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12节

作者:萧逸

一曲方终,掌声如雷。

朱翠少掩悲怀,等到移目对面包厢座位上时,才赫然发觉到敢情那位神秘的轻纱少女竟然已经失踪了。这个猝然的发现,不禁使得朱翠心里为之一惊。由于她对这个轻纱少女已经留下了心,是以对方的一切也就格外引起了她的好奇。现在她既然已经走了业世界和协作的世界》等。参见“政治学”、“教育”中的,朱翠也就感到有些索然,她勉强地耐着性子把连宝云的演唱看完。

换上来的是老刀螂小刀螂父子的对口相声,父子两个满口黄腔,口无遮拦,逗乐虽是逗乐,朱翠却难以入耳。匆匆离座步出《驱逐趾高气扬的野兽》等。参见“天文学”中的“布鲁诺”。,却见刘老板正自慌张着往这边走来,一眼看见朱翠,忙自赶上几步,满脸笑靥地弯下腰来。

朱翠眉头微皱道:“有什么事么?”

“有有……大小姐!有贵客来看你啦。”他边说边弯下身子,身躯前倾道:“是对街的常小爵爷,敢情大小姐您认识常小爵爷呀,真是待慢,待慢,您这边请吧。”

朱翠心里微微一动,暗忖着他说的当是常孟,这么晚了他来旅邸探访,想必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当下一言不发,匆匆随着刘老板来到了前面饭店。

推开门,刘大个子哈下腰来道:“您这边请。”随即将朱翠带到右后侧的一个单间里,即见常孟衣冠楚楚地由座位上站起来,一脸笑容地迎上来道:“这么晚来打扰,还请公……”

一眼看见旁边的刘大个子,随即把话吞住,由袖子里抖出一锭银子,转向刘大个子道:“一点小意思,刘老板你喝杯酒吧。”

刘大个子摇手笑道:“这这……小爵爷您大客气了,不敢当,不敢当。”说着频频后退着,双手接过银子,转身步出。

常孟等到他步出之后,这才转向朱翠道:“公主最近可好?”

朱翠点点头道:“还好,常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常孟道:“家父因挂记公主,对于王爷的安危更是时在念中,今天因京里来人,谈了些目前王爷的境况,也许公主有意听听,所以特要我来专程邀请。”

朱翠聆听之下,不觉眉尖微挑,道:“哦,这太好了,我们这就走吧!令尊现在府上么?”

常孟应了一声,道:“家父现在乡下,离城里不过二十里,那里家居安静,家父每隔十天半月总要去歇上几天!”

朱翠点点头道:“原来这样!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走吧。”

常孟道了声“是”,又道:“我已特地为公主备好了车,现在栈外,一切都很方便。”

朱翠点头一笑道:“常兄设想得太周到了,其实骑马也很方便,我们走吧。”

常孟不知如何,脸上却现出了一片迟疑,似乎有话要说,却又碍于出口,一时只是望着朱翠发呆。

“常兄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啊,”常孟才似乍然有所惊觉:“没有,没有……公主请。”

朱翠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

当下常孟在前引导着,出了店门,却见那位刘掌柜的兀自站在门前鞠躬打揖十分礼貌,二人不再与他多话,一径向门外步出。即见一辆黑漆净亮的二马套车停在门左,由一个灰衣汉子所驾,另一边却拴着常孟的那匹黑马。

常孟快步走向车厢前,拉开车门,转向朱翠道:“公主请上。”

朱翠道:“常兄你呢?”

常孟欠身道:“我骑马,公主……上车吧。”

朱翠只觉得常孟今天说话有点言不由心,心里不禁有些奇怪,却也不曾想到其他方面,当下手拉长裙,正待向车上跨进,忽然一旁传来女子的口音。

“这位妹子慢着。”朱翠与常孟都不禁怔了一下,一齐回过身来,却见一个长身黑衣少女由斜边侧门走到眼前。来人头戴缎质宽沿风帽,一袭轻纱沿着帽沿轻轻垂挂眼前,由于她身材修长,这副妆扮越加地增加了她的飒爽风姿,尤其夜月街灯衬托之下,更似有仙女般的风韵。

朱翠乍见对方,心里一动,大为惊喜,敢情正是方才在六角茶楼所遇见的那个神秘姑娘,只当她已先行离去,却不意竟然会在这里遇见,而且主动地向自己开口搭讪。听她这么一唤,朱翠就停下身来。

黑衣少女一径走到眼前,向着朱翠拱了拱手,语音清脆地道:“敢问一声,这位妹子要去哪里?”

“这……”朱翠却是一时答不上话,却转向常孟道:“常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常孟呆了一下,喃喃道:“这……去‘三里坪’。”

话声才住,即见对方少女微笑有声道:“巧得很,我正是要去‘七星桥’,到了三里坪,也就距离不远了。”

常孟一怔,还未及说话。

黑衣少女已向朱翠道:“我的马前面蹄子钉铁坏了,天晚了一时又找不到钉马掌的人,可是我又有要紧事,要去七星桥一趟,这位妹子要是方便的话,可否让我搭一程便车?”

常孟忙道:“这不行!因为……”

朱翠插口道:“这也没什么不好!既然是顺路,多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黑衣少女含笑道:“那就多谢了。”

朱翠看了常孟一眼,微笑道:“我正愁路上发闷没有人说话,难得来了个伴儿,”随即转向对方黑衣少女道:“这位姐姐请上车吧。”

黑衣少女点点头道了声谢,透过面前轻纱向常孟瞄了一眼,随即攀上了马车,进入车厢之内。

常孟一愕道:“这……”上前一步道:“姑娘如是有急事要去七星桥,我的马借给你就是……”

黑衣少女这时身子已坐下来,聆听之下,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道:“这位妹子已答应了我,足下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说我又不认识你,借了你的马却又怎么还你?还是搭一程便车方便得多。”

常孟面色一沉,正要说话,却碍不住朱翠一脸笑靥地道:“常兄你骑你的马好了,我上车了。”一面说已登上车座,与那位黑衣少女并肩落座,随手关上了车门。站立在车外的常孟一时却愣住了。

朱翠隔着车窗向常孟道:“怎么,常兄莫非认为有什么不妥么?”

常孟一笑,道:“哪里,我只是怕公……”

朱翠手指按chún,示意他不可吐出“公主”二字,常孟会意,立刻把下面那个字吞住不发,干笑了两声,才又接道:“……既然……这样,我们走吧。”说罢抱抱拳,向着坐在车辕上的灰衣汉子挥手道:“小心驾车,我们走吧。”

灰衣汉子应了一声,带动逼绳,前行了数丈远近,常孟已策马来到车外。

朱翠因碍于他在眼前说话多有不便,一笑道:“常兄你前面走吧。”

常孟闪灿的一双眸子,向二女打量了几眼,道了声遵命,随即抖动缀绳,一径地直驰奔前而去。

朱翠这才似松了口气,转向身边的黑衣少女道:“刚才在茶楼幸遇,只是碍于人多,不便上前见礼,想不到这么巧,竟然又在这里遇见了。”

黑衣少女双手前分,把遮拦在脸前的一袭面纱左右分开来,现出了甚是清秀的脸。听了朱翠的话,她微微一笑,露出了甚是白洁的一口牙齿,却把一双澄波眸子,只管留神地盯向朱翠脸上,看了一阵子才又把眼睛移向窗外,却是没有说什么。

朱翠由于先时对她存了好奇,不免也仔细地打量了她几眼,越觉得对方貌相清丽奇致,望之令人作“出尘”之思,自是不落凡俗!当下心里不禁暗暗纳罕,想不通对方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身分。

“还没请教这位姐姐贵姓大名?”

“我?”黑衣少女移过眸子来,微微含笑道:“我正想问你,你却倒先问起我来了。”

朱翠一笑道:“我姓朱。”

黑衣少女点点头道:“我猜对了。”

朱翠道:“你猜对了什么?”

黑衣少女一双澄波眸子,在她脸上转了一转,十分平静地道:“你叫朱翠,就是江湖上传名已久,却很少出现的那个‘无忧公主’,是不是?”

朱翠一惊,却镇定着,冷笑道:“你怎么会知道?”

黑衣少女微微一顿,再接下去道:“你父亲鄱阳王蒙冤在狱,生死未明。”

朱翠脸色微微冷了下来。

黑衣少女接着说下去:“如今你母亲与弟弟又被不乐岛上的人抢去了,只剩下你孤身一人……所以说,你的处境实在是危机四伏。”话声方歇,她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凌人的无形气招传自朱翠身上,事实上这股劲道在甫一与黑衣少女接触之际,已将对方黑衣少女紧紧罩定。

双方距离是如此之近,一旦要动起手来,简直想闪躲都是不易。

黑衣少女眉尖微微挑耸了一下,并不在意地道:“你生气了?是因为我知道你这么清楚?”

朱翠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以前并不认识,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你把我的底细查得这么清楚,又是为什么?”

黑衣少女淡淡地笑了笑,朱翠敏感地觉察到她美丽的眼睛周围有几缕浅浅皱纹,一个像她这般年岁的少女,正当春花绽放,何以她却憔悴如斯?

“一个人要了解一个人,当然是因为他们并不认识,否则就不需要去侧面打听了,就像你!”黑衣少女深邃的眼波,掠起来定在朱翠脸上。

朱翠不明其意地道:“我怎么了?”

“难道你没有从侧面打听过我?”

“这,你……”

黑衣少女微哂道:“一个人要了解一个人,并非全是基于恶意,就像刚才在茶楼你打听我的情形是一样的,但我明白你对我的一切只是居心好奇,并没有恶意,只可惜你所打听的那个人却是对我一无所知。”

朱翠不禁脸色一红,原来她私下向刘老板打听对方的话,却未能逃过对方观察之中,被人当面点破,总是不大好意思,一时无言以对。

黑衣少女眨了一下眼睛,似乎对于朱翠的窘,有点心存歉意。她微笑了一下:“我说话很直,请你不必介意!但是有一点你却可以相信我,那就是我对你的关怀,全系出诸正义。毋宁说对于你的遭遇,我万分同情。”

朱翠沉默了一下,她原来冰雪聪明,心细如发,自能由对方之言谈察出真伪,就像这一刻,她所能由对方脸上看到的,只是真诚、纯情,这就让她为之感动而释怀了。

“谢谢你!”朱翠苦笑了一下:“但是我并不气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反抗到底。”

黑衣少女点点头道:“我知道,事实上你的一切我都很清楚,而且我更知道,在你的背后有一位自命了不起的大侠客在帮你的忙,但是,请恕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那位了不起的大侠客本身的麻烦更多,而且,他并不见得就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

朱翠不禁再次地为之一惊。

对方这个黑衣少女所知道的也未免太多了,居然连海无颜暗中插手帮助自己的事情也知道了,的确是不可思议。

“你奇怪么?”黑衣少女微笑地看着她:“我们先不要谈这个了。”

朱翠道:“是有点奇怪,不过,我倒是看不出来那位大侠客有什么不负责任的行为。”

黑衣少女目光移滞地由她脸上缓缓扫过,只这一刹那,已使朱翠了解到她的孤独与落寞,她也必然是一个饱经感情所折磨过的人。

“有一件事就可证明我说的那个人对你没有尽到保护之责!”黑衣少女冷冷他说着。

朱翠一笑道:“我并不需要谁来保护我,我认为我自己的能力足足可以保护我自己。”

黑衣少女淡淡一笑道:“真的?我看并不见得吧。”

朱翠不高兴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少女道:“你的武功我绝对相信,只是对付你周围的这一群巨恶大姦之人,显然就不足以应付了。”

朱翠道:“你指的是不乐帮和曹羽那些人?”

“那只是你眼睛看得见的。”

“还有我眼睛看不见的?”

“当然有,”黑衣少女的眼睛掠向窗外:“谁知道呢!就像现在你安稳地坐在车子里,说不定外面早已布好了陷阶,等着你去送死。”

朱翠倏地一震,看了一眼窗外:“你是说……这一趟有危险?”

“一点也不错。”

“那常孟他……”

“他们父子已把你出卖了。”

“真的?”朱翠几乎要站了起来。

“你先坐下来,现在时候还不到。”

朱翠倚向车座,几乎有点难以置信,一瞬间她面前浮现出常威那张慈祥的脸,他一向蒙父亲器重,赖为肱股,岂能为了一己名利,对自己这位故尊之女加以迫害,果真如此,那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