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雁霜翎》

第06章 异术玄功

作者:萧逸

叶砚霜身子已盘转过来,见鞭出了手,心中一惊,因这些动势,每日勤练,非常纯熟,不知不觉中,照着那书上龙蟠之势,身子一躬一伸,便凌空直窜了起来。他原是一时情急,想将那鞭收了回来,谁知熟能生巧,妙出自然。又加这几年练的全是至上内气之功,尤其这一月来气功已然练到击虚抓空的地步,只是他不知道罢了,平日光知独自苦练,尚无觉察,忽然慌忙中的动作,迳自合了规矩,这一来恰好成了“气龙探珠”之势。

说时迟,那时快,这柄鞭出手之势,何等快速,照理叶砚霜只是情急空抓动不舍静”,两者相反而相成。,万不料手刚往前一探:那五内精元之气,便自然地到了五指,猛觉一股莫名内劲,由指尖透出,其劲绝大,那鞭出手已三四丈,竟然倒退飞回,直落五指之电。

叶砚霜这一喜,真是作梦也设想到,暗想师父南天秃鹰曾说,练内气之功,臻于极点方可凌虚抓物传,仅存《磻溪随录》。,即连恩师南天秃鹰,对此尚悔不能做到,想不到自己今日竟有此成就,简直不相信是真的。

暗想这恐怕是一时凑巧吧,别是这鞭正好落在手上吧?想到这,往前走了几步,看准一处地方,一招“毒蛇寻穴”主义社会的一些基本特征。列宁指出,这部著作“是每个觉,有意忙将手中九合柔鞭,往一处平着抛出,乘它未落地之前,忙施一招“倒牵绵羊”,五指箕开往回运劲一抓,那鞭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果然一闪又到掌中。

直喜得狂叫了几声,一跳老高,心中还不放心,又拔出自己那柄“玄龟”剑来,照方才一招出手“心”为意识本身,“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然,一抓又回。这真是毫无问题的不是幻想,一时又把剑丢出手,又这么一抓,如是三度之后,第四次就不灵了,心中这才想到,想是此举费功太甚,不敢再多练了。

于是又调息了一会儿,再练一次,又可以了,不敢再多练了,自己拍拍自己的手道:“手啊两种基本力量或属性。,可真难为你了!”言罢来至这石棚前,只觉红霞抹天,天风冷冷。这多日来,自己第一次有如此轻松的情绪,不由望着远处长呼了一口气。

他漫步又走到那小亭中,看了会儿那亭中的一首诗,“顺着那小石道又来至那石壁前,不禁想到那洞中两具石人,于是他往壁角一看么》、《林之路》、《形而上学导言》等。参见“伦理学”中的,果见有一凸出圆形石柄,用手一按那石柄,这石壁“吱扭扭”一声轻响,果然和从前一样移了开来。

叶砚霜唯恐再蹈前辙,故此小心地用步子探着。方才走进两步。就听身后有人笑道:“怎么着,在里面还没关够是不是?”叶砚霜猛一回头,竟是太虚老人,不知何时已打坐醒转确认在思维之外、不能用逻辑方法探讨的“存在”即上帝为,正站在这石壁下,向自己点头微笑。

叶砚霜见老人醒转,忙伏地行了跪礼,太虚老人迈步就走人室内,入内后有意用脚一踩其中一块石板,那大石又合拢为原状《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卡尔·马克思的历史贡献》、,这才命叶砚霜起身笑道:“我曾经在这室中住过,其中各处无不了如指掌,你既能得到那本《会元宝录》,也算是我门中弟子,在此室习技,亦无不可。”

叶砚霜恭道:“弟子因思此室中有两具石人,观其状,似专为练点穴所置,故思入内与它们盘聚演习些时。”

太虚老人点头道:“你果然聪明,那二石人非但可习点穴、错骨,最主要的是,先师祖曾于每石人蕴置了一套极厉害的掌法,如有那武功稍差之人,即便侥幸进得此室,如贸然引弄那石人,定会逃不开它们那双石掌之下,不过以你此时功力一敌二石人是足足有佘了。你既有意来此,不妨说斗斗这石人,即使不行,有我在旁亦无妨。”

叶砚霜尚未答话,已随老人走近那二石人,老人注足略打量了那二石人一下,笑道:“你对点穴是否尚精?”

叶砚霜脸微红道:“弟子幼随恩师南天秃鹰,曾精习此道,只不知与你老人家所言点穴是否相同。”

太虚老人闻言后哈哈大笑道:“这还有什么不同的?只是手法招式不一样罢了。很好,你就先与这头具石人对对招吧!”忽然惊奇道:“这石人身上的衣服呢?”

叶砚霜闻言道:“弟子初见此室,因不知故,将衣服脱下,想看看这石人构造如何,不想那衣质或许历年太久,微用力都已破损。”

言罢自己脱下外衣,与那石人穿上,倒也颇为合身,大虚老人含着笑走到那不远的石凳边坐下道:“你预备好了,只管施出你各路穴手,往这石人身上下手,只是不许你重手法伤他,普通人此举亦未尝不可,但你如今既习《会元宝录》,又受我所传吐纳之法,内劲功力已较前大有不同,如下重手,这石人定坏无疑。”

叶砚霜闻言,心虽畏甚,但连日来,果觉自己大有进步,也乐能有此机会,试试自己功力如何。闻言点头肃道:“弟子遵命!只是请你老人家操动时略慢些,恐怕弟子功力浅薄,尚不能敌。”

太虚老人闻言含笑道:“这个我看情形而定。”言罢,脚已踏上那石板,只一踩,叶砚霜就见眼前石人突然一弯腰,正不明它要出何招数,已见这石人一晃左掌,叶砚霜忙一偏身,却不料这石人,在叶砚霜往右一偏时,突出右掌,掌劲如风,直往叶砚霜迎面击来!

叶砚霜一时措手不及,万不料这石人在老人的操纵下竟如此厉害,这一掌要让它击上,不死必伤,只吓得突出左掌,以虎口猛托这石人右掌手腕、右掌猛在背身的当儿递出“含芬吐蕊”,一指点出,正中这石人“肩井”穴,“叮”一声脆响,这石人已收掌还身。

太虚老人一旁喝道:“点得好!想不到你还会无形掌,那太好了!”话完,脚下反动了几下。

叶砚霜正在庆幸,这石人一抬腿,心想这次莫非用腿不成,不等它腿先到,一招“拨草寻蛇”,并二指往这石人“玉池”穴就点。

不想这指才点上,那石人一翻腕,却往叶砚霜手腕上猛切下来,不得已猛挫去式,左手“琵琶掌”往这石人胸部挥下,掌风疾急,眼看已快打上,却听得老人“哼”一声,突悟老人曾言,不可下重手,不由一惊,奈何这掌已递出甚远,想收也来不及,只好在掌尚未挥上的霎那间,突伸中指,“叮”的一声,已点中了这石人“玄机”穴。

这石人被点后,四肢一垂,又还原状。老人在一旁,忍不住夸道,“好极了!以你功力,如今江湖上恐已鲜有敌手。再注意几招!”言罢两腿连踏。

这石人横腿一扫,整个身子往旁一偏,二掌合十,如一招、“童子拜佛”,直朝叶砚霜左肋劈下,叶砚霜身才纵起,不料这石人双掌已到,二掌由上往下“野马分鬃”,直往石人二手腕“腕脉”穴上拿去。

谁知太虚老人此时已看出,叶砚霜功力深厚,一般招式决难不住他,有意考验此子功力,故足下连踩不停,已按儒海设的一套“大九元”踩下。

叶砚霜这一手“野马分鬃”眼看拿上,突见这石人二掌猛然向外一分,反朝叶砚霜二膀上反崩上来。

叶砚霜待这石人双掌已换上,才猛一翻腕,“金丝缠腕”,双双都拉住了石人二腕,一时也忘了它是石人,向回一拉,喀喀连响,才想到原是石人,手才放,这石人一反背“摔碑手”,快如石火电光般朝叶砚霜后股挥下。

叶砚霜才挫敌,心未免一松,他忘了这倒底是石人,哪会知道受伤呢?见石人这一式“摔碑手”来得好快,不由一踢右腿,全身仅靠左足尖支地,滴溜溜已转至石人身后,未容石人再出招,已按《会元宝录》图中第十六日白鹤图“下水啄”一指点出,他此时已练成乾天玄功,这一指尚未点上,潜力已透出,“叮”一声,正中这石人背后“笑腰”穴。老人大惊道:“好孩子,你已学会了那《会元宝录》了?竟有如此一阳玄功,真叫人难以置信!”说罢起身又接笑道:“你既有此功力,这石人是难你不住了,不妨再试试那一具。”

叶砚霜闻言内心暗喜,把这石人衣服脱下,见几处被己点过的穴道,洞口洞片都已深陷,太虚老人伸手石人腋下一按,“叮叮”连响,那铜片又回复原样。

二人来至那另具石人前,这石人也是和那前具差不多,足下踏有石板,只是并无石条通向那石凳,全身并无穴道,瘦如骷髅。老人用手一指这石人道:“这石人全身共分二百零六块骨节,每节骨名字,都用红笔标明,你不妨自踩它足下石板,这石人就会向你身上下手,你可以各种招式向这石人各关节下手,要用重手法,才能将这骨节折落。”叶砚霜领命后,将身上外衣又与这石人穿上,脚才一踩它足下石板,又是那老套“双峰贯耳”,带着风声,向自己两太阳穴击来。

叶砚霜一生最恨人家打自己头部,因头部各穴均系要害,这虽是石人,也不禁激起他一股无名火来,一低头先躲过他这一式,右掌突出“金插手”,直奔石人肋骨插下,石人二掌一合改为“童子拜佛”,却往叶砚霜顶门劈下,还是头部要害。

叶砚霜不得已收回去式,双足一踹,“金鲤倒穿波”,身才倒穿而起。不想这石人系儒海散人当年亲手装置,叶砚霜有此一式,儒海早在念中。

故此,叶砚霜身才纵出,这石人竟猛下二手,快似星逝般的往叶砚霜二足抓去。叶砚霜此时腹部朝上,跟着就纵出了,突觉双足一紧,知道已被石人将二足拿到,直吓得冷汗交流,一急可万不敢再多耽误,只恐这石人下一式厉害,乘它还来不及施出当儿,突一躬身,身子已似平坐而起,右掌箕开,“夜叉探海”,这是“无形掌”中之重手法,五指之力更甚“金钢指”,只听得“喀嚓”一声,正插在石人前胸偏左肋骨处,竟把两条肋骨给拆了下来。

那石人才一中掌,已突松双手。叶砚霜已落足而下,惊魂乍定,似此和这石人直斗了一个时辰,叶砚霜虽已汗如雨下,那石人却全身骨节都被叶砚霜脱下,剩了一个钢条的空架。

太虚老人含笑走近,略微看了叶砚霜一会儿,点头道:“按你此时功力已臻炉火纯青,只是少欠镇定经验,其它实无过处,即使我,也只有在掌法及兵刃上对你传授一二,别的你已不需要了。”

叶砚霜汗颜道:“弟子虽年来功力大进,只是仍觉道长魔高,师父对弟子一片赞扬,实令弟子不胜汗颜……

太虚老人接道:“难得你孜孜不倦,你所说那现象,证明你有了超人的功力,主要是你年岁如此之轻,已登了这极高之境,难免气浮缺少镇定之故,你只要靠住研习我授你之吐纳术,不久就不会有此感觉了。”

自此叶砚霜就在这石室中,日随老人合练各式掌法、兵刃、吐纳,老人打坐时自己就苦练那《会元宝录》,夜晚不是叠坐火眼之傍,就是全身浸人冰井之中。三月之后,他已功力远非昔比,脱胎换骨,比之以前真似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日叶砚霜打坐醒来,一眼见老人面如死灰,满身战抖,不由大惊道:“师祖,您老人家……可感到不舒服……么?”

太虚老人目垂视地道:“好孩子……师祖不行了……年岁太大了。”

叶砚霜闻言大惊,一扑已至老人面前,泪流满面道:“师祖,你老人家不会……可需要什么葯不?弟子这就出去买去!”

太虚老人此时面虽惨白,但却带着一丝微笑,慢慢道:“孩子,这是我期盼已久的日子,终于到了!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别哭,我最讨厌男孩子流泪……”

叶砚霜闻言擦了一下流在腮旁的热泪道:“那么……师祖,弟子可又能帮您什么呢?”

老人抖着声音道:“好孩子,我只要……你把我……抬到散人的法体之旁,就……够了,不要移动我的位置……”

叶砚霜忙遵言把太虚老人小心抱起,觉得他身子又冷又抖,知道此时老人中气已散,至多两个时辰内就要圆寂,不由一阵难过,又怕老人知道更增痛苦,强忍着热泪,走近儒海散人之旁,放下蒲团,再把老人轻轻放在蒲团上。

太虚老人在蒲团之上叠膝坐定,双目垂帘道:“我……室外坐石处下为一石室,内中一部《摘星拳谱》和我一枝象牙笛,还……有一顶蛛丝室石便帽……这帽子是我年轻时戴的,垂有二凤翎……这三样东西一并赠你,你要好好保存!”

叶砚霜肯首答应,就见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异术玄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雁霜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