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2节

作者:萧逸

梁莹莹笑道:“这本书,乃是我们青城派入门造基的秘本,我已经用它不着,可以暂时借你,只是一百天以后,你一定要还给我!”

杜铁池喜道:“多谢姑娘!”

梁莹莹道:“按说本门心法,非得师父同意,不得擅自传人,只是你人很不错,况且这入门筑基一课,各派也都大同小异,将来就是师父知道,我也正好代你说明,要是师父真能破格答应收你入门,那就好了!”

杜铁池慨然道:“这件事多赖成全,只怕我这凡夫俗子没有这个缘份,令师看不上眼就糟了!”

梁莹莹笑道:“你要真是凡夫俗子,不要说我师父,就连我也怕瞧你不上!”

说着,她随手翻开了一页,乃是一式站立的图解,画着一个站立的道人,正自双手捧腹向外作吐气状!再翻一页,依然是那道人,却作仰首吸气状——

一吐一吸,是为“吐纳”!

妙在这两式图影,并非一般图册所绘制的那般呆板模样,看上去却栩栩若生,宛若生人一般。

梁莹莹道:“吐纳你可懂得?”

杜铁池道:“懂得!”

“和这个一样么?”

杜铁池细看了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两样!

“不对吧!”说时她伸手随意地向那张画面上摸过去,顿时画面上遂即起了微妙变化。

但见图画中的那个道人,居然宛同生人一般的移动了起来!

刹那间,画面上形成了无数影子,这些影像,无不维妙维肖,影影相联,层层相叠地显示出一系列的连续动作!

举凡转侧、仰俯、开口、娇舌,无不同于生人,细看他俯吐仰吸,前六后九,转侧时两膝的“左弓右箭”无不清晰在目!

如此一遍实习完毕,画面上轻轻浮现出一片濛濛白烟,即见影像还原如初!

杜铁池大感惊讶,内心由不住狂喜不已,盖如此一来可以避免他研习时的动作虚掷,给他以极正确的动作示范提示,自是难能可贵!

梁莹莹遂即往下又续翻了一页,笑向杜铁池道:“你来试试看!”

杜铁池依法炮制,学样地伸出一只手,自画面上轻轻掠过,果然这张画面上,如前页一般地起了变化,只是动作姿态有异罢了“。

等到一系列生动舒徐的动作演习过后,画面上遂即浮起一片白烟,如同前页一般地回复到原来动作。

梁莹莹笑道:“这本书一共只有十六页,但是所显示的动作,却多达一百三十六式,足够你百日晨昏练习之用,以后我每十天来此考验你的进展如何,这本青城秘芨就先交给你保管吧!”

说完合上画面,交到他手里,道:“你好好收着,千万可别弄丢了!”

杜铁池道了声谢,小心地接过来,却不知往哪里收藏才好!

梁莹莹一笑,即由身畔革囊里,拿出一个乌黑发亮的网袋,递给他道:“这个袋子,原来就是用来装这本书的——一”

说着即为他把这个袋子套在颈项上,拿起那本青城秘芨道:

“这本书大小随心,你只要心里默念着‘青城鼻祖,无所不能’八字,就可大小随心了!”

就在她嘴里方自道出那八个字时,手上那本青城秘芨,己自动地缩为手掌大小。

杜铁池接过来,依其说法试了一下,果然大小随心,微妙得不可思议,仙家物件,毕竟不同一般,当时即把这本秘芨收入丝袋之内。

梁莹莹遂即又传授了他一套简单的内功口诀,并且以身示范,二人肌肤相近,耳鬓厮磨,不知不觉共处了一个多时辰,时已过午,只听得杜铁池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梁莹莹看着他噗哧一笑,说道:“怎么?饿了?”

杜铁池道:“有一点!”

“我都忘了!”

一面说着,梁莹莹含笑站起道:“你如今尚未学得辟谷之术,自然是要吃饭的,你平常吃些什么?”

杜铁池道:“不一定,有什么吃什么,真要找不着好吃的,野芋山薯也能将就!”

“那又何必!”梁莹莹微微一笑,说道:“我今天正好闲着没事,你大概好久没有尝过鸡味了吧?”

“鸡?”

一提起“鸡”来,杜铁池几乎都馋得要流出了口水。

莹莹笑道:“可不是普通的鸡,是由天台山新近迁居来这里的一群雪鸡,来,我带你找找它们去!”

杜铁池甚为好奇地跟着她步出室外。

梁莹莹回眸看向他道:“我带你去的这个地方,你一定没去过,只怕你穿得太少,会有点冷!”

杜铁池道:“不妨事!”

说着遂即返身入室,拿了一件短袄出来,穿在身上!

梁莹莹道:“这样就好,你站近一点!”

杜铁池依言向她身前走近一点,却被梁莹莹一把拉过来贴近他身边站好。

杜铁池正自不解。

梁莹莹微微一笑,道:“你可别害怕,一切都有我呢!放心好了!”

说着分出一只玉腕,紧紧搂向杜铁池腰间,并把那只柔荑玉手,与杜铁池的手掌紧紧握在一块,杜铁池顿时就觉出一种奇妙感觉,不由自主地分出一臂,紧紧搂住了她的纤腰。

莹莹笑道:“这样就好!”

杜铁池手握玉人,只觉得对方纤腰,软腻温香,那满握柔荑,更似无骨,莹莹天真无邪,竟把娇躯紧紧依偎过来,半面香腮,就枕靠在他肩上,透过的丝丝发香,如兰气息,真不禁令杜铁池心摇意荡。

他这里正自无穷受用的当儿,却感觉到莹莹桃腮樱chún,已贴向他左面脸上——

“别怕——我们要走了!”

话声出口,即见她右腕轻轻往空一放,一片青雾闪处,二人已电掣般地投身青冥。

但见一道约是合抱般粗细的闪烁青光,紧紧包裹着二人全身——

这道青光,矫若游龙,长数十丈,有如经天长虹,又似青泉涌空,闪得一闪,已贯向当空。

杜铁池只觉得身躯乍起,仿佛化为一枚箭矢般的锐猛,但见环身四侧的青光闪处,空中大片云层,远远迎着一点,即四下披靡,烟消云散。

二人驾御的青色遁光,更似一道凌空的光桥,起自北雁峰间,却坠向南雁峰梢,一起一落,不及交睫!

待到杜铁池再次警觉时,那道青色光桥已把二人身躯,送在了“南雁”冰峰上的一块平滑凸出的大石之上,光华一闪而收。

梁莹莹这才松开了握住他的手,笑道:“到了!”

杜铁池恍然警觉,忙松开了抱在对方腰间的手,果见自身已站在一座山峰的顶梢。

放目望过去,眼前是一色的白,简直是处身在一片银色世界里。

这里气温原已够冷,再加四下里凛冽的寒风,简直就像是千万把锋利的小刀在凌割着皮肤一般——那是一种极为难耐的痛苦。

杜铁池当着梁莹莹面前,不愿示弱,生怕为她窃笑,只是凌厉的罡风,确是非他所能忍受。

梁莹莹忽然发觉到他脸色有异,突地警觉过来,当时喊了声:“走!”拉着他身形一晃,已掠出数丈以外落身于一块巨石之后。

杜铁池这才感觉到身上松快了一些。

他嗤笑道:“好冷……”

梁莹莹目注着他道:“我竟然忘了,这里地处极高,已然远出云层之上,四面罡风凛冽,一般人万难抵受,须要习过入门四十九日‘培元固本’之术才可任意行动,常人只怕上来骨肉就分了家,看起来,你还真不错,居然还能忍受得住,可见你功力不弱了!”

杜铁池听她这么说,心里好不高兴,当时道:“你也先不要夸我,其实我早已经受不了啦!”

梁莹莹又看了他的瞳子一下,笑道:“不要紧,你的真力还未曾散开,我给你吃一颗御寒聚元的灵丹,就没有事了!”

说罢由囊内取出一个大小仅如拇指的青色玉瓶,瓶上有一颗凸出的红色玉豆。

莹莹用手轻按了一下那颗凸出的豆子,即由瓶内跳出了一粒大小仅如相思豆般的黄色葯丸。

杜铁池道声谢接过,迫不及待地放入嘴里。

葯丸方一入口,马上就有一股奇暖热流,直贯丹田,顷刻之间,全身大暖,所有寒冷感觉,一股脑地全数驱出体外。

小小一颗葯丸,竟有如此功效,杜铁池不禁大感惊异。

梁莹莹道:“你最好先调息一下,等到葯力完全发挥,才可以行动如常!”

杜铁池料想她所说有理,当时即盘膝坐下,试着调息一下,果然真气过处,遂即会同一股奇热暖流,畅行全身无阻,自此非但丝毫不觉寒冷,反倒身上热烘烘地已见汗珠。

莹莹笑道:“这还差不多,我们可以出去了!”

当下拉着杜铁池转出石外。

二人方自步出石外,一阵罡风,迎面袭来,只听得“哧!哧!”一连数声,杜铁池身上衣袄,竟然如刀割剪裁般地散破如缕。

只是他因服了那粒灵葯的关系,葯力既已发作,倒也无甚痛苦,只是急促的风力,迎面吹袭着,却使他有呼吸不畅的感觉。

梁莹莹要他紧闭着嘴,舌抵上颚,果然大见轻松。

二人一路向峰下步来,沿途所见,除了冰雪以及色作青紫的大石以外,无什可看,只是前行不久,即可见到耸立云间的一行松树,一棵棵如同宝塔般的耸立着。

山势和原先来处也大见其异,至此风力渐弱,那当受风力的一面,固是石质青紫,寸草不沾,而背风向阳的一面,却是一片青葱翠绿,千树叠翠,万花齐放,美景无涯。

杜铁池和梁莹莹走到这面向阳坡前,并肩站立,下眺这一片青葱翠岭,觉得无比欣慰。

梁莹莹用手指道:“那些雪鸡,一向就藏在这里,我这就带你去找。”说罢率先向岭下奔去,杜铁池不禁激发童心,自后面跟上!

前行的梁莹莹来到了一片雪松面前站住,回看着杜铁池道:“雪鸡平常就藏在这里!”一面说,遂即双手拍了一下。

她原意,定会把雪鸡惊飞满天,谁知一拍两拍,用力一连拍了许多下,却不见有一只飞起。

梁莹莹不禁“咦”了一声道:“怪事。”即行向前面走过去。

杜铁池跟踪上前,走了百十步,才闻得松林内响起一片振翅声,即见两只硕大白羽雪鸡鼓翅而起。

二雪鸡身方飞起,即见莹莹玉手微微一扬,银光略闪,即有一只雪鸡自空直坠下来,落地后不时扑腾着,像是伤中要害,不过只扑翻了几下,遂即不动身死。

杜铁池赶上去,弯腰拾起。

可是就在他方自弯下身驱的当儿,耳中却听见嗡嗡的蜂鸣之声,随着眸子一转,发现了一桩怪事——原来就在这只雪鸡坠处附近,陈置着千百只黑蜂的尸体。

这类黑蜂,杜铁池早先亦曾见过,知道是此山厉害的毒物之一,前此不久,他不慎为一蜂刺中右膝,足足肿胀有月余之久,用尽了心机,才得复元,是以乍然见到这类黑蜂,为数又是如此之多,不禁吓得“啊一一”的惊叫了一声,忙自闪开一旁。

梁莹莹闻声赶过来,乍见此情景,也不禁惊得呆了一呆,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二人打量着雪地上的蜂尸,为数何止万千!

这类黑蜂,每一只都约有铜钱般大小,体大而圆,色作紫黑,一双翅膀却如金色,看上去恶毒之至,只不知何以群遭致死?

万千黑蜂,散落地上,多数俱死,只少数没有死的,却犹自扇动着一双金翅,发出嗡嗡之声,看上去甚为残忍。

杜铁池目光微转,却见十丈以外,折倒着一棵黄色巨松,忙赶过去,莹莹跟上来。

顿时,他们有了进一步的发现。

只见那棵枝叶黄枯的古松断杆一旁,散置有一座蜂巢,足足有大水缸那么大小。

那蜂巢看来已为乱剑砍碎,砍碎的蜂巢,连同千百蜂尸散满一地俱是。

就在这破碎的蜂巢一边,放置有两个硕大的朱漆葫芦,雪地上插着一柄黄玉杆柄的拂尘,一旁断枝上,悬挂着一袭红色的肥大道衣。

杜铁池一眼看见,不觉大为惊异。他咦了一声,方待走近细看一看那两个葫芦里盛装些什么,不意足下方一转动,即见眼前红光一闪,空中冒出了一道红色光条,火也似的燃烧着。

这道燃烧的火线,呈圆形围绕在那两个葫芦与一袭道衣,似乎不慾为人接近一般。

杜铁池差点为怪火烧着,赶忙跳开一旁。

梁莹莹见状冷笑一声,出声道:

“何方道友,在此雁荡卖弄玄虚,还不现身相见?”

话声出口,甚久不见回音。

莹莹秀眉一剔,玉手骈指,运施仙法向前一指,只听得“轰”的一声,火光乍然一闪,对方所设计的那道红色光圈,遂即失效无踪。她身子略闪,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