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16节

作者:萧逸

杜铁池原以为秦冰将独自赴难,面当寒谷二老之威,内心着实为他担忧,现在听得蓝仙子这么一说,显然已甘愿为秦冰担当一切,似乎二人已捐弃前嫌,内心不禁大为放宽,好不为秦冰庆幸,他二人咫尺大涯,己百年未曾谋面,此番见面,正不知有多少话要待诉说,自己实在不便久留。

一念之兴,杜铁池遂即向二人告辞道:“二位前辈必有事商量,在下这就告辞了。”

却不料蓝宛莹笑阻道:“慢着,我们正要邀你同行一路,不知道友可愿意?”

杜铁池怔了一下,却不知作何解答。

是时,冰榻上的秦冰却向着杜铁池含笑道:“蓝道友有意让我迁居‘洗星堡’,道友有意一路同行否?”

蓝仙子道:“这一趟道友是理应前往的,据我所知,洗星老人与令师当年交非泛泛,他曾在人前人后一直乐道其生平最为折服之人即是令师,是以道友如猝然往访,必令他不胜惊喜,也会破格招待了。”

杜铁池其实对洗星老人早已心存向往,这时听蓝仙子一说,显然对方与自己师门亦有深交,这么一来,自己反倒不能推却不去了。无意间,他却又发觉到秦冰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渴望目光,心里不禁为之一动,这才忽然想到也许他们邀约自己同往,正有借助自己之意,这么一想,便更为不能推脱不去了。

蓝仙于见他沉思不语,不由微笑道:“你大可放心,此行对你只是有益无损,且可对秦道友借住之事,有所帮助,正是一举数得,何乐不为呢?”

杜铁池见蓝仙子也这么说,于是点头答应。他心里还在惦念着石兰儿,自来昆仑分手之后,到目前还不知道她的下落,正待开口向蓝仙子询问,后者却已猜出了他内心所思。

“兰儿那个丫头才来半日,已尽得人缘,现在已与五哥心爱的弟子云姑交上了朋友,已蒙谭五哥青睐,刻下正在传授我们昆仑门的心法呢!”

杜铁池不禁甚是心喜,宽心大放地道:“这么说,谭真人已然应允收她入门下了?”

蓝仙子摇摇头道:“哪里会这么容易,老实对你说吧,我们七人另有要务,已无暇再收弟子了,兰儿资禀虽佳,却不得不引荐别处,亦是无可奈何之事。”

杜铁池微微一怔道:“这个姑娘自幼失怙,不沾世事,世间一切凶险,全然不知,仙子却要对她破例成全呢。”

蓝宛莹一笑道:“这件事不劳道友费心,我心里已有打算,只是时机还不成熟,不便先行透露罢了。”

杜铁池听她这么一说,自是宽心大放,蓝仙子既然是这么承诺,自是胸有成竹,当下也就不再多虑。

蓝仙子眼看着昔日恋人秦冰自卧冰榻,一脸痛苦表情,心里大为不忍,遂即催促道:“我们这就走吧。”

秦冰苦笑着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偏劳了。”

即见蓝仙子伸手向着空中微微划了一下,杜铁池只觉得身子一转,再看时,三人已移身户外,紧接着蓝仙子手势微扬,一幢五色样光已将三人簇拥着腾空直起,直向着东方快闪而逝。

此时秦冰兀自保持着他平睡姿态,甚至于他身下的那一块冰也同他一并升空直起。

在蓝仙子玄妙的仙法促使之下,三人前进的速度快极了,一路冲破云层,其势如电,眼看着已是百十里之外。杜铁池打量着脚下昆仑诸峰,好一派雄伟气势,差不多的高峰俱为白雪所覆,日光之下闪烁出一片刺目的银白色,简直不容逼视。

三人进势奇快,不消多久已遁出了眼前诸峰,眼看着来到了天山领域,就在此一霎,蓦地由地面爆发出一道血色红光。

这道光华有合抱般粗细,其势轻快,一经发出,宛若神龙经天一般,直向着三人眼前遁光袭来。

由于这道光华来得极其突然,其势既烈又猛,一经升起,有如神龙卷尾直向着三人护身之光罩上卷了过来。由于事发突然,简直回避不及,这幢光罩顿时被红光围住紧接着一并直坠下来。

蓝仙子虽是功力盖世,但是当此一瞬,事发突然,却也是有些应接不暇。于是三人一体,齐向着积满白雪的一座山峰顶上坠落下来。与此同时,蓝仙子已自其身后发出了匹练似的一道光华,将那道红光挡于身外,于是一红一白的两道光华,有如神龙交尾般在空中缠斗了起来。

杜等三人这才看清了眼前情景。

就在对面一棵大雪松之下,并立着一对男女老者,其中那个女人,貌相甚是骇人,生得一对三角眼,鹰勾鼻,满头白发覆盖着一张既黄又长的瘦脸,脸上的那一块青色斑记,看来端的吓人。

这个人杜铁池是认得的,当然对于蓝仙子秦冰二人来说,却也并不陌生。

敢情正是那几陷杜铁池于死地的雷姑婆。

雷姑婆对蓝宛莹存有戒心,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此刻竟然胆敢正面向三人挑战,显然是有恃无恐,看来是与她身边那个人大有关联。

那是一个黑脸长身的道人,看过去年岁显然不少了,满头花白长发,理了一个道髻,一身黄绸子衫直沾向地面。

这道人看上去较诸他身边的雷姑婆更要怪异,显著之处是布满他脸上的层层重叠的皱纹,尤其是双眼之下的一双眼袋,色作晶红,深深地垂下来,像是悬挂在脸上的一对红水晶。

先时飞出的那道血红光华,正是道人所出,有如一道经天长柱,自道人颈后直飞而起,乃与蓝仙子所发出的那道白光纠成一团,看上去其势犹烈,并没有显现出丝毫败象。

以此而观,这个道人功力必也十分可观了。

蓝仙子与秦冰几乎在乍见这个道人之初,俱都吃了一惊。

秦冰仰身于冰榻之上,只当蓝仙子不识对方来历,仍传音道:“此人颇像是栖霞岭的‘天蜈上人’,是也不是?”

蓝宛莹在初见此人第一眼时,已看出了对方的来历,现在秦冰一说,更证明了所判不差。

却听得对面的雷姑婆大声嚷道:“那不是蓝道友吗?其实这件事与阁下毫无关联,只把秦老鬼与这个姓杜的小辈留下来,我们绝不开罪如何?”

蓝宛莹冷笑一声道:“雷姑婆,你还执迷不悟吗?你已经一错再错,再不悔改,管教你报应临头。”

雷姑婆聆听之下,霍地发出一声狂笑,狞笑道:“蓝仙子你不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老婆子说话,嘿嘿……别人怕了你们昆仑派,我老婆子可是不含糊你,只不过我老婆子当年受过崔玫仙子一点好处,故此对你们昆仑派多少还留些情面,要不然,哼哼……只凭你们包庇这两个人,我老婆子就放不过你。”

说时一双三角怪眼倏地转向一旁的杜铁池,戳指怒声道:“你这个小鬼真是可恨透了,哼哼,你虽然仗着姓蓝的帮忙,侥幸逃开了炼魂谷,偏偏又在这里遇见了我,今天可是你的死期到了。”

话声一落,只见她一只瘦手迎空虚晃了一下,蓦地幻化成一只硕大无比的绿色大手,直向杜铁池当头直抓了下来。

杜铁池已与她有过交手经验,此番再见,正所谓“分外眼红”,他更知道雷姑婆所练的这种内炁玄牝极是厉害,一个不慎,如为对方这种气机沾上一点,便是不得了,可真是大意不得。

秦冰在冰榻上吃了一惊,他本人虽在伤势之中,却万万不忍坐视杜铁池遇险不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雷姑婆内炁所幻化的这只大绿手,几乎已将飞到了杜铁池身上的一霎,即由杜铁池正面前胸处,霍地涌出了大蓬霞光。

接着一团车轮般的物什,倏地自他胸前涌了出来,随即发出红紫两种不同颜色的光华,迎着雷姑婆所发出的那只大手倏地一转,只听得雷姑婆痛呼一声,慌不迭地急急把那只大手收了回去。

秦冰原本正思以自己元神化为一只大手,向雷姑婆所化大手迎去,此刻见状不禁顿时止住,心里大为惊喜。却是不知杜铁池身上敢情藏有如此厉害的宝物。

原来杜铁池出手的正是“破月三宝”中的那颗“两刹神珠”,他此刻功力对“两刹神珠”已能如意驾御。

雷姑婆乍见对方法宝,着实吃惊不小,认出是当年破月三宝之一,由于来势突然,一时简直不知如何出击防范。

然而她身边的那栖霞岭“天蜈上人”,却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主儿。就在杜铁他的那颗两刹神珠,眼看着己临向雷姑婆眼前时,霍然间却自天蜈上人肥大的袍袖内飞出了大片浓雾。怪在这片雾光其实井非气体,却是如漆似胶般的一种液体,方一出现不过是长长的一道,容得与杜铁池所发出的那颗两刹神珠将要接触之时,霍地分散开来,形成了江海似的一大片胶海。

如此一来,杜铁池所发出的那颗神珠,便被陷入大片胶海之内,虽说是仙家至宝毕竟不同凡响,但出自天蜈上人的那种奇异胶雾,却是怪异之至,而且越聚越多,短时之内竟是攻它不破。

杜铁池因知这颗两刹神珠威力至猛,设非是恨恶对方雷姑婆过甚,上来还不敢轻易施展,这时见状自是吃惊不小,偏偏雷姑婆所幻化的那只玄牝大手又自放不过他,直循着他当头猛抓下来。

杜铁池如今已非弱者,一时情急之下,默念七修道统口诀,右手向着空虚探了一下,即由其手指尖上倏地爆射出一片刺目银光,正是七修道统中上乘“内炁性光”,一经其手上射出,也同雷姑婆一般幻化为一只银色大手,倏地迎上当空,顿时与雷姑婆所化大手纠在一团战在一处。

此举非但出乎雷姑婆意外,现场各人中,也只有蓝仙子认为必所当然,是以在双方动手之初,她始终未曾插手相助,果然杜铁池在情急被迫之下,施出了潜在的上乘功力。

雷姑婆一面聚神运用着那只玄牝大手,与对方那只银手战在一团,一面怒声喝道:“好一个小辈,我道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情是有些名堂,嘿嘿,今天我老婆子就跟你们拼了!”

一面说着,她遂即转向身边的那个黑脸老道说:“老蜈蚣,这次你可是看见了吧,你看看他们该有多可恶,杀死了我儿,非但没有一丝歉意,现在竟然连老道我也不放过。”

黑面道人似乎早已被她说动,一面与蓝仙子飞剑相对,一面鼻子里连哼个不已。

雷姑婆还怕他不肯全力相助,兀自大声地道:“你听见了没有?今天你要是不施展全力,把那个姓秦的和这个姓杜的小辈给我捉住,以后我们的事情也就完了,往后你就别打算再理我……”

这几句话说得实在肉麻露骨,简直明告各人,他二人似乎别有交往,俨然己具有夫妻之份了。

这几句话听在蓝仙子等三人耳中,自是肉麻好笑,只是天蜈上人却像是在着实地为她给唬住了。只听他怒啸一声,霍地右肩一耸,只听得霹雳一声雷鸣,一倏红色彩链般的物什,倏地自其背后飞出。

杜铁池这一霎才注意到,敢情在他背后紧紧系有一个长方形的匣子,那道红色彩链,显然便是由那个匣子里穿飞射出。

这红色彩链并非直奔对方三人,却飞向当空那片如胶似漆的浓雾,一时之间,便已浑身入内。

各人惊慌之余,这才看见了那道红色光倏其实并非是什么索链般的法宝,敢情是一条前所未见的硕大蜈蚣,乍见之下,不禁令人吃了一惊。

众所周知,一般蜈蚣不过数寸长短,如超过一尺长短者,已甚罕见,眼前天蜈上人所放出的这一条,足足有四尺长短,粗若儿臂,通体上下泛着蓝晶晶的耀眼奇光,头尾处却是色作金黄。

天蜈上人这个外号,正与他豢养蜈蚣有关,自然这条罕见的大蜈蚣,绝非等闲之物。此刻随着他的出手之势,这条蜈蚣在空中一连几个盘旋,登时加大了数倍。

妙在天蜈上人先时所放出的大片雾海,正为眼前蜈蚣所喜,两者一经交合,声势大增,随着这条蜈蚣巨口张处,喷出了百十丈的粉色浓烟,远远直向着蓝仙子等三人当头罩压了下来。

蓝仙子冷笑道:“好个妖孽!”

说时一双玉手一搓一扬,即由其掌心里射出了大片霞光,陡地迎上形成了一面扇屏,将那条大蜈蚣所喷出的粉色毒烟,隔于障外。

杜铁池见状也自吃惊,雷姑婆所幻化的那只大手好不厉害,杜铁池到底临阵经验不够,所出内炁性光虽然极为厉害,却不能熟于应用,反之,雷姑婆凶杀成性,早已将这只玄牝大手练得巨细由心,收放自如,当得上无孔不入。

如此时间一拖延,杜铁池急得全身汗下,他第一次运施内炁性光,不敢丝毫分心,虽然如此,仍有好几次差一点被对方攻了进来。

这番情景一经落在了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