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03节

作者:萧逸

舱门开处,史银周急奔而入。

朱翠来不及出声呼止,双掌抖处,直向史银周猛击了过去,史氏大吃一惊,面对着朱翠充沛的掌力马克思主义是“十分完备而严整”的世界观。,还本知道是怎么回事,已被朱翠逼出门外。他身子一个踉跄,倒撞在舱板上。

面前人影一闪,朱翠双手托着新凤直挺的身子当门而立,叱了声快,随即率先向另外一间舱房转入。

史银周莫名其妙地被朱翠掌势逼出,这时见状更着了慌,快步跟随着朱翠进入,后者已把新风的身子平平地放在床上。

灯光下,新风面如金锭,牙关紧咬,全身兀自簌簌战抖不已。

朱翠试了一下她的鼻息,又翻开她的眼皮细看了看,轻叹一声道:“好险!”

说话之间,右手飞点,一连在新凤正侧面七处穴道上各点了一下,新风忽然身躯一长,就不动了。

史银周惊道:“噢!”

朱翠转过脸,轻吁一声道:“她中了毒,大舱里遍布毒气,刚才我来不及告诉你,只好用掌力把你逼出。”

史银周一怔道:“毒气?”

朱翠道:“放毒的人已被我打落江心,多半是死了,史大叔先在这里代我看好新凤,她虽然已为毒气所中,幸好吸进尚少,毒气还未攻心,我已把她全身七处主要穴道封住,只候所中余毒排出,才可以恢复知觉。”

史银周憾恨兼具地重重叹息了一声,心里却是想不透,敌人是怎么潜进来的。

朱翠道:“我现在要赶回前舱,把散留在空中的毒气处理干净,新凤如果有什么动作,史大叔只须待机点她的两处‘气海穴’,她就又会回复平静。”

史银周愧疚地道:“卑职记住了,公主快去吧。”

朱翠这才匆匆赶回前舱。

她生怕毒气厉害,所以未进舱前先自闭住了呼吸,候到推门进入之后,却不禁为眼前的另一景象惊得呆注了。

原来她记得清清楚楚,离开大舱前,仅仅只有后面面对江心的窗扇是敞开的,其他中间的几扇窗户都是严密地关着,然而现在那几扇窗户全已敞开,由于空气畅通,不见先前散置当空的毒气云烟。窗外月白风清,时见鱼儿跃波。这一切,根本就像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

朱翠下意识地感觉到,一定有人进来过了。这个念头蓦地使她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假思索地迅速转向内舱,经过一番观察,证明母亲弟弟一切安好,这才松了口气。

当她再次回转前舱,燃起了灯,才发觉到桌上有人以指沾水写的几行字迹:

“九品红,剧毒,再弃母弟子不顾,二失也。”

朱翠心中一骇,情不自禁地坐下来,暗忖道:原来那人所喷的毒,竟是闻名已久的人间至毒“九品红”,怪不得这么厉害。

她知道,所谓的“九品红”,乃是荟集了世间九种最厉害的至毒,加以提精研粉相互参合,或溶于水,或搓为丸,只须芥子般大小,投以饮水汤食,即可置数十人于死命,倒不曾想到,竟然被用以为吹散散播空气之间。

留话人并无丝毫夸大其词,朱翠果然又犯下了个极大的疏忽,设非是暗中这个留话的异人代朱翠作了必要的现场消毒工作,自己虽或将幸免,时间一久,毒息难免不会自关闭的门缝,渗入内舱,那时,母亲与幼弟的生命,岂非大是可危?这么一想,朱翠由不住再次惊得怔住了。

桌上水写的字迹,经过比较之下,正与她怀中所藏的、方才那张留书的绢字一模一样,证明是一人所写,那是毫无疑问的。

船泊江心,水面至宽,又有什么人会来自岸上?

朱翠自信她本人一身内外轻功造诣已是当世罕见,如果要她不借助任何浮物,仅凭踏波之功,想要横渡辽阔十数丈的江面,她实在还没有这个把握,当今武林她也实在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有如此功力?

那么,剩下的这个问题是……

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或许他原本就在这艘大船上吧!

其实朱翠早就怀疑住在边舱的那个陌生人了,只不过自己还保持着一份自尊,不便无故登门拜访,现在有了眼前这番变故,她便不能再保持缄默。

把大舱几扇窗户反锁结实之后,她先走向新凤卧身之处,察看了一下她的情形。

史银周皱着眉头道:“刚才她曾睁开了眼睛,双眼血红,卑职只当她醒转过来,只是过了一会又闭上了,与她说话也无反应,现在又沉沉睡着了,看来她所中的毒还不轻呢。”

朱翠本想说出她所中的毒为“九品红”,只是想到史银周难免又是一番惊吓,是以话到chún边,又复吞往。

她与新凤虽是主婢,只是这个丫环却是她自小亲自挑选来服侍自己的,爱她的伶俐机智,朱翠倒死心塌地地传授了她不少功夫,几年的深闺相处,很为她解除了一些寂寞,也为她办了些江湖上的琐碎事情,名为主婢,其实论及私谊却是大有过之,现在眼看着她在痛苦中的挣扎,生死尚还不知,朱翠心里的伤感,自是可想而知。

史银周道:“她的伤势可要紧么?”

朱翠微微点了一下头,眼睛里一霎间聚满了泪水。

“记住,千万不要给她喝水!”她关照史银周道:“我所知道的仅此而已,是活是死,也只有看她的命了。”

史银周面上也不禁浮起了一些戚容。

朱翠沉寂了一下,脸上忽然闪出了一些希望:“现在我要去拜访一位朋友,也许这位朋友或能有办法救她一条命,一切只有看她的造化了。”

史银周心里一怔,正想询问,朱翠已闪身步出。

无忧公主朱翠一径地来到舱面之上。

这时天将透曙,黎明之前反倒更显得黑暗。大船在浪潮里不时地上下起伏着,深深寒气透着儿许入秋的寒意。

马裕、杜飞二侍卫各立一边船舷,严密地向着江面上注视着,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一见朱翠现身而出,二侍卫立时垂手见礼。

走在马裕身前,朱翠颔首微笑道:“辛苦你们了,可有什么动静?”

马裕肃手道:“启禀小姐,一切平静,看不见有什么不对。”

朱翠眼波在大船上一转,舵房里虽点着灯,但是已经下锚了,船家等三人乐得趁机睡上一个好觉,隔着这么远,尚能听见他们所发出的沉重鼾声。

另一侧,那间边舱,门窗紧闭,并不见丝毫灯光。

朱翠决计要去会见一下这个人,却不愿惊动任何外人。

“天快亮了,你和杜侍卫也该休息一会儿了。”朱翠小声关照马裕道:“你们下去睡觉去吧。”

马裕抱拳一礼,道:“卑职遵命,只是……”

朱翠道:“上面有我在,你们下去好了。”

马裕等早已震于这位无忧公主的种种传闻,敬之如神明,既然公主有令,自然无话可说。

二人相对打了个招呼,遵命退下。

顿时,舱面上再也不见闲人。

朱翠略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一径直向着那个被称为教书先生所居住的边舱走过去。

她虽非有意放轻自己脚步,事实上仍落步轻微,在这起伏波动的船身上,可以说毫无所觉。

然而,对于某些所谓的“敏锐”人士来说,情形可就另当别论了。

朱翠一边前行,心里正自盘算着如何惊动对方,才不谓之失礼的问题。这个问题却立刻为之解决了。就在她前行到快要接近对方舱门前两丈左右的距离,那间边舱立刻现出一片灯光。

朱翠顿时站住了脚步。

“夜深露重,公主何来如此雅兴,小心受了风寒,还是下去休息吧。”

话声传自舱内,声音不大,却是每个字都听进了朱翠耳内。

这句话也就证明了此人的身份。

朱翠一听声音,立时也就可以断定出对方是用“传音入秘”的内家功力向自己发话,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不预备惊动第三者。

“先生太客气了,两次相助,特来向阁下请教,面谢大恩!”朱翠同样施展传音入秘功力,几句话一字不漏地回送到对方耳中。

话声方落,只听见“吱呀”一声,两扇舱门无风自开。

透过敞开的门扉,对方舱房内一切摆设,包括主人,那个教书先生在内,一目了然。一几、一灯、一椅,另有一张书案,案上置有文房四宝,那个人,披着一头散发,背案半倚而坐,拖着半截长躯,远远地向着自己这边注视着,长长的蓝色缎质长衣,竟连他的一双足踝也几乎掩了。

朱翠倒不曾想到对方如此干脆,倒使她本来心存的一番顾虑,诚为多余了。

然而,这位雍容华贵的俏丽公主,自有她风华气质,眼看着这番异于常人的情景,她却丝毫也不显得意外慌张,chún角轻轻牵起一丝微笑。

对方虽然不曾再次发话,房门无风自开,自然旨在纳客,这一点是无可疑。

朱翠轻轻说了声:“多谢!”轻移莲步,随即直向对方室内行进去。

这番举止,显然不若表面上所看来的那般轻松。

双方距离,原本是两丈左右,容易接近于一丈左右时,朱翠立刻就感觉出有异一般的非常情形。

一种无形的阻力,明显地由对方敞开着的门扉传出来,起先不过是微有所感,而每当朱翠再前进一步,这种无形的阻力,相对的也就益形加大。

如是,三数步之后,已是“举步维艰”了。

朱翠免不了心中的惊讶,当然她了解得到对方的居心。

当今武林之中,她所知道的,并没有几人,能够练有这等功力,“聚气成罡”,那是极不同凡响的内家极上功力造诣,面前人霍然有些能力,这番“惊讶”,其实也未必,倒不如说“惊喜”来得恰当,惊喜的是,朱翠果然没有看错了这个人。患难之中,能够结识到如此一个能人异士,自然是可喜之事。

朱翠一经证实到来自对方的这股无形阻力之后,立刻站定了脚步。

少停片刻,她才又继续举步,一步步向对方舱房步入。

不可置疑的,朱翠所遭遇到的阻力必然惊人,这一点只由她后甩的长发,以及向后垂直立起不动的衣裙可以得到证明。

然而,朱翠依然不疾不徐地走完了这短短丈余的距离,轻轻道了声:“打扰!”她的一只脚,已跨进了门扉,接着全身进入。

舱房里显然由于充满了这种不可思议、过于强厉的气机,使所显现于表面原本属于“静态”的现象,都有了甚多的偏差。

譬如说,那盏灯的灯焰,原本在纱罩里,只是圆圆的一团,此刻却变得又细又长,高耸的火苗,甚至于已经超出了灯罩的表面,看过去长长细细的,就像是一根针那般的细,黄闪闪地悬在空中。

书桌上的书本纸张,原本应该是平铺在桌面上的,现在却像是着了魔术似地纷纷直立起来,薄薄的纸笺,以及砚边狼毫,更不禁倒悬空中,滴溜溜地直打着转儿。

朱翠已经进来了。

她面色看起来较先时显得有些红润,除此之外,别无丝毫异态。

背倚长案坐着的主人,依然是动也不动地向她注视着,他的这种见客方式,的确是前所未闻,透着新鲜。

朱翠虽然进来了,实在难以压制住内心的惊骇,正因为她身怀绝技,才更能领会到对方这番施展之杰出惊人。

四只眼睛注视之下,朱翠更不禁心中怦然为之一惊,为着对方目瞳之下紫黑色的瘀血所震。

也就在这一刹那,充沛在舱房内的那种凌人、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机,忽然间为之消失。

朱翠固然大见轻松,其他各样异常的现象,也都一时还原如故。

轻轻拢了一下散乱的长发,朱翠脸现微笑:“阁下莫非一直这样待客么?”

“问得好!”高傲的主人仍然不曾移动他的身子:“正因为我生平鲜有客访,所以才不知如何待客,公主海涵!”

在他说话之时,朱翠注意到对方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也就是这一点,使她打消了方才初初一见时对他所生出的阴森恐惧之感。

“请恕我冒昧,我可以坐下来说话么?”

“公主请坐。”

“谢谢你。”

三个字说得冷冰冰的,加上她半嗔半笑瞟向对方的那种眼神,显示出公主的兰心惠质,只是这些似乎对于目前的主人,并不曾有一些儿体会。

“公主深夜造访,想必有非常之事了。”

“小婢新凤为对方毒气所中,如今昏迷不醒,”朱翠注视着对方娓娓道:“先生既然知道对方所施展的毒气本末,想来也应该知道救治之法了,特来请教。”

“哼!世上事岂能本此而论,公主高见,恕我难以苟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