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27节

作者:萧逸

拐了两个弯,走了一会儿,就看见前面行人越来越多,马王庙就在街对头。今天正逢庙会之期,庙前特为扎着彩牌,各样零食小贩、杂耍,把庙前都挤满了。当然每逢这个时候,也是那些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跟姑娘们的解禁之期,一个个穿红着绿,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进香还愿。因此朱翠与青荷的出现倒并不太惹人注意。

两个和尚在门口敲着木鱼,接受化缘,庙门两侧放着两个大箱子,接受各方布施。每个箱子旁边都站着一个小和尚,有人往箱子里丢钱论》和《开端》。从资产阶级立场批判民粹主义,同时对马克,小和尚一定深深一揖,口喧佛号道:“阿弥陀佛。”

另有一个黑面头陀,一身穿着打扮,倒像是戏台上的“行者”武松那个样,手里拿着拂尘。

这人豹头环眼,就差脑门正中少了一个金钱印,否则真和武松一个样,只是他左手竖掌打着佛礼,右手的拂尘,照例对每一个进庙的人身上都拂上一下,嘴里还高声地叫着:“哈哧!”

被他这么一拂的善男信女,像是无限恩宠的,立刻跪倒地上,合十向着大殿一拜,再转过身向施礼的头陀一合十,嘴里连连念着“阿弥陀佛”,这才站起进殿。

朱翠以前在鄱阳湖也逛过几次庙会,倒还不见有这么一种规矩,遂转向青荷道:“这是干什么?”

青荷笑道:“这叫‘洗佛风’,说是被这个头陀拂尘沾上身子的人,主一年的好运,我们也去沾点喜气吧。”

朱翠摇摇头道:“要去你去,我是不去!我在这里等你就是了!”

青荷笑道:“好吧,我这就去,马上回来!”一面说着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那个头陀的眼睛似乎老远就注意到了她们两个,这时见青荷过来,单手打着问讯,高喧了一声:“哈哧!”随即用手里的拂尘向着她身上拂了过去。

青荷也学着别人的样跪下来,向着大殿拜了一拜,再转向和尚合十道:“阿弥陀佛!”

黑面头陀道:“阿弥陀佛,与姑娘一起来的那位姑娘,长的好相貌,怕有一品之尊的封造吧!”

青荷站起来笑眯眯地道:“是么,我倒是不知道呢!”

头陀笑道:“好说,好说,今天是十一的日子,敝寺诸佛都显灵了,二位姑娘好好进去求个签什么的;保定将来福禄富贵。”

青荷点点头道:“当然,我们原是来求签的!”

黑面头陀嘿嘿笑道:“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一面说扭头便向站在殿前的一个灰衣和尚道:“悟明,你这就带两位贵客进去参见‘妙一’师太吧!”

灰衣和尚一愣道:“妙……一?”

黑面头陀面色一沉道:“就是护禅的金脸大师,你不知道么?”

那个小和尚被他这么一叱,才似忽然记起道:“啊……这我知道了!”

即转向青荷打躬道:“女施主请!”

青荷随即把他带到朱翠跟前道:“这位小师父要带我们进殿去参见一位……什么金脸大师……”

朱翠皱了一下眉头道:“金……脸大师?”

青荷道:“这……我也不太清楚!”

一旁的那个悟明和尚合十道:“金脸大师是专门来敝寺观法护禅的,大概三四天就要走了,二位施主这一次能见着了她,可真是三生有幸!”

青荷笑向朱翠道:“听见没有,我们运气真好,马庙的神最灵了,小姐,我们快进去见见吧!”

朱翠笑道:“好吧,我们就见见这位金脸大师!”

悟明和尚单手打着问讯道:“请!”转过身子带领着二人向大殿步入。

大殿里香烟镣绕,各方善男信女拥挤一堂,确是十分热闹。

朱翠早先随母亲在鄱阳湖也曾进过几次香,凡是入庙少不了要向神佛行礼,这时乃上前点着了香,同着青荷在神前行了礼。一殿大神,一一行礼,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却见那个悟明和尚走过来道:“二位施主运气好,金脸师父原已过累打下了帘子,听说来了这样的贵客,便特别予以按见,二位施主请吧!”

当下二女便随着他进入殿侧的一条小小通道,来到了另一座偏殿。

只见殿前垂着一色的木质素珠垂帘,由一个身穿灰色尼衣的中年尼姑在前侍立着。

悟明和尚喧着佛号道:“二位贵客来了,请这位师姐代为接待吧!”

那中年尼姑似乎也在等待着二人,这时含笑在二女身上转了一下眼睛,遂向那和尚道:“好了,没有你的事了。”

悟明应了一声是,正要退出,这个尼姑又道:“慢着,师父关照她今天不见客了!”

小和尚应了一声是,这才转身退出。

中年尼姑随即转向二女一笑道:“师父今天一大早就已算出今天有贵客上门,要我好好候着,果然料事如神,二位施主请进来吧!”说罢转过身子,双手合十向着室内高声道:“二位女施主来拜会师父啦!”

“阿弥陀佛!”室内转出一声佛号,道:“请二位施主进来吧!”

中年女尼应了一声,这才撩开了珠帘,作姿请二女进入,朱翠也就不再犹豫,同着青荷迈步进入。

这是一间布置得十分素洁的敝室,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之外,就只有一个厚圆的蒲团。这时正有一个面罩金色面具,身着同色袈裟的人,双膝盘坐在蒲团之上。

“二位姑娘不必拘礼,”这人微微颔首道:“请坐,请坐!”

朱翠合十施礼,道了打搅,即与青荷就一旁木凳坐下。

若非是她们事先知道对方这个金面大师是个女的,只由外表上看还真弄不清是男是女。

原来在那个时候每当著名寺庙庙会或是对外开放,遇有大典之期,都有例行的借助别寺庙里的有道高僧高尼来到本寺短时驻锡,对外宏扬佛法,名谓“边禅”。这些所谓“边禅”的高僧高尼,由于不是本庙的师父,来此只不过是短时的护法、讲佛,为了不致日后抢走了本庙的香火,所以本庙常常为他(她)们另起一个临时法号,本身更可易扮为各类佛相,有“以身代佛”的崇高意义在内。这类人物,自非身望隆重的佛门高弟而下为。眼前这位金面大师正是如此。

朱翠是明白这其中道理的,倒也见怪不怪,青荷却是第一次见过,不禁觉得甚是新鲜,一时频频向着这个金面女尼打量不已。

她虽是一再仔细打量,却也难以窥出对方的真面目。除了那张金色面具以外,这位师大头上还戴着一顶金冠,双手亦涂着一层厚厚金色,十根手指上俱都装着长长的金色指甲,再衬以那身金袈裟,如非事先知道她是由人所装扮,果真置身子殿上诸佛,任何人也难以辨别真假。透过这人金色面具之后,隐约可见她精光闪烁的一双眸子,此时正自向朱翠逼视着。

朱翠欠了一下身子道,“既来参拜,还请大师多多指点!感激不尽。”

金面女尼微微颔首道:“世人所求,无非功名富贵,这些在你来说,已是眼底浮云,你是享受过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求呢?”

朱翠心里一动,暗暗惊奇不置,双方第一次见面,她竟然把自己摸得这么清楚,倒也是怪事了。当下微微点头,轻叹一声道:“大师说得是,世事无常,所求越多越不可得,反不如平心静气,一切归诸天意的好!”

金面女尼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兰心蕙质,诚是不可多得。对了,一切因缘花果,冥冥中自有安排,世人每喜求问,实乃庸人自扰。”

她说话时声音不快不缓,象是发自丹田,声音柔中有刚,却只是一个单音。像是在掩饰着什么,朱翠不免有些费解。

金面女尼话声一落,即以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了三下,发出“笃!笃!笃!”三声轻响。

方才所见鹄立门外的那个中年尼姑立刻探身进来道:“弟子在!”

“上茶!”

中年尼姑合十道了声:“遵命!”看了二女一眼,即向金面女尼身后的禅房步人。

朱翠道:“大师不必客气,我们这就告辞了!”

“不不不,这位女施主可有什么话要说么?”说话时,她眼睛转向青荷,倒使得后者一时有些忸怩不安。

“啊!不必了!我只是同着我家小姐来上香的!”

“是么?”金面女尼微微点头道:“施主你亦非久居人下之人,只怕眼前就有一步大运要应验了!”

青荷聆听下大为高兴:“真的?那我可真得跟大师您好好磕几个头了!”

说话时,那个中年尼姑已经姗姗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茶盘,盘子里托着两个白瓷盖碗。

“二位施主请用茶!”一面说,她分别在二人面前各自放置了一碗。

“这是三心茶,有清心静心定心之妙,是我们大师由普陀亲自带来的,二位施主不妨尝上一尝。”

朱翠一笑端起道:“这么说,我倒要尝尝了!”

说时便揭开盖碗,只见茶色纯碧,果然有一股扑鼻的异香,只是在碧青色茶水的碗底,置着三枚不同色泽的果子,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朱翠轻轻喝了一口,只觉得入口有些儿甜中带淡,大异常茶,心中一动便不慾再喝。

这当口儿,却听得一旁的青荷忽然“呀”了一声,朱翠情知有异,霍地转过脸去,即见青荷蓦地自位子上站起,脸色苍白,手上一抖,所持茶碗“叭!”一声摔落地上,顿时摔了个粉碎。随着茶碗的摔落,青荷连半句话也不及说出,身子一歪,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顿时人事不省。

朱翠一惊之下,只觉得心里一阵发慌,怕是也要落得与青荷一般下场。

只见那个献茶的中年女尼哈哈笑道:“施主你也该躺下来好好休息休息了!”

朱翠乍惊之下,才知道敢情是着了对方的道儿。

“无耻。”嘴里叱了一声,霍地抖手将桌上茶碗直向座上那个金面女尼头上砸去。

金面尼姑一声冷笑,只见她右手猝翻,金色袈裟倏地翻空而起,迎着飞面而来的茶碗只一兜,已轻轻接住。

朱翠情知自己一时大意,多半误吞了对方含有毒质的茶水,所幸她多次经验之后,体内自然留下有抗毒的本能,还不致一时发作。无如对方这个乔装的女尼,似乎已摸清了她的底细,这一味所谓的“三心茶”便是特为她专门配置的,饶是朱翠具有强烈的抗毒本能,也不能完全免除眼前之一步大难。

因这时朱翠一面强自提聚真气,不令身中的气机扩散出来,一面怒视向金面女尼道:“你这个尼姑好无来由,我们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用这毒辣的手段对我?”

金面女尼冷冷哼了一声道:“朱公主你也未免太健忘了,我们原是见过面的,你不记得了?”一面说时,抬手一杨,便已把戴在脸上的金色面具揭了下来,现出了素脸青瘦的本来面目。

朱翠一惊道:“你……青霞剑主……李妙真?……”

“施主你毕竟记起来了,好记性!”李妙真脸上出奇的冷,连一丝笑容也没有。

“其实今天早晨在大街上我们原是见过面的,想不到在这里我们又见面了!”

朱翠这时只觉得一阵阵恶心,有点神情恍惚,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李妙真,你好狠,怪不得迪姐说你内藏姦诈,我竟是看错了你。”

青霞剑主李妙真双手合十,轻轻念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贫尼岂敢对公主加害,你大可放心,我这三心茶,也只不过是让你昏迷一个时候,葯性一过毫无伤害,贫尼不过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而已,公主还是少安毋躁的好。”说到这里忽然转脸,面向那个中年尼姑道:“你侍候公主睡下吧!”

中年尼姑合十欠身道:“遵命!”身子一转,倏地闪身来到了朱翠近前。朱翠不等她开口说话,嘴里叱道:“去你的!”一掌直向这个中年女尼脸上劈了过去。

这个中年女尼法号“慈一”乃是青霞剑主李妙真座下四大弟子之一。这一次随师而出,原就是有意对付朱翠来的,想不到得来却是如此之易。

想是得手过易,是以慈一并没有想到朱翠如此难以对付,这时见她一掌劈来,嘴里一笑道:“唷,好凶呀!”身子一个快转,已来到了朱翠左侧,猝然分出双手,向朱翠一双肩头上按去。

朱翠这时只觉头脑阵阵发昏,有点神情恍惚,知道葯性已然发作,但是要让她现在就倒下,她可是一万个不心甘情愿。

这时见对面中年尼姑一双手向自己抓到,神态中大是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便决心给她一个厉害。想念之中,身子霍地往下一蹲。

慈一双手落空,却不退身,嘴里道:“躺下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