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17节

作者:萧逸

油灯下,黑袍老人侵慢地拿起葫芦来喝了一口:“嗯,好酒!”

坐在他对面的大柱子推过馒头来道:“还有这个,你吃吧!”

“用不着。”黑袍老人抬起眸子来看着他:“只要有酒就够了,好酒!”

老人看上去总有八十好几了,一蓬银髯飘洒在胸前,深凹的一双眼睛,每一转动即显现着那种异样的光采,消瘦的脸颊衬出了过高的双颧,在昏晴的灯光下高低分明,给人以深邃智慧的感觉。

人老了,尤其是老到像眼前老人的这般年岁,自然地会给人一种衰弱的感觉。这个老人看上去就十分纤弱。坐在椅子上,一双脚高高跷在对面的木板床上,他的一双瘦手交叉地按在前胸上,随着呼吸的起伏,看上去真像是病得不轻。

老人胡子很长,却挽有几个胡结,他的衣着很考究,就只是身上那袭黑丝的长衫就价钱不菲,随身所带还有长长的一个布包,瘦瘦长长的里面不知包着什么物件,自从老人来到这里以后,那个细长的包袱片刻也不曾离开他的身子。

他是骑马来的。那匹看起来几乎和他一样瘦的黑马就拴在旁边牛槽里,老人与大柱子他们以前压根儿并不认识,然而他们现在却凑在了一块。

事实上,这只不过偶然的结合,大柱子这个主人偶然地接待了这个前所未见的客人。

“你看见了什么?”黑袍老人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我是说除了那姓侯的掌柜的以外,白桑轩还有些什么客人?”

“有,”大柱子咧着大嘴笑道:“你老人家猜得还真不错,白桑轩今天晚上还真开着夜市呢,里面还有好几个客人没走呢!”

黑袍老人的神色显得比较沉着,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说说看!”他喃喃地道:“把你看见的那几个客人一个也不容漏掉地告诉我,多大年岁,什么长相,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大柱子咽了一大口唾沫,翻着眼珠道:“好,我照着你关照我的话,已经记清楚了!”

“等一等。”大柱子扳着手指头思索着道:“第一眼,我看见一个小老头,带着两只猴子,在中间桌子上坐着。”

黑袍老人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他穿着什么衣服,有多大岁数?”

“这……”大柱子点点头:“我记得,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老羊皮背心,个子很小。”

黑袍老人冷冷地哼了一声道:“铁马钢猴,任三阳,他居然还不死心!”

大柱子道:“你说什么?”

黑袍老人摇摇头道:“没什么,你再说下去,另外还有些什么人?”

大柱子道:“啊!我看见一个穿着漂亮蓝缎子长衫的人在睡觉。”

老人皱了一下眉毛道:“他是什么长相?”

大柱子摇头道:“这,看不见。”

黑袍老人道:“好,再说别的。”

大柱子仰起脸来想了想:“啊,另外还有一个,一身青布衣裳,像是个念书的人。”

“多大年岁?”

“好像三十来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岳阳剑客,顾锡恭!”

大柱子怔了一下。

黑袍老人看着他道:“还有呢?”

大柱子道:“还有,还有一双白衣男女,看起来像是夫妇,像是有钱的人。”

黑袍老人皱了一下眉,说:“白衣夫妇?”

“不错,”大柱子直着眼睛道:“好漂亮的白衣服,上面还绣着花,在那里有吃有喝,样子怪神气的,我去买酒要走的时候他叫住了我,问东问西,要不是侯老板为我说情,说我是这里的长工,还不知道他要怎么样对我呢!”

黑袍老人冷冷一笑道:“他们果然来啦!”

“谁来啦?”大柱子睁大了眼睛:“你认识他们?”

老人长长嘘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很好,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一面说,他从身上钱袋里摸出了一块银子,放在桌子上道:“这块银子你留着慢慢用,够你一年花的了!”

大柱子咧着嘴笑道:“呵呵,老大爷你这个人真好,问几句话就给我这么多钱。”说着把桌子上银子拿过来,又从床垫下面摸出了另一块银子,爱不释手地看个不休。

“老大爷你信不信,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过像这么整块的银子,真好看,我今天晚上要抱着它在被窝里睡觉。”

黑袍老人眼角上带出了笑纹道:“银子虽好,总归是被人用的,你难道要留着一辈子不成?”

大柱子咧着大嘴道:“不,我还有个娘,她呀,比我还穷,就在前庄上跟刘大户家里当佣人,我娘做得一手好针线活计,就在刘家缝缝补补,可怜她自己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这个银子我送给她,也叫我娘能买几件好衣服穿穿,”

黑袍老人眸子里起了一阵怜惜,轻轻一叹,拍着大柱子道:“好孩子,倒看不出你傻呼呼的样子,还有这番孝心,真是难得,不过,我劝你还是叫你娘不要买太华丽的衣服,只要穿得暖就够了,存下钱只买些她老人家爱吃的东西就够了,没事的时候,你们母子关着门作点鱼肉吃吃,不是很好吗!”

大柱子哈哈笑道:“好,这个主意好。”

不经意“嗤”的一声,口水直由他嘴角淌了下来,他赶忙举起袖子擦了一下,傻笑着看向老人道:“老大爷你别笑我,我已经两年没吃过肉了。”

黑袍老人点点头道:“所以我才要你们母子关着门买肉吃呀!”

大柱子又笑了,忽然皱着眉道:“为什么要关着门吃肉呢?我们有钱了,可以穿漂亮衣服大摇大摆地到饭店,嘿,对了,就到‘白桑轩’那样的馆子里去吃饭,嘿嘿,叫一大桌子菜,有鱼有肉,那样该多好!”

黑袍老人叹一声道:“傻小子,那样你们母子就完了,你知道吧,你们是寄人篱下的穷人,这年头穷人翻身是不容易的,那时候人家会盘问你,问你的钱是哪里来的?”

大柱子翻着眼道:“咦,是老大爷你送我们的呀!”

老人摇摇头笑道:“人家不会相信的,第一,天下像我这样的好人毕竟不多;第二,我早已经走了,你又到哪里找我出来证明?”

大柱子傻了。

黑袍老人道:“你想是不是?只怕那么一来,你和你娘肉没吃成,银子被人没收了,弄不好还被官府诬成强盗,吃上官司,那岂不是太冤枉了?”

大柱子张着大嘴,想了一下,连连点头道:“有理,有理,唉,这样一来,我娘是一辈子不能穿好衣服的了,可怜她老人家还要想着有一天要穿皮袄呢。

“买一件人家穿过的旧皮袄吧!”

大柱子低下头,似乎失望得很,他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点点头叹气道:“看起来,穷人想翻身是多么不容易啊!”

黑袍老人眨了一下眼睛,点点头道:“确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侠义道中的人,要挺身而出的道理,你大概没读过书,不知道‘苛政猛于虎’这句话的道理,当今皇帝,是个少见的昏君,再加上他手下的太监宦官专政,助纣为虐,穷人在这个天底下想要讨生活,是越加困难了!”

大柱子歪着脑袋,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老……大……你怎么……唉!”

“没有关系,你想要说什么,尽管说吧。”

大柱子呵呵一笑道:“那我就说了,我是说老大爷你哪来这么多银子?莫非你也是当官的吧,啊,对了,大概你是朝廷里告老还乡的大官吧!”

黑衣老人冷哼了一声,摇摇头道:“你看我像是当官的么?”说着微笑了一下,继续道:“事实上正好与你说的相反,我不但不是当官的,却是专找当官麻烦的人。”

大柱子眨着眼睛道:“这么说……你老是……”

“你就别管我是干什么的了,”黑袍老人缓缓站起来,走向窗前,望着沉沉的夜色叹息了一声道:“我走了,往前的路只怕很难走下去了!”

大柱子跟过去问:“你说什么?”

黑袍老人道:“我说我老了,这一趟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来这里是为了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只怕我是力不从心了!”

大柱子道:“你老人家是干什么事呢?我可不可以代你做?”

“你……”老人摇摇头,却又微微一笑道:“也许你能帮我一个忙。”

大柱子咧着嘴笑道:“好,你老吩咐吧,干什么活儿我都行,我的力量很大!”

黑袍老人摇摇头道:“我要你干的事一点也不费力,可是要费你很多时间,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很可能要费掉你整天的时间。”

大柱子说道:“行,没关系,反正地也翻好了,我现在没有什么事,你老就说吧!”

黑袍老人隔着窗户向外面天空看了一眼,道:“今天晚了,明天一早我再告诉你,你去睡吧!”

大柱子一听说睦,顿时伸臂打了个呵欠,含糊地道:“我……我是真的困了,老大爷你也睡在这里,我那个破床就让……给你吧!”说着往大板凳上一躺,翻过身子,缩起了两条腿,只听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顿时就进入梦乡,柴屋里立刻响起了如雷鼾声。

黑袍老人轻叹一声,道:“可怜的孩子!”他悄悄走到了大柱子面前,弯下身把他抱了起来。

别瞧老人骨瘦如柴,却似有惊人的力气,大柱子牛也似强的身体,居然被他毫不费力地就给抬了起来,他把他轻轻地放在了床上,可怜大柱子连一床棉被都没有,只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破布棉花缀成的一块东西。老人轻轻叹了一声,把这块东西搁置一边,却把自己方从大漠归来,携在身边的一袭狐裘拿过来,与他盖上。

时令是深秋已近初冬之夜,确也够冷了,大柱子拥着梦里也不曾见过的这袭狐裘,顿时呼呼大睡了起来。

黑袍老人像是心绪很不安宁。在窗前作了一番吐纳,这个动作,只由外表上看起来,是极为简单的,无非是把鼻子里吸进来的空气从嘴里吐出去而已,然而事实上吸到肚子里的那一段过程却并不简单,一盏茶之后,老人身上已很暖了。

他转过身来把破碗里的油灯捻纸拨下来一些,只剩下豆大的一点灯光,打开柴扉,步出房外。

四周是荒芜了的田畦,却让一片醒目的白霜给掩满了,应该很冷了,但老人身子却是暖烘烘的。他站在门前,远远地眺望着。

忽然屋顶上起了一些震动,不容他回过身子,即见一片黑影乌云也似地由他头上掠过,像是一只硕大无朋的巨鸟,飘落出数丈以外。

黑袍老人先是吃了一惊,立刻冷哼了一声,身子向前微微一折,“嗖!”一声,箭矢也似地直循着前面人影背后纵了过去。

两个人的身子都够快的。

前面那条影子,当然不是一只鸟,当他身子在布满了浓霜的地面上甫一落下时,立刻衬出了矫健高大的人影,这时黑袍老人的身形,已如同箭矢也似地,直向他身前疾扑过来。前面那人似乎并非真的急于脱身,否则他应该有相当从容的时间可以逃走的,然而现在他却宁可回过身来与黑袍老人对上一掌。

一个是疾扑,一个是猛回,四只手掌就在这般情况下倏地迎在了一块。

黑袍老人虽是十分留意对方那张脸,却仍然未能看得很清楚,只仿佛看见对方那张脸很是苍白,眉目五官堪称俊秀,毕竟只是一瞬间事,哪能看得仔细。

令老人吃惊的是,对方那双迎接自己的手掌,敢情竟然这般扎实有力。

黑袍老人一生会敌无数,能享有今日武林中至高令誉,当非偶然,初初一见,敌友未分之下,他当然不能出手太重,惟恐一上便会害了对方,就这样,他也施出了七成的力道。

以他功力,七成劲道已相当够瞧的了,足足可以将一棵合抱粗细的巨木从中摧折为二。可是,如果用来对付对方这个人,却显然“过轻”了。

四只手掌甫一接触的当儿,黑袍老人只觉得两处血脉上一阵发热,很明显的是对方所加诸的力道已经超过了自己力道的原因。

这一惊,使得黑袍老人陡地出了一身冷汗,他犹是心存厚道,不慾以十成功力向对方反击,双掌略振之下,身子反向后倒退了过去。

对面那个人微微怔了一下,已似明白了对方的用心,点点头道:“多谢留情,再见!”话声中显似着一些岭南口音,又有些京里的味儿,以老人之丰富阅历,竟然一时拿他不准。不容他出声询问,对方那个人已伸展着长躯,潜龙升天也似地拔空而起。

他拔起的势子极为快捷,在“咕噜噜!”一阵衣袂震风声里,已经拔起了五六丈高,是斜着出去的,长虹似波般落向一排巨竹。紧接着竹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