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儿女》

第03章 午夜侠踪

作者:萧逸

那钱橘皮道出一番话来,铁守容在床上涔涔泪下,大凡一个病人明知病入膏盲,不可救葯,但衷心里未尝不存着万一的希望,尤其怕听人家说出无救的话来,这钱橘皮一番话虽说得情理两尽,但言中之意,可含着暗诉这伤势已危险了,铁守容是何等慧心之人,那还会听不出来?所以听完这番话后,芳心中一阵辛酸,眼泪直把那枕儿都浸湿了半边,不由对着那钱橘皮勉强微笑道:“谢谢钱大夫了!我看我这伤是不会……好了……”言罢一阵咳嗽,喘得几乎都透不过气来。

这钱橘皮此时也似乎被那店小二传染了,平常那一颗非见财不软的心,今日竟会破天荒第一次的同情别人来啦!见状一直皱着眉头,走近守容榻前叹一声道:“姑娘!我看你这病不像是陈疾,是不是被什么打伤了?还是吃了什么毒物吧?”

铁守容苦笑的摇了摇头,本想不说实话,一眼见那店小二及钱橘皮眼中竟都带着一泡泪,满面焦凄之色,心中不由不忍,叹了口气道:“我就实在……对你们说吧!……我名铁守容!江湖中俱……称……我云中雁……”

方言到此,那店小二猛一睁目,满脸惊疑之色道:“什么?你就是云中雁?”

铁守容点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剑杀赤仙怪蟒……的云中雁……”

那钱橘皮也似一怔道:“云中雁好象是个大侠客?……想不到会是姑娘……只是你又怎会受此重伤呢?”

云中雁摇头叹息道:“距离此处不太远的华山之尖……有一青衣寺!内中有一赤臂尼忍大师,……我因与她有深仇,不想动手之下,竟中了她的红霓羔,与六合掌!……”

那钱橘皮皱眉道:“什么叫红霓羔?六合掌?这老尼姑好毒!”

店小二也吓得脸色发白道:“乖乖!青衣寺!那里头的姑子谁敢惹?更别说是那忍大师了!她们那一个到这镇上来,不管吃饭住店,谁敢要钱?好家伙!你这伤竟是被那老尼姑打的,难怪这么厉害呢!”

此时钱橘皮听说是中了这种怪功掌力,自问也是无能为力,只好叹了口气道:“我方才开的几种葯,买回来以后,一天要吃两次,这是谓元固气的葯,起码可使你气血暂固,短日内尚不致加重伤势,只是要想以这付葯治病,不是我钱橘皮自己泄气,那可真不行,这么吧!我这就回去,西街有个老翰林姓张名进益,此人医道极高,遍阅医书,擅医各种怪症,不过你这种伤,恐怕他也没什么办法……”

说着齿咬下层,犹豫了好一阵子,那店小二一双鼠目,目不转睛的瞪着他,满脸乞望之色,钱橘皮考虑了半天才道:“这样吧!我钱橘皮好人作到底了,我后天亲自去请他一趟,这人平日不悬壶行医,请他可真难,不过我既然亲自去请他,大半是不成什么问题……”

言罢对着铁守容一拱手道:“姑娘好好休养吧!千万别心急气燥……这样对你这种内伤可不大好,后天那张老翰林要来,也说不定他有办法,总之!这种事不是急的事……唉!”

说着提着箱子就要走,忽然又停下步,回头死看了那珠匣一眼,又一跺脚这才走,云中雁喘道:“先生……别走!还没给钱呢!”

那店伙闻言连道:“钱大夫已走了!他不要钱!姑娘你放心休养吧!我这就给你抓葯去……”那钱橘皮先闻铁守容一唤,本已转回,一听这小二之言,只好又转过身子,狠狠的瞪了这店小二一眼,心想后天那张大人来看病,看你们不给钱行不行?

且说他二人出去后,铁守容一人卧伤在榻,思前想后好不寂寞,最使她难受的,并不是这伤势轻重如何,而是她忘不了叶砚霜,她想到自己要死了,她默默祈求着上苍,使她能够再见叶砚霜一面,但是她失望了,日子是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

那位钱橘皮所介绍的张老翰林来了,但亦是束手无策,只开了两服滋补的葯,其实铁守容所以能撑至今日不死,主要是得力于那翠儿所赠的几粒丸葯。

这种葯赤臂尼名之为“冷心丸”,是她本人亲自采集放诸大山中,以七十二味不同灵葯,焙制而成,共得葯百粒,也真可说是起死回生,但云中雁这种红霓羔,却是葯不对症。可是对她所受内伤,却有极大功效,有这四粒丸葯在,起码半年以内不致有生命危险!

昏暗的油灯闪着这小屋子,时已是午夜了,这可怜的姑娘,在床上睁大了眼,凝视着那流泪的蜡烛,眼见它由长而短,由短而熄,最后全室昏暗。

她感到头部昏晕不能忍,四肢连一丝力气都没有,窗外的风,在这深秋的午夜,吹打在老牛皮纸的窗上,发出阵阵的响声,她确有些倦了,慢慢的闭上眼睛。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忽然她觉得,两肩上一阵酥软,像是有人用双手来捏自己的肩井穴似的。守容无力的睁开了眼,她确是没有什么力气了,她彷佛看见眼前一个黑影用双手在自己命门双肩不时的抚捏着,有一丝丝的热气由这黑影的双手传进来,使她感到这是多日来最舒适的一霎那。

但是室内漆黑一片,她看不出来者何人,虽然她是能暗中视物,但此时她的精力己不允许她有此能力……暗影里但觉这人双目如电,吓得她在床上猛一翻身,强提着气问道:“你是谁?”这人不闻不问,暗影里她只能判出这人的目光如炬,是个男人!两肩及命门经这人有力的臂一阵堆拿,已感到清醒的多了!

她睁大了眼再看看这人,这人竟把头转向一边去了,铁守容猛伸双腕抓着这人的一只手,借着这人的力,拉坐了起来,抖声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不想这夜行人一抽手,把手收回来,口中只道了声:“你……容……”

竟然一纵身又由窗子出去了,铁守容蓦然一惊,她挣扎着向那人追扑去,但全身已没有丝毫气力,扑通一声摔在地板上,她仍自向暗中泣道:“你是……谁?既然有心救我,为什么又不愿……见我?”但窗外是一片漆黑,那有那人的影子,远天有几颗小星星在一闪一闪地!

铁守容伏在地板上哭了!她猜不透这人是谁?为什么他既来救自己,又躲着自己?

“这人目光如电,来去如风,居然在自己身前来去无踪,这一身功夫,真令人佩服……”

“别是叶砚霜吧!……可是他那会这么巧?又那来这么大本事了?……由他方才替自己推拿穴道的手,传出的热气,分明这人内功匕臻至炉火纯青地步了……”

她在地板上哭了一阵,不得已又爬上床,猛然她又听到窗口有抽搐声,不由又一扑,遥吟道:“你……是谁?你是……”忽听嗖!一声,窗外黑影一闪,这次那人才真的走了!

铁守容只好又躺下,侧耳听了半天,再没有一点声音了,跟着一阵雄鸡拍翅之声,叫了两声,原来天已快亮了!

此时她试着举动四肢,竟是灵活得多了,除了那红霓羔潜伏体内无法可除,她已感到轻松多了!心中十分高兴,求生慾不由蓦然而生……

“只要能多延一天,总是好的……”她这么想着,不一会她就睡着了,多少日子来她从未这么熟睡过,等到醒后又是一日的下午了。

隐闻到门口有人敲门,她问道:“谁?”

那人答道:“姑娘!我给你送葯来了,顺便还有点事情告诉你!”

铁守容一听声,知道是那店小二,不由道:“请进来吧!”

这伙计答应着推门而进,一眼见她竟能坐起来了、不由喜形于面,诧异十分道:“怎么!你能坐……起来了?”

铁守容微笑的点点头道:“除了心里发闷,喘气难!别的痛楚都好得多了……”

这小二张大了嘴,半天才道:“钱橘皮找来的那糟老头子,真还有两下子,姑娘!你快把这碗葯喝下去吧!喝了就许又好些了!”

铁守容接过葯喝着,心想:“要不是昨夜那个夜行人救我,我那能好得这么快……”可是她也没说破。

这小二看着她把葯喝完,忽然一拍自己的后脑瓜道:“有一件大事差一点忘了!姑娘!你可认识一个年青人?”

铁守容皱眉道:“什么年青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说着脸一阵红,这小二急道:“是一个男人!不过样子我也没看清,因为那时候天太晚了,这人不知怎么进到我房子里来的?”

铁守容一惊道:“什么?你房子里半夜里也进了人啦?”

那店小二一怔翻眼道:“莫非姑娘房里昨天也进来了人了?”

铁守容不由脸一红,又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奇……怪罢了!”

这小二才继续道:“真是怪事!这人把我从梦里连拍带摇给弄醒了,我也没看清这人是谁,就觉得这家伙年岁不大,最奇怪的是,这人一双眼睛真是亮得吓人!”

云中雁心中不由一动,暗想这定是昨夜救自己的那个人!但她表面故作不知,仍向那小二道:“他叫……醒你干什么呢?……”

这小二一磁牙道:“本来我以为他是强盗,才想张嘴叫,不想才叫了半声,这人一伸手,我的下巴荒子竟会好好的被他给捏掉了……”说着还一只手摸着自己下巴,脸上表情是又气又笑,遂又接道:“我那时可听话了,想叫都不行,这人把我下巴弄下了以后才告诉我说,说他是姑娘一个老朋友,要我好好照顾姑娘起居饮食,一切的钱都由他付,还留下不少钱!”

说着由袋内掏出一个黄色小袋,递与铁守容,铁守容不由皱眉道:“这人是谁呢?我自己有钱……这钱我不能要……”

店小二急道:“那怎么行?人家亲自叫我交给你的,姑娘不要,我怎么办?他人又走了,我想找他也找不着呀!”

云中雁无法,只好接过那小袋子,打开一看,竟是满满一小袋金子,当时好不纳闷,把它搁置一旁,眼望着那小二道:“他还说什么……?你没问他姓什么?”

这小二咧嘴道:“我的妈!我当时吓都吓坏了,况且下巴也掉下了,想问他话都不行,不过我可看到他脸了!”

云中雁不由大喜,忙追问道:“什么样子?”

这小二皱眉道:“这人长得可真俊!最奇怪是头上戴着一顶怪样的小帽子,又黑又亮,还有两条什么羽毛挂在两肩上,腰上还别一枝白色的,不知是箫还是笛子!反正是吹的玩意……姑娘!你可认识这么一个人么?”

云中雁沉思了一会,心中真想不出是谁,三年前叶砚霜的影子又重回到眼前,她不敢相信,甚而没敢希望,这人是叶砚霜。

“他是没戴帽子的……也没见他吹过箫!这人一定是别人!”她感到有些失望,不由痴望着那店小二征微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这么个人……”

店小二闻言又皱眉发了一会楞才道:“不管怎么!反正这人亲口说出你的名字,叫我好好照顾你,并且问我你生的什么病,我说了半天也没说清,只告诉他说姑娘是被人打的!”

云中雁不由皱眉道,“你告诉他这些……干什么?”但又由得又追问了一句道:“他听了以后说什么没有?”

这小二道:“他听了以后,眼瞪得老大,用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桌上的东西都跳起好高,又问我那人住在那里,叫什么名字?”

云中雁急问道:“你告诉他了?”

这小二一笑道:“我那会这么傻,没得姑娘允许,我怎么敢随便告诉人家?”

云中雁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还好!要不然这人要是冒然到了青衣寺,不倒霉才怪!平白无故害人家一条命,自己心何能安?

想到这、心中一时陷于迷惘,真想不出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关心?想到这里,贝那小二一双鼠目尚看着自己,不由对他道:“我很饿……有什么……吃的没有?”

店小二大喜,笑道:“有!有!能吃东西就好啰……”言罢回头就走,过了一会端了一大碗面,云中雁只吃了一点就饱了,那店小二见状不由又皱起眉来还直摇头。

晚上这店小二又送了一次葯,云中雁勉强吃下了,待小二走后,自己坐起身,找到了随身革囊,把内中火折子取出来,心中默想到,那梦行人要是有救自己的意思,今夜一定还会再来!

一定还是那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今夜总要看清他的面貌,看看他到底是谁?

想到这里把那火折子放在枕下,不一会天就大黑了,起先她一直想着千万不要再睡着了,但经不住这夜太长了,慢慢她又闭上了眼。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床前有一阵风,她骤然睁开双目,见那两扇窗不知何时,竟会自行打开了,铁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午夜侠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儿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