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48节

作者:萧逸

这一手是在眼前各人,众目睽睽下施出的。由于事出突然,所有目睹者看到这里,俱都情不自禁地大声呼叫了起来。

眼看着这一双明晃晃尖刀,几乎已经扎在了海无颜背上的一刹那,海无颜身子霍地一个倒转,险象万端里,几乎与对方那个人成了脸照脸之势。

尤其奇怪的是,大伙这么多双眼睛,竟然没一个看清楚这双刀是怎么到了对方手里去的,那真是十分巧妙之事。

这汉子刺人不成,一双匕道反而到了对方手上,心里一急,哪里还敢再行出手,脚下用力一点,直向着水中跃去。

虽然如此,他却不能逃过了眼前这步劫难。就在他身子方自纵起空中的一霎,海无颜手上的一双匕首已经掷了出去。

“哧”的一声,出手的一双匕首,化成了两道银光,一左一右,不偏不倚地并排插在了这汉子背后一双气海穴上。也像先前那几个人一样,只听见“扑通!”水响之声,这人一头扎落水里,可就再也起不来了。

这番情景看在了各人眼里,自是触目惊心不已。

手持独脚铜人的秦大力,大吼一声道:“小子你有几个胆子,敢到这里来撒野?还不跪下来向爷爷们磕个响头,把你带回去听候发落,要敢哼半个不字,今天准叫你小子到海里喂王八去!”

海无颜在对方初来之一霎,已注意到对方的阵容,一眼已看出了秦、侯二人身分。只要将这两个人击败,其他人也就不战而退。眼前这个秦大力看来一副火爆脾气,倒是正好拿他来试试身手。

同时,他也曾注意到,先时所见的一艘白色大船,已经越向这个地方接近过来,不用说,那艘船上必将有不乐帮上更高级一层的人物在内。

海无颜实不愿未入不乐岛之前,花费许多精力在海上,虽然这些人无能对他构成威胁,到底惹厌,而且他也不慾过分滥伤无辜。基于如此,海无颜也就不打算伤人过众。

当下在秦大力交待过一番话后,他缓缓由位子上站起来,步向船头,目注向对方朗声道:“我姓海,是专程来拜访你们三位岛主来的,刚才情形谅你们也都亲眼看见,凭你们这样身手,还不是我的敌手,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去,不要自己找死,要不然刚才那几个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话声方住,就听得秦大力一声断喝,陡地自对船上跃身而过。他身高体大,加以手上的那个独脚铜入,怕没有两三百斤沉重,一跳一落,发出“嗞”的一声大响,整个船身由不住霍地向下一沉,随即剧烈地摇荡起来。其势其为猛烈,看起来整个船只,都将要为之翻转过来。

站在船头的海无颜,在这番剧烈摇动里,看来就像钉在了那里一样,不曾有丝毫移动。

忽然,他身子向前踏进一步。这一步踏距极大,就在他脚步落下的同时,那艘动荡剧烈的船身,忽然间为之定住了,一任海波溅拍在四周船板上何等猛烈,这艘船竟能维持住一定的静止。

这等功力,简直是不可思议。秦大力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大力,又练有二十年十足的横练功夫,可是像对方这等“伏波神力”,却是他不敢想象的。

此人虽然外貌粗鲁,其实心里可一点也不愚笨,称得上是粗中有细。

这时,他眼见着对方这个姓海的展示了这一手“伏波”功力之后,心里大为折服,先时的狂傲气焰顿时为之瓦解冰消。

由于这番气势化解得太过突然,与他此来的动作完全不能调和,一时之间,竟然只管看着海无颜发起呆来。

四周快船上的兄弟,原打算头儿现身之后,定能将对方制服出气,却没有想到秦大力登船之后,竟是只管向着对方发呆,一时群情大哗,纷纷嚷叫了起来。

秦大力自觉着“虎头蛇尾”有些脸上吃挂不住,偷眼再者那艘白色大船己临眼前。

由船上旗帜所显示,秦大力知道是自己顶头上司“水管事”闹海银龙李银川来了。

李银川在不乐帮身当四大管事之一,手下统帅着两百艘战船,称得上位高职重,这时接了消息,生怕有所失闪,随即匆匆赶来。

一名令旗手站在船头,频频挥动着手上三角令旗,各船见状顿时向两旁让开。

秦大力正感有些难以下台,见状反倒给他找了一个台阶,正好用作借口。

当下独脚铜人往怀里一抱,身子向边上船舷跨进一步,大声向着对方海无颜道:“姓海的小辈你注意了,李管事这就会你来了。”

话声方住,眼看着那艘大船,带起了半丈来高的一个浪头,陡地拥到眼前。

操舵的汉子,不傀是好身手、大船来得疾,停得亦猛,一个浪头打起来陡地在眼前煞住,四周浪花唏哩哗啦响个不住,这番声势先自吓人不轻。

再看大船上,清一色的十名黑衣杀手,左右抱刀站立,中间站着二人,正是正副两位管事,“闹海银龙”李银川与“燕尾镖”薛涛。

是时,早先下水的巡海第七队令主卓英,早已攀上了另一艘快船。由于他是此一事件的最先接触者,自当由他向上回报,当下抱拳大声道:“巡海第七队令主卓英,参见二位管事!”

秦大力、侯腾等人也都上前抱拳见了礼。

卓英抢先道:“二位管事来得正好,这个人自称姓海,八成儿就是给咱们作对的那个人,卑职手下已有多人死在了他的手上,二位管事作主。”

“闹海银龙”李银川乍见对方只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已知来者不善,这时再一听对方姓海,由不住为之一惊,哪里敢掉以轻心!

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李银川抱了一下拳,道:“朋友你报个万儿吧!”

海无颜冷笑道:“我名海无颜,与贵岛岛主高立、宫一刀不久以前都见过面,这一次是专程来访,想不到贵岛竟是如此待客,这位卓朋友更把我的小船开翻海里,说不得只好借助贵岛的船一用了!”

李、薛二位管事,一听来人自报姓名,证实了正是岛上日夜提防担心的人物终于来了,彼此对看了一眼,心里有数,越加不敢有所失闪。

李银川嘴里“哦”了一声,慢吞吞地又拱了一下手,微微笑道:“失敬,失敬,原来阁下就是海壮士,请恕在下来迟,手下多有开罪,尚请足下勿怪才好!”

李银川嘿嘿一笑道:“在下李银川,职掌这里水战营管事,这位是在下的副手,人称燕尾镖薛涛的就是!”

海无颜莞尔一笑道:“失敬!”

李银川道:“我手下不识足下高人,多有失礼,请不要怪罪,足下既要拜访三位岛主,可否即请移驾到在下座船,由在下一路护送尊驾入岛可好?”

海无颜一笑道:“阁下太客气了,恭敬不如从命,有劳阁下了。”

话声方住,人已如风飘絮般地荡起,却又似平沙雁落翩翩地落在了李银川所乘坐的大船之上。

李银川看在眼中,心中暗暗吃惊,一笑抱拳道:“久仰足下身怀盖世身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此去东岛,约莫有半日行程,时间还早,足下一切自便吧。”

说罢举了一下手道:“摆阵回航!”

副管事薛涛即重复了一下他的口令,站立在船头的旗手,立即挥动手上三角旗帜,将号令传出。

李银川虽然只说出“拟阵回航”四个字,可是这个旗手打出的旗号却不单纯。

各船接收之后,随即由秦、侯二位分队令主,一时在海面上排开阵势。

顷刻间,海面上众船摆出了一个梅花形图案,海无颜等所乘坐的大船,居中而立,有如花中之蕊。

海无颜在那名旗手舞动令旗时,已微微觉出有异,再看众船只在水面上一番布署调动,心里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他艺高胆大,自忖着以眼前这干人物,决计难成大害,他着实没把他们看在眼中。

大队船只眼看着已布成了梅花阵势。

“闹海银龙”李银川正待吩咐开船,忽然间听得手下一阵喧哗声。

却见一艘渔舟从侧方硬闯过来,经过手下一阵子喝叱,这艘渔船才停了下来。

这地方原是不乐岛的禁区,一向是严禁外来舟舶靠近,更遑论在此处撒网打鱼了。

其实他们其中许多人早已发现了这艘船在附近撒网,只是当时全分注意力都在海无颜身上,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是无暇顾及,现在对方竟然硬闯到自己船阵之中,那便不能等闲视之了。

李银川见状大怒,厉声喝叱道:“这是怎么回事,秦令主你过去看看,怎么不相干的船都来了,成何体统?”

秦大力原为海无颜生得一肚子闷气,光从发泄,一股脑儿,把所有闷气全都发在了这艘不知天高地厚的船上。嘴里骂了一句,一连几个飞纵,借踏着附近船板,一径向来船上跃身过去。

来船上总共就只是母子二人,一个腰干挺直白发苍苍的老贫婆,一个青衣长身的瘦高少年。母子二人似乎不畏眼前阵仗,直眉竖眼地向这边看着。

秦大力一肚子邪火,根本无心多说,身子七纵过来,手上的独脚铜人一招“横扫干军”,直向着眼前母子二人胸前疾扫了过个百。

以秦大力之“大力”,再加上兵刃独脚铜人本身的重量,这一挥何止千斤?

眼看着这母子二人势将要被这重重一击之力,抡上半天之上,四周各人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就在此要命的一刹那,即见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忽然抡起右手,竟然硬接硬抓地直向着当前独脚铜人身上抓了过去。

“噗!”一声,抓了个正着。

老婆婆看来蒲柳之身,非但没有被这千斤一击之力击飞半天,事实上她直立的身子,简直连弯也没有弯一下,竟然凭着单手之力,实实在在地接住了对方的独脚铜人。

秦大力一惊之下,用力向后就拉,这一拉依然仍是白拉,依然是一动也不动。

秦大力简直红了眼,怎么也想不通一时之间竟然会遇见了两个奇人。

众人目睹之下,秦大力可就越觉得这张脸无处可放,情急之下,脚下一个上步,另一只手“黑虎偷心”,照着对方老婆婆心上就抓。

白发老妪面色一沉,口中怒声道:“无礼!”

忽然间,她身子向后一沉,施展出凹腹吸胸的绝技,整个上胸足足向后收缩了半尺有余。秦大力这一式“黑虎偷心”敢情是差着两寸没有打着。

白发老妪显然技不只此,随着她一个闪身之势,右手用力向后一拉,借着对方所出的力把对方给摔出去。

秦大力再也站立不稳,一个踉跄,通通通,一连向前冲了七八步,眼看着到了船边,才拿步站稳。

只听得一人断喝道:“大胆!”

人影乍闪,一条身影,极其快速地来到了面前。

现身的这个人,乃是“燕尾镖”薛涛,他虽然看出来人母子不是好相与,到底不乐帮声威不容侵犯,决计与对方一个厉害。是以,他身子乍一欺近,猛然间一个下腰,双掌同时递出,待向对方老妪胸腹之间按去。这一式劈挂掌十分厉害,薛涛大概是恨极了对方的无理取闹,决计取对方性命,双掌之间运足了力道。哪里想到,掌势才劈了一半,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挡住,敢情是那个青衣少年,不慾母亲吃亏,突地横身拦阻,硬接硬架的施了一招“横架铁门栓”,将薛涛的一双胳膊架住。

“你?”

薛涛怒眼看着对方,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白发老妪“咯咯”一笑,一口南腔道:“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怎么着李大管事,你是不让我们母子上船是不是?”

薛涛听她这么一说,一时怔住了。

另一条船上的水管事“闹海银龙”李银川,不禁被对方这番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聆听之下,他呆了一下,冷冷地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嘿嘿,实在抱歉,请恕在下眼生,贤母子是?”

白发者妪未及答话,那个青衣少年已朗声道:“在下桑平,这是在下的母亲,我们母子一直住在肇庆行馆,负责那边行馆的工作。”

李银川听到这里,“哦”了一声,这才明白过来。

他久仰桑氏母子武功了得,为本帮之杰出手下,一直分发在外坛服务,由于对方从来也未返回过本坛,是以彼此并不相识,

话虽如此,李银川却也不敢怠忽职守,还需问个明白。

“这么说,倒是卑座失礼了。”李银川抱了一下拳道:“请恕冒昧,贤母子既在本帮服务,可有什么证明?”

自称桑平的少年立刻从腰间取出了,一面玉玦,冷冷一笑道:“贵管事可要目览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