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

第06节

作者:萧逸

掀开了绿绸子的软帘,鸨儿柳大眉冲着座头上的四位贵客,笑得两眼眯成了缝:“九爷好赏赐,姑娘们快快谢赏来啦!”

一面说闪身让开,身后的姑娘们在一片莺燕声中,齐拥了过来。

胡九与他那三个朋友,乐得呵呵大笑,八只充满酒色的红眼,滴溜溜只是在姑娘群里打着转儿。

“四位大爷一来,姑娘们可都乐坏了!”柳大眉扫着眼前的姐儿们,尖声细气地道:“看看你们谁的福气好,能够侍候四位大爷!还不上前请安问好去!”

胡九爷呵呵一笑道:“用不着,用不着,来来来,我喜欢这个眯眯眼,就是你吧。”

陈咪咪乐得娇声笑着,嘤然一声已投入胡九爷的怀里,侯三爷嚷着要找穗儿,他是看上了她脸上的两颗白麻子。

大元米号的赵二爷看上了有美人痣的秀秀,现在只剩下金狮镖局这位总镖头“铁算盘”左庄了。

到底是练武出身的人,能够闯下今天这番事业门面,固然一半靠他的趋炎附势,见利忘义,到底手底下也不含糊,要说到几年以前,姓左的是惜身如命,这种酒色场合,他是不会来的。

今天“铁算盘”左庄的身价不同了,年纪大了,又有了钱,所谓“饱暖思婬”,就是这个道理,再加上他所结交的这几个朋友,不由他再想洁身自好,这秦楼楚馆也算得上有他一份。

尽管是大家伙瞎起哄,“铁算盘”左庄只是嘿嘿地笑着,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只是在姑娘里面转动不已,可就是不指明挑选哪一个,显然是别有用心。

东楚钱庄的侯三爷嘻嘻笑道:“老左就是这些地方不干脆,来,我给你挑一个,我知道你是喜欢白的,过来文君,你去侍候左大爷吧!”

叫“文君”的那个姑娘,娇滴滴地应声,姗栅走到了左大镖头跟前,深深一福,嗲着声音叫道:“左大爷!”

姑娘们心里都有数,四位阔大爷中,就数这个姓左的最难侍候,虽然他来的回数不少,可是真正“玩儿”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姓左的别有异功,姑娘们私相传说,都怕了他了。

怪不得眼前这个“文君”在被侯三指名点中侍候左庄之后,脸上鲜见喜色却有“畏”色。

低低地叫了那声“左大爷”之后,整个身子像病鸡也似的直打着颤儿。

左庄一只大粗手盘着她的腮,瞅了两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摇摇头。

“怎么样?”侯三爷一怔道:“你还看不上?”

“不是看不上!”左庄嘿嘿笑道:“美是够美了,只是身子不够结实。”

说罢纵声大笑了起来,声震屋瓦,确是气壮声宏,文君吓得打了个哆嗦,慌不迭地退开一旁。

胡九等三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大笑了起来,要论及财势,左庄虽然也不含糊,可是却绝难与胡九等三人相提并论,只是左某人武功好,有“汉阳一铁柱”之称,手下人多势众,就凭着这些本钱,胡九等就不得不格外巴结。

胡九爷笑声一敛,直瞧着那个年当花梢的鸨儿柳大眉道:“听见没有,我们这位爷可有一身好功夫,你等要找上一个嘿嘿……你明白了吧!”

柳大眉“唷”了一声,笑眯眯地道:“好,那就芳芳吧。”

姓左的摇摇头。

柳大眉漫应一声:“再不就……”

“用不着,用不着。”左庄一双闪闪有光的眸子注定着鸨儿柳大眉:“我已经看上了一个人!”

柳大眉笑道:“那敢情好,是谁?”

“就是你!”

举座轰然大笑了起来。

柳大眉“唉唷唷”地娇叫了起来。

胡九爷击了一下掌道:“好!这才叫作‘高’!老左还是真有眼力啊,佩服,佩服!”

柳大眉嗲着声音道:“我的左大爷;你可别开这个玩笑,当着姑娘们,我可是臊得慌,这么吧,我再去给大爷你找一个,包管你中意。”

一面说拧过身子就走,她这里不过才跨出了一步,却被左庄一只巨大的手像捉小鸡似地拦腰给拿了过来。

柳大眉发出了一声似笑又哭的尖叫,姑娘们吓得哄然而散,接下去是柳大眉一连串的讨饶声,只是姓左的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依,死说活说,他今天是要定了这个人。

这一来可该着柳大眉发愁了,她虽是出身娼门,但如今已是有了“主子”的人,哪有鸨儿接客的道理,可是眼前这几位爷她却又实在开罪不起,只得耐下性子来好生看酒,再图后策。

一阵清晰的笛声,起自左面阁楼。

鸨儿柳大眉忽然挣开了左大镖头的手,拍拍身上道:“暖唷,光顾了照顾四位大爷,把另一位贵客都给忘了。四位大爷,我告个假,去去就来。”

一面说,柳大眉向着四人福了一下,转身就走。

“回来!”这一次说话的是胡九爷。

胡九爷脸上就像罩了一层雾似的:“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晚上你这‘美人庄’我胡某人一个人花钱定下了!怎么还会有外客?”

一看见贵客生了气,柳大眉可是打心眼儿里害怕。

“唷!九爷,你这是怎么说的,我们有几个脑袋敢不听九爷的吩咐?”柳大眉赔着笑脸道:“是这么回事,这位贵客三天以前就来了,一直就住在庄子里‘风来阁。’”

胡九爷也不等她把话说完,脸就拉了下来。

“什么,凤来阁?”冷笑一声,他喃喃地道:“那是我住的地方!”

“这……”柳大眉喃喃道:“九爷,您还得多担待,人家是三天以前就来了定下的。”

“胡说!”胡九爷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你这美人庄我姓胡的花的钱还少么?”

“九爷,您这话说错了。”

柳大眉笑着过去攀交情,轻推着胡九爷,嗲声道:“九爷,咱们这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听说九爷今儿个宴客,我们把整个‘楚湘楼’都腾了出来,那里地方大,四位大爷……”

“不要再说了!”

这一次轮着东楚钱庄的侯三爷不高兴了。

“没有什么好说的,叫那个人换过地方,凤来阁我们是要定了!”侯三爷冷笑道:“他是什么东西,也配睡凤来阁?叫他搬开!”

柳大眉皱着眉,为难地道:“可是人家已付了包银……我……怎么能……”

“钱?”胡九爷一声狂笑:“谈别的也许还不大好开口,谈钱就好办,你说吧,那家伙给你多少钱?我们加倍给你就是了!”

柳大眉怔了一下,叹了口气,只是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金狮镖局的左庄眼睛瞪得像鸭蛋那么大小。

柳大眉害怕得赔着笑,喃喃道:“那位大爷也是这么说,钱他是不在乎的,一来就付了五百两银子,四位大爷请想这个价码儿,就是他住上一年,我也不能撵人家吧?四位大爷,您们请多务包涵吧!”

四位爷儿们一听对方的出手,俱不禁怔了一下。

“好阔的手面儿!”胡九爷嘿嘿冷笑了几声:“这个人姓什么”叫什么?”

“这……不知道!”

柳大眉一副可怜样,眼巴巴地看着四位财神大爷。

“不行!”说话的是开钱庄的侯三爷:“老胡,凤来阁今天我们要定了!”

大无米号的赵二爷也拍了一下胸脯,大声道:“五百两银子,姓赵的照付,叫那个家伙搬!”

胡九爷一笑道:“哪能要你花钱,今天我是东道,这么吧,大眉儿!”

他嘻嘻地笑看着柳大眉,“得,难得今天我们左大镖头看上了你,你们今天是第一天圆房……”

哈哈笑了两声,他竖起一根指头:“一千两,算是我送给左大爷的贺礼,这笔钱也就算是凤来阁的包银,这下子你该没话好说了吧!”

侯、赵二人一听,俱都乐得大声叫起好来。

俗谓“鸨儿爱钞,姐儿爱俏”,一听见胡九爷竟然肯出一千两银子包下凤来阁,柳大眉的心可就活动了。

当下笑眯眯先向胡九爷福了一下:“谢谢九爷,我这就去张罗凤来阁去。”

一想到“凤来阁”现在住的那位主子,她却又有些担心,不由得有些发愁,只是冲着这千两银子的份上,她说不得只好走上这么一趟了,当下告辞而别。

侯三爷呵呵一笑,向胡九爷道:“老胡还是你行,对症下葯,哈哈!这一千两银子,算是打动了鸨儿的一颗贪心了!”

才说了这么几句,脸上生有两颗白麻子的穗儿,已在他身上撒起娇来。

陈咪咪也抡着一双粉团儿的拳头,频频在胡九爷肩上捶着:“不来啦!九爷给人家的一赏就是一千两银子,偏偏对我们……”

胡九爷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这又是给我自己惹了麻烦,好啦,好啦,要银子方便得很,那得看你的……嘻嘻!哈哈……”

一屋子人全都大笑了起来。

说话时,邻屋里已摆下了酒筵,过来请入座,当下四位大爷起身离座,走到了隔壁,纷纷入座,三位姑娘各自为自己主儿斟上美酒,猜拳的猜拳,撒娇的撒娇,好不热闹,却只有那位“金狮”镖局的大镖头铁算盘左庄还在盘算着柳大眉的迟迟不来。

想着想着,柳大眉就真的来啦。

来是来啦,脸上神态可是鲜有喜色,一进门就低下头。

胡九爷哼了声道:“怎么啦?说好了没有?”

柳大眉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四位大爷请多多包涵……这件事……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呀!”

赵二爷哼哼冷笑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小子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能不买我们的账?”

柳大眉喃喃道:“这位大爷可是生来的怪脾气,胡九爷的意思我也转告了,只是他说什么也不肯让!”

胡九爷一拍桌子道:“混蛋!”

柳大眉吓得打了个哆嗦,赔着笑道:“九爷您多担待……这是……没有法子的事呀!”

“没法子也得想法子!”胡九爷一只手敲着桌子:“凤来阁我们是一定要,你听见了没有?”

柳大眉那副样子,就像是要哭了。

“我的九爷!这件事我是真没办法,我说您出一千两银子,那位爷他说他给两千两……人家又是先来,九爷您看看我能怎么办呢?”

听她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个人可都愕住了。

“好小子!”侯三爷笑道:“这么看起来,这个人他是存心给我们别扭上了!”

大元米号的赵二爷大声道:“这小子叫什么名字?”

柳大眉摇摇头:“我问了好几次,他都没说,还嫌我噜嗦!”

“他们一共是几个人?”

“只有两个,还有一个是个哑巴!”柳大眉喃喃道:“看样子是他的一个跟班儿!”

胡九爷冷笑道:“这个人是本地人还是外乡客?”

“听他的口音像是外地来的!”说着这个柳大眉又自叹息了一声:“还有气人的呢!”

四位大爷不禁俱都一愕,一齐把眼睛向她集中过去。

柳大眉的一双桃花眼扫了四人一眼,慢吞吞地道:“怪就怪在这里,四位大爷看上的姑娘,他也看上了……”

赵二爷眼睛一瞪,大声道:“会有这种事?”

“可不是吗!”柳大眉说:“这位大爷指着名字要点‘咪咪’、‘穗儿’,还有‘秀秀’,而且还指明了要我热酒……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好小子!”胡九爷霍地拉下了脸:“不用说了,这是他存心找我们的茬儿,跟我们过不去!”

大元米号的赵二爷倏地拍桌站起来道:“好,过去瞧瞧去!”

东楚钱庄的侯三爷也霍地站了起来。

胡九爷大声招呼着他的跟班儿“柱子”,吩咐他集合四人带来的随从护卫,总有十来个人。

倒只有那位金狮镖局的大镖头左庄,却现出了少见的沉默,众人在摩拳擦掌之际,他只是不动声息地在盘算着心思,一只手玩着他嘴上的短髭。

大家所以这么有恃无恐,无非是仗着这个左庄有过人的功夫,这时见他不声不哼,都不禁有些意外。

左大镖头在目注之下,冷冷地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各位先不要急,让兄弟称一称他的斤两!‘大牛’你过来!”

“大牛”是左庄手下一个得力的弟子,生得黑黑壮壮的,两手各有五百斤的力道,练过“铁扫帚”的下盘腿脚功夫,能腿扫“柏木桩”,在汉阳府,一提他的绰号“铁牛李”,那是无人不知!

左庄如今功成名就,早年打出来的一片江山固若铜池,现在什么事都不会再麻烦他了,天大的事派两名镖师,递上他左庄的名帖,也都可以迎刃而解,是以,他才能享如今逍遥之福。

铁牛李应声来到了眼前,恃手听令。

又黑又壮又高,二十四五的年岁,黑眉毛,小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忧公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