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儿女》

第10章 再证因果

作者:萧逸

在云贵之间,有一处地名牛蛮峒,虽是僻处山中苗猓杂居的峒墟,因离官道驿站较近,时有大批采葯汉客,郎中茶商等人来往,人情并不十分野犷,汉人习气染得甚重,少数苗人尚略坛汉语。

这一日,因正逢上赶墟的日子,附近三数百里内,各色苗蛮猓猓,都来集会。

这些苗人,有的耳鼻各戴银环,纹身漆面,有的发蓬如茅,乱发上尚满插山花。

尚有的上身赤露,腰围桶裙,十有八九都佩刀挂矢,手持长矛。

所带之货物,不外兽皮金砂,肉桂葯材之类,多半用篾篓,或是竹木做成架兜。

这些架兜,多是顶在头上,也有背在背后,绝少是用肩挑的。

他们都是下山寻找,曾与他们交易过的汉客,苗人性情率直,以物易物,几句话便即成交。

事完后汉人多半饷以酒肉,或是布匹,这般苗人吃罢,自去寻找姥家歇息,再不寻个丰草地儿,仰天一躺,望着碧空白云,口中哼着自编的情歌。

待入夜,月明星稀,杀牛痛饮之后,男男女女,自捉对儿,在明月之下,连唱带跳,尽情欢乐,这两三夜是他们狂欢之夜。

苗人都爱文采,穿得花花绿绿,奇形怪状,看去却也热闹火炽。

而这云贵山中,苗蛮种族不胜其多,方殊俗易,各不相同,而这本“铁”着,既非专谈苗族事物,故笔者暂不多提,容后另撰新着,再详为介绍。

且说这日暮晚时分,这牛蛮峒小地方,远远驿道之上,驰来了一匹全身黑毛,四蹄如云的小驴,这小驴之上,端坐着一位挺俊超俗的少年公子。

这位少年人一任这小黑驴前行着,自己也不管,只是低首凑口吹着手中那管纯白的象牙短笛,笛声清澈,声调幽婉动人。

因此这附近住民,都不由走出,远远眺望着这古道伤怀的旅客。

渐渐走近了,始见这少年一身青衣,头戴一顶紫缎垂翎儒帽,中镶了一块水翠,碧光四射,越显得这公子好一付仪表。

他吹弄着这枝牙笛,行进了牛蛮峒,见汉苗云集,将这小镇挤得乱烘烘的。

此时正是市易开始,争叫呼笑成了一团,他把这枝象牙短笛向腰上一别,翻身下了小驴,牵行了一段路,见一露店,在斜阳下背山敞着。

无数食客正在此出彼进,生意十分兴隆,他牵着这头小黑驴方一行近,就有小子由内走出,高叫道:“这位客人请里边坐,我们有‘毛苔’……上好美食:“客人吃点再走吧!”

叶砚霜此时本感腹饥,闰言点头道:“好吧!不过你要好好招呼着我这匹小驴,我吃饱了还要上路呢!”

这小二答应着,方伸手一接过这匹小驴,不由一怔,看了砚霜一眼道:“相公这匹小驴可是纪大爷的小黑子,……”

叶砚霜不由一惊,遂即点了点头道:“不错!纪商是我老哥哥,我们是好朋友,这匹小驴就是他送我的……伙计你真是好眼力!”

这店小二一听,马上恭敬十分的接过了这头小驴,一面弯腰道:“相公既是纪大爷的好朋友,那还有什么话说,快请进吧!”说着先把小黑驴捆在一边,张罗着砚霜入内,一面笑道:“相公这就是去找那二位老人家吧?”

叶砚霜不由点了点头道:“不错!伙计!你可知道这二位老人住在何处,离此尚有多远呢?”

那伙计一面让砚霜落坐,一面道:“不远不远!这二位老人家就在这牛蛮峒下去三十里,有一处叫后树郡又称黄沙谷,到那里一打听,没有人不知道这二位老人家的大名的……”

叶砚霜闻言连连点头,当时开怀肠饮,那么性烈的毛苔酒,砚霜竟饮了整整一瓶半。

直吃得醉熏熏的酒气逼人,他此时脑中充满了仇之一字,被这酒气一熏,勇气百倍。

原来他是不大饮酒的,而所以如此,只是借酒增加了他的勇气,他再度跨上了那头小黑子。

这小驴竟不待领路,自己一径撤开回蹄向前飞驰而去,叶砚霜虽勒了两下,奈何那小驴竟是只顾飞驰,毫不停蹄。

突然他想到,这小驴既是那纪老哥哥的坐骑,自然这一条路是一定熟透了。

它这么一径飞驰,一定是去那后树郡没错了……

想着也就不再勒那缰绳,一任那小黑子向前猛窜,渐渐山路起伏,这小黑子愈走愈是荒僻无人。

忽然他想到:“我就这么去找那乔平么?有纪商在一旁,他能任我们那么狠斗么?”

想着不由发起愁来,忽然他想到,自己囊中藏有一面铁守容送自己的人皮面具,何不取出一戴,这么纪商就不会看出是自己了。

想到此,由囊中摸出了那面具,仅有手掌大小,薄如绵纸,向脸上一罩,四面摸扯了几下,顿时换了本来面目,竟变成一个吊眉小目的黄面少年。

此时天色已渐渐昏暗,一人一骑,驰尽了这条山路,眼前竟展开了一片窄谷。

谷道虽窄,却十分平坦,一色黄沙奠道,看来十分醒目,叶砚霜此时见那小黑子越走越欢,不时仰首扫尾,长嘶连声。

果然不远前山谷豁然开朗,一色枣树为数何止千百稞,围栽在大谷四周。

远看就像是围墙也似的,正有数百匹骏马在其中窜跳嘶鸣。

一式的平房,约有十余间,点辍在这马场之中,叶砚霜远远的下了这头小驴,方才下地,但听弓弦一声疾向,倏地一支箭,贯胸而来,叶砚霜猛翻右掌,出二指一箝,已把这支箭箝在手上,微一用动,已把这支箭折为两段,忽见那马场之内,泼刺刺地驰出两骑快马,马上人一色黑市包头,一瞬间已驰近砚霜。

为首一人三十上下的年岁,左手挽弓,翻身下马,一瞪双目喝道:“来人通名,难道不知这黄沙谷向来不容外人越入一步么?”

说着话脸上表情阴沉沉的,第二骑上是一四十上下的汉子,此时也翻身下马,由地上拾起被砚霜二指箝断了的箭杆子,满面惊异的道:“客人你贵貹,来此有何贵干,可知南荒二老不是好惹的么?”

砚霜闻言嘻嘻一笑道:“我千里迢迢来此,就是要会会你们当家的,就请二位入内知告一声,就说有一位不速之客,来给你们二爷请安问好来啦!”

这人闻言嘻嘻一笑道:“朋友既不通名报姓,在下实不好通禀……”,说着话猛然一眼看见砚霜身后的那头小驴,不由失声叫道:“姨?这小驴不是我们当家的么?你在那来的?”

砚霜闻言冷笑道:“这是纪大哥送我的,他老人家可在?就请二位转告一声,说有位兄弟来看他老人家来了……”

为首那中年汉子闻言摇摇头道:“大师祖今天早上出去,还没回来呢?朋友你明天再来吧!没有姓名我们实在是不敢往里请!”

叶砚霜一听纪商外出未归,不由宽心大放,当时左手一带缰,洒开大步,向里就走,口中冷笑道:“既如此,我自己就进去……”

才行两涉,就听身后二人一齐怒喝之声,那为首中年人,赶上一步,猛伸右手,向砚霜右膀上一抓,口中怒说了声:“你这人怎么不讲理?”

口中说着,手上一运劲向回一带,叶砚霜竟像是一个铁人也似的,被他一拉,连动也没动一下,这汉子始知不妙,方一松手,想撤出一步。

砚霜已微一侧身,向后一用掌,骈二指,出手如电,不偏不倚。

“吭!”的一声,正点中了这人胸侧之“气海俞穴”之上,当时一交栽倒,顿时昏了过去。

那四十岁左右汉子,见状大惊,由马上一抬手,撤出了一口厚背大砍刀,向上一上步,厉喝了声:“好小子!居然敢在这黄沙谷撤野,看刀!”

这一刀搂头盖顶,直往叶砚霜当头直劈而下。

说时迟,那时快,这口刀眼已到叶砚霜头上,忽见叶砚霜向上一仰脸。

这口刀已欺到了叶砚霜脸上,倏地见他向上一探手,不偏不倚,竟以姆食二指,箝在了这汉子锋利的刀口之上,这种功夫,施展出来,可真是惊人以极了。

这汉子吓得一声怪叫,猛地向后一夺刀,奈何那口刀,被这丑少年二指捏着,就像生了根也似的,一任那汉子用尽全身之力,竟是不能动它分毫。

这一来,可把这人吓住了,直吓得脸上变了色,他猛的向前一跨步。

左掌运足了劲,“以金豹采爪”之势,向外猛的一抖,直往砚霜背心击去。

砚霜这种背身抽刀,根本连头也没回,只是直搴着手,这人一掌手势如电。

眼看这一掌已劈上了砚霜的身,对方竟是丝毫不回避,随着碰的一掌已击上了。

这人就觉掌上一滑,就像打在了一个热油桶上似的,一滑而过。

身方向前一跄,砚霜已霍的转过身,右手一运劲,对方那口厚背刀已到了自己手上。

那人虎口已裂,吓得怪叫一声,拔腿就向前跑,砚霜冷笑着看他一路失吓怪叫的样子,将手中刀向膝上一放,右掌运劲向下一挥。

“拍!”的一声,那么一口精钢所制,厚有七八分的一口大刀,竟吃砚霜这一掌,震为两段,随着向外一拋,呛啷啷落于数丈之外。

经此一闹,已由那马场内,闯出了十七八个大小伙子,一径向砚霜处驰来。

那被砚霜断刀的小子,此时已脸上吓得变了颜色,一面跑,口中怪叫道:“兄弟!这小子可不是人……手底下可真有两下子,快别叫他往里闯!准是个马贼!”

说着向内猛窜而去,这伙人一听是马贼,不由都变了色,一时铮锵连声,各自撤出了兵刃,一伙人怒喝着向上一轰而上。

但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紧跟着一阵惊呼之声,各式兵刃纷纷落了一地。

而叶砚霜依然威风凛凛的立于场中,手中只不过多了一根纯白的象牙短笛,嘴角微微带着冷笑。

仅仅这一手,已把这一群莽汉吓得愕在一旁了。

就在他们连惊带吓,如同一具木人的当儿,忽听叮铃铃一阵跪铃之声。

由那马场之内如飞的驰出一匹小黑驴,这小黑驴来势如风,驴身上正襟危坐着一个清痽麻服的老人。

叶砚霜一见,心内一动,已知出来这人,正是自己千里迢迢来访之人,也正是曾赐了自己当年一黑煞掌的仇人,南荒双怪之中的鬼见愁乔平。

这乔平,不容那小驴行近众人,已在驴背之上一振双臂,活像一头极大的巨雁,陡然凌空,在空中“细胸巧翻云”,已轻飘飘的落在砚霜身前不远。

这怪老一落地,闪着那双深陷在目眶子之内的尖眼,很快的扫了众人一眼,阴沉沉的哼了一声:“都是些没用的东西,还不退到一边去!”

说着这才冷冷的一笑,目视着叶砚霜,想是对方那一付尊容过于丑陋,使他感觉一怔。

遂即点头道:“这是那位朋友,胆敢来至我黄沙谷上门欺人?想是视我老弟兄俩好欺侮么?

说着话那张黄焦焦的脸杀容猝起,叶砚霜不由一笑道:“乔二侠,别来无恙了,曹州一别,瞬息过载,尚认得我这末学后进的故人么?”

乔平闻言不由心中一怔,仔细打量了叶砚霜几眼,冷冷的道:“恕我乔平眼拙,竟认不出和阁下在何处会过,朋友你就报个万儿吧!”

叶砚霜甫见这乔平,不由气血上闯,当时仰天一阵大笑道:“乔二侠真个是贵人多忘事……当年在下幸蒙二侠黑煞掌下容情,得保残生,苟活至今,可谓之乔二侠之赐,今日不远千里而来,无非是报答二爷当年一掌之恩……”说至此,这丑少年,顿时目射凶光,面现杀机。

鬼见愁乔平听对方如此一说,不由惊得退后了一步,在他脑中,曾经受过自己这种掌力之人,已是不胜枚举,实在想不出,曾有这么一个怪人。

可是他秉性极为高傲,阴狠无比,就没有砚霜所说这段话。

只是他竟敢上门生事,已决不容他能逃出活命,现在再一听他竟是专门来找自己,慾报当年一掌之仇,自然就更忍不住。

此时闻言,脸上一阵铁青,当时也是一阵哈哈狂笑,声甫停,倏地脸寒似霜的哼道:“好得很!朋友你这番苦心乔某钦佩十分,既如此乔某到要领教了……”

说着向后退了一步,目视着叶砚霜目瞪慾裂,直恨不能一口就将对方吞下肚去似的。

叶砚霜此时心中一动,心说:“不如此时就把这老儿整治了再说,免得那纪商返回又要多生枝叶!”

想着冷冷的道:“乔平,咱们把话可说在前头,今日我不远千里而来,可就是充着你而来,自然我已不是当年那么好欺之人了,我如死在你掌下,算我学艺不精,自取灭亡,可是如果我要侥幸取胜了,可就别怪我手黑心毒,我定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再证因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儿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