,原是“头下脚上”一变而“头上脚下”。更妙的是,这阵“轻风”更似一只无形的大手,于此要紧关头,对落下的这位账房先生,形成了必要的一托。

这般情势,局外人又何能辨清?紧接着“砰”的一声大响,空中的账房先生已摔了下来,却是坐了个“屁股墩儿”。

“哎唷!”只以为定当骨断筋折,试了试却是不当回事儿,只是“墩”了这么一下,震得有点头晕,自个儿想想,也觉着有些莫名其妙。

岂止他莫名其妙,所有在场的客人,都觉着莫名其妙,对于这位账房先生一霎间的空中变化,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离奇,无不啧啧称奇。

一霎间的静寂之后,紧接着立刻又自热闹起来。

“红叶庄”掌柜的“膏葯刘”,却也不是省油的灯,此人四十开外,早年在镖行干过几年“趟子手”,练过几年功夫,后来改行开了饭馆,一帆风顺,能撑到今天这个场面,当然颇不简单,尤其最近十年,生意越做越大,黑白两道也都有个关照,今天这个情形,还真没遇见过,大庭广众之下却不能睁着白眼吃这个亏。

“喂!这是怎么说来着?”膏约剂睁着一双大牛眼,一口保定府的乡音,大声嚷着:“谁谁谁……毛六儿,快到衙门口给我找赵班头来一趟,这还得了?有王法没有了?当是在自己家里呀!”

他这里正自怒发如火的大声嚷嚷,不经意那个肇事的要命煞星已闪身来到了眼前。仍然是那个平顶短发的高个头儿,手法也是老套,当胸一把,把个膏葯刘抓得龇牙咧嘴。“啊呀……你小子这是……”一面说,抡拳照着对方高个头脸上就打,却为对方一晃脖子即行闪开来了。

来人这个短发长身汉子,显然不是易与之辈,由于身分的绝对特殊,平日目高于顶,何曾会把一干寻常人等看在眼里。膏葯刘一拳走空,才知道来人大非寻常,心里一惊,简直不容作出任何反应,只觉得全身一紧,已为对方高高举在了当空。

原来肇事者高矮二人,吃的是皇差,正是目下传闻中的“锦衣卫”卫士,各人俱有一身相当不错的功夫,此番奉命在京办案,原是不宜多事,却想不到以如此细故,暴露了身分,一旦开打出了手,也就说不得了。

短发平头的那个高大汉子姓江名昆,人称“过天星”,练有一身杰出轻功。矮个头儿姓范叫长江,人称“矮昆仑”,一手“地趟拳”极是出色。两个人皆是早年出身江湖草莽,如今虽说食禄皇家,成了人见人畏的锦衣卫士.却是脱不了早年江湖草莽的一身习气。

眼前“过天星”江昆一举而将“膏葯刘”举在了空中,这一霎“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怒喝一声,倏地运施功力,直将手上人直飞了出去。这一次他决计要给对方一个厉害,膏葯刘在他运功力掷之下,简直像是脱弦之箭。直向着当堂中间的一根红木圆柱上力掼过来。

各人看到这里,一时由不住张口结舌,俱都作声不得,只当是这一次非出人命不可了。

偏偏是膏葯刘的命大,也是怪事连篇。眼看着“膏葯刘”箭矢般地飞出,几乎已经撞着了当中堂柱,猛可里就像是忽然中途遇着了一堵无形阻拦,那样子就像是撞在了一大堆棉花上一样,顿得一顿,就空栽了个筋斗,一个屁股墩儿,又自坐了下来。

这番情形,简直就与刚才那位账房先生,看来并无二致,只是较诸那位账房先生更称神妙罢了。

膏葯刘原以为此命休矣,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明眼人如君无忌者暗自是看出了个中端倪,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他格外觉着震惊,一双眸子不自禁地便自向着食堂内逡巡过去。在他感觉里,分明是暗中有人,施展非常身手,用内气真力,迎向店东“膏葯刘”,化万钧为无形,即所谓“四两拨千斤”,将一场明明非死不可的“血溅当场”变为“形同儿戏”的笑剧。如果这个揣测属实,那么也就是说,现场这为数众多的酒客之中,隐藏着一个大大高明的人物,以其内气真力的强度判断,这个人的功力,几已达到不可思议地步,莫怪乎君无忌一经判断之下,内心大大为之震撼不已。

随着他缓缓移动的目光,已把现场众家吃客看了个一清二楚,心内越加惊疑,因为凭他直觉的判断,实在是看不出其中任何一人,能具有如此功力,由是目光再转,才自觉察到尚有为数三五的屏格“雅座”,不在自己的观察之列。那么,惟一的可能,便是这个神秘的“异人”,应是藏身于这些屏格其中之一了。

君无忌只是心里自个儿静静地这么盘算着,却不知这一霎,现场竟自又掀起了轩然大波。

“过天星”江昆与“矮昆仑”范长江这一双大内卫士,虽说武功未臻一流境界,能够跻身大内锦衣卫当差,到底也非泛泛。眼前情形一经落在二人眼里,顿时大感骇异。“过天星”江昆第一个忍不住,倏地跃身而起,落在桌上,嘴里嘿嘿冷笑了几声,大声道:“这是哪一位好朋友,暗中照顾咱们哥儿两个?既然有如此身手,又何必藏头缩尾?形同鼠窃,简直太不漂亮了!”

大家伙听他这么一说,才自警觉到是怎么回事,一时纷纷起立,四下观望。“过天星”江昆一双闪烁着精光的三角眼,更是咄咄逼人地逐座儿细细观望。看着看着,不由得无名火起,嘴里也就大不干净地骂了起来:“这算是什么玩意儿?有本事打抱不平,却比个娘儿们还怕羞,算是哪门子好汉?我看……”

“看”字才说了一半,不知道怎么回事,忽地张口结舌定在了当场,下面的话竟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非但如此,包括他整个的人,都像是忽然闪了腰般地定在了桌子上,那样子就像是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就这么张口结舌的“定”住了。

现场各人目睹如此怪异,一时群情大哗。

“矮昆仑”范长江眼见同伴受制于人,大是骇异,身形微晃,闪身来到了“过天星”江昆身边,只见江某一张脸已成了猪肝颜色,凸目张嘴,已是动弹不得,其时,一条口涎直由口角挂下,那样子简直像是个白痴。

这番神情只要稍具江湖阅历的人,俱都看出来,他是为人点了穴了。

“矮昆仑”范长江心头一震,知道今天这个跟头是栽定了,眼前情形,同伴江昆分明是为人用隔空点穴手法点了穴道,能够施展这等手法的人,当然不是一般武林人物,不用说今天是遇见了厉害的高人啦!令人畏惧的是,直到此刻对方兀自讳莫如深,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心里一阵子发寒,范长江一时几乎呆在了现场。

这可叫人为难了,真正是进退维谷,一时脸都紫了,却在这一霎,耳边上响起了一丝异音,声色清细,分明妇人女子,“你这朋友出口不逊,已为我‘三阴’隔空点穴手法,点了穴道,你们这些东西,平日放着正事不办,专门在地方上兴风作浪,不能不给点厉害让你们瞧瞧,再不见好就收,连你也少不了,还不快给我滚,还愣在这里想死么?”声若蚊蚋,偏偏吐字清晰,一个字也没有落下,全部听在耳朵里。

“矮昆仑”范长江心里又是一寒,久闻上乘内功中有“传音入秘”、“隔空点穴”之一说,想不到一霎间,全部让自己遇上了。心里一动,本能地顺着声音来处抬头看去,方自发觉到,紧靠边的那一排轩窗前,设有一面“屏格”的雅座,内中有三个女人。三女一坐二立,坐着的那个女人,脸上遮着一袭蒙面纱,衣着极是华贵,即使紧傍着她身后侍立的一双少女,望之也仪态出众,衣着不俗,颇有大家之风。除此之外,现场再无女眷,不用说方才那几句话,自然发自彼座,至于是三女之中哪一个发声说出,可就耐人寻味。

“矮昆仑”范长江一向在大内当差,对于皇室妇女穿着,倒也并不陌生,妙在眼前三个女人的衣着,竟自与宫廷皇室女眷酷似,一经入目,禁不住大大吃了一惊。

却于此时,耳边上前闻女子细声又自响起:“你那同伴虽然为我三阴手法所伤,倒也死不了,回去以后须用热水浸泡十二个时辰,穴脉自通,只是我恨他口头刻薄,已伤了他的音脉,暂时不能说话,委屈他先做半年的哑巴了!”

“矮昆仑”范长江心里一惊,连连点头称是。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直向屏内三女看去,只见站立的两个少女,脸上一无表情,chún角未启,以此推测,说话之人必是正中坐着的那个颇似出身“皇族”的贵妇人了。

一霎间,范长江就像是遇见了鬼也似的发颤,生平经历的怪事不少,万不若眼前之扑朔离奇。这一霎,他锐气尽消,剩下的只是心悦诚服,对于眼前这个离奇的宫妆妇人,再不敢心存敌视,谛听之下,只是连连点头称是不已。

似乎那女人又吩咐了一声,范长江也就不敢逗留,一面点头称是,随即小心抱起了同伴,自桌上迈下,头也不抬的,直向楼梯走过去。去了一半却又定住,像是在留意听着什么,随即由身上取出了大大一锭官银,少说也有十两,转身放上,这才头也不抬地抱着同伴去了。

对于现场各人来说,简直像是在观赏一场哑剧。各人既不闻知那宫妆妇人说些什么,只看见矮昆仑范长江独自做形若哑剧的表演,前倔后恭已不尽人情,最后竟然如丧考妣的留银而去,更是莫名其妙,一时忍不住各自称奇,纷纷私语起来。

店主“膏葯刘”绝处逢生,已是心里忐忑,眼见着范长江留银而去,更是心里纳闷,却已猜出其中必有蹊跷,无论如何,一场凶险就此平息,更落得大锭银子的赔偿,实在是意想不到的结局,心里一喜,上前把对方留下来的大锭银子拿起放在怀里。

整个食堂,由于有了方才一段插曲,顿时热闹起来,纷纷论说不已。

膏葯刘指挥几个伙计,把打翻的桌子重新摆好,连声的向客人赔说不是,酒菜照赔,总算把客人给安抚下来。

方才在台上表演的乐天老人、翠玉姑娘,经此一闹,已是兴趣索然,亦需膏葯刘善加安抚。却在这时,过来一个伙计,低声地向着他说了几句,向着身后指了一指。膏葯刘愣了一愣,便自同着他来到了隔有画屏的雅座。

君无忌冷眼旁观,早就觉出事情有异,并已看出食堂内藏有高人,这时才算有了确定的答案,原来那个讳莫如深的高人,竟是藏身于与己一屏之隔的雅座之内,以之印证于最初的“一阵微风”来处,一时心内释然。

却听得传自屏格娇嫩的少女声音道:“我家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饮马流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