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传奇》

第9节

作者:萧逸

方红出手的那道红光,为其爱若性命,得其佟圣老魔所赠送的“红蟒剑”,本具有相当威力,无奈与杜铁池这口七修仙剑一经比较起来,可就大是相形见绌。

红白两道奇光,一交接之下,耳听得一阵极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眼看在强势的白光力绞之下,空中飘洒下大片的红雨己为完全的尺度。人的自我异化是人受到束缚的根源。主要,方红所发出的“红蟒剑”立刻光华尽失,由空中直坠下来。

所幸适当其时,方红所发出的第二件法宝“分炁魔相圈”已然迎上,两相交接之下,勉强敌挡着七修仙剑凌厉的下落之势。

“九尾金蜂”方红一来心痛飞剑破损,再者本身精力大耗,再加上斑斑前痛,一霎间真是五内俱碎,伤心万状。

论及方红,设若是现在即时觉悟,从速逃生,尚还有活命之机,无如她鬼迷心窍,色令智昏,到了如此地步,兀自舍不下杜铁池这个人,犹打算拼消耗一甲子的功力,施展本门“千焰红罗”大法,将对方连同林杏儿一并擒获,分别发落。

这时一面分出“魔相圈”勉力迎战着对方仙剑落势,一面聚集内力,连同多年修为的本命性火双双运结于丹田之内。

无如这门功力极耗精元,需要耗时颇多,才可如意施展,一时却是急它不来。

当下趁此空档,手指着当前的杜铁池,泪流满面地抽搐着出声痛骂道:“好个无情无意的小狗,我对你如此一片真心诚意,想不到你这个无情的东西,竟然会勾结女贼人,联手与我为敌,毁了我多年心血法宝,更把我住处夷为平地,害得我眼下……无处安身……小狗!你要是还有一点人心,赶快收起了仙剑,随我离开这里,与我远走高飞,从今以后,我们结为恩爱夫妇,包管你一世快活逍遥,要是你再不知好歹,就算我不忍下毒手杀害了你,只怕佟教主一经找到了你,也是万万饶你不得!你这小狗,不过仗着有一口仙剑,有什么了不起,须知佟教主魔法无边,天下无敌,你要是落在了他的手里,保管教你落得死无葬身之地……小狗,我现在对你所说,可是句句实话,听不听可全在你了!”

一面说,一面流泪,称得上“声泪俱下”。

要说这个方红,本来姿色不恶,由于对杜铁池上来钟情,动了真心,这番说话倒是发自内心,毫无虚伪,一经触发真情,加以伤心万状,一时泪下如雨,直如带雨梨花,模样更楚楚动人,煞是可怜!杜铁池对她虽然心存不耻,到底并无深仇大怨,加以先时手下无情,一连毁了她法宝多件,心中气已消了一半,这时见她饶是在如此情况下,对自己仍存眷念,心中不免有些不忍。

当时聆听之下,冷笑道:“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又岂能怪得了我?念在你尚非大恶,我也不赶尽杀绝,我的事与你无干,就是佟教主找来,我也不怕,倒是你惹祸上门,只怕姓佟的饶不过你,还不快快逃命去吧!”

一面说时,招手将空中飞剑收回。

方红见状也自招手,将先发的“分炁魔相圈”收回,原本流泪的粉颊,绽出了一片笑容。

原来方红见对方收回仙剑,只以为对方已被自己真情打动,心里好不高兴!只是要听从杜铁池所言,独自离开,却非她衷心所愿。

当下有意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面现凄迷道:“听你这两句话,虽然无情,倒也还有一点良心……你说佟教主放不过我,倒也不假,只是……我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冤家……只要你肯答应与我一齐走,我马上就走,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负你,怎么样,我可就等你一句话了!”

方红一面说,一面暗施媚功,桃腮泛春,风目流转,几句话说得字字娇柔,软语尽温,无如杜铁池心虽慈善,却是定力极坚,尤其得悟“七修真人”石室秘功,拜饮灵石仙液之后,无时无刻俱都在功力猛进恢复之中,方红这番做作媚术,自是迷他不住。

这时见状真是又怒又怜。当下叹息一声道:“方红,你也算是修为有年之人,怎么如此自甘堕落,我真为你可怜一一”这几句痛心责备的话,却又被方红误为多情。原来方红眼见心上人情态改变,颇有迎合自己心意,照此发展,只要再施媚功,不难把对方说动,共宿双飞,一时心花怒放,竟然把眼前身处的危境,也抛诸脑后!

聆听之下,她苦笑了笑,眼睛里泪光婆娑:“小冤家,你说这些话,可就没有良心了,哼一一你只当我方红生来就是下贱么?”

撇了一下嘴角,她娇声接道:“告诉你吧,这么多年,我见过的人多了,却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动心的,就是——你……”

杜铁池见对方越说越不像话,心知她会错了意,正想发作,忽然心里一动,顿时将计就计。

当下冷冷一笑,直视向方红道:“你这番话骗得了别人,却是骗不过我,既然口口声声对我真心诚意,为什么把我随身宝物偷去不还,还有什么好说的!”

方红听后先是一怔,继而面绽春风。

“小冤家好一张利嘴——不是你提起来,我倒忘了,哼!”眼睛白着杜铁池,嘴角似笑又嗔地道:“原来你还记得这个,我当什么了不起的事呢,你那件东西,虽然看上去像是很有来头,可是我也弄它不开,就是还给你也无所谓。”

说时轻移莲步,走向一边,打开石箱,将玉匣取到手上。

杜铁池看时,正是自己所失之物,心里暗喜,表面却不动声色!

方红一面注视着手里玉匣,一面频频打探着杜铁池的表情,微哂道:“这里面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杜铁池冷冷一哼道:“你倒是还也不还?”

方红妙目一转,浅笑盈盈道:“还当然是要还给你,只是你可得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要不然,哼——我就是拼着一死,也不把东西给你!”

杜铁池听她这么说,心里不免暗自担忧,其实对方的条件不问可知,他生平不擅说谎,真要是对方说明了非要自己同她私奔,才肯将宝物发还,那可是大伤脑筋之事,否则宝物又不能到手,这便如何是好!

方红见他凝思不语,自忖得计。

“怎么样?”她哈哈地笑道:“只要你点点头,答应与我结伴同行,永远不再离开我,我就把这东西还给你,要不然,哼——你就看着办吧!”

一面说,她把手里白玉长匣,有意探出,在杜铁池眼前晃一晃。

却不意,就在这一霎,忽然面前人影一闪,一个女子口音道:“狗贱人,你拿过来吧!”

方红闻声还不知怎么回事,只觉得手里一紧,那个白玉匣子已到了对方手里,惊慌中仔细再看,却发觉竟是林杏儿去而复返。

原来林杏儿方才借“五行遁法”,暂时避过一旁,因为心念杜铁池救命之恩,心存报答,不忍就此远走,只在附近找了一套女装穿在身上,又自悄悄潜回,于暗中注视一切,等到方红取出玉匣以此要挟杜铁池就范之时,林杏儿才忍无可忍,一面隐身屏息,一面潜行至方红身后,伺机出手,将玉匣抢到了手上!

方红发觉不妙时,已是不及。

是时林杏儿已现身而出,一面将玉匣抛与杜铁池接住,同时回转身子,拼着精力受损,施出本门救命三招之一的“百花现蕊”,一口将舌尖咬碎,加以本身所练元气丹息,一口喷出。

这一手,设非是林杏儿心里愤恶对方到了极点,是万万不肯施展的,一经施展,果然功力不同凡响!

活该方红有此一刻,她自恃法力精湛,加以杏儿又是她昔日手下败将,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敢主动向自己出手,等到发觉出不妙时,却是防躲不及。

只见一片血光之中,加杂着千百点飞星,没头带脸的,直向方红全身罩了下来。

方红大吃一惊,猛可里想到了这种功力的厉害,急切间已是闪避不及,只得把双手同时抬起,护住面颊,免于毁容之灾,饶是这样,那片血雨金星已把她全身上下,连同一双玉手,射成了千百血孔,直痛得她惨叫一声,就地一滚,化为一道碧火急遁而出。

杜铁池宝物到手,尚不及向林杏儿多说,对方已拉住他道:“相公快逃!”

一面说,遂即施展出遁术,连同杜铁池一并向地下遁出。杜铁池想不到林杏儿一经回转人世后功力也一井恢复,更没有想到她法力如此精湛,此刻随着她初尝“土遁”滋味,更觉新鲜!

只见一蓬青濛濛的梭形光华,将二人通体上下包裹住,在深入到一个相当部位之后遂即停住不动。妙在在那团青濛濛的光华护体之下,并不觉得一些儿气闷。反倒通体清凉,如沐三春清风。

杜铁池见那梭形青光,载着二人,只是停住不动,便问杏儿道:“这是什么地方?”

林杏儿表情却并不轻松地道:“相公你有所不知,这百花教坛所在地,内外方圆百里,都设有佟老魔厉害的禁制,只要稍有不慎就难免触发……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

杜铁池高兴地道:“想不到你功力如此高强,居然能深入地底而行!”

林杏儿苦笑道:“这只不过是旁门左道的雕虫小技而已,较之相公你所进身的金光大道,真是相差得太远了……父亲在时常说我一生灾难重重,要想成道,非得历经四劫三凶不可,唉,想起来可真是苦命人咧!”

杜铁池还不曾好好打量过她,这时并排而立,加以空间狭小,不得不紧紧偎依,也就不由自主地把她看了个清楚。

只见她瘦瘦的身材,细眉大眼,生得十分清秀,想是经过多年的灵肉分隔,耗损极大,那张清瘦的脸上,尤其显现着憔悴,也不知她临时在哪里找到了一套衣裳,翠绿颜色的窄腰长裙,虽是长裙,穿在她较常女为高的瘦躯上,仍然显得有些短,因是露出半截小腿与一双白足,想是仓促间觅不着鞋子,兀自是赤着双脚。

这时,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留神地向外察看着,虽然怀有回生再世的喜悦,却又似为眼前的一切含蓄着更多的隐忧!

杜铁池三宝在身,胆力大壮,见状不耐道:“姑娘你过于胆小了,难道地底下也设有禁制不成么?”林杏儿侧过脸来打量了他一眼:“哼,听相公这句话,就知道你还涉世不深。”想是忽然觉出自己口气的不对,立刻改口道:“对不起,我这么说似乎对恩人你太不客气了!”

“不要紧!”杜铁池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如果经历深,也不会上当被擒了。”

林杏儿怪不自然偏过头,眨了一下大眼睛:“相公你别是在骂我吧?”

杜铁池一笑不语。

林杏儿似笑又嗔地瞧着他,却叹口气道:“说来可笑,相公你的大名,我还不知道呢,老是相公相公的叫,也太不顺嘴了!”

杜铁池见她谈吐气质,断定她前些所说的一切,皆是真实,自然是个好人家女儿,患难相处,倍觉可亲,当下也不隐瞒,遂将自己姓名以及出身大概告诉了她。

林杏儿聆听之下,每现惊讶!

直到杜铁池说完,她反倒低头默默,不发一语,却只是注视着自己那双赤露的脚。

杜铁池道:“姑娘你在想什么?”

“哦!”林杏儿才像是忽然警觉过来,苦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我那个可怜的父亲!”

杜铁池一怔道:“令尊?”

林杏儿脸上有些儿发红,微微窘道:“听了杜兄你刚才所说,我想那几位久负盛名的仙长前辈必然会来营救你脱困……我才想到如果……如果……”

杜铁池立刻会意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代为请求这几位仙长能够顺便把你父亲营救出来可是。”

林杏儿脸色微红地垂下头道:“我的这个请求,也许太过份了!”

杜铁池道:“并不过份,你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代你办到就是了。”

林杏儿大为振奋道:“真的?”

杜铁池道:“令尊遭遇听来人神共愤,各位仙长如果知道岂能坐视不救,你大可放心,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林杏儿打量着他的脸,见他说得肯定,想到他为人刚正,当无玩笑之理,真要是那些正派仙长肯出手相助父亲脱困,父女团聚,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想到这里不禁大为振奋,心里立刻充满了希望,连连向杜铁池称谢不已。

杜铁池苦笑道:“林姑娘你先不要谢我,倒是我们眼前只怕自身不保呢!”

林杏儿打起精神,向外注视一会,才道:“这里是百花教总坛所在之地,应该有很多埋伏禁制才是,怎么看不见呢!”

杜铁池道,“既然这样,就试着再走上一程,说不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仙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