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01节

作者:萧逸

水涨船高,像是起潮了。

大船摇动得厉害,尤其是那根合抱粗细、高耸当天的船桅柱子,吱吱哑哑地响着,看样子真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

月亮够大也够圆,只可惜才出来不久就被乌云给吞噬了,江面上浪花汹涌,一个接一个地卷起来拍打在岸上、石头上、船身上,每一次都澎湃有声,激发出万点银星。

像是有人吩咐了一声,大船就悄悄地起锚了。

大江上蒸腾着白茫茫的雾气,时见鱼群的“泼刺”。

       ※        ※         ※

“白头”老金一声不吭地抽着烟,不时翘起脚来,旱烟袋杆子磕在鞋底上,笃笃有声地落散着小火星子。把舵的是他儿子“金七”,挺高的个子,头上扎着布,浓眉毛,大嘴,黝黑黝黑的,看上去像是天生干船的,有一身用不完的力量。

那一边灶头上,小伙计“毛五”正在升火煎葯,一把把的树枝塞进灶头里,发出劈劈拍拍的响声,火苗子不只一次地穿出来,差一点就燎着了他的眉毛。“嘿!”他嘴里嘟嚷着:“煎葯就煎葯吧,干吗还非得要有这么些讲究?非得用桑树枝来烧火,怎么!桑树枝烧的火是冒蓝烟儿?”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

老金微微咧着嘴笑,一丝丝的白烟,就像小蛇也似地由他黑牙缝里钻出来。

“岐黄谱上说过,桑是属凉的,用桑枝点火,八成儿是去火吧。”翻着两只大肿眼泡,咂了一下嘴:“噢,准是清火气,清心补肺吧!”

“清心补肺?”毛五一脸的疑惑:“这么说,他是得了肺病?年轻轻的……可怜。”

“别瞎说!”白头老金立刻又正经了起来:“这话要让人家听见,可不答应你,年轻人嘴里要积德!”

毛五嘻着一张黄脸,道:“我只是瞎猜着玩罢了,要说人家相公,还真是个好人哪!”

一面说,他直起腰来,用一根白木头葯杓子在大罐子里搅着,浓重的葯气随风飘散开来。接着他用一个小小的葯滤子,把罐子里的葯汁滤出来,不过是小小的半碗葯,又浓又绿的颜色。

毛五用鼻闻了闻,皱着眉毛道:“这是什么味呀?怪里怪气的!”才说到这里,他立刻眼睛发直地注视着前方,道:“看!那个难说话的主子来了!”

白头老金一怔,赶忙站起来,烟也不抽了,把着舵盘子的金七也伸长了脖子。

在舱檐前面两盏桶状的宫灯照射下,一条瘦长的影子已来到了近前。

白头老金紧张地趋前,赔着笑脸道:“唷!这不是史老爷吗,您有什么吩咐?”

来人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派头十足地点点头:“这是什么地方了?”

“噢!”老金向外看了看,这地方他太熟了,当下脱口道:“五里滩,再下去是七星勾子,呵呵,还早呢!要到明天过了晌午,大概就到了汉江了!”

“哼!”来人不耐烦地听着,一双黄焦焦的眉毛,时开又合,两只小眼睛频频眨动着:“到时候记着告诉我一声,我要下去一趟买点东西。”

“是……”老金十分巴结的样子:“史老爷和贵宝眷……”

“胡说!”姓史的一下子虎起了脸:“你乱说些什么,小心我掌你的嘴!”

“啊!”老金吓得后退了一步,半天才变过脸来,一面赔着笑道:“是……小人糊涂,小人糊涂!”

“不要再说了……”

姓史的抖了一下闪闪有光的黑缎子衣裳,冷冷地打量看面前的三个人:“前舱里没你们什么事,以后不招呼不许进来,只管好好招呼着船,到了鄱阳湖我们走人,钱只有多没有少,知道吧!”

倒是后面这句话还算中听,白头老金拱着两只手连连称是。乘这机会,他才看清了疑是“官场”上的对面这个人物。

五十六七的年岁,头发虽不像自己那样的全白,却也差不多半白了,一对招风耳,小鼻子小眼睛,老金看在眼睛里,却是纳罕着对方的这副尊容,也不知是哪一点主贵,值得他这么神气。

姓史的交待完了这几句话,刚要转身,一眼看见了毛五手里端着的葯碗,怔了一下:“什么东西?”

“这……”毛五结巴着:“是……一碗葯……”

不知是什么原因,从第一眼看见这位史大爷起,毛五就对他不顺眼,可也真怕他。

“葯?”姓史的已走了过来。

毛五喃喃地道:“是葯,这舱里的一位相……相公……”

“这舱里的相公?”姓史的脸上像是忽然罩上了一层霜,拧过头来,瞪着白头老金:“这是怎么回事?”

老金不安地干咳了一声,喃喃地道:“是……这么回事,船过洞庭时,上了个客人……”话还未完,只见面前人影闪了一闪,紧接着“啪!啪!”两声脆响,包括金七、毛五两个人在内,简直都没看见姓史的什么时候出的手,白头老金已挨了两记耳光。

这两下子打得还真不轻,老金“啊哟”地叫着,顺着嘴角往下面淌着血。

金七不甘父亲的挨打,一下子由舵台上跳下来,伸手就去操一根长篙。

姓史的好像是一个练家子,好快的身法!

金七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已被那位史大爷的脚踩了个结实,别看他个子不大,劲头儿可是不小,没有怎么施劲儿,金七已痛得几乎咧嘴,连声“啊唷”了起来。

白头老金顿时傻了脸。

毛五更是端着碗,像个木头人似地怔着。

史大爷冷笑着道:“怎么着,还想动家伙,不要命了!”

白头老金哭丧着脸,连连打躬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史大爷你老高抬贵手吧!”

“哼!”姓史的缓缓松下了脚,一脸怒气地看着老金道:“不是跟你说得好好的,这条船,我们整个包下了?怎么还搭外客,这是怎么回事?”

老金自知理屈地赔着干笑道:“这……是这么回事,这位相公一个读书人,又有病,那间边舱房空着也是空着,所以就要他上来了!”

姓史的想发作,却又忍着,冷笑了一声:“你好大胆子!叫他下去!”

“这……”金七一脸为难的样子。

“没什么好说的,明天船一到汉江,就叫他下去!”

姓史的还要再说什么,就见前舱里款款步出一个细腰长身的姑娘,老远向着这位史大爷点了点头,姓史的快步迎了上去。

细腰姑娘嘘一声道:“小姐关照,叫大叔你别吵,夫人和小主人才睡着了。”

接着说话的声音就低了,那位史大爷回过头看了后舱板上的三个人一眼,就随着来的那个细腰姑娘去了,紧接着前舱的两扇舱门也就关上了。

摸着麻辣辣犹有余痛的脸,白头老金缓缓地坐下来。

金七一脸忿忿地走过去,恨声道:“他娘的,船是咱们的,咱们爱搭谁就搭谁,他管得着吗,这个姓史的,也太欺侮人了!”

老金漠漠地看了儿子一眼,叹了口气道:“也难怪,收了人家的定钱,原是不该再搭外客的……”

“只是……咱们怎么跟那位相公说呢?人家还在病着!”

毛五插嘴道:“这我可不去说。”

老金叹了口气站起来,把旱烟袋杆子插在腰上:“有什么办法,小五,把碗给我,我瞧瞧那位相公去。”

毛五一怔道:“你真……真的要赶他下去?”

老金也没说话,接过碗来,独自个地走了。

背着身子,那位先生正在写字,一头长发披散着,一袭长衫也披散着,宝蓝缎子面闪闪有光,长长地曳下来,上面连一个褶子都没有,乍看上去就像是一整匹缎子那么的平滑光洁。

船身微微地动荡着,使得悬置在他头上的那盏银红纸灯也在晃动着,是以,他修长的影子被扭曲了。

白头老金轻咳了一声道:“这位相公,你的葯来了!”

“噢!”长发人缓缓地搁下了手里的笔。

老金把葯缓缓地端过来,正迎着对方回过来的身子。

“何劳老丈亲自服侍,不敢当!”说话时,对方已接过了葯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老金笑道:“大概有点凉了,再去热一下吧!”

“不必了!”回答得很干脆。

一边说时,遂即仰首把小小的半碗葯汁喝了个干净。

卷金这才注意到,对方那只持碗的手,敢情与常人有些不同,包括他另一只手在内,十根手指的指尖,连同指甲,都作暗红、紫黑的那种颜色,看上去煞是可怖。老金心里希罕,却也不便出口询问……忽然一怔,才警觉到对方一双眼睛正向自己注视着。

四只眼睛交接的一霎,老金下意识又不禁打了个寒颤,白天上船时,他竟不曾注意到,敢情对方这个相公真的病了,而且还病势不轻。

苍白颜色的一张脸,显示着病魔的入侵,绝非朝夕之事,一双尚称灵活的眸子,固然是黑白分明,然而在其下眼泡处,也同他的十根尖指一样,郁积着浅浅的暗红色泽,这番奇异的色泽点缀,使得对方斯文的外表着了几许阴森、憔悴和病痛。

白头老金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若非是紧接着对方脸上所显现的微笑,他还真有点心里发毛。

“金老丈请坐,你有话要说么?”

抬起拖着肥大衣袖的一只手,指了一下舱里的座位,老金情不自禁地顺着他手指处就坐了下来。

“老丈喝茶。”

“是……不客气,不客气!”

一面说,老金就手拿起茶几上的茶壶,倒了半碗清茶,糊里糊涂地端起来喝了一口。

“茶凉了。”

“噢,还好,还好……”

“今夜的月色不好。”

口音似岭南,却又带点云中,又稍掺有一点北地京里的那种韵味。

老金自信这一辈子干船上的活儿,大江南北都跑遍了却是一时听不出对方的真正发音所属,那种低沉却富有磁性的男音,出自对方斯文冷寂之口,虽是简短的几个字,却是铿锵有力,有不听不可的强迫感。

说到月色不好,对方已踱向窗前,推开了两扇临江的轩窗,一阵江风袭来,悬在舱里的那盏“八角银红双穗”纸灯,滴溜溜地直打着转儿,文案上的纸笔书篇,俱都大有动势,一霎间,颇有飞沙走石之态。

老金“啊”了一声,慌不迭地离座站起来,想去帮着对方关上窗户。

不劳费心,来得快,去得也快。

老金身子不过才站起来的当儿,舱房里却已恢复了原有的平静,那阵风像是只进来兜了个圈子,却又出去了。

并非是风停了,眼看着窗外浪花翻飞,其势不已,这小小边舱,一瞬间,却和煦如春。文案上的纸牍书篇,当顶上的八角挂灯……俱都在同一个时候,收住了耸动之势。

白头老金狠狠地眨了几下他的一双大眼,心里透着“玄”,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打量着当空在疾风行云中的那轮皓月,这个人深邃的目光,却转向附近水面,天是波谲云诡的,水也是波谲云诡的……连带着他的脸色也变成了那个样。

随后,他就不再对窗外感到什么兴趣了。关上了窗户,他发出了几声轻咳。

白头老金像是忽然警觉起来,打量着面前这个“讳莫如深”的人物:“这位相公,你敢是着了凉吧!”

摇摇头,对方脸上含着淡淡的笑:“你还是关心你的船吧!”

“还没请教相公贵姓?”

“我?”

一霎间,他脸上布满了凄凉,在他那双眼睛再次注视向老金时,后者顿时被一种无可名状的沉寂气势所笼罩住,真后悔自己有此一问。

“你可以叫我水先生。”

“水……先生?”

“对了,江水海水,反正离不开水!”他脸上终于泛出了由衷的笑:“我在岭南吴家庄设过馆,教过书,你要是高兴,称我一声教书先生,我也不反对。”

“这就对了!”老金咧着嘴嘿嘿笑道:“我看你相公就是个念书人的样子,水先生,你的病……”

水先生道:“夜深了!”

老金眨了一下眼,喃喃道:“是这样……前舱里住着的客人……”

水先生轻叹了一声道:“江上起风,只怕是多事之秋,老丈要注意了!”

白头老金皱了一下眉,心里真纳闷儿:这是怎么回事,不叫我说话。

“哼”了一声,老金再次开口道:“是这么回事,我来看水先生,是……”

“且慢……”水先生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老金不得不把下面的话吞在了肚子里,心里那股子别扭劲儿可就不用提了。

隐约间,像似传过来几声琴音,等到老金倾全力再听时,却又没有了。

经过了这么一搅和,老金要说的话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