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47节

作者:萧逸

所幸借着夜幕掩饰,加以风声、海涛声的混淆,不要说单打独斗,就算来上百八十个人打杀一阵,也听不见什么显著声音。

朱翠仗剑前行了几步,来至在一幢石峰之下。猛可里一道孔明灯光,直射眼前。朱翠心中一惊,慌不迭忙向一边来了一个快闪,可是却慢了一步无边无际的,而具体事物在空间上是有界限的。量度空间一,已为对方看见了身形。

耳听得一人大声叱道:“口令!”

紧接着两条人影,交插着已快速地扑了过来。

朱翠自是无惧他们,只是却怕败露了身形,万一惊动了不乐帮的几个首脑人物可就不妙。这时她眼见对方二人向着自己扑来,如其逃跑,倒不如快速一战取胜,免得惊动了其他各人。心念方动,对方二人已来到近前。

朱翠干脆站定了身子,以逸待劳。这样一来,两个人倒反而为之一愕。

其中之一呆了一下说道:“咦,你是?”

朱翠冷笑道:“我只是随便走走,怎么,不行么?”

二人对看了一眼,其中之一腮上留着一络胡子,乃是巡江第十六令的令主,此人名为“海鹰”谢虎,功夫了得。

“无忧公主”朱翠住进本岛之事他是知道的,甚至于还见过朱翠一次,这时细认之下,依稀记起,顿时大吃了一惊。

当下上前一步抱拳道:“原来是公主殿下,失敬,失敬,如此深夜,不知公主驾临海边有何贵十?卑职奉令巡视,因奉有上令,如无通行证物,却不便放行呢!”

朱翠见他一面说时,一双眸子频频转动不已,便知道此人是一个阴险之辈,好在对方只得二人,自己身形已现,说不得只好狠下心来,取此二人性命了。当下一面探手入囊,摸着了两粒菩提子,嘴里却佯作微笑道:“我这里有风岛主的通行命令,请足下一看真假!”

海鹰谢虎怔了一怔,道:“遵命!”一甩头向身边那人道:“去看看!”

他身边那个汉子应了一声,方自上前,不经意只听得海鹰谢虎一声叱道:“小心:“

这人一惊之下,只觉得眼前一亮,已吃两枚菩提子打中前额上。

朱翠有意取对方性命,这双菩提子上贯足了内力,一经命中,顿时深入脑海。可怜这人什么也没有认清之下,糊里糊涂便丧了性命,一跤摔倒就此完蛋。

与他同来的海鹰谢虎,乍见此情景,由不住大吃了一惊,慌不迭摸出口笛,正待就口力吹,却不意面前人影乍闪,无忧公主已奇快地袭近眼前。

谢虎来不及吹口笛,紧迫间,慌不迭以手中分水刀,照着朱翠身上就砍。

强大的劲力迎面冲撞过来,敢情这位公主身形已先来至眼前,且发出了内家劈空掌力,谢虎身当之下,只觉得前胸一阵剧痛,由不住发出了一声呛咳,身形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

海鹰谢虎的身手不弱,当此性命相关的一霎,他可不愿束手待毙,身子一倒下去,眼看着对方一口长剑冷森森地已劈向眼前,情急之下,脚下用力一踹,踹起了一股沙箭,直向着朱翠身上击。

把握住片刻缓和之机,谢虎一个鲤鱼打挺,猛地自沙地上挺身跃起。

海鹰谢虎这一手不谓不快了,无奈今夜碰见了这个要命的女杀星,却是决计要取他性命。

谢虎身子方自跃起,对方一口长剑长虹贯日般地,陡地向着自己左肋上力刺过来。

“当!”一声,黑夜里刀剑相交,激起了一点火花。

谢虎先已为对方劈空掌力击伤了内腑,此刻用力之下牵动伤处,嘴张处“哇”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朱翠一经出手,更不留情,当下紧紧向前踏进一步,掌中剑“玉女投梭”分心就刺。

这一剑无论如何,都是非中不可。剑势走处,谢虎吓得面无人色,自忖着万无幸理,非死不可。

哪里想到,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呼”地自侧方猛然跳出了一条人影。

这条人影身法可真是快极了。随着这人跃出的身子,一根乌油油的藤杖快若电闪般地自侧面刺出,不偏不倚正好点中在朱翠探出的长剑剑锋之上,“当”地发出了一声脆响。

在摇散的一片剑光里,朱翠掌中长剑忽悠悠地已被荡开一边。

猝然现身的这个人,身材枯瘦,长发细脸,手持藤拐,敢情是个老婆婆,刘嫂。

想不到在此紧要关头,竟然杀出了她来。朱翠在对方现身之始,借着一转之势,嗖地她把身子腾出了丈许以外。

刘嫂藤杖一收,哑笑一声道:“这是从哪里说起,朱公主你这是干什么?”

被她突然地这么一问,朱翠还真无言以对。

眼前情形究竟还没有到“明火执杖”双方翻脸时候,也只好给她来一个死无对证了。

聆听之下,朱翠一声冷笑,剑指一旁的海鹰谢虎道:“你何不问他去?”

谢虎偏偏又是个不擅词令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朱翠会有此一说,聆听之下顿时为之茫然,他原已为朱翠劈空掌力劈中要害,这时更不禁气血上翻,方一开口,禁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一倒,当场昏了过去。刘嫂心里一惊,忙自上前察看。

朱翠冷笑道:“失陪!”反身就走。

刘嫂一面察看谢虎伤势,见状厉声道:“你先别走!”

朱翠哪里肯听,早已施展开轻身腾纵功夫,转瞬间纵出了十数丈外。

刘嫂见状大怒,虽见谢虎情况不妙,可也顾不了他,当下一压手上藤杖,切齿痛恨说道:“丫头,今天晚上看你还怎么跑?”

嘴里说着,脚下施展“燕子飞云纵”的轻功绝技,嗖嗖嗖嗖!一连三数个起落,紧紧蹑着朱翠身后追了下去。

朱翠何尝不知今夜情况不妙,这件事一经张扬开来,即使是风来仪有包容自己之意,也难以平息众怒,大错促成,她心里一片紊乱。

偏偏那个刘嫂竟是死缠着不放,凶魂恶鬼也似地自后面追上来,二人均是施出全速,一追一跑,转瞬间,已奔出数十丈外。

眼前一堵高峰,朱翠生怕为刘嫂追上,脚下加劲,一连几个纵身,扑了上去。

刘嫂嘿嘿一笑道:“鬼丫头,我看你往哪里跑?就是上天我也把你拉下来。”

一面说,刘嫂紧跟着随即压杖而上,一奔一追,转眼又是老远。

眼前已几乎到了峰顶,倒有一片面海的突出石台,约莫有数丈见方。朱翠跑到这里,已是前无去路,她决计不跑了,忽然定住了身子,回过身来。

刘嫂恰恰也在这时,由身后紧追上来,见状猛地停住,一面嘿嘿笑道:“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朱翠冷笑道:“刘嫂,你我往日并没有怨仇,干什么苦苦相逼,莫非我真的怕了你么?”

刘嫂呆了一呆,“哈”地一笑道:“你这是跟我装糊涂,奶丫头,怪不得岛上连番出了不少怪事,死伤了许多人,我和我那个老伴儿一猜就知是你这个丫头干的,偏偏三娘娘护着你,说不是你,今夜可叫我老婆子亲眼看见了。”

朱翠心里着实吃惊,情知她是把单老人暗中所作所为的这笔账也记在自己头上了。

眼前情况的确是十分严重,只要容得这个刘嫂生离此境,自己全家性命休矣。

心里这么一盘算,朱翠只得狠下心来,暗忖着与对方一拼生死了。

当下心里一面打算着出手方式,一面冷冷地道:“你看见什么?”

刘嫂咬牙切齿地道:“你还要嘴硬?三更半夜你到海边干什么,又为什么要杀害谢令主?”

冷笑了一声,这个老婆婆上前一步,哑着嗓子道:“再说,这里进进出出,都布置得有本岛厉害的阵法,你怎么能随意进出的?你说!”

未翠既已决心与对方一拼死活,倒也不再多虑。

“老乞婆!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你看这个地方可好,我们就在这里一决生死好了!”

说时,她长长地吸了口气,一面压剑而前。

刘嫂忽然明白了对方的用心,嘿嘿冷笑着,手里的龙头藤杖往前一指,摆出了一招“仙人指路”的架式。

“丫头,你想杀了我老婆子灭口,嘿嘿,可没那么好的事!你也别想一死了事,老婆子偏偏就不称你的心,我还要活的呢!”

朱翠在她说话时,心里已在仔细地考虑出手的招式,她只知道这个刘嫂一身武功非比寻常,自己很可能还不是她的对手,可是眼前情形却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放手一搏别无退路。

刘嫂嘴里虽然不停地在说着,那双精光闪烁的小眼睛,却不停地在对方身上转动不已。

说时迟,那时快,朱翠一声清叱,身子已霍地跃起,却向着刘嫂头顶上掠过,刘嫂一声叱道:“好!”

藤杖怪龙也似地已翻了起来。

朱翠想是认定了她会有此一手,手中剑微微一吐,剑尖已经点在了对方杖身之上。借助着这轻轻一点之力,她身子倏地一个疾翻,呼噜噜已闪向刘嫂左侧方。

双方近到举手可触。朱翠之所以要如此接近她,自然心里存着出奇制胜的招式,原来她新近由单老人处学得了许多剑招,俱乃金乌门不传之秘。眼前情形,朱翠为了本身救命计,也只得用上了。

刘嫂显然是个厉害的人物,却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一上来立即施展出凌厉的杀手。

朱翠身子方自向下一落,刘嫂已下意识地觉出了不妙,龙头杖霍地向下一收,就在这一霎间,一蓬剑光,直由她侧面升起,其势之快简直出人想象。

刘嫂总算是身负绝技,拟处非常之便,虽然这样,剑光过处,却在她臂后侧方留下了一道半尺来长的血口子,连带着一绺长发也被削了下来。

这一惊,使得刘嫂为之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她生平自负极高,由于在不乐岛特殊的身分,平常也很少有出手的机会,想不到一时大意,竟然会在对方上个少女手里吃了大亏,这口气叫她如何能够吞忍得下?

“好丫头,你可真是找死了!”

嘴里叫着,这个刘嫂竟然施展开了一套奇怪的杖法,随着她前后左右不停转动的身子,手上那一根龙头藤杖舞起了阵阵狂流。

这杆藤杖本身就较一般兵刃为长,此刻一经运施开来,只听得一阵呼呼劲风之声,满空都交织满了凌厉的杖影,方圆三四丈之内,简直无能近身。眼前这片高出的临海石台,左不过才只有六七丈见方,刘嫂这种杖势一经摆开,几乎全被她占满了。

一刹那间,朱翠被逼得节节后退。

刘嫂见状,越发地手上加劲,一杆藤杖霍霍生风,敢情是十面威风。蓦地见她一拧杖势,脚下猛地前跨一步,手中藤杖“金鸡乱点头”,直向着朱翠头、胸、肩、肋,各处猛厉的狂点了下去。

兵刃上对招,有所谓的“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之说。

刘嫂眼前显然正是发挥出她兵刃较长的优点,一根藤杖尽管往远处伸。

朱翠虽然吃亏在手上的剑较短,惟在于一上来先伤了她一剑,心里面便也定下了。这时迎着对方的来势,极为小心谨慎地应付。一口长剑施展开来,真个有如野云振飞,去留无迹。虽具有凌云驾虹之势,却无履冰剪彩之痕,端的是剑中高手,已深具剑术之上乘气势。

刘嫂虽然悉知朱翠擅武,到底也没有与她真实地较量过,想来对方贵为公主,平素金枝玉叶身子,就算是会几乎功夫,又能有如何分量?哪里知道一经动起手来,竟是这般厉害,当下哪里再敢丝毫怠慢,却把这杆藤杖舞得霍霍生风,进退挪闪,一招一式俱见功夫。

朱翠这边其实与对方心情一样,眼前情势已是摆明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刘嫂既已看破了朱翠行藏,容她转回,必将事机外泄,那时在全岛合歼之下,朱翠全家大小,休想逃过活命。正因为如此,朱翠已别无退路,除了一死相拼,再无良策。是以,她这一口剑运施之下,更是招招狠厉,简直施出了浑身的解数。

两个人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分出胜负来。

一霎间,彼此已对了五六十个照面。

天空中闪电频频,郁雷一声一声地响。雨似乎比较先前下得大了。

两个人心情却是一样的紧张,恨不能立将对方力毙手下,偏偏又是不能称心如愿。

似乎她们双方都小看了对方,等到一动上手,才猝然发觉出对方竟是出乎意外的强。

雷声隆隆,雨更大了。此时,两个人满头满脸,全都被雨水打湿了。

如此黑夜,处此绝峰,原已是艰险万状,再加上骤雨雷电,更加重了内心的沉重压迫感。经过雨水泼湿了的泥上,人踏其上,滑不沾足,加以雨水混淆了的视线,动起手来更是险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