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13节

作者:萧逸

说也奇怪,那道青色镜光,看来像是一道透体的冰泉。

那般凶煞恶鬼看上去已奄奄一息,只要给镜光一照,立时精力大振,看上去神色焕然。

敢情那个镜光每次只能照得一人,一俟对方精力恢复,紧接着镜光一转,那名站立于镜下的魂魄,即会不由自主地又被打进了火池,如是又复痛哭哀号,状如前样地直向着另一端游去。

整个火池子里,看来有百十个厉鬼恶煞,别无选择地只是从事着这个一定的方式,彼此来回奔命,看来像是愚不可及,事实上却又不得不如此,否则便只有为烈火岩浆焚化之一途!

杜铁池心内明白,悉知道看来凄惨绝伦的刑罚,其实正是伏魔真人居心善良表现的一面!

要知道眼前火池之内的这般凶煞恶鬼,生前在阳世之间,俱不知为恶多少,正所谓百死不赎其罪,是以真人才设下这“太阴十三极”,一来罚其应得之罪,同时利用各类刑罚,炼其魂魄,以收新生,正是用心良苦!

有了此番了解,杜铁池内心也就处之泰然了,再看那些疲命于火池内的凶鬼恶煞,虽然一个个都是具有人形,却是状极狰狞,尖嘴猴腮,青面獠牙,满面乖鄙阴狠,一看之下即知俱是穷凶极恶之辈。

兰儿女孩儿家,虽说随同父亲已看过多次,但是每一次看见都心怀不忍,眸子里泪光莹莹,不敢多看。

足下地气流动,在这里耽搁不久,遂即把二人又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杜铁池仿佛看见隐约在森森鬼气之间的两个大字——“黄极”,那字体看来亦森森可怖,分明似野地磷光拼凑而成,触目生怖。

兰儿早已紧紧偎向杜铁池怀里。

眼前一黑,在一阵啾啾鬼泣声中,即见眼前半空中,索吊着数千具鲜血淋漓的人体。空中穿梭飞驰着万点银星,形成一天流萤,只是看来其势极快,形同流矢,事实上较之流矢更要狠厉十分,这么一来,无形中那些吊在半空中的人身,便成了活的箭靶子。

事实上这些空中飞矢,绝非无的而放,每一枝都准确地命中人体,头、脸、胸、腹、背、手、足,不一而定,一经命中劲道极猛地透射穿过,却由中者伤处,汩汩地淌出鲜红的血。

再看那些被吊着的人——鬼魅的化身,一张张惨白的脸,虽有呻吟之微已失哭号之力,每人只延一臂,被吊系者仅只是一根拇指而已。

空中更吹刮着阵阵阴风,直将那些吊着的活死人似的血躯吹得滴滴溜溜打转,乍看之下,哪里像是人身,简直像煞一块块风干的腊肉。

杜铁池正自看得凄凉,耳边上却听得一人冷森森地笑道:“两个男女小辈,你们从哪里来的?你家祖师爷爷在这里受罪,你们倒来看热闹……火了老子,把你两个生吞活啃了才行快意……”

二人俱不禁为之吃了一惊,循声看去,即见一个大头独眼的精瘦汉子,霍然凌空吊现眼前。

这汉子虽然一样吊在空中,身上也有几处血渍,只是却远较其他众鬼看来要好得多,定神看时,才见他全身上下隐隐裹着一层灰白色气息,虽累累中矢,却能随中随补,是以失血不多,可见即使降魔有术,也有投机取巧之辈。

杜铁池只看了对方一眼,不与计较。

兰儿却气不过地啐了一口道:“原来是你,上一次被捉回来,受的罪还不够么!小心我告诉我爹,把你分到十三极去,要你永远也不得超生!”

大头汉子聆听之下,桀桀怪笑了两声:“原来是你呀,石姑娘……难怪我认不出来你了,敢情今天不是光屁股了,穿上衣服了……”

一面说由不住向里面喝风似地“呵呵”大笑了起来!虽在极刑痛苦之中,却还心不了自己找乐子!

兰儿气得扭过脸去,向杜铁池道:“别理他!”

大头汉子翻着那只独眼,一个劲儿地往这边瞄着,嘴里含糊地嚷着:“大姑娘你别走……求求你们,帮我个忙好不好……好不好……”

大头汉子这里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时,杜铁池与兰儿已绕到了另一现场,耳听得那汉子正用污秽言语在身后破口大骂,衬以眼前的鬼哭神号,更令人惊心不已!等到彼此距离略远,杜铁池才向兰儿问道:“这个人是谁?怎么和你们父女认识?”

兰儿忿忿地道:“谁知道他,我只听爹说他姓韩,原是玄天派的……说是他的邪法很高,当年伏魔真人费了好大的力才把他给捉来这里……他一个,一个姓周的,姓何的,还有就是要害你的那个朱申,这几个恶魔都坏透了,所以当年伏魔真人飞升之前,特别交代我爹,要我爹对他们注意,并且传授了我爹爹几手专门克制他们的方法……”

杜铁池忽似明白地道:“啊,这么说……你父亲原是负责看守他们的,我倒是还不知道。”

兰儿摇摇头道:“那倒也不,是……只是……”

说到此似有些碍于出口,也就没有接下去。

杜铁池心中奇怪,只是对方既无意多说,也不便追问下去——

兰儿哼了一声道:“我刚才告诉你的这四个坏东西,除了这个姓韩的以外,另外那几个更坏,而且本事一个比一个大,有时候连我爹都制不了他们,要不是当年伏魔真人留下的几件法器,我爹说不定早就遭他们的毒手了。”

说话之间,二人又来到另一处洞门之内。

杜铁池有了以上两处见识之后,也就猜知了所谓“太阴十三极”的一个大概情形,只是眼前这处地方,看来与以上两处地方的情形大为迥异。

这是一个静悄悄的场所。二人随着气脉的移动进来之时,耳中听不见一点点声音,目光所及只是一片氤氲气息,光华不明不暗,却有一片五色光华,自空洒落而下,照射着当前的一座石坡。

那是一座乱石峥嵘的石坡,却在石坡间设置着无数石砖,奇怪的是每一块石砖上都盘膝跌坐着一个人,这些人一个个双目下垂,双手结印,似在打坐参掸。

随着空中转动的五色奇光,可以清楚地看见每一张打坐着的脸。

那是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每一张脸看来都愁眉苦脸,面现痛苦,有的汗下如雨,有的青筋暴露,几乎每一具身体都在簌簌地颤抖着。

杜铁池心里暗自纳罕,随着身形的渐进,耳边上却隐隐约约地听见一些声音!

令人想不到的,竟是听来极其悦耳的弦竹之声,妙在这阵弦竹声的极其悦耳,一经入耳便万难弃耳不闻,紧紧地抓住了你的心魄。

杜铁池心正奇怪,却见兰儿慌不迭地举手在空中划个符号,立时眼前就像是垂下了一道隔墙,方自入耳的阵阵乐声,顿时为之消失!

“好险呀!”兰儿拍了一下胸道:“我居然忘了告诉你,幸亏及时发觉,要不然我们也免不了要大受活罪了!

杜铁池微微惊道:“莫非这些乐声里有什么不对?”

兰儿睁大了眼睛道:“那还用说!”

一面手指向当前石坡间悬空的两个大字:“乐极。”

“你应该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吧!”兰儿仰着脸道:“乐极生悲就是这个意思。”

杜铁池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兰儿道:“我们刚才所听见的那阵弦竹声,初听起来好听极了,只是一听上了瘾,可就想不听也不行了,我是没听过就是了,我爹可听过。”

杜铁池道:“你爹怎么说?”

兰儿一笑道:“可不得了,听我爹说,一听下去,人整个都软了,全身上下像是几千几万个蚂蚁在爬、在咬,脑子里更不得了,哎呀!反正我说不上来,我爹说那个味道简直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真比死了还更难受……听说这么做,能把一个人整个的魂魄给洗涤干净,只是没有相当道行定力的人,千万不能来这里……可是厉害着呢!”

杜铁池听她这么说,再一留神石坡间那些盘膝跌坐的各个形相,无疑可以证明兰儿所说非虚。那绝妙乐声正具有无尚降魔法力,足可使群魔化暴戾而柔顺,一一伏首驯服。

二人脚下所站立的那道气脉,缓缓带着二人越来越向着眼前石坡接近,是以那些跌坐苦参的众形相也就看得格外清楚。

杜铁池因知那妖尸朱申也在十三极内,俟到双方渐渐接近时,不免特意留神地注意察看一下,却是没有发现朱申在内。

身形越近,却见到一个体魄高大的凶僧,跌坐在前,由于对方和尚那副相貌太过狰狞,以至于勾起了杜铁池的好奇。

当下他悄悄拉了兰儿一下,指了指那个和尚。

兰儿被他一指才似忽然发觉,一惊道:“哦,原来他在这里,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姓周的,他叫周达,厉害得很!我们还是少理他吧。”

那和尚满脸横肉,黑油的脸上满生着钱般大小的麻子,一身黑衣,却在粗肥的颈项之上垂挂着一串拳大的念珠,一颗颗色泽灰白,形若骷髅,分明正是真的人头骷髅。

二人随着足下的气脉移动,猝然间似乎惊动了这个和尚,他原在极度痛苦参定之中,忽然发觉到杜石二人的来到,不禁大吃一惊,倏地睁开了眸子。

和前此所见不同,这个和尚由于本身并无固定的拘束,他原已痛苦万状,忽然间杜铁池与兰儿的闯进,使得他处惊一场,在禅定之中来说,即所谓“惊禅”,早先一番镇定功力,尽忖流水了!

妖僧周达,本来就是穷凶极恶,脾气暴躁之辈,如何能甘心吃这个亏。

“小辈,找死!”四字喝叱出口,即见他两臂齐张,化为了一片火云,直向着二人当头盖压下来。

杜铁池入洞之初,已料到这些凶魂恶煞之不易对付,心里早已有了个准备,此时见状一拦兰儿道:“走!”

他如今功力已经有相当的进展,此时情急智生,这一拦一转,施展的是七修门中“小六乘快闪身法”,顷刻间与兰儿已腾身而起,落身于妖僧相反的一座石丘之上!

妖僧周达这一扑,施展的是“火云”攻势。此人出身苗疆,平素擅采毒瘴,以其菁英配合本身魔火,练成了火云一片,平素对敌,只消化云一扑,对方绝难逃开,道力略差之人,只吃他这一扑,便立即焚身丧魂而故,妖僧便乐得将对方魂魄收入云内,占为己有。因为有此缘故,日久天长,不知道有多少屈死冤魂,为其收留为本身之用。

周达原为一方之霸,为恶多端,自为伏魔真人收来此间,他并不心甘雌服。

这里十三极降魔诸法该是何等厉害,独独妖僧与兰儿方才所说少数三四人,自恃本身功力,表面似无可奈何,内心却各有异图,虽说在百无聊赖,一筹莫展之境,偏偏心存非份之思。这几个人皆为修炼多年的魔怪,本身魔法高深,太阴十三极内除了二三种极厉害的降魔大刑之外,其他各种对他等皆无大效。

眼前这个妖僧周达,即是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只看其这般凌人的凶焰,即可知其狠毒不驯之一斑了!

妖僧乍见生人,满以为对方无论如何也逃不开魔火毒瘴所化火云之一扑。那时生魂留为己用,更可惜助对方之色身,以供附体脱身之用,他这个念头其实正与妖尸朱申所想一般无二,殊不知对方并非如他所想的那么无能。

且说周达一扑不中,顿失二人踪影,倏地掉过身来,才见对方男女二人,高高站踞在一方石丘之上。先时盛怒之下,只顾了出手,并没把对方打量清楚,这时定目再看,由不住暗吃一惊,认出了对方那个少女乃是石水之女,只因一向赤身露体,今日忽然着了长衣,猝然相见,是以未能认出。至于那个少年男子,却是前所未见的一个生人。

周达不看则已,一经细看打量之下,才觉出对方少年仙风道骨,秀朗英俊,好一副神仙胚子,初初一看外表,分明道力极高之金仙,再一留神始由杜铁池脸上看出了几分混沌未开的稚气,分明是一块浑金璞玉,上上材料的修道胚子。

须知这太阴十三极内所困,皆系各方邪魔之元神魂魄,彼类之色身肉体,俱为伏魔真人销毁,使之不能再世成人为恶,是以苟能觅得一道胎肉体,不啻梦寐难求之事。

眼前妖僧周达乍然发觉到面前杜铁池,这等旷古难逢的躯壳,焉能不为之动心?只以为活该自己时来运转,哪里还会顾忌到其他。

他这里一心想到美处,只顾瞪着一双鸡蛋般大小的大牛眼看向杜铁池,喉中呼呼有声地喘着,满脸希冀之色。

兰儿与他乃是旧识,自然是知道他平素的毒恶,见他此模样,生恐杜铁池为其所乘,不禁大为焦急。

心里一急,大声叱道:“黑和尚,你要干什么?小心我告诉爹爹,把你下到十三极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