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4节

作者:萧逸

“火人”徐雷一笑道:“岂有不知之理?只是他们两方俱都道力精湛,大概知道雁荡乃七修真人昔日故居,必然设有厉害禁制是以居住多年以来,从不敢莽撞冒失,只是……”

徐雷目光转向杜铁池,缓缓地道:“——那碧溪仙子吴嫔,为人甚是狂傲,有两次触犯禁制,我均念其修为不易包含三种成分(德);又承认有“神我”(灵魂)的存在。自,并未曾报复,只略予警惕而已,看来她意在搜索七修洞府,大有不找到不甘心的样子,倒是她那个弟子梁莹莹,心性较她要好得多!”

杜铁池听他提到了莹莹,脸上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

徐雷注目着他,道:“这些人俱都名在群仙之列,就只有恩人你的来历奇怪,我每次运神推思,皆不得要领,直到昨日的‘石镜透视’之法,再查恩人居处,已发觉空无人居,我只当恩人乃寻常人,可能下山而去,心里好不懊丧失望——直到今天!”

他脸上这才展开了笑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徐雷又道:“直到今天杜恩人你来到了我的居处,我才知道,果然是道人之话应验,必然是我的救星到了!”

杜铁池一片茫然地道:“老前辈你能断定,我是老前辈的救星………”

“当然知道!”徐雷咧嘴笑道:“恩人请想,寻常人岂能随便进入七修洞府,又岂能来到我的居处——这两处地方,皆为七修真人设下了重重禁制,休说是你一个凡人,即使是仙道中人,身具法力的炼士,也休想擅入一步,而恩人你却是这般地来去自如,毫无障碍,我这未来的明主,除了恩人你又会是哪一个?”

听他这么一说,杜铁池果然觉得甚是有理,当下遂即低头不言!

徐雷道:“当初道人离开时,曾告诉我,一旦遇到我那未来明主之后,一切皆可凭我良知行事,往后即水到渠成,看来我在历百七十六年苦难折磨之后,当真是好运到了!”

杜铁池仍觉迷惑地道:“那么,果真如老前辈所说,我又当怎么才能救你?”

徐雷道:“这个恩人不必多虑,一切皆在当初七修真人神算之中,眼前第一要务,恩人须刻意地留神功业——”

说到这里,似乎忽然想起一事,道:“啊——是了,你不提起,我倒几乎忘了………且慢………”他一面说,一面弯起左手几根手指,摆弄了一下,道:“岁当丙午……是了……是了……”

“老前辈想到了什么?”

徐雷道:“我忽然想到了那年七修真人说的一句话……岁当丙午年,我那救星来到!”

杜铁池道:“今年就是丙午年………”

徐雷惊异地张着大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杜铁池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徐雷道:“道人当年留有一封柬帖,深藏石壁,嘱我在丙午年霜降之后三日,才得取出偈语,这‘霜降’之日不知到了没有?”

杜铁池先是一怔,遂即摇摇头,他实在也记不清楚‘霜降’之日到了没有。

徐雷在沉寂了一百七十余年之后,忽然意识到自己脱困的日子即将到来,内心之惊喜,自是难以比拟。

他蓦地站起来,一双黄眼珠子正在地面上摸索着。顿时他脸上展开了笑容。

“还没有过………快了——快了!”

说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弯下身子来,在百合花丛里摘了一根长长的红草。

“每年秋分之日,这种‘红风草’才会变为红色,在‘寒露’之日,却必然消失,恩人——你可知道这其间,一共有多少天?”

杜铁池想了想,点头道:“秋分至寒露其间的距离是十六天!”

“不错。”徐雷面现笑容道:“那么‘寒露’至‘霜降’之间共十五天一——”

他看着手上那根红若血染的红风草,喃喃地道:“现在红风草红色未曾消失,就证明‘寒露’之日尚未到来,不过将不会越过五天一定快到了………”

杜铁池耳濡目染,自是惊奇不已,他原想将七修洞府内自己难以参透的石刻图解,提出来向对方请教,蓦地,峰下响起了一片乌鸣之声,即见对岭山半,旋飞起一大片白色山鸟。

因为距离甚远,他看不清是一种什么鸟!丽日之下,这些山鸟身上,炫耀出闪烁的银光,为数甚多,少说也在千百只以上。

徐雷见状,即向杜铁池点头道:“我练功的时候到了,恩人也请转回,五天以后再来,我有一样好东西,要留与恩人享用——现在我必须去了。”说罢双手抱拳,深深一拜。

杜铁池赶忙跪倒回拜,却见徐雷身形动处,红光乍闪,已自消失石间隘口之内。

他打量着头上那道石隙隘口,少说也在十丈高下,杜铁池此时身法,固是不难攀上去,只是徐雷既已关照定了五日之约,自己也不便再去打扰他的练功。

却听得徐雷发声道:“恩人蒙七修真人垂青,独入仙府,可谓旷世仙缘,尚望好自为之,把握时光,不要自弃,短日之内必有大成,这些黄精首乌,皆为我所种植,多年来我早已辟谷不食,恩人可随意摘取食用,五天以后,功课完毕,自会寻你,刻下却不便多为接待,尚请恕罪!”

杜铁池先时眼见他消逝头顶双峰石隙之间,只是此刻那声音却似乎发自四方空中,端的是诡异绝伦。

随着对方话声消逝,却见双峰石隙之间,涌出了大片云烟,刹时间,已将顶上山峰整个弥满,自是再也难以看见那双峰之间的石缝。

杜铁池不听他再说什么,当下将先时自己包好的那些黄精首乌野芋之类的吃食,放好背上,遂即小心翼翼地循着来时之路,向石峰下攀去。

费了一番仔细,他才回到了洞府之内。

洞里异常的清静。

杜铁池自聆听徐雷一番话后,更激发起向道好学之心,当下定了定神,遂即又步入中间洞室,身子坐定之后,打量壁上图解,顿时觉出较之昨日更为清晰。

他昨夜已悟出了这三式坐相的分合作用,发觉到与梁莹莹借赠的那本青城秘芨,将早先悟出的二十一个式子,逐一地运习一遍。

这一次,他发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进展,二十一个式子全数练完之后,顿时感觉出,全身上下气转舒徐,耳聪目明,随着那一线气机的上下,真有一呼似羽,一吸多山的提升落降之感。

他原具慧根智心,人杰地灵,此番遭遇,自是大异。

七修真人这中洞三式坐相,名谓“三极图解”,原具有高深哲理,虽是意在导引入门之功夫,只是却大异一般,即以一般仙道中人,若非生具慧眼,绝顶聪明之人也万难短日之内即可参透,杜铁池竟然于一日夜间,融汇贯通,舍“缘份”二字,诚然匪夷所思。

自然,仅仅融汇贯通是不够的,必须要持之以恒地勤加练习。

他记得“玉树真人”桑羽在告别自己时,曾有三月之后接候自己外出之一说,足证自己须要在洞府之内停留三月之久,天下没有一蹴而成的功夫,一分悟力必须配合十分的力行才能收功。

好在吃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他可以安心地停在洞府之内,专心练功——

然而思虑有如一匹野马,有时候挺难驾御,即以杜铁池来说,他原本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五年来修身静心已使得他心无杂念,意不旁骛。

可是如果因为这样就说他心无牵挂,却也是错误的。

偶然的,他接触到了梁莹莹这个人,莹莹的美色,遂即构成了他心中的魔相。

杜铁池原先尚还体会不出,可是现在当他开始着手研习上乘入门道法时,他立刻接触到了慾求静心之不易!

梁莹莹可谓是他生平所接触过唯一的一个异性,偏偏对方一见钟情,这“一见钟情”也就成了他心中的魔影幻像!

现在,每当杜铁池静下心来的时候,梁莹莹的影子,即会自他脑海里油然而生,幻化成各种姿态,美目盼兮,心神微动,前功尽弃!

这样的情形,已经连续了三次。

整个一夜,杜铁池拼命振作克服脑子里的这些幻想,前后七次调息振作,才得入定。

三大之后,他才将这回二十一个坐姿研习熟悉,直到无论何时何地,可以一经念及,即可将这些坐姿谱记起来随时研习!

有了这个基础,他才可以放心地进一步,再去研习第三间,也就是最后一间石室内的奥秘。

这是他来到七修洞府的第五天!

以往的四天,每日专心练习,运神思考,常常一天只食一餐,等到他一松弛下来,想到“饿”的问题时,顿时就觉得十分地饿了!

好在这些白猿常常会带奇怪而可口的山果回来,他就吃腻了苦涩的黄精首乌,偶尔吃到美味的山果,自是其味无穷!

傍晚时分,他与众猿欢聚一堂,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这些白猿,己和他厮混得很熟悉,如果不是亲身与他们相处,他绝难想象出这些猿类竟然会有如此高的智慧。由此推想“玉树真人”桑羽所说这些白猿乃是当年七修真人所豢养的那两只白猿的后裔,这个说法绝对可能!极为正确!

第六天清晨,他照例的和这些白猿同时起来,先习了一阵吐纳功夫之后,又把二十一式坐姿从头至尾的练习了一遍,觉得很是心平气和,得心应手。

内心充满了自信,他来到了第三间石室!

这间石室如前文所述,室内充斥着许多高矮不同的石柱,四壁墙上,雕刻着那些鱼跃鹰飞的奇怪姿态,更使他简直感觉到无从着手练起!

他忽然发觉到自己的目力敏锐多了!

在过去,他注视这间房内的一切,总会有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可是今天这种感觉已经完全不复存在。站在门前,他仔细地打量着室内这些长短不一的石柱子,数了数一共是十二座。壁上的那些奇怪壁刻呢?他好奇地数了一下,竟然也是“十二”之数!

——一丝奇异的感觉,忽然使他联想到,这两者之间,必然有其不可分开的道理。

“这是为什么?”

脑子里这么想着,他遂即走向第一座石柱坐下来!

原先站立门前时,他数得好好的,一共是十二根石墩,壁上是十二面壁刻,然而这时,当他坐在这第一墩石柱上面时,再向四壁上打量时,所能看见的仅仅只有一个石刻画面!

杜铁池心里感觉到无比的惊异!他立刻换了一墩石柱坐下来,和前一根石柱子一样,他所能看见的仍然只有一面石刻画像。唯一不同的是,这两个所见的壁画却非相同,而是两个绝对有异的画面!

这个奇怪的发现,顿时使得杜铁池兴趣大增!

一刹间,他已把室内十二根石柱换坐一遍,得到的结论极为有趣——十二根石柱对十二面石刻像,一对一,绝不例外。换一句话说,坐在一座石柱上只能看见一面画像,十二座石柱可见十二面画像,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这一个突然的发现,顿时使得他悟出了其中玄奥的道理,当时心内大喜!遂即离开座位站起,重复打量着石壁上的十二具图像,越觉其鳞介飞潜动跃之形,不仅神态如生,更似连成一脉,有前后呼应之势!

奇怪的是这些图解形象高矮上下参差不齐,绝难想象出其中何者为先为后,是以一时也难知从哪一具图像开始着手练习起。”这么一想,他不禁又为难起来。

跟前这间石室,在他初来洞府时,尚还不辨一切,曾几何时,居然能洞悉一清,目力之长进也就证明了他对其他各方面都同样有着惊人的进展!这些神速的进展之中,最快的实在是“灵性”的一方面!只是他却不自知罢了!

“十二”这个数目……?

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诸如“十二天尊”“十二太极”“十二生肖”“十二星宿”……

——“十二星宿”!

杜铁池几乎失声叫起来,随着这个意念的方一兴起,他眼前突地亮了一下!

可不是么?

眼前的这十二根高矮参差不一的石柱,正似一天星曜的散布着,再看四壁顶上的那十二刻像,更与之上下映衬呼应!一呼一应,一映一衬,在他观察之下,隐含着几许天机异数!

朴铁池从迷失到悟解不过只是一刹那,此刻,当他忽然间悟出了这层道理之后,顿时更入层楼,有了一番新的见解!

他心里推算着,一双眸子,按十二星宿顺序,忽然找到了为首的第一个石座,纵身跃起,向上落去。

这些日子他只顾练习仙道神术,着重于吐纳内功调息,对于昔日的传统武功显然疏远,此刻身子方一跃起,突然觉出身轻如燕,起势如矢,不禁大吃一惊,慌不迭向后用力一挫,就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