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3节

作者:萧逸

他这时与桑先生对面坐谈,越觉其风骨嶙峋,笑态可掬,心中更增无限亲切之感!当下欠身道:“小可斗胆请教仙师大名,仙号如何称呼?”

桑先生一笑道:“我名桑羽,从道已数百年,早先在苗疆玉树屏落身,人皆以‘玉树真人’相称,只因求道过切童心初为“穿衣吃饭”、“趋利避害”的本能。随着年龄的增,走火入魔,苦了近百年,方得摆脱了缠身魔障;只是那‘小诸天六二法相’却始终难以打透,至为苦恼,近年来迁居雁荡之后,略有进展,却又心绪不宁,若有所苦!唉——”

长叹一声,他才又道:“你此刻尚未入门,自是难以想象,俗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关系上的表现宗派主义,在反对经验主义的同时着重反对了,能够于始道时保持一分纯洁,以后便可少了一分干扰,至为重要!”

说到这里,微微一笑,接道:“你的雪鸡烤好了!”言罢双手一拍,即见一只烤熟的焦黄雪鸡自空中鼓翅而来!那只烤熟的雪鸡,一直飞进石洞变颇频。两汉有古今文经学及谶纬学;魏晋有以道释儒的玄,就空止住。

“玉树真人”桑羽用手一指,雪鸡徐徐落在杜铁池面前平空定住。

杜铁池顿时就觉出一股奇香扑鼻,当下伸手接住。

桑真人道:“你就趁热快吃吧!”

杜铁池告了放肆,就手撕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只觉得入口奇香,当得上香、脆、肥、嫩,一时食指大动,就口大啖起来!

这只雪鸡,少说也在五斤左右,他只吃了一小半,就吃不下去了!又不舍得把余下的抛弃。

桑真人见状,微一颔首,说道:“这里天气甚冷,就是放上几天也不会坏,你留着以后再吃吧!”

杜铁池应了一声,步出洞外,先就着清泉把嘴脸洗净,然后找了一片雪莲的叶子,将剩下的半只鸡包好,这才转回洞内!

桑真人正在闭目调息,只见两道白气,一长一短约有手指粗细,不时自他鼻孔左右伸收不已。

杜铁池心中一惊,却知道必是一种内家调息功夫!当下不敢打扰,正自进退两难的当儿,桑羽已睁开眸子,两道白气自行消失!

桑真人微微一笑,说道:“不妨事,你坐下说话!”

杜铁池依言坐好!

桑真人目光注视着他道:“七修真人当年修真洞府,隐藏在东山,是一个绝大的隐秘,知的人不多,我和吴嫔却是知道这件事的!”

杜铁池心中怔了一下!吴嫔就是梁莹莹的师父。

桑真人一笑道:“我二人表面上不曾明说,但是暗自里都知道彼此的心意,私下里我二人曾用尽心机,各施展搜山法力,只是几年下来,却一无所获——你当这是什么原因?”

杜铁池坦诚地说道:“那是因为,七修真人的洞府,隐藏得过于神秘,不易为外人所发觉!”

桑真人笑了一下道:“不是这样!以我二人功力,就是隐藏得再神秘,也能找出来,那是因为七修真人飞升之前,在他洞府前,设下了一层玄奥的禁制,若非是他选中之人,任何人都难越雷池一步!是以多年以来,我二人虽费心机,却一无所获,明知那洞府就在这座山上,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杜铁池心里不胜纳罕,嘴里却不便说将出来!

“玉树真人”桑羽叹息了一声,苦笑道:“那吴嫔比我更是心急,生怕外人得讯登临,来此搜寻,乃在北雁荡前后各处设下了十七道禁制.然而百密仍有一疏,想不到你竟然会是漏网之鱼!”

杜铁池不敢插嘴,静静地听着。

桑真人看了他一眼,道:“那吴嫔虽属正派中人,但是她生性偏激,度量奇窄,锱铢必较,嫉恶如仇,自从她得自青城嫡传,更加目无余子,素来看不起同修各同辈,除了有数几个仙长以外,她谁也瞧不在眼里,是以多年来开罪了许多人,直到十年前结仇于点苍山的剑髯公,双方比斗结果,吴嫔不敌,险些丧命,为剑髯公‘天蓝神砂’所伤,至今元气未复,那剑髯公为旁门有数高手之一,得道已近千年,吴嫔与他有丧子之仇,如何能容她活命?为此曾昭告宇内,发誓要取其性命,吴嫔这一次惹了厉害对头,偏偏几位正派有名望的前辈仙长,皆因为恨她昔日自负过甚,俱都袖手旁观,不管她的闲事,吴嫔赌气之下才悄悄迁居来到雁荡。”

微微一顿,又接下去:“吴嫔来到雁荡是有双重原因的。第一,乃是北雁山势奇险,她匿居之处极为隐秘,暂时不愁为剑髯公所知;第二,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了,她目的乃在寻找七修真人修真遗址……同时她这多年来闭门加紧练功,冀图练成足以克制剑髯公天蓝神砂的‘紫气护体神光”。当然,这门功夫并非这么容易练就的,她生性急躁,凡事都抱定必成的信心,绝不接受失败教训!”

说到这里叹息一声,又道:

“我与吴仙子结识甚早,甚知她为人惯于铤而走险,又知她开罪了剑髯公,如今走投无路,乃思加以援手,就近照顾,不意她生性要强,拒不接受,反倒厉颜相向,为此我二人乃至动手,以她道力看不易胜我,只是我却深知她太过要强,如果再败在我手下,恼羞成怒,必然其势大变,如此非我所愿,大违我维护故人之初衷,于是故意败在她手上,退居后山,这样一来才保全了她的面子,两下里互不来往,乃得相安。”

杜铁池听他这么说,不禁对于面前此人,肃然起敬,但是却有些不解,他何以要对自己说这么多?

桑羽似乎已看出了他的心意,微微一哂说:“你不要奇怪!这些事情我所以不厌其烦地告诉你,是有原因的——因为从今以后,你的身份将对于我与吴嫔大为不同,就整个雁荡来说,也构成三足鼎立,不可化解的必然性!所以,有关我与那位吴仙子的事情,你不可不知。”

杜铁池欠身道:“仙师教诲——”

桑真人道:“我刚才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你了解一下今日雁荡所潜伏的危机!基于以上的理由,这里随时都将有可能爆发一场可怕的劫难——而………

顿了一下,他眸子里射出殷殷情意。“而……”他接下去道:“能够解救这场劫难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吴嫔,而是你!”

杜铁池一惊站起,惶恐地伏身拜倒道:“小可一介凡人有何德何能过问此事,万祈仙师指示迷津才好!”

桑真人笑道:“请起来吧!这一拜我万万是担待不起的!”

杜铁池遵命站起,侍立一边。

桑羽道:“果真你要是接受了七修真人遗留的道统,论辈份,当比我还要高出许多,最起码也得同辈论交,说起来,反倒是贫道高攀了!”说到这里,面含笑容道:“我说此话,并不虚伪,有朝一日,贫道还需杜小友你加以援手,才得渡过难关呢!”

杜铁池大为惊异,骇然道:“仙师指示迷津,有朝一日小可果能为仙长尽力,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玉树真人”桑羽禁不住面上一喜,频频点头道:“小友心性敦厚,诚发内外,有此一说,贫道亦足感盛情了!”

杜铁池慨然欠身一礼,说道:“小可一介凡人,及今屡见神奇,已决心排除万难,进修仙业,只恐天资驽下,尚祈仙师垂怜——罗致门墙……”

“玉树真人”桑羽哂道:“不要再说了!——我与你说了半天,你居然无从体会。”

说到这里,微微地闭了一下眼睛,运神略思,不过瞬息之间,他又睁开眸子道:“这就是了,你此刻不脱凡俗,须待七日之后,拜饮灵石仙液之后,才开愚顽,一切前因后果,是时自知,此刻与你多说无益!”

叹息了一声,他又接道:“七修真人当年领袖群伦,声名之盛,自非你此刻所能梦想,而属意于千年之后今生的你,这其中必然与你有不可化解的宿缘,真人的真知灼见,继千年而后,乃能显现,仙法无边,深泽广被,怎不令人大兴叹息!”

杜铁池情知桑真人所说必系真情,只是以他目前的智慧,却是无论如何难以想透。

桑羽微微笑道:“北雁后岭绝峰之白猿,原本共二十七只,后为吴嫔所豢养之黑猿杀之过半,那些黑猿照理是说打不过白猿的,那是因为它们身上系有吴嫔所绘制的山行护符,是以白猿才会吃了大亏,后为我无意发现,乃暗中行法将黑猿符咒破坏,那些黑猿才会失去了宠恃,只是白猿却所剩无几!”

提起这件事,桑真人大生感慨。

他娓娓道来:“我与前山吴嫔早先俱不知这些白猿竞与七修真人灵居洞府有关,说起来这件事实在很微妙,也很偶然!”

又是一件杜铁池大感惊异,闻所未闻的事情。

“玉树真人”桑羽含笑道:“方才我推算,你当在‘辰’时进入洞府,按仙律乃属大吉之数,现在还早,不妨与你谈些闲话。”

顿了顿,他才笑道,“这些白猿出现,俱非偶然,说起来也都与当年七修真人有关?”

他慨然叹息一声又道:“这件事还是我偶然自老友小仓神君所收集的一本《群仙典籍》中所看到,书中记述当年七修真人在括苍收伏两只白猿事,才使我灵机一动,联想到本山的这些白猿!”

杜铁池心中一惊,说道:“莫非真人以为这些白猿,与当年七修真人所豢养的两头白猿有关?”

“岂止有关?”桑羽微微一笑,接道:“经过我详细考据的结果,目前本山的这些白猿,就是在一千年前,七修真人所豢养的那两头白猿的后裔。这些,都是在一个偶然机会下,被我所发现!”

杜铁池心里一动,他细想了一下,认为果然有此可能!

桑羽道:“当年七修真人飞升之前,二猿已深有道行,七修真人必己关照二猿,要小心看守门户,不使外人发现,是以二猿也以此传家,直到今天为止,这些猿类也都恪守着它们祖先传下来的任务,十分认真地执行着这项使命!”

杜铁池一怔,道:“可是,小可却是被那些白猿所导引才找到了那座洞府的!”

“不错!”桑真人微一点头,说道:“这就是你的缘份了,我也正是因为看见你与那些白猿相处融洽,才断定你必然已经发现了七修真人当年修真的洞府!”

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声又道:“不久以前,我擒到了一头大白猿,要它带我去找寻七修老前辈的洞府,不意那头老猿执意不肯,后来为我法力所迫。不得不勉强从命,谁知在途中,它乘我不注意之际,竟然自堕深渊而死,那一次事后,我才想通了这个道理!”

他冷笑一声接着又道:“前山的吴嫔必然也发现了这项隐秘,居然用尽了苦心,也擒到了两头白猿,一心想豢养熟悉之后,再令它们带路去搜索七修洞府,谁知二猿品性刚烈,居然绝食而死,以全节义!”

顿了顿桑羽接道:“如此一来,我和吴嫔才注意到这些白猿的贞烈,只是再想擒捉,已是不易,即使是擒到手里也是妄然,我倒是死了心了,吴嫔却不然,无时无刻都在搜索着这些白猿的踪迹,只是并没有用,因为这些猿类,早已由一代因循相传,学会了躲避人类的方法,平素活动范围,也都在七修真人所设有的禁制之内,万难窥出端倪!”

他显然曾对这些白猿研究过一段极长的时间,否则万难知悉得如此清楚!

像是自嘲似的,他微笑了一下。

“直到昨天,我正在静坐之时,隐约听得猿鸣之声,一时好奇,前往观看,才发觉到黑白二猿,相互对搏,白猿因数目较少,吃了大亏,那些黑猿显然是为吴嫔所差,前来诱捉白猿,吴嫔自从收服这些黑猿之后,曾传授过它们技击之术,是以这场对搏,白猿自是吃了大亏!”

他冷笑着道:“——及我赶去之时,才发觉到白猿已死亡大半,仅余四猿尚在拒死力拼,是我不忍,正待施法略予援手之际,却见你在一白猿带领之下,竟然来到了现场,经你出手助阵之后,才逐渐扳回了颓势,我因见你剑法精熟,生怕你将黑猿杀戳过众,引起吴嫔不快,才以吹竹声将黑猿惊走!”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才又接道:“待我将那些黑猿引走之后,再回来时,竟然失去了你们踪影,前后不过瞬息之间,我的观察之力不谓不敏锐,居然会查不出你们丝毫踪影,大是令我不解,后来经我静心推算结果,才知道你与白猿之间的邂逅绝非偶然,从而断定你与七修真人之间宿缘一定很深,事实证明果然不错!

杜铁池这才想到那日吹竹声,原来是他所为,这时,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大为惊喜,惶恐。

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竟然会有如此福泽,可是这些话出之桑羽之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