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14节

作者:萧逸

朱申原是心忌石水再发神箭,如能擒捉兰儿到手,以此威胁,便不愁石水不束手受擒。甚至于就连杜铁池也不得不听凭自己摆布,是以在身受重创之下,兀自向兰儿扑了过来,先时兰儿哭叫之声,杜铁池与石水俱已听到,尤其是石水,父女情深,心里大吃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石水二次拉弓搭箭,待将射出之时,妖尸朱申已幻化为一只血红大手cudworth,1617—1688)等。反对霍布斯的唯物主义和无神,在万顷绿波浪砂之中,只一抄,己把兰儿擒到了手上。

“石老儿!”

这一次该朱申神气了。陡然间,只见他于砂浪里现身暴长,高大了何止数倍,兰儿已在他抱持之中。

石水与杜铁池目睹之下,俱都为之一呆!

妖尸朱申狂笑数声,手指石水道:“老儿,有什么本事你就尽量施展吧,除非连你宝贝女儿的命都不要了!有种你就试试看吧。”

这一着由于事发突然,倒真是大大出乎石水意料之外,这一霎他张弓搭箭,明明可以射出去,却不得不顾虑到爱女在对方挟持之中,固然一射之下,足可使妖尸第二化身消灭,爱女也势将形神俱灭。

这么一想,石水着实地可就不敢妄动了。

妖尸朱申见状连声狂笑不已。他自力石水前发神箭,毁了一具化身,受伤不轻,对石水早已衔恨入骨,这时难得有此机会,哪里肯轻易放过?当下一面催动砂阵,流砂滚滚,海似的直向着石水围攻上去,同时更将元神所幻化之大手,呼啸一声,直向着兰儿当头猛力直抓了下去。

这一霎情势可真是危急到了极点!

石水虽然手持射阳神箭,却碍于爱女性命,不敢射出,再者四周砂海压力猝增,转动皆难,情急万分之下,正打算猝开天庭,放出元婴,与对方作殊死之拼。

就在这一要命关头,再听得空中霹雳一声雷震,声势之强,直似有粉天碎地之威,以石水如此道力之人,都竟然把持不住,几乎当场被震昏了过去。

杜铁池更是被震得眼前金星乱冒,两耳“嗡嗡”作响,历久不歇。

就在这一声震天价的霹雳之后,空中金光乍闪,其光度几令各人难以逼视。紧接着一道金光,宛若长虹倒泻,将眼前万顷流砂冲刺得波浪滚滚,四下分开来。就在这道刺目难睁的金色长虹里,现出了一个皓发银髯,一身着白的全真道人来。

石水乍见来人,先是一惊,继而为之狂喜。另一面的妖尸朱申目睹之下,直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在此片刻逗留,嘴里惊叫一声,黑白双旗乍挥之下,卷起了一片妖云,回身就遁,只是在眼前道人目睹之下,他却是万难得逞。

金光中这位白袍道人一声喝叱,声若雷鸣——“孽障”二字出口,随着道人大袖挥出,扬起了大片金霞,电闪星驰般已横在了朱申前方,挡住了他的去势。

妖尸朱申嘴里连声怪啸着,有如冻蝇冲窗般,一连撞击了数次,却未能撞开面前霞障,反倒被重重地弹了回来。

光中道人鼻子里哼了一声,手指处,即见由其指尖处飞出了一道银光,一出手长数百丈,只是一绕,已把妖尸前发的大片砂海圈入其内。

那片砂海波涛汹涌,声势凌厉,然而在白袍道人一道银光绕圈之下,竟然无能泛越。渐渐地银光紧紧内拘,砂海越收越小,其内万千魂灵俱皆发出了悲鸣之声,声势端是骇人。

白袍道人长眉倏张,目光如电,喝叱道:“尔等助纣为虐,本当全数处决,念在平素无恶,不过受人挟持而已,今日破格再给你们一条生路,还不听命前来!”

说时袍袖再扬,飞起了一圈环形金光,妙在那环形光圈之后,却拖有一个长形的金色口袋。道人遂即伸手一指,即似由那金色口袋里发出了大股极为强劲的吸力。眼看着片片鬼影,团团黑气,尽皆被吸入袋中,其势之快,出人意外。现场原本充满了叫嚣混乱之声,一俟这为数万千鬼魂收入袋中,声音忽地静止下来。这时只剩下静静的一片漆色砂海,几自在金色光带拘束之下荡漾不已。

现场只剩下白袍道人、杜铁池、石水父女以及妖尸朱申,以及另一名妖人“玄阴教主”何飞等数人在内。

事实上,在白袍道人乍现身形之始,朱申以及何飞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妖尸朱申在一连串冲撞金霞不过,反跌在地,早已吓得萎缩在地,抖成一团。

“玄阴教主”何飞更是双眼发直,口涎直漏,呜咽着抖声道:“伏魔老仙师……老仙师……”只说了这两句话,就接不下去了。

杜铁池目睹着来人这位仙风道骨的道长,如此了得,宛若天神下降,心中正自猜测,不知是何方神圣,此时听得何飞讨饶呼叫之声,才恍然警觉到来人原来正是本谷主人伏魔真人亲身驾到,这一惊,真是喜出望外!

伏魔真人早已飞升,想不到为除妖孽,竟然以金仙之身,亲自降临,莫怪朱、何二妖会惊吓至此了。

此刻,伏魔真人并不向二妖多看一眼,即见真人由衫袖内取出了一个三足的小鼎,轻叱一声道:“疾!”

只听得“嗖”的一声,眼前大片砂海,悉数收入鼎腹之内。杜铁池等只觉得身上一轻,寒冷亦去,现场依然是先前模样。

犹记得先时处身石水洞府之内,而此刻经过一番劫难之后,山洞半壁尽失,整个炼魂谷也改了容貌,目光所及,一片劫后情景,狼烟处处。

石水已向着伏魔真人拜倒道:“后辈石水叩迎真人仙驾。”

兰儿出世以后,并未曾见过对方,却也知道来人是谁,见父亲拜倒,忙自赶上一步,双膝跪地,自报姓名,叩了一个头。

伏魔真人微微一笑道:“你们父女不必为礼,起来吧,等一会,我还有话关照你们。”

父女二人见伏魔真人说话时面有喜色,心里也就大为轻松,双双叩头站起。

杜铁池上前一步,深深一拜道:“后辈杜铁池,参见老仙师。”

伏魔真人微微一笑,一双眸子在他身上转了转,点头道:“你就是杜铁池吗?你的事我都知道……不必多礼,站起来吧!”

杜铁池拜了一拜,起身走向石氏父女身边站好,静看他如何发落朱何二妖人。

是时妖尸朱申与何飞吓得在一角畏缩一团。

伏魔真人一扫先时的和蔼,目光如电地直向着二人逼视过去。妖尸朱申虽是胆战心惊,脸上却充满了机警狰狞表情,一双三角眼,不时地东张西望,像是在随时留意着逃走的机会!

伏魔真人冷冷一笑,目光跳过了朱申,落在何飞身上。

何飞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用力地在地上磕了个头道:“老仙师……恕罪……恕罪……”

伏魔真人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当真是朽木不成材,你也不必多说了,如今两条路在你面前,一条是再入十三极地底之门,自此洗心革面,静候道家四九天劫来临,哼哼……你这元神保不保得住,只看未来百年之内你的一切表现了。”

何飞应了一声是,全身兀自簌簌战抖不已!

“另一条路……”伏魔真人轻叹一声道,“你为恶多端,咎由自取,就在此处,借助本座玉匣飞刀,寻个自了吧!”

话声甫一出口,耳听得他身后一声玉鸣,仿佛开了个匣儿一般,却有一道尺许长的银光,自其背后缓缓升空而起。

在场各人遂即得以看清,发觉到那缓缓升起的一道银光原来是一把银芒四射的短短飞刀。刀式状如新月,薄如纸片,看来锋利之极。

这口刀一经飞出,遂即自行向着“玄阴教主”何飞头顶上缓缓飞到,并于何飞头顶三尺左右距离处自行停住,皎皎银光,恰似当空一弯新月。

何飞吓得嘴里怪叫了一声,连连跪在地上叩头不已。

伏魔真人道:“如何?你可以决定了。”

何飞涕泪交流地道:“弟子知罪……弟子甘愿身入十三极,再受极刑……永世不得复出……老仙师成全……成全……”

一面说一面频频不停地连连叩头不已。其时那口小小飞刀已洒下了大片银光,宛若一面透明的琉璃罩,将何飞紧紧罩住。空中飞刀更是连连颤抖不已,像随时都将会落下来。

伏魔真人面上不着喜怒,冷冷地哼了一声,像是无睹于哭成了泪人儿似的何飞,却把目光移向一旁的妖尸朱申身上。

“朱申,你可知罪。”

不等到朱申回话,这位金仙道长遂即发出了一声叹息道:“这数甲子以来,你的一切行为我都了如指掌,诚然你是无可救葯了……虽然如此,我仍给你一个同样的机会,是死是活只看你是否真具诚心了!”

话声甫落,即听得身后又再发“噹啷”一声玉鸣,状如前样地涌起了一道银光。各人注目看时,发觉那敢情是另一口同样的飞刀。

这口玉匣飞刀一如先前一模样一般,飞出后,随即缓缓移向妖尸朱申当头。

朱申状极惶恐,全身抖成一团。

眼看着自那口飞刀之上,也同先前一般地闪出一幢光华烁眼的霞光,正待向朱申当头罩落。

这一霎,朱申面色大变,忽见他双肩一抖,施展“分神化影”之术,蓦地变幻出另一条身影,将出未遁之间,耳听得伏魔真人一声叹道:“孽障。”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妖尸朱申化身方出未遁之间,空中电光突闪,大蓬银霞电掣般地劈头疾闪而下。

妖尸朱申那么快的身法,兀自未能逃脱,随即被这片疾闪而出的银霞刀光,当头全身罩住。

朱申发出了凄厉地一声惨叫,不待施展,即吃那罩定全身的银色刀光一阵急旋飞绞,眼看着妖尸所幻出的两具化身,顷刻间化为飞烟,紧接着刀光再旋,那几丝飞烟也消失于无形之间。

各人目睹着妖尸朱申的元神俱灭,确实触目惊心,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使无恶不为的万恶之辈,只要有一丝向善之心,天道仍维护其生,基于如此,朱申的下场也就太凄惨了。

杜铁池惊心之下,目光再向另一旁的玄阴教主何飞看去,只以为其下场将和朱申一般无二,然而情形并非如此。

虽然何飞一如朱申情形一般的被头上刀光罩住,只是那口飞刀却始终不见下落,更不见像杀害朱申那样绞动刀光,只是光华闪灿,照射得每个目睹之人,眼底生花,刀光之内的何飞,更不禁吓得簌簌直颤,冷汗涔涔直下,像是待刑的死囚,那种滋味可就别提有多么难受了。

这虽然是短短的一刹,可是在每个人的印象里,却比一天还要长。

何飞自目睹朱申的元神丧失之后,早已吓得心胆俱碎,这一刹虽是千悔万悔,奈何张口无声,想要向伏魔真人开口央求些什么,偏偏一句也说不出来,整个身子连跪姿都难以保持,整个地瘫痪了下来。

就在这一刹,环绕在他身侧四周的刀光,忽然一闪而收,只剩下当空那口短短飞刀停在何飞当头之上。何飞只吓得鬼叫了一声,只以为这口刀将会顺势而下,哪里知道情形并非如此。

在各人注视之下,空中这口飞刀渐渐有了动静,先是向下缓缓移了一些,待到落向何飞头顶却又停住,刀身颤抖得甚是厉害。继而,这口刀在他头上绕了三周,遂即缓缓游开。“铮”地一声,收入伏魔真人身后玉匣之内,各人到此才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

伏魔真人点头道:“总算你还有一丝向善之心,在这口玉匣飞刀照射之下,却不容你作伪。”

言罢轻叹一声又道:“你本是聪明之人,却没有把聪明用于正道,才至落得今日下场,这十三极之刑可是不好受,你自作孽,又怨得谁来,总之事在人为,你如果真有向善之心,他年刑终之日,我必助你脱困还阳就是,何飞,你可听清楚了。”

何飞自忖必死,意外的死中求活,已是大感意外,此刻聆听之下,一时感激涕零,跪伏在地,频频叩头落泪不已。

伏魔真人微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且送你下去吧。”

言罢伸手一指,空中即现出了一团栲栲大小的金色光圈,出手一转,立刻加大了一倍。紧接着,这团光圈,像是发出了一般吸力“嗖”地一声,已把何飞在地的魂魄吸入那团金色光圈之内。

各人这才看出,那团金色光环之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光袋,正是伏魔真人前次用以盛装众鬼魂的法器。

至此,伏魔真人才算圆满完成了一件功德。

随着他手指之处,那盛装有万千魂魄精灵的金色光袋疾如电闪般地已飞向对崖,直入“太阴十三极”之内。眼前金光再现,随着伏魔真人右手抬处,那圈金光重复落向他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