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8节

作者:萧逸

他既然窥知了眼前虚实,就把注意力投注在那面看似怪异的镜面上。

那是一面六角形,约有手掌大小的白骨铜镜,镜身悬在玉榻上方石壁,不十分高,杜铁池只须略点足尖即可摸到。

他急慾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却碍于室内的禁制,不便出入,既发觉到那层无形的禁制,是由墙上那面骨镜发出,说不得就要将它移动一下。

当下他不假思索地伸手向镜上们去,果然手指方一们向镜面,即如同先前那般感觉一般,一股奇大的反弹力,将他整条手臂高高弹起,几乎有折断的感觉,这才知道厉害,再试着由侧面摸过去,却是没有事。

他手摸着镜面的骨架,只觉得这小小一面镜子,却似重有万斤。

杜铁池正待聚结真力,把这面骨镜移开,忽然耳边听到了一些什么。

须知他自从饮过“灵石仙液”之后,各类官感均极灵敏,只须略一聚神,即可察视听于微妙之境,即使成道有年的修为之士,亦往往不及。

这时他仿佛听见了一种“呼呼”破空之声,由于他本身亦此道中人,是以乍然一听,即可判定乃是“剑遁”之声,换句话说,就是有人来了。

他赶忙移开了这只手,向后退开。身子方自站定,即见室外月白色的光华闪得一闪,一个粉裙罗衫的绮年少妇,已现门前。

杜铁池认出来人正是“九尾金蜂”方红,后者已轻启莲步走向门前。

只见她手掐灵诀,向着门上一指,镜光立隐,遂即含笑步入。

杜铁池注意到那道七色镜光,一俟方红步入之后,遂即又自行射出,仍如前状将门户罩定。

“九尾金蜂”方红似乎未曾想到杜铁池已经醒转过来,不禁微微一惊。

“哦!”她手摸桃腮,挑着一双细长的眉毛笑道:“敢情你已经醒了。”

杜铁池面色一沉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

方红“格格”一笑,翻着一双桃花眼瞟着他:“我的少爷,你先别急啊,干嘛的,像炒爆豆似的,倒是叫人家喘上一口气呀。”

杜铁池其实已无须再问她什么,也能猜知是怎么回事了,心中固是惊惶不已,表面上越加地力持镇定。

“无耻妖女!”他冷冷笑道:“我乃七修真人末世衣钵传人,你岂敢欺凌与我?还不快点将我飞剑法宝持还给我,我也就念在你无知,不再论罪,要不然的话,哼哼……”

“九尾金蜂”方红乍闻得对方竟然是“七修真人”衣钵传人,由不住大吃了一惊,可是紧接着她凤杏一转,粉脸上遂即带出了一片笑靥,当下轻笑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在玉榻上坐下来。

“你说什么来着,小兄弟?”声音里充满着娇媚:“你是七修真人的末世传人吗。”

杜铁池睁圆了眼道:“你岂能不信?那把七修剑就是证明!”

方红脸色微微一变,却又吃吃笑道:“这也就对了,怪不得那把剑我弄不开呢,原来是七修老前辈的仙剑!小兄弟,来到了姐姐我这个地方,你也用不着害怕,我又不是老虎,还会吃了你。”

杜铁池见对方少妇,樱口桃腮,粉面着春,人本来就长得不错,再特意地一妆扮,也落得一朵鲜花似的,眉梢眼角,更显出春情万种,心中由不住微微一动。当下暗忖道:不好,这妇人分明对我不怀好意,我却是不能着了她的道儿。

一念及此,杜铁池顿时有如着身冰露,再也不为她所惑,当下缓过脸来,冷冷地看向她道:“我知道你这里是巫山百花教,百花教主佟老前辈,虽然我并不认识,但是我却知他修为千年,除了行为任性,倡行异说之外,倒算不上是什么恶人,你把我骗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我劝你还是好生地想想明白,否则的话,我如今虽然法力尚未能完全恢复,不能运施自如,可是我的几个朋友,如果得悉我被你骗来这里,必不会与你干休,到时候只怕连佟教主也脱不了干系,我说的都是真话,你可不要自误误人才好!”

这一番话倒是千真万确,丝毫不曾夸大。

按说“九尾金蜂”方红其人,除了生性婬荡,行为任性以外,倒也与百花教主佟圣一样,平素并无什么恶行,即以婬荡而论,素日面首也都出诸对方心甘情愿,并不敢过于逾规。

杜铁池这番话,理当发人深省,使她顿悟所非才是,无奈她色令智昏,总以为对方所说未必实在。

一来,她万万不会相信,杜铁池真的会是七修真人传人,再者杜铁池之俊美,仙风道骨,确是她前所未见,这等美男子,平日看上一眼也是舒服,更何况已在自己掌握之中,哪里舍得将到口美食随便放过!

当下笑眯眯地道:“你的朋友我已见识了,本事也不怎么样,我要是不看在你的面子上,还会有她的命在么?”

杜铁池怔了一下道:“你是说莹莹,她人呢?”

方红把嘴撇了一下,缓缓道:“怎么回事,心里还想着她么?你这个人倒看不出还是个挺多情的。”

说着,姗姗走到了杜铁池面前,单手插腰,展示着她玲珑动人的躯体道:“呶,你自己瞧瞧吧,我又哪一点比那个丫头片子差了。别傻里瓜吉地只盯着一个雏儿不放好不好?”

杜铁池真恨不能一拳捣过去,可是一来不愿意伸手打一个女人,再者自己此刻已落在对方手上,飞剑法宝都已丧失,此时此刻确实不宜与对方翻脸,以免各走极端,落成不可收拾局面。

这么一想,硬生生地忍下了眼前的这口怒火。

“九尾金蜂”方红见他只瞪着自己,并不发话,脸上表情更是先怒后平,只当已为自己姿色所动,心里好不高兴,由不住把身子又凑了凑。

她把一只白酥酥的嫩手,搭在了杜铁池的肩上,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里,交炽着一脉春情,无边*火。

“小兄弟,你这又是怎么啦?”

说着粉颈低垂着,却把那双充满了*火的眸子瞟向杜铁池,脸上带着勾人荡魄的婬媚。

“我还真以为天下有不吃鱼的猫呢!看起来……”

一面说,这妇人扭动着杨柳腰肢,吃吃笑着,却把两根春葱似的指头,向着杜铁池脸上拧去。

杜铁池虽不惯与妇人打交道,却也无法再忍受,当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想干什么?”

方红一只手被他用力地握住,却并不挣脱,鼻子里娇哼一声干脆把整个娇躯向对方怀里倚去!

杜铁池低叱一声:“贱妇!”将其一把推了出去。

方红原是半闭着眼睛,一脸的婬荡,全身的懒洋洋劲儿,赖在杜铁池身上撒娇,忽然,她听见了一声女子笑声,由不住大吃一惊。

当时等不着杜铁池动手,倏地身子一翻,瓢出丈许以外,身子才自站定,即见室外紫光略闪,现出一个年方二十,长身玉立,较之方红,并不丝毫逊色的妖娆女子。

这女子一身紫罗长衫,左手托着一个青玉浅盆,腰上系着一根白玉束带,却将原本就甚细的腰肢,束得更为纤细可人。

这时,她一只腿跨在室内,一只腿尚在门外,右手递出来,拿着那道闪有七彩奇光的光柱,笑哈哈地道:“怎么着,红姐不欢迎么。”

方红想不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外人,心里好不扫兴,脸上老大的不得劲儿,就手向着墙上骨镜指了一指,光华顿隐。

紫衣少女这才款着莲步,轻轻迈进。

杜铁池虽不曾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问心无愧,只是此时此刻,总是感觉着大大不是滋味。

紫衣女子进得屋来,先自把一双眼睛,滴溜溜在杜铁池身上转了几转,这才瞟向方红一笑道:“我说在前面看不见你呢!原来你……”

方红挑了一下眉毛,脸上讪讪地道:“十妹,你这是干什么来的!我可没请你呀!”

被称为“十妹”的紫衣女子似乎在第一眼看见杜铁池时,心里就动了邪念,那双眼睛可就怎么也离不开杜铁池身上左右,嘴里虽是在与方红说话,眼神儿却情不自禁地瞟向杜铁池。

这番妖态,瞒得了别人,如何瞒得过老于此道的方红,顿时面起红潮,为之醋劲大发。

“十妹。”她大声娇嗔着:“你给我放老实一点!”

被称为“十妹”的紫衣少女,被她这么一嚷,才便猛然警觉,倏地后退一步,手里的青玉碗,颤了一下,差一点脱手坠落。她可也不是省油的灯。平素在姐妹行里,若谈宠论娇,锋头可比方红不在以下。

现在当着人前,被方红这么一叱,脸上可有点下不来,当时细眉轻轻一挑,面现薄红道:“怎么啦,红姐,我可是好心给你送点心来啦,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要是不欢迎,我们这就走人就是啦!自己姐妹,也犯不着翻脸不认人呀!”

说完拧腰拿腿就走。

方红原是恨对方来的不是时候,生了一肚子闷气,只是却也知道这个人开罪不得,倒不是自己怕了她,而是怕她在老头子面前走了口风。

固然佟圣对各妻妾,多采放任作风,不太管束男女之事,只是如果有人存心搬弄,后果可就难以预测,更何况杜铁池声言出身正派名门,更是犯了佟圣召告各妻妾门下的大忌,一个追问下来那还得了。这么一想,方红哪里还硬得起来。

当下见紫衣女子要走,忙上前拉住她,强作出一副笑脸道:“唷!我的好妹子,怎么回事,给你开个玩笑都输不起呀!”

紫衣女子哪里是真的想走,不过是故作姿态罢了,这时承方红这么一拉,还不就借个台阶儿下来。她这里媚眼轻笑,明是看向方红,暗地里却是扫向杜铁池。

似笑不笑地挑动着那条弯弯娥眉。

“这么说,可是你要我留下来的罗。”她眉飞色舞地笑着道:“好吧,反正我也没事,就陪你聊聊吧!”

一面说,却就在一个铺有兽皮的玉石敦儿上坐了下来,却把手里的绿玉盖碗放置在面前的玉几上。

“九尾金蜂”方红见她真的坐下来,却又不禁有些后悔怅然。当时呆了一呆,才强自作笑道:“送什么点心来啦,还用得着你亲自跑一趟。”

紫衣女子一笑道:“是老头子的好心,说是园子里栽的‘蓝天玉宝’熟了,百年才得一次,命我每房里送上一颗,一共是十二颗,说是吃了能驻颜百年,我特意着法,将这些玉宝蒸透了,更用百花春蜜露淋过一回,我自己先吃了一个,因与你特别要好,故才挑了一个最大的,亲自给你送过来。”

顿了一下,她那双不老实的眼睛,又向着杜铁池瞟了膘,娇笑了笑:“想不到来的还真巧,碰见了你这里还有客人。”

方红听她又提到了这码子事,赶忙应一声,想就此打岔,把这件事岔开。

可是来人,论道行不见得如她,要说是讲女儿家那些底事心眼儿,可比她还要强上三分。

她这里不容方红瞎打岔,可就单刀直入地瞧着杜铁池道:“真格的,这位相公姓什么叫什么来着呀?”

方红怔了怔道:“这——他姓张——是……?”

杜铁池巴不得在这当中挑拨离间一下,制造一些事端才好。

当下聆听之后,冷笑一声,道:“我乃七修真人未世传人杜铁池,是被她用头上玉花迷倒,强行掳来此地,你这女子,又是哪个。”

方红脸色一红,笑向紫衣少女,道:“你听听,这家伙口口声声说他是七修真人门下,简直是胡吹乱哄,是我气不过,才把他带来这里!”

紫衣少女鼻子里曼哼一声,先不答理方红,却把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注向杜铁池。

“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杜铁池冷笑着道,“不相信你且把佟教主请来,我自会与他对答,看他信不信?”

“这个……”紫衣女子脸上起着一抹笑靥:“我看还用不着……姐姐,你说犯得着么?”

方红心里顿时像着了一拳似的。她清楚得很,对方这个騒狐狸,分明已向自己剖明了心迹,是存心索价还价了。这可是要紧关头,自己要是再不松口,可就迫使她挺而走告教主之一途了。只要她在老魔佟圣面前透上那么一点口风,略微挑弄一下,这件事可就砸完了,非仅如此,也许还说不定为此为自己落下了杀身之祸。

有了这番认识,方红尽管是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可也不敢口头上得罪。当时她格格一笑,道:“这点事哪能惊动他老爷子,妹子,你说是不是?”

紫衣女子一笑道:“我也是这么说嘛,只是……”

“九尾金蜂”方红笑道;“妹子你对我好,姐姐心里有数,就拿这碗‘蓝田玉宝’来说吧,别屋里你都不送,单往我这里送,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