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雁霜翎》

第11章 血溅长空

作者:萧逸

施亮弟子闪电手侯天源,因轻敌而被展翅金鹏弟子金碑掌李玉以重手法击毙,其本身也因被侯天源以掌力在脑后“脑户穴”之玉枕骨上扫了一下,落成重伤、生死未卜。

二人都因爱徒愈发迁怒对方,尤其是长白枭施亮,眼见自己最得力弟子当场身死,不禁痛彻心肺,盛怒之下判理论”的产生和形成(30年代),2.“批判理论”的演变及,已存心和胡老镖头一拼,挥手令诸人把侯天源尸体抬下后,自己一矮身,已由背后掣下了一对兵刃,这兵刃被青绸包着,待他把绸布解开之后,众人才看清,敢情竟是武林不常见的一对兵刃。

这对兵刃,名叫“凤翅紫金铛”,又称“鎏金铛”,每支都有二尺六七寸长,通体紫金所铸产主义是“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本书是马克思主义,映着灯光,紫红闪烁,铛顶是碗口大的三枚金环铸连在一起,最厉害的是,环沿都是寸许的锋利白刃,运用起来,真有无穷威力。

长白枭兵刃至手,双手各持一支,一举过顶,一横平胸,嘿嘿地先笑了几声笛卡尔,他认为人们关于上帝的观念、数学公理、逻辑法则,那老脸上的肌肉一阵抖动,一双凹入颊内的怪眼闪闪直冒精光。这一阵笑声,就像午夜的枭鸣,可能他这长白枭的外号,就是因此而起,笑得四座众人心摇神晃,直起鸡皮疙瘩,遂见他道:“姓胡的,我们今天是死约会,不死不散,我早就闻名你以一口九耳八环大砍刀驰名江湖,今夜我就要拜领你几手高招,请你废话少说,快掣刀吧!”

展翅金鹏胡铁翼此时也是在眼红头上,哪还顾虑许多,哼声:“你别急,老夫不会叫你失望!”

跟着点手命人把自己那口仗以成名的九耳八环大砍刀送上。众人一看这口刀,不由暗暗吃惊。

原来胡铁翼这口刀,可与一般人所用的刀大不相同,这刃身长有三尺,通体雪亮,一望而知是精钢打制,刀宽有七八寸,刀背厚有一寸许,上面扣着八个碗口大的紫红铜环,略一震动,响声震耳。这口刀,别说舞开了神威无比,就是普通人想提一提,臂力小的,也不一定能提得起来。由此可见这胡铁翼臂力之大是如何惊人了!

老镖头接刀在手,仅以三指垂直掂着刀柄,跟着三指一扭,往上一翘,舞了一个斗大的刀花,美到了极点,台下震天似地喝了一声好!

这口刀在他手上,真像是一根普通树枝似的轻灵。只见他双手齐伸,一指前方,一伸右耳上方,摆了一个“夜战八方”的姿式,道声:“胡某候教了!”

长白枭早已不耐,右足往后退了一步,“倒踩古井步”,双铛已平开,尚冷笑道:“胡镖头,在下可把话说清楚了,我施亮一向出手是手黑心毒,可没有什么情面,我下手全是往要命的地方,你也别客气,尽管往我要害的地方下手,死了算我活该倒霉。咱们话可说在前面!”

他这话一出口,台上台下都不由暗暗骂一声:“好毒的家伙!”

胡老镖头闻言点头冷笑道:“我们就是这么着,你就尽管下毒手好了!”

话才一出口,长白枭已欺身而进,口中叫了声:“相好的别走!”右手紫金铛“平沙落雁”,直往老镖头平腰斩来。胡老镖头猛一吸腹收身,但是长白枭左手紫金铛“独劈华山”,贯顶劈来。

胡老镖头猛一翻身,已欺至长白枭右侧,闪开了他这两铛,掌中九耳八环刀,“苍龙出海”猛然抖出,直奔长白枭肚腹上扎去,真个是劲猛力足。

长白枭双铛落空,他已是在急怒攻心的头上,直恨不能三招两式即把对方置于死地。

这长白枭若论功夫,实在是武林中不可多见的人物,软硬轻三功可说都已到登峰造极地步,尤其是掌中这一对凤翅紫金铛,施展开来,的确不同凡响,他平日对敌,只凭一双肉掌,这对兵刃自出江湖数十年来,也不过出手了十余次。

今日一念到胡老镖头和自己数十年前曾有一镖之仇,再说今夜自己弟子又死在他徒弟手中,更是仇上加仇,这一见面分外眼红,故此才施出了这对兵刃。但对方胡铁翼,亦为少有的高手,掌中那口九耳八环大砍刀,更有令人想不到的威力。

如此二人一搭上手,但见台上铛影刀光乍合又分,真个是快如电光石火,静若秋湖止水,一时寒光闪闪,人影恍恍,转瞬间已对拆了二十余招,兀自不分胜负高下,看得台下观众,瞠目结舌,都不由暗暗为二人担心。

此时猛听“呛啷啷”一声大震,老镖头的大砍刀正和长白枭的紫金铛碰了个正着,击起一片火花,都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二人各往左右一分,活了一下身形步子,二次又欺身相接。展翅金鹏揉身而进,“金针度线”,这柄大砍刀直奔对方胸口便点。长白枭右手铛向上一封、想以这紫金铛上三刃来锁他的刀身,只要被他锁住了刀身,谅你老镖头再是力大劲猛,也难逃开他手去。

展翅金鹏和他一搭上手,就没敢小瞧了对方,刀一抖出,本身就是虚实莫测,待对方铛到,老镖头刀已撤回,刀风转动,身子一斜,这口刀带着一阵急啸,由自己头上圈了回来,“倦鸟归巢”,横着往左进击,直向长白枭咽喉点去。

这口刀可谓之巧快已极,好个长白枭施亮,上面这柄紫金铛走空,第二刀又到,见他喝一声:“好!”右手凤翅铛向外一展,身子猛一滚,往前窜了三四步,一个“流星赶月”式,直劈老镖头的肩背。

这是一式数招,待胡老镖头沉肩闪避,对方右手凤翅铛又到,双铛轮番运用,其疾如凤。

老镖头刀已走空,凤翅铛又到,任凭自己再快也不易躲过。只见他往左猛一拧身,凤翅铛擦衣而过,已给他划开来了一条二寸许长的口子,可是台下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老镖头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大喝一声:“匹夫欺我!”

长白枭冷笑声里压铛追到,手下是又黑又狠。老镖头这一怒,展开了“奇门十六刀”,砍、崩、截、挑、刺、扎,刀上功夫确是够了火候。

奈何这长白枭一双凤翅铛,崩、锁、划、剪、捋。拿,施展开来霍霍生风,一招一式全与剑法招式各别。二人这一追一逐,忽离忽合,又拆了七八招,老镖头无论如何,这口刀总是递不上去,不由刀一紧招,想侥幸取胜,此时已自面红气喘,汗如雨下。

叶砚霜与李雁红看得频频皱眉,尤其是雁红早已沉不住气,要不是心怕自己出去后叫纪翎看见,她早就忍不住暗中下手了。此时小声对砚霜道:“你好意思紧看,也不替人家接着?”

砚霜依然是面现微笑,回目看了雁红一眼,小声道:“你急什么?老镖头力还未完呢……”

雁红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残忍!还非要等人家力完了才救人家呀!”

砚霜一笑,低声道:“你不知这老镖头是什么脾气,如果此时贸然上台,弄不好还要挨他一顿臭骂,何况二人本有仇恨,我这局外人非到万不得已之时,怎好出面干涉呢!”

雁红一笑,微红着脸说:“算你有理,几个月不见你,我发现你变得聪明多啦!”

砚霜看了她一眼,摇头笑道:“你才知道呀,从前也不笨呀!要笨还能追上你这女侠客?”

雁红羞得满脸通红,用手使劲扭了砚霜膀子一下,小声嗔道:“小声点,也不怕人家听到,这么大人了…”

砚霜正再想逗她一会,肩上却被柳二先生拍了一下笑道:“你们两个小兄弟可真有趣,人家台上已快闹出人命了,你们还有工夫闹!”

李雁红羞得满脸通红,一看砚霜道:“都是你!”

砚霜遂回头对柳二先生一笑道:“你别急,还有一会呢!”随着移目台上,此时真是龙腾虎跃,性命相关的时候。

此时那长白枭施亮,用的是进步招,凤翅铛一支平胸,一支是直戳老镖头小腹,十分巧捷。展翅金鹏胡老镖头刀随身转,“黄龙翻身”,“夜叉探海”,刀尖直向长白枭施亮的下盘刺去。

刀锋递出去,长白枭并不躲闪,双铛一展,用的是“金雕搏兔”,这一招用得巧快异常,身形斜挥着,单铛向下一翻,正往刀身上砸下去。

此时,胡老镖头刀往右一领,一个倒转阴阳,九耳八环大砍刀再次翻回,已然向凤翅铛上猛斩下来,这一次老镖头是用足了力,这一刀势非常疾,想借此一刀把对方凤翅铛震出手去。

只听得“呛”一声,和对方的双铛碰上了,激起了一溜火星。两下的兵刃。全是纯钢打造,这一碰之力,长白枭给震得龇牙咧嘴,双铛差一点出手,掌心一阵火热,心想:“老小子,你这是给我玩命!”

老镖头一刀没有把对方兵刃震出手,心里不由大慌,仍想败中取胜。刀身往下一沉,身形一转,样子像是避敌,那长白枭果然不舍,随后追到。

展翅金鹏胡老镖头打算了侥幸手法,心想只要长白枭施亮敢追过来,自己尚有一式绝招,对方万难逃过,定可惜那一招,保全了自己声名。此时见状,心内大喜,后面的施亮已喊道:“镖头别走,我们是死约会,不见不散!”这一发话,老镖头已知道他就在身后。

只见他蓦然脚下一停,身躯背着,猛然一扬头,双手抱刀,一个“铁板桥”式,全身猛然向后一躺,这口刀快似疾风地向后刺去。

这手绝招,却是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十分险恶,任凭你怎么精明,也难逃开这一刀。

长白枭先见他不败而逃,心中虽想到或许有诈,尚以为他或以暗器算计,不过在这种场合,尤其是在擂台之上,以展翅金鹏胡老镖头这身份地位,以及过去的威名,谅不会做出那种自坠威名的举动,故此放心扑到,想以手中的一对凤翅铛一下将对方制住。

长白枭抖铛便碰,这双铛尚未递出,忽见展翅金鹏胡老镖头骤一翻身,锐利雪亮的刀锋已然递到,铛尖又刺到胸前,几乎扎进衣内。

长白枭施亮用力往后一拧身,九耳八环刀划着中衣过去,吓得长白枭出了一身冷汗,低头一看前胸绸衣已划了尺许长的一条口子,真可说是险到万分了。

胡老镖头这一招没用好,自己就知道要毁,他可不敢直着往起扬身,只就原式用一招“浪里翻身”,往右翻时,长自枭施亮那里容他走开,冷笑一声:“相好的,你好厉害!”跟着一扑身,左手凤翅铛向外一展,老镖头的命在弹指之间了。

叶砚霜不由往起一站,突然肩上被人按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一向沉默的司徒星,只听他道:“兄弟,我不行你再上!”在他手拍叶砚霜同时,右手连扬,微闻“哧哧”一阵轻啸之声,直奔台上飞去,跟着话声一了,身子就像一只怪鸟似的起在了半天。

就在叶砚霜往起一站之时,长白枭那支风翅铛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向老镖头脖颈上划了下去。

突然“哧哧”两声,两点金星直奔他两肩“肩井穴”上飞到。这长白枭眼看这一凤翅铛要毙对方于手下,突闻这破空之声,司徒星是何许人物,指力之强江湖鲜有,这一指双丸至今武林中仍为绝学,无一人能出其右者。

长白枭见这两点金星一闪即至,因奔两肩要穴,势又不能不躲,直恨得“嘿”一声,好个长白枭,他竟一翻右腕猛磕这双金丸,但这一来无形中那只左手就慢了。

胡老镖头抽身游刃,总算避开要害,但肩头却怎么也躲不开了。

就听他“吭”了一声,呛啷啷九耳八环刀也撒出了手,人也一连后退了七八步,鲜血就像泉一样窜出来,霎时间染红了上衣。

好毒的长白枭,他这一刀本是毫无疑问可劈在对方脖颈上的,但由于躲避这双金丸,不由慢了一步,以至于仅刺了对方肩一下。这一下已不轻了,但这长白枭心怀险恶,立心想置对方于死地。

这时他右手凤翅铛已磕开了飞来的金丸,眼角睨处已见台下巨鸟似地窜上一人,不由把牙一咬,喝了声:“相好的,你还是死了好!”他竟乘老镖头负伤无力之际,向前猛扑而到,右手凤翅铛“饥鹰振羽”,向外一展,直朝老镖头腹上划去。

这可真是险到极点了,长去鸟司徒星身在空中尚未落下,心有余而力不足,老镖头兵刃出手,人已重伤,哪有余力再来闪招?

叶砚霜大喝一声:“不好!”正想用自己新由宝录中学得的“五元神”,破着损失一些精力,以本身精潜之气逼出指尖,凌虚把长白枭递出之铛硬夺下来。

才一探掌运潜发出之际,竟有一阵急啸之声直窜台上。

那长白枭竟被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血溅长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