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儿女》

第06章 侬本白壁

作者:萧逸

李雁红方斩二狼,不想才走几步,闻得身后息息兽喘之声远远似有一片狼号,不由一惊,忙一回头,只吓得哎玡的叫了一声。

原来不知何时,竟偎上了数百只大青狼,最近的离自己仅不过三四丈远,正有十数狼枪噬着地下那二只死狼,几咬几拉在阶级社会里,世界观具有阶级性。各种世界观之间的斗争,,已将那两只死狼拉扯得七零八散,须臾吞吃尽净,雁红见状,真个是心惊胆碎,本来她要是舍马潜行,也许尚不致于为狼群所发现,谁知她一来不舍那马,再方面,这一吃惊,生恐自己逃不开身,所以一背手。

“呛!”一声龙吟,把那口“聚萤”剑撒在了手中,黑夜裹闪出了一道青光,光照遍野。

那狼群本是附近“小莫山”的狼群,因其山地农作贫乏,渐感不能果腹。故乘夜大举下山,窜至这附近田野,此时正逢高梁玉米成熟之时,众狼俱都饱食了一顿,聚众在旱田内小憩,不想先闻雁红马啼之声,众狼已自惊觉,但夜大黑,尚未真实辨清方向。

雁红一急拔剑,这一下,算是惹火烧身,竟把身形败露了。

雁红剑才一拔出,身形尚未掩好,已闻呼呼两声,两只长吻青狼,首先并头向自己身上扑咬了来,雁红也是艺高人胆大,不由把银牙一咬,掌中剑。

“流星赶月”迎着为首青狼,猛冲之势,刷了一剑挥了过去,一声惨嗥,这一剑,竟把那大青狼前颊,整个劈了一半,这狼在空中一阵翻腾,砰一声落于就地,蹬了几下脚就不动了。

雁红一剑出手,身形向前猛一伏,一招“卧看巧云”,容得那第二只狼,一阵劲风己扑向了头顶,只见她右手剑“举火饶天”猛向上一举“噗!”一声,鲜血四溅,这一剑,竟把这狼贯了个洞腹而穿,也是悲嗥了半声,顿时了账。

就在此时雁红忽听得身旁,自己那骑坐马,连声怒鸣,不时传来跳啸之声,知道不妙,一声娇叱,已挺剑纵身了过去,但见十数青狼正在向那马猛攻不已,那马想是身已负重伤,已倒在地,偶而负痛,尚能窜跳几下,众狼纷纷抢噬其内,每撕咬一块,就逃逸一边仰首大啖,食咽后再咬。

雁红见状,不由痛心慾裂,大喝一声:

“我与你们这些畜生拼了……”,竟以“蜻蜓点水”的轻功绝技,一连三个起落已纵自那马身旁,掌中剑“秋风扫落叶”,荡出一片光墙,头三狼闪之不及,吃这吹毛断发的宝刃一挥,首先身断肢輚,众狼一阵大乱,连声啸吼。

这一下可好了,但听四野齐鸣,数以百计的狼群全惊动了,号声喧天,雁红闻声,不由吓得打了个冷战,知道这可不是蛮战的事情,只要被它们给围上了,那可只有死路一条,它们为数这么多,杀不胜杀,就是累也把自己累死,所幸那随身衣物银两,都负在自己背上,马上并无别物,只好忍痛弃马而逃了。

想到此再回首,只这瞬息间,见那马已仅余一堆白骨了,那敢再多停留,不由展起绝顶轻功,“燕子飞云纵”身法,身形拔起五六丈高,一径往前猛扑。

许是这李雁红命中该有此一难,她这一急,竟扑错了方向,竟反向那狼群来处扑去,一阵疾驰后,竟发现这地带愈法荒辟无人,四围全是山丘野地,草长可及腰,稍一停,身后狼群已号啸扑近,声势之众,真是吓人已极,雁红虽久经大敌,可是到底还没有跟这种野兽斗过,尤其是这种青狼,一个个都是残凶已极,何况为数近千,乌压压一大遍,简直是吓人已极。

这种青狼东北人叫它作“老青皮”,由其毛色青黄,故名,这种老青皮,性极狡残,更厉害的是其爪齿上都含有毒,不论人兽,被它爪咬一下,定必溃烂不已,虽不能说有什么生命上的危险,可是弄不好就许为此残废,所以此地人提起这“老青皮”来,无不谈虎变色。

雁红此时一回身,见身后衷丛中千百金星风掣电闪的往己逼来,心中早已胆寒,她本是一至情的小女孩,仍未全脱了孩子气,这一见如此声势,吓得竟哭了起来,哭虽然是哭,但是还是得打呀!

只见她一面抽搐着,面对着即将扑至的狼群道:“你们这些狗东西来吧……姑娘今天不要活了……”,一面嘤嘤的哭出了声。

俗谓“狼心狗肺”,证明狼这种兽是毫没有感情的一种东西,比之虎豹犹恶万分……

雁红的哭声,要是换在任何一个人,也会软下心来……但是这些是狼啊……

一霎那,狂号连声,狼影弥空,午夜裹一道青光,时上时下,窜跃腾闪,身到处鲜血四溅,她像是一个疯子似的,发瓣全开,衣衫褴褛,掌中剑展开了“一百廿八手伏魔剑”,整整的两个时辰过去了,死在她剑下的狼已数以百计,但是她已力尽声歇,幸亏裹面穿著那件赤仙蟒皮衣,否则她全身怕不早成了血人了。

她背靠着一棵树,哭喘成了一片,掌中剑不时翻刺着窜扑来的青狼,默默中她哭叫道:“天啊……这难道就是我李雁红的下场么……”

“砚哥哥……我再也见不到你了……”,阵阵的夜风狂吹着这僻静的草原,这裹正演着人生的一幕残忍的悲剧,四围的环境很静,没有人,没有声音,自然是没有人能听见她的话,来救她了。

她伤心慾绝的勉挥着手中的剑,这集手已全为狼血所染透,身上脸上……发上……

忽然有一只大青狼,竟不知何时爬上了树,由树上往下猛扑过来,一双利爪,直往雁红脸上抓来,雁红方毙一狼,见状勉力的挥剑“朝天一柱香”,噗!一声,这只狼竟遭了贯胸而亡。

但是它那负痛的身子在空猛一翻扑,雁红的剑,竟再也把持不住,竟随着那狼尸,滚在了一旁。

她几乎连喘气的力都没有了,别说叫她再去捡回那口剑,这时竟又有三只大狼,齐胸扑咬而来,她不禁狂叫一声:“好畜……牲……”,奋力抡起一双玉掌,向前猛一扑,随着她倒下了!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由遥远的草原上,似星丸跳掷般的扑了过来,他口中衮出极凄长的一声怪啸,就在这声长啸的尾音尚未结束以前,他那矮小像皮球似的身子已经扑到了。

好快的身子!正赶上雁红倒下的霎那,他听见雁红极凄惨的一声尖叫,这黑影像发疯似的扑上了这倒地的姑娘,平推双掌,那三只青狼,就像拋球似的起在了半天。

他弯下腰扶起了雁红,先拉她在那树背,面朝裹的使她扒着,身后的狼又扑到了。

这怪人不慌不忙的猝挥左掌,隔空就把那来袭的青狼,震得满地翻滚,如果可以看见的话,那狼竟是七孔流血而亡,好厉害的内家掌力。

这时下余的狼一涌而上,四面八方,为数何止千百?但这怪人,依旧席地坐着,只是舞着那两扇大袖,发出丝丝的劲风。

那么厉害的青狼,只要沾上他这袖上带起的风,马上骨断筋摧,一霎那,狼尸遍野,悲嗥喧天,但是,这些活着的狼依旧不停的扑上。

这怪人双袖上是如今武林独步的“混元一气煞”,可发动百步内制人死命。

可怜这些狼,身子尚在空中,已不知有多少,丧命在他这袖风上了……

剩下最后极少数的狼,蹲伏一旁不敢动了,目视着这矮小的怪人,鼻中呼呼有声。

这小矮人突然回过身来,他那双眸子就像冷夜裹的星星一样明亮,他看了四周堆积如山的狼尸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自语道:“这是何苦……”,忽然他双目如电的一闪,面对着那石下为数尚有五六十蹲伏不动的狼群,厉叱一声道:“你们还不逃命等什么?……”,跟着仰天长吼了两声,这声音竟似一种兽吼,绝非人音,果然那五六十只青狼乖乖的站起身子,低鸣着回身窜去。

这怪人目视着这些青狼逃去,忽然他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能走……”,原来就在那些剩余的狼群中,最后有一只老青狼,它背上,竟伏着一个全身黑毛的东西,这东西样子也和狼差不多,只是全身黑毛,最奇是它的前腿分搭在这青狼两背脊上,仅用后腿在地上跳行着,而这大青狼却用前足行着,甚为快速。

原来这黑色似狼的东西,也是狼的一种,名为“狈”,其性狡猾已极,凡是有百狼以上的狼群,总少不了有这么一个东西,它就像人类中的狗头军师一样的,专门给众狼出主意,策划着一切计谋。

这种狈前足极短,后腿却长,每行走,必需要伏前足于一狼身上,才能借着对方行走自如,俗谓“狼狈为姦”,就是指这种东西,什么坏主意都是这种东西出的。

眼前这怪人一眼已看出,原来还有这么个东西,怪不得众狼竟会不惜生命的一意围攻,此时竟俯在那狼后身,也想逃走,如何能容它?只见他隔空猛劈出一掌,离着那狼狈尚有两三丈,只听见一声惨叫,那地下大青狼依旧前行着没事,那只黑狈却已被这一掌,将胸肋骨骼一齐震碎,当时翻了个身死于非命。

这怪人容这些狼全走尽后,一眼发现了雁红遗在狼尸上的剑,上前拔出,插回在雁红背后的剑鞘内,这才低低的唤了声:“李姑娘!李姑娘!……”,他用手把雁红的身子翻过来,此时天上的月光,正照在这一身是血的姑娘脸上,这怪人不由蓦的吃了一惊,低道了声:“可怜!一个女孩子……伤在脸上可……怎么好?……”。

遂见他由腰内掏出了一个小瓶,倒出了一丸葯,放入雁红的口中,另用一丸葯捏成粉碎,洒在雁红的伤口上,他把这姑娘双手抱起,往肩上一负。

此时月光也照在这怪人的脸上,他原来是一个又矮又小,身子圆得像个木桶似的小老人,一脸的虬须红胡子,那双眸子裹,开合间放出令人可怕的光。

他此时目中竟含着泪光,低叹了声:“可怜的姑娘……可怜的翎儿……”,谁也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午夜裹但见他,背负着雁红,身形蓦然腾起,落足在一棵大树的树梢尖上,他只用一只脚尖,轻轻点在那树尖的几片叶子上,一任那树身被风吹得左舞右幌,他背负一人,竟像比一片叶子还要轻,像是粘在那枝栋上似的,他望远处眺望了一会,遂见他一点足尖,身形再度像星丸一样弹起,跟着倏起倏落,一直望那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星驰电掣的扑了去。

这小老人的身形太快了尤其是上窜那凡人连步都不敢登的峻岭,就好象如履康庄大道似的,一霎那已扑至半山之间,一时见他手足并施,有时只凭二指簐着出藤,向上一提,全身竟上腾两三丈高,这种功夫真是惊人了,半个时辰后这老人背负着这可怜的姑娘,已至了这高山的绝峰之顶。

此时四野竟是一望如银的皑皑白云,可想见这峰尖高的程度了,这老人站定身形,捏口一声长啸,遂闻对谷中跟着也有一声啸声。

瞬息之间,一黑点自远处踏雪,星丸跳掷似的扑了过来,待走近了才看清竟是一身高三尺的小黑猿,最奇是这东西四掌却也是雪也似白,头上也是一圈白毛,两只足掌又长又大,箕开着在雪上仅略一划动,竟比箭头子还快,待划近这小老人身前,双掌猛然向外一伸,全身一阵急转,正好在老人身前停住,嘻着大口,朝着老人喉中吼吼有声。

这小老人一瞪眼道:“今天可没功夫给你睹闹,快去给我找几个雪百合来,要快!”

这小黑猿闻言,低叫了两声,翻身如箭而去,这老人遂重负看雁红,直往一处山湾下湾了去,待进了这山弯,始见有两间石室,这石室在本身无檐无柱,全是在那大青石壁上平空鉴凹而成,外面再砌以青石,和那岩面齐平,其上爬满了葡萄枯藤,看来似颇雅致。

老人背负着雁红,推门而入,遂找火种点亮了壁上一角犀牛角的羊脂灯,霎时间室内大明,他把这姑娘慢慢放置一全系藤枝编就的软榻之上,微微搓着他那一双老手,引顼环视着室内。

原来这石室中,摆满了各式大小瓷罐小瓶,墙上也是悬了葫芦羚角鹿茸之类,他至室后打了一盆温水,渗上些葯沫,发出阵阵的浓臭之味,中人慾呕。

老人捧着这盆,至雁红身前,仔细一看她的脸,不由连连摇着头道:“怎么会在脸上……”他连连叹息着以一巾浸上盆中的葯汁,小心的把她脸上伤处周范擦净,似这样数次之后,才将她满脸的血擦了个干净,在她的右颊上,竟被狼爪深深的抓了一道血槽,尚在瀰瀰的流着紫黑色的血,这一道血槽,竟有二分来深三寸多长,横在她那似苹果一般的脸颊上……。

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简直太残忍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侬本白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儿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