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04节

作者:萧逸

轻轻拉开了风门,朱翠踱出舱外。

一阵大风,扬起了她散乱的长发,忽然间,她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

大船底微微在动荡着,过高的桅杆不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月色如银,映照着远近水面,像是洒下了数不清的银片那样地闪烁、灿烂。

蓦然,她发觉到左侧方的一叶扁舟。

正所谓“野渡无人舟自横”,那艘小舟确是横泊江心,与自己大船的间隔,不过只有三四丈的距离。

这个距离之内,对于一个轻功见长的人,那是丝毫也构不上威胁的。

朱翠心里一惊,信步前移。

她绕到了另一个角度。

终于发现出那艘小舟,并非真个无人,事实上现在正有一个头戴大笠的渔夫正在船尾伸竿夜钓。

朱翠注视了一刻,不见什么动静,便踱入舱房。

迎面看见“一掌飞星”史银周,史氏正闭目倚舱养神,听见声音连忙站起来。

朱翠道:“新风情形怎么样?”

史银周道:“还没有醒,不过中间曾有两次呕吐,含糊着要水,卑职没有敢给她,公主这半天到哪去了?”

朱翠不便瞒他,却也不便详告,只道:“我去察看了一下后面边舱。”

史银周一惊道:“公主可曾发现那个姓水的有什么可疑么?”

朱翠摇摇头道:“那倒不会,我相信他是我们一边的。”

史银周“哦”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

朱翠道:“外面有一艘钓鱼的小船,我倒觉得很可疑,大叔去注意一下,我这就去看看新凤去。”

史银周忙即步出,朱翠却向舱内步入。

朱翠步入新凤的舱房,觉得她脉搏宏大,心跳得很厉害,而且嘴chún干裂,一切的现象都显示她中毒甚深。

当下她不敢迟疑,一面取出方才水先生所赠送的化毒丹,小心地置于新凤舌桥之下,然后再施展推按之术,缓缓与她推拿身上穴路。

果然,没有多久的工夫,新凤就发出了呻吟声,紧接着睁开了眼睛。

朱翠想不到水先生所赠送的化毒丹居然如此灵验,当时轻轻握住新凤手腕,嘱咐道:“你已经不要紧了,但是现在还不宜说话,先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等一会我会叫人为你准备吃的东西,外面什么事都不要你来操心,知道吗?”

新凤见公主亲自服侍自己,一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在枕上不时点头,以示感激之意。

朱翠又交待安慰了她一些话,这才步入里面舱房。

她实在感到有些倦了,可是外面事态的发展,却是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

停船江心,只是一时的权衡,不能永远搁置下去。

朱翠回到了自己的舱房,显然是因为过于疲倦,她只觉得周身乏力,必须要休息一会才行。

她所居住的这间舱房,是选择靠外面的一间,有两扇窗户通向外面江上,她所以要居住这一间,是因为如有人从江上过来,慾图不利于其家人,必须要经过这间房子,先要通过自己这一关。

因此她在窗扇上端悬有一串小小贝壳所连制而成的风铃,只要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使这串风铃发出响声,也就足以使她得到警觉。

熄灭了灯,朱翠盘膝床上,试着运行了一回坐功,她引气玄关,过“任”、“督”二脉,很快地行了一周天,遂即入定过去。

这一次入定足足有两个时辰她才苏醒过来。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透过纸窗的一片殷红阳光,敢情天已经大亮了。

朱翠忙不迭地下了床,打开窗扇,正好看见地平线那一端的斗大红日,江上弥漫着一片蒸腾的雾气,可以想见今天必然是个大好天。

外面传过来轻轻的叩门声,是宫嬷嬷的声音道:“公主醒了么?”

朱翠吩咐她进来。

门开处,宫嬷嬷走进来,请安欠身道:“给公主问好请安!”

朱翠道:“旅行在外,过去宫里的那一套俗礼都免了吧,少主人睡得可好?”

宫嬷嬷道:“少主人睡得好极了,这会子吵着肚子饿,要喝燕窝粥呢!娘娘也起来了,史统领正侍候着在大舱里开饭,叫我来侍候公主梳头。”

朱翠一笑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有这些规矩,我的头一向都是自己梳,用不着你。”

宫嬷嬷笑道:“说的也是,我连自己的头都梳不好,哪能侍候公主呢,新凤那个丫头这会子睡得正香呢,史统领说她中毒要多多休息,所以也没敢叫她。”

朱翠点点头道:“对了,就让她多睡一会,你去给我打一盆洗脸水吧!”

“早打好了,”宫嬷嬷说:“就在外头,青盐漱口水也都准备好了。”

朱翠应了一声,立时步出,在廊子里洗了脸,又用青盐把牙齿擦洗干净,才来到了前面大舱。

大舱里各人俱都在座,圆桌正面上首坐的是娘娘沈氏,虽在旅途之中,她亦不脱雍容华贵,脸上薄施脂粉,一身粉红缎子百结裙袄,上面绣着凤凰,宫样蛾眉,郁郁秋水,长时间的养尊处优,加上她善于调养,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

沈娘娘左边座位空着,是留给公主坐的,右边座位上坐着那个年仅九岁,粉妆玉琢的王子朱蟠,他是当今蒙难的鄱阳王朱由贵唯一的子嗣,也是公主朱翠嫡亲兄弟。

沈娘娘对面座上,恭敬陪坐的是“侍卫营”统领史银周。另外,一个叫“秀儿”的年轻女侍,双手捧着香茗,站在她身后,马、杜二侍卫各据一方。

娘娘正在与史银周说话,就只小王爷朱蟠双手不闲着,满桌子抓吃的往嘴里塞,弄得一片狼藉。

朱翠出来,先向母亲问了安,史银周等分别见了礼之后,才坐下来。

宫嬷嬷赶过来为她添上一碗粥。

沈娘娘道:“刚才我还在跟史大叔商量,是不是该起程了,你史大叔说须要听你的主意,你倒是说说看,要是这么个走法,咱们半个月也到不了鄱阳。”

朱翠看了史银周一眼:“史大叔的意思怎么样?”

史银周道:“卑职的意思……为了避免敌人的跟踪,我们还是绕道而行比较好。”

朱翠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是这个意思,能够明天上岸最好,史大叔就张罗船家开船吧!”

史银周应了一声,立刻离座外出。

朱翠吃了碗粥,在母弟面前,尽量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抽空向窗外瞄了一眼,特别注意远处的芦丛,出乎意外的,倒是不见那两艘船再跟着了。

朱蟠吃了许多东西,吵着要到船外面去玩,沈娘娘怕把他闷坏了,就吩咐宫嬷嬷带他到上面去走走,宫嬷嬷却知道事情的危险,只是用眼睛去看朱翠,朱翠生怕引起母亲的多疑,也就欣然点头。

她离开座位道:“我就陪小弟到舱外面去走走吧!”

朱蟠听说姐姐要去,高兴得一跳而近,拉住朱翠就往外扯,嘴里嚷着:“叫他们给我们弄一只小船,我跟你到江里划船去!”

沈娘娘连忙说道:“可不行,不许胡闹。”

朱蟠说:“怎么不行,我以前就划过船,我还会扎猛子呢!”

朱翠沉下脸道:“你要是再胡闹,就把你锁在房里,永远都不叫你出来,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大江里,可不是在家里!”

在家里这位小王爷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个人,一个是父亲,一个就是这姐姐,弄不好还真挨打,这时见姐姐生气,他也就不敢再吵了。

朱翠同他步出了舱面。这时船掌柜的老金和他儿子金七、小伙计毛五已经把帆升起来了,正在起锚预备开船。

史银周走过来道:“船老大说今天风向好,水面又平,在日落以前,就能到江阳府。”然后他压低了嗓子道:“我们不是在那里下船吧?”

朱蟠跑过去看船上人起锚,马杜二侍卫在后面跟着。

史银周道:“昨夜卑职注意那艘钓鱼小船,到四更天才看见它离开了,以后也没有见它再来。”

朱翠点点头,说:“也许真是来钓鱼的也不一定,倒是后面那两条大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还不知道。”

史银周想了一下道:“钓鱼小船走了没一会,它们也就走了。”

朱翠想了想道:“这么说,他们还是一路的,哼,这个曹羽果然是老姦巨猾,我们真要对他十分小心才行呢。”

史银周皱着眉,深深觉得此行责任重大。

这时大船已经开动起航了。

船老大老金老远的请安,向史银周道:“小人还忘了回禀史老爷,船上的那位水相公已经走了。”

朱翠顿时一惊。

史银周也为之一怔:“你说住在边舱的那位水先生已经下船了?”

老金说道:“在天亮的时候,小伙计毛五给他送葯去,门开着,人已经没有了,桌于上还留有一张纸条和一锭银子的船钱。”

史银周道:“什么样的纸条?”

老金说:“纸条上说那锭银子是给小人的船钱,另外有一封信要小人呈给朱小姐。”

朱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说道:“信呢?”

老金由身上摸出来,双手呈上,史银周接过来转呈上去。

朱翠接过了信来,先瞄了一眼信封上“朱小姐亲启”五个字,写的是工笔的隶书。

不知怎么她心里这一霎乱极了,仿佛像是失去了什么似的不宁静。

简单的几句留书,她却看了无数遍:

“顿舟安驿,小心曹贼,西山翠冷,苍海无情,此去两无牵。承情妙手,公主万福,海客顿。”

尽管看了许多遍,当中还有些茫然。

朱翠一声不哼地收起了信,只向船家老金点头道:“知道了,你去吧!”

老金叩了个头,站起来离开。

史银周只是看着朱翠,希望由公主嘴里得到些消息。

朱翠淡淡地道:“没什么,他只告诉我们要慎防曹羽这个人,还要我们提早下船,改走陆道。”

史银周说道:“公主以为这个人可靠么?”

朱翠点点头,心里却暗笑道:“他要是对方的人,我们这一家子的命早就没有了。”

史银周显然因为对于这个“水先生”还了解不够,才会有此一问,其实朱翠又了解他多少呢?

“我对他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只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朱翠肯定地说:“他对我们绝无恶意,而且绝不是曹老贼那一边的,而且他武功出众,曾经两次出手暗中帮助了我们,只可惜……”

说到这里,她十分失望地苦笑了一下:“我原以为他会继续留下来帮我们对付曹羽的,现在他竟然走了。”

史银周由于与曹羽方面有过两次的接触,深深体会到对方的凶厉诡诈,下一步尚不知更待如何,自己这方面妇人幼儿略有失闪,自己即使是投江一死,亦无法洗却身后骂名,这么一想,脸上不禁浮现起一丝愁容。

倒是朱翠察言观色,看出了对方的隐忧。

“史大叔不必担心,”朱翠冷静地分析道:“我想曹老贼一连两次失败之后,应该心里有数,知道了我们的厉害,没有十分的把握,他是不会再轻易出手的,我们如能在他出手之前先到九江投奔刘大学士,打听出父王的真实消息,然后再定一切。”

史银周点头道:“公主说得是,刘大学士素蒙王爷眷爱培植,再说他与‘宁王’的关系极好,只要能到了南昌,我们就一切无忧了。”

朱翠微微一笑道:“这也正是我的打算。”

说到这里,只听见前面传过来一阵笑声。

敢情那位小王爷朱蟠耐不住舱底的寂寞,现在玩得十分开心,竟然爬上了桅杆,两只手吊在一根横帆柱上,当猴子一样的正在盘耍,老金等几个船家看得好玩,俱都发出了笑声。

朱翠嗔笑道:“真是个野小子!”

史银周道:“少主人这几天在舱里闷坏了,好在江上无事,就让他玩一下吧!”

朱翠点头道:“话虽是不错,可是敌暗我明,总是得十分小心才是。”

说话时,那位小王爷朱蟠已经攀上了一根横帆,爬上了丈许高的帆柱,兀自作势,还要往上攀登,杜马二侍卫吓得在下面前拥后护着,生怕他会跌下来。

朱翠见兄弟过于顽皮,正要出声喝止,猛可里就听得船舷这侧一声水响,陡地冒出了一颗头颅,紧接着那人扬起右手“嘶嘶”一连发出了两口飞刀,直向帆间现身的朱蟠身上飞去。

这一手实在过于突然。

朱翠目睹之下,一声清叱道:“不好!”陡地腾身而起,一径向距两丈开外的风帆上纵身过去。

于此同时,史银周也自发出了一声惊叱,探身出掌,打出了他仗以成名的暗器:一掌飞星。

水面现身那人,端的是滑溜到了极点,水功又好,飞刀一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