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18节

作者:萧逸

怪物不由大吃了一惊。它当然知道对方飞剑厉害,只是也确知手中神斧尚可抵挡,是以一惊之下,并不十分慌张。

就见它霍地把手中神斧向空中扬了一扬,一团半月形的光影,倏地自斧面上闪出,只听见空中“呛”地大震一声,雾光流颤里为这种本能就是“试错法”,并因此把他的试错法认识论称为,已将空中杜铁池所出的剑光实实架住,确是出人意料。

蟒所化人身,原本心存畏惧,此时见状,胆力顿壮,只见它一面挥动手上神斧地研究了辩证法的主要规律和范畴,为确立辩证法的科学体,迎战着空中剑光,一面怪笑连声:“你这人好没有道理,本大仙与你素无仇恨,为什么要苦苦跟我作对?……”

想不到它居然能口吐人声,声音极为沙哑。

杜铁池冷笑道:“大胆孽障,仗着昆仑真人的飞花神斧,落在你的手上,便敢胡作非为了吗?听我良言相劝,快快将当年真人留藏潭底的二宝献出,束手听擒,念在尔多年修行不易,平生尚无大恶份上,本真人可代你在七子面前讨个情面,饶尔不死,否则,哼,只怕你悔之晚矣。”

怪人聆听之下,即如鸡似地笑啼了一声:“哪一个又怕了你这个小辈?本大仙就要离开昆仑,看你们又如何拦阻?”

它一面说,一面张开血盆大嘴,先自向空中狂喷出一股红烟,双手乍分,即如箭矢似地射空直起。同时间,它手里的那柄飞花神斧,挥动之下,发出了一道长虹,直向着杜铁池七修仙剑上硬砍了过来。

杜铁池早已注意在先。这时见状,嘴里一声断喝,道:“大胆!”

七修仙剑尚未发挥威力,目的即在诱使对方大意轻敌,怪物果然已上当,长剑随着杜铁池手指之处,一时白光大盛,前后伸缩之间,化“线”为“面”,席空一卷,已将对方那个怪人整个包裹其中。

这一手果然大出怪物意料之外,只听它嘴里怪啸一声,突然间身形暴长数丈,向外猛快窜身,饶是如此,却仍然慢了一步,全身遂为杜铁池仙剑所化光海,整个包卷其间。

一时之间,只急得它有如冻蝇冲窗,四下里连连冲闯不已,却也一时脱身不得,这么一来,顿时激起了它的无边怒火,狂啸声中,右手飞花神斧再次挥出。

这一次它竟将神斧之上之威力发挥出来,虽然井非全数,却也不可轻视。

耳听得一声雷鸣轻震之下,手上神斧,顿时化为一堆三角形的巨大光华,直冲向七修仙剑剑光所形成的壁幕之上,发出了一连串的呛啷之声。

杜铁池顿时觉出心头一震,亦因为剑气连心,双方这般硬接硬架之势,端非好兆头。

虽然“七修仙剑”威力无匹,未见得就敌挡不过,只是斧剑力挤之下,最终必有一伤,观诸怪物眼前只求脱身,不计后果地疯狂运施飞花神斧,很可能两者皆受其害。

七修仙剑为玄门至宝,固是伤害不得,那飞花神斧,亦为昆仑七宝之一,关系该一门派未来发展甚大,亦是伤害不得。

如此两相权衡轻重之下,杜铁池便不得不暂时网开一面,以缓和眼前危机。

果然,那怪物在连番运斧攻战不出的当儿,凶性大发,神斧连晃了几晃,平白又再加大了一倍有余,正待合力向外挥出,杜铁池却于此刻手指微点,光圈自解,一弛一弹,直把怪物一个硕大身躯,足足弹出了十数丈外。

于此同时,杜铁池左手五指深处,发出了本身内原之力,形成了五道青色光气,直向着怪物当头抓下来。

怪物一声尖啸,就地一滚,霹雳雷鸣声中,现出原形——敢情是头生着独角的一条红鳞巨蟒。

这条巨蟒,模样儿甚是稀罕,除了头生独角,满身红鳞之外,另外在其前下腹之处,还生有两对形同鸡爪似的短足,先时在怪物背后的那个藤箱,便紧紧地抓抱在这两对短足之中。

另外先时挥舞在手的那只神斧,化为一弯新月般的玄光,飘浮在其头顶上空,另由巨蟒口内,喷出了一道强光,抵住了杜铁池所发出的内原真气。

只听得它嘴里吱吱怪叫连声,腥涎顺着嘴角,连连向下滴洒不已,状虽狼狈,却没有半点伏首听顺之意。

以杜铁池眼前功力,自是除它不难,只是一来这怪蟒蛰伏千年,修行不易,又素无劣迹,再者昆仑七子等更似有留它性命之意,这么一来,便有些难以出手,偏偏这条怪蟒,却又不甘顺服,心中正思忖着对策,一旁的徐雷却已怒吼一声道:“大胆妖孽,杜真人对你手下留情,怎个不知恩答谢,还自逞能,莫非就得斩尔不行吗?”

话声一顿,探手向着后脑上轻轻一拍,一幢红云升起空中,却有一道如血似脓的光华,直向着对方怪蟒头上绕过去。

徐雷道法精湛,所炼“火雷神珠”,一向藏之脑后,收发由心,确是厉害。

这时一经发出,立刻便有大股奇热难耐的焚热罡风,直向着对方怪蟒扑去。

蟒性属寒,徐雷的“火雷神珠”却是至阳奇烈,双方丹气甫一交接,即见那条巨蟒通体簌簌一阵子急颤,嘴里发出了极为凄厉的尖叫声,全身上下片片红鳞,俱都逆翻倒卷了过来。

耳边上只听见“嘶嘶”一阵子连串细响,散出了缕缕轻烟,巨蟒所喷出的大股丹气,竟全数炙烧,散为一天腥臭之飞。

怪蟒这才知厉害,怒叫一声,巨口张处,“波”地一声,将一颗大小如拳的内丹吐了出来,化为一片强光,将自身全身上下通体包住,长大躯体一阵子疾盘速转,卷成一团,却把一颗三角怪头,人立直起,由一双碧色怪眼里,瞪出来两道碧森森的光华,分别直向杜铁池、徐雷两人的身上射来。

杜、徐两人立刻就觉出一阵奇寒气息,直袭眼前。

那条怪蟒伎俩,当然不止如此,紧接着就见它身形一震,倏地自其颈下七寸处,飞射出无数道红光,有如飞蝗万点,直向着阁楼内外射去。耳听得一连串密如贯珠的爆响之声,发自眼前各处,声势端的惊人已极。

敢情那阵子爆射而出的红光,竟系巨蟒身上鳞甲所化,一经着物,随即爆炸开来,观其威势,竟然与道家所炼神雷相仿佛,亦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时之间,各处都传过来连番爆炸声,几堵山石树林,立刻被炸得片体灰飞,燃烧起大股火光。

所幸观涛阁本身设有防护禁制,那些飞射而来的片片鳞甲,一经着地,即行为护阁青光弹起,纷纷坠落四方,发出了震天价般地连串响声。

各人万万没有想到,这条怪蟒还有这么一手,小小一片鳞甲,一经爆炸开来,竟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实在是不可思议的。

杜铁池见状,情知不给巨蟒一些厉害,谅它不会顺服,心中默念,囊中的那颗“两刹神珠”便自脱体面出,一经飞起,即形成红紫两道旋转光华,车轮般地旋转起来,其势奇快,一经出手,弹指的当几,已飞临到巨蟒当前。那条巨蟒先自发出的护体丹气,被眼前旋转珠光一接,立时破开一口。

这颗两刹神珠乃古仙人“破月神仙”当年降魔至宝,威力无匹,杜铁池的功力还未完全恢复之前,尚不敢随意施展,生怕控制不住,如今功力既已完全恢复,更能收发由心,便不再有所忌惮。

眼前这条怪蟒,虽然修练千年,道行颇深,到底身属异类,如何能抵得这类仙家降魔至宝。眼见珠光猝然向下一落,怪蟒由不住发出“吱”地一声尖叫,大片血光涌处,背脊间,已现出了一道血痕。伤势虽不甚重,却是这畜牲生平从来未曾受尝过的痛楚,时连天地怪叫起来,那团高悬头顶的斧光顷刻间大为扩张,挟着疾厉的风雷之势,直向着杜铁池发出的那颗“两刹神珠”上直劈下来。

杜铁池冷笑一声,心忖着好个孽蟒,大概是看准了我不能与神斧力擒,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这般,我就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那两刹神珠,本是称心如意的,心念微动,珠光立隐,如此一来,怪蟒所使出的神斧落了个空。

突然间,杜铁池已站立在巨蟒当前。后者嘴里“吱”地发出了一声怪叫,长躯猝伸,把一条红鳞斑斓、长有数丈的巨大蛇身,直向着杜铁池身上力抽了过去。

随着扫出的巨大蛇身,挟着大股的风力,蟒身未近,先有一股奇腥极膻的异味,扑袭过来,常人即使沾上一点,也只怕受不了。

哪里知道杜铁池玄功出神入化,此刻现身眼前的形象,只不过是其一个化身而已。

眼前怪蟒长躯力扫之下,杜铁池身形突然间消失不见,刷啦啦,数丈长短的蟒身,竟扫了个空。

“吱一”这条怪蟒又一次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一扫不中之下,它似乎已发觉了情况有异,陡然间长躯力缩,却是慢了一步。

人影猝闪,猛可里杜铁池第二次显身眼前,右手挥处,一只巨大手掌,形同亩许方圆的一片巨云,范围所及,眼前这条怪蟒全身,俱都在掌势控制之中。

至此,杜铁池才施展他的无敌降魔大法,这一手“巨灵金刚掌”便非比寻常,顷刻之间,眼前巨蟒已为他巨大手掌紧紧扣住。

“哼哼……好个孽蟒,还不把窃自潭底的昆仑二宝献上,莫非想死不成?”一面说时,杜铁池运施功力,将那只“巨灵金刚掌”向内用力一收。

这一紧一收之力,何止千钧,饶是那条巨蟒通体坚逾精钢,也有些吃受不住,嘴里再一次发出吱吱怪叫,巨嘴张处,“波”地一声,再次将那颗修练千年的内元真丹吐出,形成大片红色火焰,直向着杜铁池真炁所变成的巨大手掌上烧去。

杜铁池想不到对方情急之下兀自还有这么一手,冷冷一笑,左手指处,发出了“太乙真气”,有如浪潮似地一个疾卷,已将对方吐出的那颗内丹连同丹气一并卷住,再运用“小六乘转移”法,手指再指,硬生生将对方内丹分隔一边!至此,这条怪蟒才算尝到了厉害,杜铁池仙法果然厉害,眼前再要恃强,只怕这颗修练千年的内元真丹,便将不保,心中一惧,嘴里连天地吱吱怪叫了起来,一面频频向着杜铁池点头不已,碧莹莹的一双眸子里,竟自落下泪来。

杜铁池胸有成竹,冷冷一笑道:“好个畜牲,你可知道厉害了?”巨蟒连连点头,嘴里更是一连串地哀鸣不已。

“你可愿将昆仑二宝献出吗?”

“吱”嘴里尽自哀鸣着,却只是垂泪不已。

杜铁池点头道:“谅你也无能逃脱我的手掌,既有本事显现人身,何不变来说话?”

那条巨蟒知眼前杜铁池法力了得,不得不依,聆听之下,身形一个滚翻,又变成了前现的人形,兀自是头生双角,面若重枣的高大怪人,手握巨斧,状极痛苦狰狞,只是在其肩臂之间,却有鲜血淋漓的一片伤痕,显系方才为杜铁池两刹神珠所伤。

杜铁池一面运用“巨灵金刚掌”功力,高高在上,将对方控制在掌势之中,不愁它能脱逃,这才冷冷一笑,向其发问道:“你还有什么能耐,只管施展出来,看看能奈我何?”

怪蟒所现人身,只是喉中“休休”喘息不已,却是不发出声音。

那一颗被杜铁池“小六乘转移”仙法所分开一隅的内元真丹,兀自光华闪闪,在杜铁池“太乙真气”圈内,不时左冲右突,却始终无能脱困而出。

杜铁池由怪物脸上神态测知,它兀自并非真心地顺服,打量这番神态,只怕尚有异动。

心中正自盘算着对策,只觉得眼前光华乍闪,徐雷已落身半崖,正是居高临下之事。

“杜恩兄不必与这个孽障多说,这类毒物,留它何益,不如杀了的好。”

这一声断喝,声若洪钟,却能发聋启聩,震得四山都有了回应。

怪蟒所现之人身,聆听之下,登时大吃一惊,两只绿光闪烁的眸子,频频向着徐雷打量。

杜铁池自然知道徐雷意在恐吓,心中更加有数,当下寒声应道:“道兄说的也是,据闻道兄屠龙宝刀甚是厉害,何不请出一试。”

徐雷哈哈一笑道:“恩兄既这么说,我遵命就是,且看这厮如何说吧。”

随即转向怪蟒大喝一声道:“孽障,还不把昆仑二宝献出,当真想死不成?”

巨蟒所现怪人一双眼睛,在徐雷身上转了半天,哑着声音道:“哼哼……你这道人又是哪个?你我无怨无仇,何故苦苦与我作对?”

徐雷狂笑道:“问得好,说起来,你我五千年前,可能还是一家,实在说吧,我的原身恐怕是你的老祖宗,你是蛇,我是龙,你连‘闹海龙王’的名字都没听过,就敢在这里撒野,岂不是自找倒霉?”

那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