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49节

作者:萧逸

海无颜一声冷笑,右手轻起,“噗”一声,已抄住了长篙的尖端。

双方力挤之下,这根竹篙顿时有如弯弓一般地弹了起来,侯腾哪里挺得住这等力道?一下被弹起了半天之上,在空中他身子一个倒仰,成了头下脚上之势归结为五种基本运动形式:机械的、物理的、化学的、生物,原想将错就计,就势抛进水里,却不知海无颜已防到了他会有此一手,右手抖处,这根长篙“嗤”地穿空直起,“噗!”一声射了个正着。侯腾在空中惨叫了一声,直直地坠落下来,叭喳一声,水花四溅,大片的海水都被染红了。

这条快船上共有五个人,剩下的三个人乍见此景,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连向海里逃的念头也不敢再兴任所长,指出他们的研究方向是对社会进行哲学—社会心理,三双腿几乎是同时之间一齐弯下来,“扑通!”跪在了船上,一时叩头如捣蒜地讨起饶来。

海无颜缓缓地走过去,打量着这三个人。

一艘船影已经移近过来,紧接桑氏母子纵身过来。

桑平道:“好了,都解决完了。”

桑老夫人看着地上跪着的三个人,冷笑道:“这群祸害留不得!”

说时正要纵身过去,海无颜横身而阻道:“算了,就饶了他们吧!”

桑老夫人翻一下眼皮,忽然一笑道:“说的也是,此去不乐岛还有老长的一段路,非得有人带路不可!”

海无颜道:“那就正好。”遂向跪着的三个人道:“你们都站起来!”

三人听说饶了他们,俱都喜出望外,纷纷叩头站起。

海无颜遂道:“我们要去不乐岛,你们就帮忙操船带路吧!”

三人连声说是,忽见桑老夫人纵身而前,各人大吃一惊,还来不及作出反应,每人背上又着了一掌,当时只觉得身上一麻。三个人早已是惊弓之乌,猝然遭受如此,俱都由不住鬼也似地叫了起来,相继赖倒在地,鼻涕也似地不肯起来。

桑老夫人喝叱道:“再不起来,都活不成!”

这声喝叫倒是真有用,三个人吓得一个骨碌都爬了起来。

“你们听着,”桑老夫人道:“我已经在你们每个人身上都点了死穴,十二个时辰之内,如未经我亲手解救,都活不成,你们只要好好听话,小心把船驶到不乐岛,一路上不生别的事,不玩花样,我就为你们解开,要不然你们自己心里明白,你们可听明白了?”

三个人听她这么一说,吓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哪里还敢说个不字,纷纷叩头讨饶,声言不敢违背,这才退了下去。

这艘船就在他们三个人驾驶操作之下,离开了现场,直向不乐岛方面驶进。

由于这是一段相当长的水程,三个人遂转向内舱坐定,三个小盗巴结十分尽力,不待招呼即为各人献上香茗,这艘快舟以相当快的速度直向前进。

海无颜坐定之后,重向桑氏母子见礼,说道:“此行蒙老夫人与桑兄义助,真是感激不尽,不知道老夫人下一步行止如何?”

桑老夫人才收敛起嬉笑怒骂,玩世不恭的神态,轻叹一声道:“海大侠你有所不知,这件事我也就不仔细说了。总之,我母子与不乐岛结下的仇是不共戴天,今天我们来原就打算成功固然好,不成功也绝不活着离开,你不必为我们担心,也谈不上谢,我们是同仇敌忾,理当联合起来!”

海无颜点头道:“这就太好了,但不知老夫人与桑兄此行之计划如何?”

桑平道:“小弟与家母原来计划混入岛上,想法子与岛上的单老前辈取得联系,看看他老人家的意见如何,再谋下手之策,只是眼下这条计看来是行不通了!”

海无颜奇怪的道:“你刚才说到什么单老前辈……”

桑老夫人一笑道:“这个难怪你不知道了。只怕当今人世,知道这个怪人的还不多,他的出现,对不乐岛来说,算得上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于是他母子随即把单老人的生平向海无颜说了一个大概,海无颜大是惊异,一时喜形于面。

“哦!”他目放异彩地道:“若不是老夫人提起来,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人,我一直认为这位老前辈早已不在人世了,想不到他老人依然活着,这么多年来他忍辱偷生,诚如老夫人所说,过着无异于蛇鼠一般的生活,他的遭遇未免太过凄凉了!”

桑平说道:“正因为这样,他老人家才练成了一身无所不能的武功造诣。哼哼,高立那个老贼,这一次大概是万难幸免了!”

海无颜叹一声,喃喃道:“但愿如此,这么多年来,不乐岛所犯的罪也实在太多了!”

桑平忽然想起来,好奇地打量着海无颜道:“外面传说,这一次高立在海兄你手里吃了大亏,不知详情是否如此?”

桑老夫人听儿子提及这件事,似乎甚是注意,一双眸子向海无颜注视过去。

海无颜点点头道:“我们曾交过手倒是真的,但是说到他吃了大亏却不尽然,事实上那一次交手,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分胜负。”

桑老夫人的脸上立刻现出了惊异的表情。

“我怀疑,”海无颜思索着这个问题,缓缓他说道:“那一次高老头他并没有施展出全力,他可能别有用心。”

“你的猜测很有道理!”桑老夫人衲讷地道:“事实上高立这个人正是如此,那一日他很可能留了一手,你要对他特别注意!”

海无颜冷冷一笑道:“老夫人所见极是,因为那一天,他并没有施展出他最负盛名的‘醉金乌’手法,我因此怀疑他别有用心!”

桑平“哼”了一声道:“话虽如此,他的醉金乌手法,如果遇见了单老前辈,凉他也难以施展!”

“你知道什么?”桑老夫人直斥儿子的无知轻敌:“高老头的那一身功夫,岂是你所能了解的,他如果没有十分出类拔萃的杰出造诣,岂能称雄于天下数十年之久?”

海无颜虽不耻高立之为人,可是论及对方一身武功造诣时。却不敢存丝毫轻视之心,聆听之下,也不禁点头附和,认为老夫人言之有理。

桑平被母亲一斥,显得有些不服,却是不敢顶撞,在他感觉里,那位一直藏匿在肇庆行馆的单老人,该是无所不精的人,昏立的武功即使再高,也难以胜过他,可是桑老夫人似乎却并不如。此认为。

看着海无颜,老夫人道:“如果你认为高立最称拿手的是那一套醉金乌的手法,可就错了!”

海无颜听得一惊,说道:“难道不是吗?”

“哼!”桑老夫人冷冷地道:“这你就不清楚了,醉金乌确是他深藏不露的手法之一,但是还有一门更厉害的功夫,我揣摩着他这几年大概也已经练成功了!”

桑平听母亲这么说,显然大为惊奇地道:“啊!还有这件事?

老夫人看了儿子一眼,像是在谴责说你知道什么?

她随即注视向海无颜,喃喃地道:“武林中有一门失传已久的功夫叫做‘鹰翅功’,不知少侠可曾听说过?”

海无颜一惊道:“老夫人说的是‘先天无机门’失传的那门功夫?”

“不错!”桑老夫人含着微笑点了一下头道:“你果然见多识广,这是一门失传已久的冷门功夫,居然你也知道,我倒要再请教少侠一下,你可知擅长这门功力的人是谁么?”

海无颜点点头道:“老夫人指的是‘无极先生’李元春?”

老夫人十分嘉许地连连点头道:“就是他,这位李先生在生平只练成一种功夫,却是走遍天下难逢其敌,这门功夫,就是刚才我们所谈到的鹰翅功!”

桑平道:“可是怎么又会和高老头扯上关系的?”

老夫人哼了一声:“这当中当然有关系。”

她看着海无颜道:“自然,这些都无关宏旨,不过谈谈也是无妨。据我所知,无极先生李元春生平没有传人,只有一女,却又嫁到远方为商人之妇,像鹰翅功那种深奥的绝学,是不适于传授她的,李元春无奈之下,才将他这门毕生成就的武林绝学书刻在他家居后院的假山石上,哼哼!”

说到这里,桑老夫人一连冷笑了几声道:“表面上看来,似乎人人可以学得,其实那可就错了,除非有极深武学造诣,和聪明智慧之人才得悟透!”

“高立就是这么得到的!”桑老夫人对于这件事知道得十分清楚:“据说,他是最早得到消息的一个,当时他在李家后院苦思三天仍未能悟出,一怒之下,竟然持纸墨,将石上留字抄下,当场将假山石震碎,使后来者无从着手,这个老儿用心之卑劣诚可想知了!”

海无颜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虽然如此,老夫人怎么知道他已练成了这门功夫?”

“我知道他已练成了。”

桑老夫人缓缓他说着,神态充满了自信:“虽然我说不出为什么,但是我确信他已经练成了这门功夫。你知道练习这门功力,最重要的在于两肘两膀。一旦成功,这双膀臂坚若钢铁。哼哼哼,你可曾见过这高立老儿携带过兵刃么?”

桑平点点头道:“娘这么一说,果然有些道理,有一次我听青荷说,高大爷的手比锯子还快。”

海无颜与老夫人同时一惊。

所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这一次出击,他们都抱有必胜的意念,敌人的虚实关系至为重要,能够事先多一分对敌人的了解,一旦上阵就减少了一分本身的危险。

是以在听到了桑平所说之言后,海无颜不禁大为惊觉,目光向桑平注视过去。

桑老夫人也一样有同感,冷笑一声,看着桑平道:“既然你早有听获,为什么一直没有听你说过?”

桑平怔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

那是因为桑老夫人听从单老人之言,曾禁止桑平与青荷来往,是以桑平才不愿出口。

桑老夫人自然明白,望着海无颜的面,她也不便面斥,倒是有关高立以手锯树之事,提起了她的兴趣,因为这件事可以进一步证明她的猜测是否正确。

“你说高立的手比锯子还快?”

“是,人家这么说的!”桑平喃喃道:“据说高立平日常喜用手锯树,他所居住的岭上古树极多,而多少年以来差不多都快被他锯光了!”

“怎么样?”桑老夫人转向海无颜冷冷道:“这么说,我的猜测就是全没有错了,他的鹰翅功看来已有十分的火候了!”

海无颜微微皱眉道:“既然如此;在西藏高原我与他邂逅那一次,他却是藏拙得厉害,这又为了什么?”

“这就是高老儿最阴险狠毒的地方了!”桑老夫人冷哼了一声:“等着看吧,这一次他就会对你施展出来了,他要你对他松弛了注意,然后才会出其不意地对你下毒手!”

海无颜微微一笑,嘴里没有出声。

诚然,他对高立前此一战里,也作了相当程度的保留,很多险招也都没有施展,尤其是得自邵一子的铁匣秘笈,更是他私心打算用以来制胜高立的关键。

现在当他听说到高立也已练成了“先天无极门”的绝枝“鹰翅功”时,内心之震撼,诚可想知,未来之一场大战孰胜孰负,却是未可顶卜了。

窗外海风阵阵吹进来,汪洋大海里,竟然不见一片帆影,意识着此去不乐岛似乎还有一段路途。

海无颜感觉到有些气闷,站起来慢慢踱出舱外,海风甚大,把他身上一袭长衣揭起来,吹得猎猎有声,桑氏母子也陆续跟了出来。

日影偏西,显示着天将黄昏,桑老夫人忽然跨前一步,站立在海无颜的右后侧方。

“海少侠,久仰你一身内外功夫都甚了得,老身不才,想要讨教一二,可施得么?”

桑老夫人嘴里说着,足下已缓缓地向前跨出一步。

海无颜当然已感觉到了对方惊人的“无敌罡气”,对于老夫人的这一突然举止,令他颇为吃惊。

武林中越是具有非常身手的人,越是不甘居人之后,桑老夫人莫非因为如此而向海无颜出手?除此之外海无颜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了。

“老夫人您太客气了!”

嘴里正说着,海无颜已缓缓回过身子来。

桑老夫人微微含着笑道:“只是印证一下手法而已,倒无恶意,你可不要介意!”

海无颜道:“岂敢。”

说话之间,他已感觉到对方身上逼传过来的那阵子劲道节节逼人,很显然地她已展露了她强者的姿态。

海无颜早已体会出桑老夫人对自己的隐隐敌意,当然这种故意与对付真正的敌人是大有差别的,只是某种程度的不信任而已。

也许在桑老夫人的意识里,海无颜的真实武功还是一个谜,有进一步了解的必要。

虽然这样,她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