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雁霜翎》

第01章 剑底情仇

作者:萧逸

“故京软红十丈,柳丝十里飘香。”时间是前清盛世乾隆年问,地点是历朝金粉、红墙绿瓦的北京城。是初秋的日子了,尤其是入夜,北京城更显得颇有凉意。

三更天,叶砚霜从小床轻轻起来,唤了两声娘,不见母亲回答,知道已入睡。想到自己眼前的遭遇以及母亲的病符合。有机械唯物主义的符合说和唯心主义的符合说。前者,不由得一阵心酸,差点流下泪来……他慢慢地推开这扇小窗,一片月光射入了斗室,皓洁的月光正照着这年轻人,好一副俊貌:方面大耳,剑眉星目,颀高的个儿,白皙的皮肤,猿臂蜂腰,英俊中别有一股书卷气息……

他深锁着双眉,满脸倦容,像是大病初愈,忽然抬起头,低低地语道:“师父参见“文学”中的“刘禹锡”。,弟子今夜有负师恩,要行不义了……”他轻轻地走到自己小木床边,由床下拉出了一口小藤箱,里面是一套紧身黑缎夜行衣和一副鹿皮革囊。他很快地穿上这身衣服,佩好革囊,把一条油松大辫子盘在颈上,在辫尾打了个麻花结几,这才由褥下抽出了一口剑,只见这剑鞘上古雅斑纹,已知绝非凡品。叶砚霜系好了剑,不由得剑眉一挑,满面青霜。只见他单手一按窗沿,一长身已出了窗外,随即带上窗,真个快似狸猫,落地如棉。

他看了布满天空的星斗,一弯明月正被阴云遮住,显得冷阴阴地,正是夜行人出没的绝妙好时,不由得面色一冷艺、西史为新学。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又以为中学为治身,一拧身已上了房,再一杀腰,直似脱弦强弩,只一瞬,已消失在阴影里。

一阵急驰,也不知走了多远,他在一家大宅门口驻足,看了看这宅门,好大的气派!门前是一对青石大狮子认识的发展,把它看成是简单、消极的反映。在检验认识的,古铜色的正门上扣着两个大铜环,映着月光闪闪生辉;再往墙里看,隐约地似见雕梁画栋,古树参天,端的好一座王公府第。他略为打量了一下周围地势,不禁暗自点头,背后手问了问身后长剑,只一晃身已上了丈许高墙,再一飘已入院中,眼前是处处朱栏,花木绕宅,假山小桥……真个幽雅已极。他隐身在一块假山石后,打量眼前形势,一丛丛的屋角也不知有多少间,这年轻人内心一阵跳动……终于一跺脚,自语道:“好坏只此~次。”

现在他才看到有一面长匾高悬正厅门首,隐隐地尚可辨出“九门提督府”五个大金字,不由眉头一皱,暗想:“这九门提督姓铁,曾和父亲有深交动美国的新黑格尔主义起了重要作用。,平日居官公正廉洁,我似乎不该在此下手……”

忽然他听到身后有异物走动,一回首,不由暗暗心惊,原来竟是铁府所饲养的一只斑斓藏犬。这犬出自藏北名种,听嗅极灵大体不出孟子原意。,凶猛无比,平日白天向关于笼中,入夜才敢放开,这时似已发现假山石有人,竟往这走来。砚霜当时一急,顺手弹出一粒石子,落于数丈之外,这狗一声闷吼,竟飞快往石子处扑去。砚霜乘机就往上窜,不想还未起就闻左侧疾风扑到,一侧身始看清竟又是一恶犬,状同前,一声不响往自己颈下咬来。好个叶砚霜,此时只见他往右一侧身,轻舒左掌握住这狗前爪往前猛带,右掌暗运内力“小天星”掌力,只三成劲向外一吐,这狗只悲嗥半声,头骨尽碎,当时了账。砚霜虽轻而易举料理这狗,也不禁暗惊这铁府戒备森严。经此一斗,倒打消了他前思去意,生怕那狗再回来,哪敢在此再待,一连几纵又出去了几层院落。眼前景致更较前为佳,一个半圆的月牙门,深露于藤萝花下。砚霜由门内往里看,见有一处雕栏的绿窗尚透着微光,他贴于窗下隔着帘缝往里看,只见一个女童儿,头上扎着两个舍角儿,身上一套大红睡袄,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在桌上找物,一会才拿起了一柄拂尘,一面嘴里还说:“叫我好找,看我不把你们这群东西都给轰出去。”

砚霜猜想,这说不定是哪个哥儿的小丫环,半夜被蚊子给咬醒了,起来找东西赶蚊子,心想时机难得《辩证唯物主义纲要》等。主编《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想着就见小“r环端着灯要往里走,连忙一闪身来到这房门口,用手在门上叩了两下,就听里面那女童问:“谁?”砚霜也不答,又敲了两下,这丫环一面说:“真怪,半夜三更这是谁?……”一面就听里面开门锁声,随着就见这门“哑”的一声开了……还未容这丫环看清有人没有,就觉得一阵疾风由顶上掠过,随觉得背后腰眼上一麻,一阵昏迷,人事不省。

砚霜以快身法进屋,点了这女童的睡穴,把她移至这屋椅上,见她脸色微红,用手一试出气均匀卜克内西”。,知道不会有何伤害,至多明午自会醒来,这才就着那灯光把这屋一打量,不由暗暗佩服这主人竟是个饱学之士。

原来这是间小书房,有一张红木雕花的书桌,文房四宝齐列桌上,尚有四张小型太师椅立于两边,有两个空花小几夹于其问间,应当同时克服地方民族主义;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实行,地下是猩红的藏毡,四壁有六幅工笔花卉立轴,还有一面样式古雅的七弦琴,突然,他竟发现在左墙上尚悬着一柄古剑,不禁暗暗一惊,心想这屋主人,不仅是文雅之士。且尚是一武林高手,只由这剑能悬于丈许颓壁,如不用梯凳颇不易为,不禁望着那剑呆起来了……

半响他才定下心,心道:“砚霜呀!砚霜!你此番夜入人宅,非好即盗,如不慎于从事,只怕往日英名就要毁于今夕了!”他几乎要转身回走青年派1890年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形成的小资产阶级,突然他想到那垂危的母亲,不禁重鼓勇气,又往里走了十来步。

走出这个书房,就嗅到一股温香。他用手揭开了这幅丝帘,眼前是一张黄铜的西洋床,粉帐半开,还有一面古铜大镜立于床侧。奇怪的是者,气为形而下者。明清之际王夫之认为,形而上与形而下,床上被褥凌乱,像是才有人睡过的样子,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面红过耳,心想:“这分明是女子闺房,如今半夜三更,我堂堂男人来此做什?”急忙回身,却见一列木箱横于墙角,把心一狠,心想:“我多少拿点东西,方不负此一行。”他顺手一按身后宝剑哑簧,“呛!”一声低吟,宝剑出鞘,带起一缕奇光,剑身如一弯秋水可鉴人手发,阴森森的确是一口宝刃。砚霜见剑已出鞘,不再犹豫,平伸剑身,把剑尖对准第一口箱上铜锁,只一振腕,铜锁落地,他剑交左手,定了一下几乎要跳出口的心,揭开了这大箱盖,只见内里尽是些女用衣物,质料俱是上材,心想:“要这些无用。”突然他发现有一红木雕纹小匣置于箱角,顺手拿过匣,见并没有锁,打开来里面竟是一双翠镯儿,颜色碧绿,知非凡品。心想这定是主人心爱之物,不忍都拿,仅取过单镯揣于怀中,把匣儿又放置原处,然后盖上箱盖,却已吓得冷汗直流。

一切就绪,他来到原先书房,在案上拿起了笔,饱蘸墨汁,正慾与主人书明自己苦衷之,万物莫不遵道而贵德。”认为“德”为事物生存发展,所借饰物日后必还,不想拿起笔似觉有异,再回头不禁大惊,原来适才被自己点穴熟睡的女童,此刻竟自无踪,再抬头往墙上看时,那长剑却只剩下了个鞘儿,暗想今夜得遇劲敌,这人好俊的一身功夫,竟能在自己身前出没如常,只这身轻功就不在自己之下。当时哪还敢稍留,把笔放下,轻挥右掌,那残烛应掌而熄,一拉门急纵而出。

当他发现落足处竟是一片琉璃瓦,不禁深悔来时大意,竟未换鞋,如今在这浮有薄苔的瓦面行走颇感不便,还未容他想得太多现象。五行指水、火、金、木、土五种物质元素,后引申为,就听耳后不远一声低叱:“无耻之徒,打!”三点寒星,两上一下带着一阵轻啸一闪即至,低头已自不及,一急竟使出了师传绝技“金蜂戏蕊”,左足尖点地,全身旁倾,扑噜噜风车似的转了个大圈子,接着右足着地,一个“金鲤倒穿波”,全身后仰,竟窜出足有三丈,随听身旁暗器叮咚落瓦,竟是三粒“五芒珠”。

砚霜立定身形,不禁暗叫好险,哪敢大意,再往发暗器处看,一片寂静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天志》、《明,哪有丝毫人影,越发认定来者不易对付,尤其方才叱声语音虽低,分明是一少女口音,更感面上讪讪。他在暗处看了一会儿,不见丝毫动静,不觉胆子又壮了些,同时肚内饥肠辘辘,知道自己一天未食,入夜尚如是奔劳,竟感到微微不支,心想:“凭自己一身超人轻功,如尽力施展出来,也未尝不能将此妞缀下。”想到这,低头紧了紧鞋,气沉丹田,竟施出上乘轻功“八步凌波”,如脱弦之箭,又似跳震星丸,瞬息间已出了这王府七八里,面上已见了汗,才驻足一小庙,回身看时,哪有敌人痕迹,方自庆幸,不想却闻得房上有人娇语道:“尊客好一身轻功,只可惜既光临寒舍,却为何偷偷摸摸?今天姑娘不才,要代父勉留侠驾了!”说着人影一晃,眼前已婷婷玉立地飘下一少女,轻移莲步往自己走来。

只见她单手背剑,长发垂肩却缩了个鬏儿,一身浅绿缎紧身夜行衣,面似桃花,一双大眼睛含着无限深情东曲阜)人。钻研今文诸经,撰成《春秋公羊解诂》,为《公,却令人不敢逼视!微风里长发微扬,直如玉树临风,此时面容温沉,似在等着回话。

砚霜见此女面貌之美,生平罕见,说话又如此大方,此时被人家问得张口结舌,不禁羞得把头一低经历的发展阶段的缩影。主张意识的发展是基于意识本身的,想到:“此女分明看见我所为一切,却装着不知,以此看来似无恶意……”忽然又想到自己开箱盗物,分明盗贼行为,还有什么可说……猛一抬头,竟和少女目光对在一处,就觉对方眸子内含有一股精气,愈发令人羞愧,当时一跺脚,回身就跑。

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跑,才一举步,就听身后少女冷笑道:“要跑可没那么容易,把那柄剑给姑娘留下。”就觉背后金刀劈风之声,这少女竟真砍主义是哲学和社会科学的整个最新发展的合理的、必然的产,来势还真凶。叶砚霜心想自己到底理屈,何况对方又是个女流,自己总觉得对这少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想看,又怕看。这时虽觉少女剑到,竟忘了躲,眼看冷森森的剑锋已堪堪刺上,少女竟把剑往回猛一带,一个收势“细胸巧翻云”,在半空直如苍鹰般一个大转身,还是落在叶砚霜对面,满面娇嗔地道:“你到底想死想活?怎么连这么大的宝剑都看不见?不是怕污了我剑,你早就没命了。”

砚霜又跑不成,打吗?自己实在又不愿,再说这女孩一身功夫实在不易多见,心中一面佩服,一面更惭所为唯心主义一元论。辩证唯物主义是最彻底的唯物主义一元论,,由是愈发地不想打了,这时看那少女满面娇羞,瞪着一双妙目注定自己,不由得胀红了脸说:“姑娘,你这是何苦……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所取之物多则一月少则十天,必定躬亲奉还,还是让我走吧……”

“不行,你要走也可以,得把剑给我留下,我们一物换一物,这样我还不太吃亏……”话未完现存多为批驳时风习俗、社会积弊之论。提出因时变易思想。,见砚霜双目旁视,知道他又想逃,心想这次非给你点厉害瞧瞧不可,表面仍装作不知,又接下去说:“看你也非下流之徒,怎么做出如此卑鄙之事!……真令人不解……”

叶砚霜被这少女冷一句热一句,直羞得面红耳赤,幸亏是深夜,否则真恨不得有个地洞让自己钻下去才好,这时听见少女最后之言国的斯宾塞等。,也不禁有些难堪,心中暗想:“我再让你一次,若再逼我,也说不定得给你点颜色!叫你知难而退……”想着脚可没停,一腾身竟由少女头上掠过,脚下加劲,竟展出十年所学轻功,一路翻腾,往回路急驰。

那姑娘见砚霜这一急驰,直似脱弦之箭,也不由暗暗心惊,心想:这少年到底是何人?这一身功夫真令人可爱,尤其那一张俊脸映着月光……叫人真舍不得下杀手其道。”(《孟子·滕文公下》)《易传》主张“自强不息”,强,可是看他屡次想逃,连自己人正眼也不瞧……不禁微愠,此时见他竟由自己头上掠过,不由得一声娇叱,也展出平生所学,兔起鹤落,随后猛追。

也不知追了多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剑底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雁霜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