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19节

作者:萧逸

蓝宛莹当即陪着云七婆婆与兰儿先行告退,那兰儿临走之前望了杜铁池良久,不觉落下泪来。

杜铁池趋前轻抚其背,好言安慰道:“兰儿,你且好好随同令师去吧,这里我会时常走动,等我安定之后即一种纯粹的内心体验才可能。把社会分为“封闭社会”和,再请蓝仙子带你来玩吧?”

兰儿一听,这才转悲为喜,含笑告别,随师而去。

云七婆婆师徒与蓝仙子离开之后,这观涛阁内,就只剩下徐雷与杜铁池二人。

徐雷道:“恩兄如今道力完全恢复,眼看着七修道统即将光大,可喜可贺。”

杜铁池道:“我正要为此与你商量,这里谭道友在点苍山发现了一个古仙人洞府,似乎无人盘踞,如果有此机缘,我很可能便去那里,道兄如果别无去处,我倒是甚为欢迎你我能共参造化,不知你意如何?”

徐雷频频点头道:“这就更见恩兄的仁心了……我当然乐意与恩兄长时共处,以长教益,这样吧,我现在去东海,了却一件故人之约,半月之后,如恩兄已开府点苍,我再去那里寻你便了。”

杜铁池点点头道:“这样甚好。”

徐雷又托他向蓝仙子代致告别,随即化为一道经天长虹而去。

杜铁池见各事相继就绪,尤其可喜的是自己眼下功力已完全恢复,大业待展,心情至感愉快,遂即驾起遁光直向七子中之“赤松子”谭悟修真之处驰来。

“赤松子”谭悟居住在昆仑山南岭之巅,距离蓝仙子处不远,杜铁池催动遁光,此起彼落,甚是快捷,是时谭悟正在丹房内盘膝打坐,面前立着一只全身黑羽的大雕,更有一只古鼎,内中也不知烹煮着一些什么物什,咕噜噜地响个不停,满室生香。

杜铁池剑遁而来,老远即隐下遁光,落身山巅,笑道:“谭真人哪里,在下拜见来了。”

话声才住,即听“咭呱”一声鸣,一黑影如乌云盖顶般,当头直落下来。敢情是那只巨雕。

杜铁池一笑道:“畜牲焉敢欺人!”

运手一指,无中生幕,那只大雕厉啸声声,一再作势下袭,却是碍于空中那无形幕帐,始终无能穿越,一时越加暴怒,声声厉鸣不已。

却听得一个苍老悠扬声音道:“原来是杜道友来了,勿罪!勿罪!”说时,发出一声口哨,其音尖锐,空中巨雕聆听之下,一个盘旋,径自展翅而去。却只见一个黑面赤眉的高大道人,远远现身而来,开始现身时,似乎相隔甚远,举步之间,已来到了近前。

杜铁池抱拳一揖道:“来贵宝地多日,今日始来造访,尚请不罪才好。”

“道友说哪里话,你是贵宾,请还请不到呢!”哈哈一笑,遂搀其手,共同步向丹室内。

杜铁池老远即嗅到了那阵芬芳气息,颔首道;“道友可是在炼制金丹?”

谭悟道:“闲中无事,因本山兰芝甚多,各样葯材产量亦丰,多年采集满筐,干脆炼成丹葯,也好分发门下,要他们积修外功时,拿去济人。”

说着,二人已步入丹房,各自在兰园坐好。

谭悟一笑道:“方才在七妹处,原想与道友谈谈,只可恨那个老厌物在那里多有不便,这婆子可走了吗?”

杜钦池一笑道:“说到这位云婆婆,小弟正待向道兄讨上一个情面呢。”

谭悟一怔道:“道友此话怎讲?”

杜铁池道:“云道友这次私自潜入昆仑,确是于理有亏,只是她心染桃花瘴毒,却非千年毒虫内丹之气或是灵石仙气不治,又以四九天劫将至,这才出此下策,说来倒也是其情可怜……”

谭悟冷冷一笑道:“有关此人之昔年作为,杜道友你还可能不知,说到桃花毒瘴,哼哼……正因为这个老乞婆在东桃花岛搜集毒瘴,却又管理不善,以至于流毒所及,数千生灵为之涂炭,犯下了滔天大罪,莫怪乎四九天劫饶不过她了。”

杜铁池见他说时横眉竖目,果然一副“嫉恶如仇”模样,不由微微一笑。

谭悟道:“道友为何发笑?”

杜铁池道:“外面传说道兄是‘霹雳神仙’,果然名不虚传。”

谭悟怔了一怔。苦笑着叹息一声道:“道友说的甚是,当年先师也曾嘱咐着我,只可惜空有如此修为道行,这个脾气就是改它不了,道友见笑了。”

杜铁池摇摇头道:“道兄言重了,如今天下,邪恶当道,一干正派仙道,多采闭门自守态度,以至邪恶坐大,道兄留得几分个性,择善固执,未始不是好事,只是却不得不给人以自新之机,道兄以为然否?”

谭悟哈哈一笑道:“说得好,道友这几句话,想必是有为而发,莫非是为云老太婆作说客?”

杜铁池上笑道:“何敢,只是为她讨情来了。”

谭悟哼了一声,却含着笑脸道:“敢是这个老婆婆要在我昆仑留下。长居不去吗?”

“道兄猜得不错。”杜铁池道:“如今石水之女兰儿已拜她为师,二人缘结前生,蓝仙子已然惠供一处别院让她师徒居住,只是道兄这边,小弟却自愿来此阅说,尚请道兄看在小弟薄面,恩兄此事,感激不尽。”

谭悟微微一笑,点头道:“这件事,既然七妹已经答应在先,又有道友出面,也就不必再去提它了,以后我也不会过去那里,有什么事,她自来寻拢便了。”

这个“她”显然指的是蓝宛莹,分明碍在杜铁池面上,答是答应了,只是若要他由衷赞同,却是不可能的了,杜铁池虽说不无遗憾,却也无话可说,也只有日后见机行事,再图化解了。

话题转到此来的主题。杜铁池道,“听蓝仙子说到,道友在点苍山发现一座古仙人洞府。”

谭悟这才笑道:“谁说不是,这件事我也与大师兄谈过,大师兄的意思是,于今正道式微,也只有道友宏图待展,七修道府前经毁于劫难,这座古仙人洞府,正可为道友密用,以为未来光大门户,却是十分恰当,道友你意下如何?”

杜铁池感激地道:“二位道友如此关爱,还有什么好说,只请把那古仙人洞府赐示,以便前往宝地一观。”

谭悟道:“那地方甚是难找,好在我眼前无事,这就同你走一趟也就是了。”

言罢袍袖一挥,连同杜铁池一并为一片霞光卷起,瞬息之间,已消失于青冥之间。

这一段路途无异是相当的远,惟谭悟、杜铁池二人皆精通遁术,谭悟所施展的“霹雳穿云”之术,更是疾若电掣,饶是这样,兀自行驰了约近一个时辰,才行来到。二人居高临下,但见点苍山绵延千里,断断续续延续不绝,林立之峰共为十九,高可插云,确是壮观之至。

“赤松子”谭悟遂即压下遁光,盘山而转。是日天气开朗,鸟瞰点苍,只见一片墨绿,奇花异草,苍翠慾滴,却有白气一缕,横绝山腰,正是传说中的“玉带锁苍山”是也。

谭悟已数度来此,称得上“轻车熟路”,当下压低遁光,向第七座峰头俯冲过去。

转眼间,二人已置身峰谷之间,即见长谷尽头,有一道疾流奔放的瀑布,斜挂壁头,那里怪树斜生,长藤纠葛,藤间紫花遍生,初映人眼,有如群星点缀,真个美不胜收,偶尔起风,夹杂着阵阵花香,至此无限开朗,有心胸大开,志得神韵的雄迈气概,似乎要长啸几声,才得淋漓尽致,过足了瘾头……

杜铁池紧挨着谭悟,穿过长谷,就势再下,蝴蝶穿花似地进入到一片绿茵斜坡的向阳高地,此时飞势益缓,终于停了下来。

大风时起,四山齐应。

一群白乌正自天外缓缓归来,夕阳下银羽生辉,近到由二人眼前掠过。

杜铁池长吁一声道:“真仙境也。”

谭悟笑道:“惟是如此,才配得上你这个神仙中人来此修为,且随我来。”

穿窄谷,过曲径,看似无路,却又有奇景忽现,杜铁池随在他身后,不知绕了多少弯儿,穿过了多少险径,最后在一壁古藤前面,停了下来。

“这就是了。”一面说时,谭悟伸手,向着壁间一指,有如旋风一阵,顿时即将壁上藤蔓吹开一片。

杜铁池注目看时,才见绿苔斑蚀的石壁上,雕塑着四个古篆为“功参造化”。

至此,只听得一阵卡卡声响,那扇石壁,竟自无风自开,启开了三四尺高下的一处入口。

谭悟向杜铁池略一点首道了声疾,二人各自纵身而起,遁门而入。

几乎与二人一般时候,也就在二人飞身入穴的同时之间,似听得斜岭上,有人长笑一声,紧接着闪出了一道墨绿色的光化。

这道光华,至为快速,几乎与二人不差先后,同时间穿入壁洞,一闪而入。

容得三人闪身进入之后,才又听得那扇壁门“匡噹”一声又自合上。

杜、谭二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谭悟,甚感愤怒,须知这类神仙洞府,最忌不相干外人发觉窥伺,对方如是正派人士,只为好奇,倒也罢了,如是邪派别有用心之辈,从此便为“多事之秋”,卒使此一神仙之地,变为你争我夺,而不得安宁了。

二人的心头一惊,四下观望,果然见到了一个头梳道髻的长发老者,伫立在一隅。

彼此目光方一交接,这人已飘身而下了。

只见他一身墨绿色长衣,细长身材,一部苍须,下垂至腹,背插双剑,状甚潇洒。

谭悟方自觉出,对方这张脸,像是在哪里见过模样,却见那苍须道人已自哈哈笑道:“失礼,失礼,那位不是来自昆仑山的谭道友吗?哈哈……幸会,幸会。”

说时人影一闪,已来到近前。

杜铁池原本当他是邪魔外道中人,正思忖着伺机出手,听他这么一说,敢情竟是与谭悟相识之人,不由心中微奇。

双方对面站立,相距至近,杜铁池乃得从容地看到了他那一副长相,倒也不是姦邪形样。

浓眉细眼,鼻正口方,一双耳朵又厚又大,只是满脸笼罩着一层沉沉黑气,身躯左侧,斜接着一个黑光净亮的鲛皮口袋,里面鼓膨膨的也不知装着什么物刊。

谭悟向对方脸上注视了一下,才似忽然想起来,微微点头道:“原来是莫道友,倒是多年不见了。”

当下乃即转身,向着杜铁池介绍道:“这位便是青城山屠牛峰上的大元上人莫方。”

紧接着他又为对方介绍杜铁池道:“这位是七修门的杜真人。”

大元上人莫方乍听得七修门三字,由不住吃了一惊,忙抱拳道:“失礼,失礼,贫道新近才听说七修门传人转世了得,尚在奇怪,今日竟得识荆,真乃三生有幸,哈哈,真是幸会之至了。”

杜铁池虽不识对方其人,就是“大元上人”莫方其名,却是知道的,深知其人首创“太阴教”,门下弟子众多,男女不拘,良莠不齐,其作风与“百花教主”佟圣多少有些近似,虽不似佟圣那般公开倡阴阳采补,两性和合之异论邪说,观其门规教学亦多喛昧,故向为正道所不耻。

想不到却在这里遇见,对方既如此说,杜铁池也就微微点头,拱了一下手,并不作答。

谭悟却若无其事地笑道:“莫道友不在青城修为,来这里有何高干?”

大元上人莫方嘿嘿一笑道:“我因要采炼一些葯草,青城山遍寻不着,听说这里甚多,不知寻了半日,始得少许,因见这里地势奇秀,气派非凡,空中云气会合,颇合造物之巧,便想到此处可能藏有古仙人的洞府也未可知,没有想到二位道友竟然来了,老兄妙手,拨云雾见天日,忽现妙境,一时好奇,便也来此看看,嘻嘻,如此而已……”

谭悟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莫道友你倒也没有猜错,这里果然藏有一座古仙人洞府,只是现在已为这位杜真人改为修真之处,可要共同入内一观?”

“大元上人”莫方微微一怔,连连点头:“很好,很好,正要瞻仰。”

谭悟想不到他如此皮厚,话已出口,也只得让他跟随前往。

原来谭悟前此来时,为恐宵小窥探,先已在洞府之外布施了隐蔽之法,那莫方非比等闲之人,时候一久,料是瞒他不住,倒不如干脆放得漂亮一些,自行现出的好。

当下,谭悟乃施展仙法,手掏灵诀,向外一展,一缕青霞闪过,随即现出了一片奇异景色。

流水,怪石,奇花,异草在一片花团锦簇里,显现出一座雄伟壮观的神仙洞府,却有一双白羽天鹅,悠闲自在地在水中游着。

谭悟方才已经说过,这座洞府已为杜铁池收用,似乎证明杜铁池已经来过,此刻看在眼中,杜铁池倒不便作出任何异态了。

反倒是“大元上人”莫方初睹盛景,大为惊叹,四下打量着连连称奇不已。

谭悟同着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