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雁霜翎》

第10章 金砖换掌

作者:萧逸

法华金王正在得意之际,却见台下慢条斯理地走上一人,此人年岁不过二十三四,长得面如冠玉,明眸皓齿,头上戴着一顶乌光闪闪的小帽子,样式特别已极,还有两条凤翎垂挂两肩,愈显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法华金王红云大师虽觉此子不俗,但仍存有轻视之心,谁知对方一发话,始看清了叶砚霜那对眼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大凡内功愈强者,双目定必明亮异常,两太阳穴也会微微凸出。但所谓明亮也不过较常人略异而已,如非此道内行者,也不易看出。但法华金王一看眼前这年轻人对一切权力,建立个人绝对自由的无政府社会。主要著作有,这双眼睛简直有异寻常,开合间精光四射,令人不敢逼视,两太阳穴更是特为凸出。

红云大师是何如人也!纵横武林不下七十余年了,一看这年轻人,就知他是近百年来一个绝无仅有的特殊人才,哪还敢稍存轻视之心。

且说红云大师此时见他向己发话,不由退了一步朗声道:“方才两次奇技拯救李、柳二位的,就是阁下么?”

叶砚霜含笑道:“正是弟子。举手之劳,何敢以奇技二字当之!”

法华金王此时眼珠一转笑道:“你师父是谁?”

叶砚霜恭声道:“弟子家师,人居滇南,姓卜名青铃,前辈一定认识!”法华金王“啊”了一声,脑中顿时现出数十年前滇南道上那位可怕的怪人,自己和他直打了数百招,才险以一指胜他,真是侥幸已极,不管如何,自己总是胜了他,眼前这人既是他徒弟,就算资禀再好,和自己比起来,总是差得远,由是宽心大放,当时略微一笑道:“啊!原来是卜大侠的高足,失敬的很,名师出高足,不知尊姓大名?”

叶砚霜因知师父早年被这老和尚以一指打败过,心中已暗暗下了决心,要为师父雪那一指之羞。此时见红云大师那副狂怠样子,也不生气,一笑道:“第子姓叶名砚霜,不知老师父要何以见教呢!”

法华金王心想你别急,到时不叫你尝尝我“达摩指”滋味,你也不知老衲的厉害!想到这里一笑道:“方才我与柳大侠在这金砖八卦阵上玩得很热闹,如少侠自信有此身手,不妨也上去玩玩。”

叶砚霜微微摇头道:“今日幸会你老人家,如果仅以这金砖八卦阵来赐教,未免大使弟子失望了!”

法华金王一惊道:“那么你的意思又怎么呢?”

叶砚霜晒然道:“弟子的意思是想与大师父三阵赌输赢,不知你老人家意下如何?”

法华金王暗笑,好不知死活的小东西,你是没有看见佛爷我那柄方便铲吧,居然敢与我三阵赌输赢,老衲不叫你在第一阵负伤就是好的,下余二阵,我看你还斗不斗?

当时一袖手道:“如此再好不过,不过这三阵你意思是如何比法呢?”

叶砚霜慨然道:“久仰大师父以一百二十八手降龙伏魔铲领袖群雄,弟子斗胆,要与老师父比一阵兵刃!”

法华金王腹中暗惊道:你的见识还真广!当时点头道:“好!还有一阵呢!”

叶砚霜道:“既然这金砖八卦阵摆好了,弟子就与老师父比一阵轻功。最后一阵,弟子想与老师父比一阵内功。不知老师父对这三阵意见如何?”

法华金王红云大师闻言,仰天哈哈大笑一阵道:“好,好!这样比才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功夫来,既如此老衲就先上阵候教了,天已晚了,别耽误大家睡觉!”

言罢一提大红僧衣,拧腰点足,身已轻飘飘地落上砖阵。出乎意料之外,叶砚霜此时并未上阵,却眼望着台边的长白枭施亮笑道:“施师傅如有意,也请一块上去玩玩。”此言一出,不止施亮和法华金王震怒十分,就连两座诸人,都不由轰然一笑,认为这年轻人简直太不知自量了,对付一个红云大师已难取胜,却还敢以一敌二,不由都笑了起来。

这一来那法王一提气,又由砖阵上下来,满面怒容道:“你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以为老衲不堪候教么?哼!”言罢那一张红脸,已成了猪肝颜色,犹自气得发抖。

长白枭也冷笑一声道:“娃娃,你别狂!慢说你决不会逃开老法王手下,就算侥幸能逃得活命,我施亮也一定不叫你失望,等你会过老法王之后,我再成全你也不迟。”

叶砚霜一笑道:“一言为定。”回头对法华金王一抱拳道:“弟子天胆也不敢轻视你老人家,只是久仰这位施老当家的非但一身绝技惊人,尤其那张口更是舌底翻花,故此想乘此机会和他老人家学习一下,既然他老人家以弟子功力浅显,还是等逃过你老人家手下之后,再去专门请教吧!法王请暂息怒,上砖阵吧!”

红云大师冷笑一声,复提僧衣,但见他云靴轻点,上身不动,已落青砖之上。就在他身子尚未落下之际,隐觉头顶有微风震衫之音,待他落足后,叶砚霜已含笑站在他对面了,那份悠闲恬淡的态度,却令人感到,哪里像是对敌模样,不由心中怦然一动。

此时台下暴雷似地喝起彩来,尤其是李雁红,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见叶砚霜上阵时,仅长吸了一口气,连动也未见他动,身子却已飞起,在空中一招“顺风扯旗”,就已定住身形。跟着一招“风摆残荷”。仅靠左足尖轻点青砖,全身以其为支点,在那青砖之上,圆圆地划了个圈儿,那浮竖着的砖身,连动也没动一下。

仅此一招,就足以把两棚高手惊得目瞪口呆,金七在棚下张大着嘴,心想好小子,你给我装得可真像,简直拿我当猴耍嘛!

李雁红已喜得尖叫起来,心想:我的天,他哪来的这么大本事呀!

法华金王见他那身形一立,已知他内三合功力已练到化境,此时心中也不由暗暗惊异,只奇怪他年岁如此之轻,如何会有这种成就,真令人不解。他又怎会想到,叶砚霜在地火寒泉里,日夕烘浸,达半年之久。拿着俗世百年难得一见的补品黑精当饭吃;又怎会想到,他所练的功夫,就是天下武尊儒海散人的那本《会元行功宝录灯更不会料到,大虚老人会从旁予以尽心指导。这一切的一切,简直是任何一样都令人难以置信,而却让他一人独占全了,试想他的功夫,怎会不高玄得令人拍案惊奇呢!

且道法华金王此时见他已立好姿势,自己不敢怠慢,倒踩乾坤门先占了首门,一笑道:“请!”

叶砚霜闻言并不答声,跟着在这青砖上展开身形,稳捷轻灵,真像行云流水似的,已把这六十四块青砖踏了一周。

按说叶砚霜以前虽略精八卦生克阵法,但却从未以此和敌人对过手,自从习过那《会元行功宝录》之后,内中颇多按八卦生克、星象组合图形,故此一看这法华金王所摆的阵法,就己窥出其妙处。

此时见红云大师两足足尖分踏乾坤二宫门,心中就已知道他定想逼自己入边锋,想以他精纯内力,逼自己下阵,故此先在阵中一一踏过,暗中却察了一下各门生克妙用,此时右足已踏上了“坎”门。

老法王见他一活步,暗惊此子果然灵异已极,见他避边门不入,却踩上了“坎”门,分明识破自己心意,不由心里一惊,只好故示无心地一转身,也把青砖快速踏了一遍。

这二位稀世高手在这金砖八卦阵上一走,都是由边锋往里凑,步眼是一样轻灵巧快,二人都似商量好了似的,谁也不先动手发招。

在这八卦阵上前后盘旋,纵横交错,令台下诸人莫不惊叹。二人在轻功提纵术上,全有精纯的造诣,这一展动身形,轻快如蝴蝶穿花,稳捷如行云流水。

这时,二人动作全似不谋而合,往返盘旋了三四周,各取了中锋。

红云法师从西转东,叶砚霜却是由东而西,一瞬间,二人已凑在中间,谁也不闪不避,当中的距离,是三块青砖,叶砚霜见时机已至,抢跳了一砖,左足尖先踏了法上左边的宫

·434·门,口中喝了声:“老师父赐招!”双掌齐翻,齐往法王右肋挥去。这是一式“金蛟剪”的打法,迅捷沉实,掌力挟着一阵劲风,叶砚霜因想试一试法王内力,故这一掌用了六成劲。

法华金王在一对叶砚霜面时,正想往左先踏好宫门,不想却被叶砚霜给踩住了,心中暗暗吃惊,心忖这娃娃果然不可轻视,脚下虽不能往左换门,可是右脚却往中一点中门,已给自己留下了退步。就在这时,叶砚霜已发话推掌,不由存着一样的心用了七成劲,想看看对方掌力如何,一拧身向右一探步,双掌齐出“横架铁门闩”。

就听得“波”的一声轻震,声虽不大,但内行人耳中已听出,这才是真正内力潜劲的会合之音。

二人一合双掌,并没有真的肉挨肉,尚相隔着一尺多远,都不由猛收双掌,叶砚霜反身急转,老法王却一连退了三块砖才拿桩站稳,脸一阵红。

二人都知道了对方的掌力,叶砚霜转身往南,老法王往北,又是背道而驰地盘旋下来,二次又是由边锋往中宫,又对了脸儿!”

叶砚霜这次双足齐点金砖,气纳丹田,抱元守一;老法王已欺身近前。这次红云大师手底下比叶砚霜更快,不容对方发招,左脚往中一点,右掌猝然往外一撒,“云龙现爪”,直奔叶砚霜“华盖穴”便击!

叶砚霜见他掌已来至,用了纪商传的“无形掌”,一式“野溪舟横”,直奔法王腕上叼去。

老法王哪会不知道这一式的厉害、只奇怪此子年纪轻轻,却会这些失传已久的功夫,不由急收右掌,往后一踏,“青蛇寻穴”手向叶砚霜的丹田打去,这一掌内力十足,叶砚霜见他“青蛇寻穴”手已到,突然单掌向下一沉,“金鸡展翅”,这一掌可用了八成劲。

红云大师突然一惊,因为他已尝过叶砚霜的掌上厉害,哪敢再硬为接架,但想避已自不及,不由暗用潜力,掌心向外一登,这种力量可算完全出去了。

叶砚霜见状突然一惊,凭他内力自然不会就怕了这一掌,但他知自己此时掌力厚劲,这和尚就许受不了,要是迫令他受了内伤,自己也太过不去了。想到这,突然运出太虚老人亲授的“回肠神功”,猛一提丹田之气,五指一抓,那出去的潜劲,却化之无形,身子却跟着“蜉蚴戏水”,活像一只大鸟似地跳出了五六块青砖,似一片落叶似地站在另一块青砖之上……

红云大师这一掌吐出,只听见“波”一声,跟着哗啦啦响了一地,众人哗然,敢情他这掌力吐出,竟把丈余外悬着的一盏琉璃灯给打碎了,这种力量不止两棚内诸人叹为观止,就是叶砚霜也暗暗惊心!

老法王见叶砚霜突然收掌回避,只当他不敢硬接自己掌力,不由面浮浅笑喝道:“哪里走!”猝然一拧身,右掌从自己胸前往外一穿,身形跟着飞纵了起来,用“海燕掠波”的轻功绝技,身形起了二尺,平着飞了过来,这种轻功,也除非是法华金王有此身手,身子一落,轻得好像游蜂戏蕊,这种轻功提纵之术,以及姿式功夫,可算是一绝,落脚处距离叶砚霜不到二尺远。

叶砚霜见他身已袭到,脚下一停,红云法师一反手背,“大摔碑手”直往叶砚霜腹上打来。

叶砚霜见这老和尚得理不让人,不禁也微微震怒,一吸小腹,“老子坐洞”式往后一坐,红云法师一手摔空,叶砚霜突然一并双指,直朝红云“肩井穴”上点去!

叶砚霜因恨红云得理不让人,故此这一招明是点穴手,实际却运出了“混元一指力”,一指透出,但闻“哧”一声轻啸,这指尖尚离着红云法师有半尺多远,红云法师就觉一丝冰寒之气隔衣刺入。

红云大法师习练气功已数十年火候,擅运气闭穴,此时不慌不忙运气防穴,就如此这右肩头已感到一阵麻木,差一点那防穴罡劲就被攻破,不由吓得冷汗直流。心想此子竟擅隔空点穴,这内气之功简直已入化境,据自己知道,如今武林中活着的人,仅有二三人有此功力,却不料他点点年岁,却有这等功力,哪不惊得目瞪口呆!

叶砚霜暗用玄功一指透出,见对方仅一愣,竟没被点着穴,知道对方也擅闭气封穴之法,不由也暗暗吃了一惊,自己今日如不能将此人制服,如何下台去见李雁红?想到这,见红云大师一连窜过三砖,虽行动自如,却不发招,他哪里知道此时红云法师这条右臂,正在酸痛的时候,借着转动身形为掩护,实际却在运气活血。

叶砚霜也反身旋了一转,二次欺身相接。老法王此时已存心与叶砚霜一拼,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身躯一接近,猝然双掌往起一抖,“虹霞贯日”,往叶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金砖换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雁霜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