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曲》

第12章 开阳三式

作者:萧逸

冷剑铁娥甫闻此言,不由暗吃了一惊,猛地转身向竹林中望去,却听林内一阵细响,良久才现出了一个灰衣人!

这人瘦长的身子,一身短衣短裤,双腕及两膝,全都暴露在外,头上戴着一顶盆状的竹编斗笠雄崇拜的历史哲学和泛神论观点作了批判。指出了消灭私有,一半脸都遮在帽子下。

这个人一面分拔着面前的竹枝,一面迈动足步向外走来,他足下穿着一双草鞋,手中还拿一支木削的长剑。

如此打扮的怪人,倒使得铁娥不由心中暗吃一惊,以自己素日的警觉力,别说是一个人藏身附近,就是一只飞鸟,也不易逃过耳下,这个人居然在小小一片竹林内暗窥了半天,自己未能发现,真正是怪也。

铁娥如此想着,禁不住好奇的向着这人打量过去。

瘦高的灰衣人一直走到了铁娥身前不远,才冷冷地笑了一声,站住了脚步,道:

“小姑娘,剑法高明,只是在吞吐之上,稍欠功夫!”

铁娥这时看这人,瘦削的一张黄脸,两颊上有极深的纹路,一双眸子似睁又闭,现几分倦容,睫毛奇长,只是颜色却是灰白之色,他的年岁是一个谜,好似极老,但是却没有一般老人的老态龙钟。

铁娥并不认识这个人,她那疾恶如仇的秉性,是不容许任何人冒犯,这个人偷看了她练功,已经激起了她的潜怒。

当下她冷笑了一声,一双冷锐的眸子,逼视着这个人道:“你是谁?藏在这里干什么?”

这人嘻嘻一笑:“我不是藏在竹林里,是在林子里睡觉,是你惊扰了我的好梦!”

说到此,双手按在剑柄之上,身子微微拱起来,作出一种依老卖老不在乎的样儿。

铁娥鼻中哼了一声,面色更加发白,每当她内心愤怒之时,她的脸色也就止不住变得苍白,她绝不容许这个陌生的怪人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这人说了几句后,分出一手,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向脸上扇了下,一双眸子时合时张地向铁娥打量着,铁娥才发现到这人头上仅仅蓄有寸许长的短发,平平的贴在头上,其色银灰,和他的眉睫是同样的颜色!

铁娥被他看得更是愤怒,只是她一向是惯于把愤怒藏在内心,外人很难看出的,她冷笑了一声,道:“你既然说出我剑术的优劣,足见你也是一个行家了!”

灰衣人闭了一下眸子,徐徐的道:“略知一二!”

说着又张开了眸子,道:“你可佩服么?我所指出的,是别人看不出来的,可是你自己却应该心里有数!”

铁娥心中一动,这人所说得不错,自己剑术八字诀中,吞、吐二诀略欠功力,这人匆匆一瞥即下断语,可见厉害。

只是铁娥生就一付不服人的个性,只凭对方空口几句话,是难以令她心服的!

灰衣怪人说完了话,身子微转向前走了几步,面对着洪泽湖水,长长地嘘了一声,道:“平湖飞宿鸟,日出归故人,我又来了!”

他说话时,一只足尖微微提起,手中竹剑支着沙地,那样子就像是缩起单爪的一只鹤。

铁娥发现这个人似乎有几分木讷,过于呆滞,他每一个动作,都会固定的保持一段时候,然后才再另外掉换别的一种姿态。

他这两句话声音很低,铁娥没有听清楚,便问:“你说什么?”

灰衣怪人理也没有理她,他那一双眸子,只是远远的向着水面上望去,目光之中,似含有深沉的仇恨光焰。

铁娥上前一步,道:“喂!你可听见我的话了?”

这人慢慢的放下足尖,掉过身来,道:“我耳朵不聋,怎会听不见?”

铁娥气得咬了一下chún,秀眉微剔道:“我要请教你几手高招,你可愿赐教?”

灰衣人哼了一声道:“愿意奉陪!”

铁娥呆了一呆,她生性已是够怪的人,可是这个人看来尤较自己怪癖得多,当时不由冷笑道:“我的剑下是不会留情的!”

这木讷的灰衣人嘿嘿一笑道:“本该如此!”

铁娥向前跨出了一步,足踏中宫,掌中剑微微向侧边摆开了半尺,灰衣人口中微叱道:“你看我的!”

说时扬起了手中的那支木剑,接下去道:“我已有很久很久没有施展过了!”

铁娥怒声道:“你准备用这口木剑来敌我?”

灰衣人眨了一下眸子,他目光视向沙地,并不直视铁娥,用嘲弄的口吻道:“事实上,我根本就无必要出手的!”

铁娥秀眉一扬道:“你方才不是说过愿意奉陪么?怎么又说此语?”

灰衣怪人忽然咧开嘴笑了笑,抬起头,道:“小姑娘,是你要打的,我只是奉陪而已。”

说话之时,东方海面上忽的跳出了一轮红日,灰衣人口中“唔”了一声,一双眸子立时闭了起来,心把那顶竹笠戴在了头上。

他身子也由不住后退了一步,铁娥见他说话段落不清,而且形状呆痴,不由有气,暗想这反正是你自己招来的祸害,我就给你一点厉害看看!

想到这里,莲足一点,口中喝叱了一声:“看剑!”

随着她的这一声喝叱,掌中剑划出了一道长虹,直向眼前灰衣人上身卷去。

剑光打闪,铁娥似乎觉出眼前这个灰衣人身形一长,她眼前一花,竟是没有看清楚对方身子是怎么躲避的,再看那人却仍直直地立在了面前。

灰衣人身形微微前拱,活像是一只大海虾,他咧开巨口怪声笑道:“这一剑要是再高上三分,威力就大不相同了!”

铁娥秀眉一扬,一收掌中剑,双手握柄,身形纹丝不动,霍地又是一剑点出,剑尖抖出了碗大的一朵剑花,直取对方眉心!

这一剑,极耗内力,若没有至高的功力,断断是不敢施展。

灰衣人开口“哈”的一笑,他那大虾也似拱着的身子向上一直。

铁娥就觉得敛身一抖,目光前视时,却见剑尖竟然落入对方口内,灰衣人忽地“噗”一口吐出来,在颤抖的剑影里,身子已然后退了四尺以外。

冷剑铁娥不由神色一变,她自出道江湖以来,剑下不知会过了多少成名的人物,可是像眼前这个怪人这一身神奇莫测的功力,还从未曾见过!

灰衣人吐剑之后,阴森森的一笑道:“小姑娘,你还有厉害的没有?”

铁娥气得面色铁青,剑尖向上一举,把剑锋微微移开,口中冷笑了一声道:“你注意我这一剑!”

长剑一抖,“刷”一声隔空劈了过去!

这正是铁氏门中独有的“百步空斩”剑法,剑气伤人可于百步之内,剑势一出,灰衣人忽然白眉一挑,冷叱了一声好!

就见他右手一按,已把木剑插立在沙地之上,双手同时在头顶上“啪”一合,那样子就像是拍打一个飞在面前的蚊子,可是,铁娥下砍的宝剑,却忽然停在半空中不动了。

这时习习的湖风由水面上吹过来,吹散了铁娥满头的青丝,铁娥虽是使出了全力,却休想落下一分。

良久,灰衣人一笑道:“小姑娘,你还不服气么?算了吧!”

说罢双手一搓一扬,铁娥虽是双手握剑,可是那股巨大的潜力,却使得她一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跌倒在地。

铁娥神色一变道:“你……”

她忽然一咬银牙,身形由侧面,燕子似地扑了上去,掌中剑直向灰衣人右肋下点去,同时她左手微微前探,以中食二指疾点灰衣人肩上环骨。

这一手功夫,铁娥施展得轻灵巧快已极,她指剑并施,更具威力。

灰衣人霍地一声叱道:“看仔细!”

只见他一只大掌当空一扬,那海虾似的躯体,一伸一缩,铁娥“啊”了一声,身子止不住后退了一步,而掌中剑,已到了对方手中。

这一惊,铁娥几乎为之呆住了。

灰衣人嘻嘻一笑,把这口剑在面前细看了看,只见他信手一掷,化为一道银虹,铁娥一惊,以为这口剑被他摔落湖水,方想腾身迎去,可是她身子尚未纵起,就听得“呛”一声脆响,肩头微振,铁娥回手一摸,那口剑竟已插在背后剑鞘之内。

这一时,她忽然悟出来,对方这个灰衣人,实在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武林异人。

说也奇怪。铁娥在直觉上,竟觉得这个怪士,在某方面甚对自己的性情,她恨他的张狂,却钦佩他那一手不世的奇功。

这时,她冷森森笑道:“你武技高强,是我生平仅见,我不是你的对手!”

灰衣瘦老人咧口一笑,道:“得到你一句赞语,难得已极!”

铁娥在旭日下重新细细打量着这个灰衣怪老人,道:“请教尊姓!”

灰衣人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不必多问,小姑娘,由你方才的几手功夫上看,你大概是铁云那不肖的女儿铁娥了,是吧?”

铁娥不由呆了一呆,他惊奇的是对方非但识出自己身份,竟然知道自己父女反目之事,这一点好不奇哉,因为这是铁门的私事,目前除了郭飞鸿以外,不会有外人知道,他怎会一口道出了呢?

想到此,铁娥面色一冷,道:“这是我的事,你不必多问,莫非是我父亲托你来的?果真如此,你是妄费心机了!”

灰衣人冷森地笑了笑道:“我才没工夫管你们的闲事呢!”

铁娥不由心中微喜,她一生未曾服过人,可是今天这个灰衣人,那一身诡异莫测的玄功,确实令她钦佩已极,她不能忘怀对方那一手绝技,只管望着湖水发呆。

灰衣人向前走了几步,道:“天亮了,你回去吧,我也该走了!”

说罢转身就走,铁娥忽然唤道:“请留步!”

能由她口中说出一个“请”字,实在是不容易,灰衣人停下身子,并没有回过身来,他说道:“小姑娘,你还有什么事情?”

铁娥咬了一下牙齿,面色微微一红,讷讷地道:“你方才那一招空手夺剑的功夫,似乎是以气驭力,手法巧妙,你可以指点一二么?”

灰衣人一只手把竹笠更压低了一些,他似乎是很惧怕当空的阳光,闻言之后,他仍没有回过身子,只徐徐道:“你果然有几分见识,只是开阳绝技,岂能平白无故地传授外人?”

说至此,他抖动了一下微微平削的双肩,冷嘲道:“小姑娘,你真会开玩笑。”

言罢又要走,铁娥秀眉一皱,赶上道:“停住!”

灰衣人这一次才慢慢转回身来,银灰色的眉睫,在阳光下频频眨动不已。

铁娥冷冷一笑道:“我想你的现身,并非是偶然的吧?你对我手下留情,也是有用意的,是不是!”

灰衣人点了点头,道:“自然是有意的!”

铁娥一笑道:“很好,你可以说出来,我只想学你那一手绝技,你可以提出一个交换条件!”灰衣人嘿嘿一笑,转身就走。

铁娥不由呆了一呆,她回头望了望,大湖栈内已有人起身,湖岸上也有几个渔人在推着小船,她忽然明白过来,暗忖我好傻,当着这些人面前,他怎会与我深谈呢?

她向来求艺若渴,只要遇见这类武技高强的奇人,绝不轻易放过,此刻这个奇怪的老人,一身杰出的武功是她从来未曾见过的,好不容易遇见了,如何再肯失之交臂?

灰衣人的背影,已将消失在河岸边,铁娥忽然心中一动,就尾随了下去。

湖岸边,几只白鹤,翩翩地在沙丘上飞着,天虽然已经大亮了,可是人迹绝少。

冷剑铁娥心存遐想,一路迫随着前面那个灰衣人,行行复行行,来到了一片沙洲,沙洲附近生满了一人多高的芦草,

灰衣人忽地腾身掠进了芦苇,铁娥生恐他溜走了,当时忙也腾身而起,也向芦苇内纵去,她身子甫一落地,才发现那灰衣人,就站在面前。

这灰衣人仍然是面向前方,以背影对着铁娥,他身子微微前俯,双手拄剑,道:

“你追来了?”

铁娥面色微红道:“你有话现在可以说了!”

老人一笑,转过身来,道:“要学我失传的开阳绝技,并非是一件容易之事!”

铁娥点头道:“这一点我知道!”

灰衣人眨了一下眸子,道:“我在阴暗的地方,住了很久,对于太阳,有些不习惯,这地方四面有芦苇,比较好些!”

铁娥走上一步道:“你来洪泽湖是访朋友?”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铁娥一怔道:“是访仇家?”

灰衣人摇摇头道:“那倒未必!”

微顿,一笑又道:“前天的龟山之会,你可曾去过?”

铁娥点头道:“去过了!”

说着,她面上隐隐带出了一些羞愧与愤恨之色,不知为何,她对那个云海老人印象极恶,龟山之会更是一想起就令她愤怒满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开阳三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吟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