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曲》

第13章 倩女幽情

作者:萧逸

在蛇形剑柳英奇耐心照顾下,郭飞鸿的伤势,大有起色,不过是三天的光景,郭飞鸿已可下地行走,对柳英奇这么一位古道热肠,心存侠义的陌生友人,郭飞鸿内心真是一百二十分的感谢。

反过来,柳英奇对郭飞鸿,竟然也完全改变了观念,他是抱着一种忏悔的心情来照料郭飞鸿的,只是三日来他却很少与郭飞鸿交谈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必须同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彼此默默地相处着。

这一夜,郭飞鸿在灯下看一卷书,觉得心中很是沉闷,他放下了书本,长叹了一声不同语言学层次上的结构组织本身。在哲学解释学认为,本,柳英奇正自闭目假寐,闻声开目道:“怎么,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郭飞鸿望着柳英奇笑了笑道:“柳兄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心里烦,这几天要不是你,我真……”

柳英奇由榻上翻身而起,一笑道:“还说这些作甚?只要你好了,就行了,什么事也别放在心里!”

郭飞鸿点了点头,遂不多言。

蛇形剑柳英奇忽然道:“郭兄,你伤愈之后,打算去哪里?”

飞鸿一笑道:“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他说罢,面上浮起了一片凄惨的笑容,他脑子里还放不下冷剑铁娥,只是这话,却又不便与柳英奇说。

柳英奇闻言后,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郭飞鸿,良久才叹了一声道:“实在说,郭兄,我是多么的羡慕你,比起我来,你该是幸福的了!”

飞鸿怔了一下,冷冷一笑,道:“你何必又打趣我!”

柳英奇面色微红,有些讷讷地道:“能得到铁姑娘关怀的人,怎不幸福?”

郭飞鸿鼻中哼了一声,垂下眼皮道:“这能说关怀吗?哈!”

他几乎有些愤怒了,接着惨笑道:“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柳兄,你看我身上的伤,这伤并不是我摔伤的,而是……”

说到此,咬了咬牙,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他本想说铁娥的辣手无情,可是那夜铁娥的来此,虽是短暂的相晤,可是那种温馨亲蜜,却已足足令他陶醉,那种感觉,使得他无法对铁蛾作无情的断语。

柳英奇点了点头道:“郭兄为铁娥所伤之事,铁姑娘已对我说过了!”

飞鸿一惊,柳英奇接下去道:“就是我来此,也是铁姑娘所托,她对你是心怀深情的!你千万不要错怪了她!”

转过身来,柳英奇推开了窗,目视夜空,惨笑了笑,又接着道:“所以我说你是幸福的人!”

飞鸿蓦地坐直了身子,道:“这是真的?你……你怎不早告诉我?”

柳英奇苦笑道:“现在也不晚!”

突然回过了身子,剑目微轩,道:“飞鸿兄,过去是我错了,现在才知道一个人爱一个人,是怎么也不能勉强的,过去我误会你是一个朝秦暮楚的登徒子,可是现在,我想我是错了,你可以原谅我吧?”

他说完,伸出了一只手,目光炯炯地看着郭飞鸿,郭飞鸿呆了一呆,才伸出手来握住了他那只诚挚的手掌。

柳英奇刚笑了一声,显得很高兴,又似有些凄凉地道:“好了,我总算心安了!”

郭飞鸿剑眉未舒道:“柳兄,我钦佩你这种度量,郭某绝非是你所想的那种人。”

说到此,摇了摇头苦笑道:“至于我与铁娥之间……”

他本想说出自己与她之间的关系,可是话到口边又复忍住了,微微叹了一声,讷讷道:“英奇兄,我们之间,只怕都有难言的苦衷,今后到底如何,尚难预料,你知道,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子……”

柳英奇点了点头,慨然道:“一个洁身自爱,永远不落凡俗的女子!”

接着,他重重地在桌上拍了一下,狂笑了一声道:“郭兄,老实说,我前几日看见她送给你的那块玉砚台,整个心都碎了,可是现在,又说不出的为你们高兴,你们两个若能结合,才是理想的一对,你比我强多了!”

郭飞鸿冷笑了一声,道:“你竟然偷看我的东西!”

柳英奇面色微红道:“我情不自禁,这样也好,我也就死了心了,我也好放了心办我的事,就算是死了,也无遗恨!”

郭飞鸿一惊道:“你说什么?”

柳英奇微微一呆,摇头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

飞鸿看了看他的脸,注目道:“莫非柳兄眼前有什么为难之事不成?”

柳英奇晒然一笑,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不过一点小事有待办理罢了!”

郭飞鸿歉然道:“这几日也实在是拖累你了。”

柳英奇一笑道:“这又算什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现在你伤好了,我的责任也完了,更为此交了你这个朋人,岂不是一件快慰之事么!郭兄,你好好地养息,也许三四天就痊愈了,那时候,也许我们还能同一路程,我有事要到淮安去一趟!”

飞鸿似乎发觉柳英奇今天有点不时,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他似乎有一件心事盘据心中.总觉得他心情有些不开朗。

郭飞鸿不由暗暗地留下了心,他知道要想问是问不出名堂来的,自己这数日来,承他忘寝废食的照顾,才能转危为安,正是大恩思报,如果能为他化解了这件盘据在内心的难事,也算多少报答他一分情谊,如此岂不是好?

这么想来,郭飞鸿遂不再言语,柳英奇忽地想起一事,道:“你休息一下,我还要上葯铺给你配葯去!”

飞鸿正要劝阻,柳英奇已推门而出。

他走后,飞鸿不禁又兴起了一番伤感。暗忖那铁娥此刻也不知如何了,她既然托咐柳英奇来看顾自己,想必已离此他去了,今后自己再想找她,看来真是万难了。

想到此,不由喃喃自道:“恩师呀恩师,你把爱女终身托付于我,看来是大错特错了!”

此时此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了,从而又想到了龟山的云海老人所嘱自己的事情,内心更止不住阵阵纳闷,眼前诸事,竟是没有一件可以令自己开朗乐观的,想来想去,没有一点头绪。

忽然,他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

虽是在伤病之中,他的听觉仍然是极为灵敏,立时他就可以断定出来,有一个人轻步向着这间房门掩来。

这个突然的发现,使他由不住吃了一惊,暗忖:莫非是柳英奇回来了?他又为何如此?

想到此,有意装成半睡的模样,微微闭上了眸子,静观发

那是一种凝神提气的轻步,如非有飞鸿那么高的武功造诣,是绝对听不出来的,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那人已立在了门前。

郭飞鸿微微运集真力,贯之右臂,只要一旦发现不对,这一掌就可致对方死命。

果然在他有了这种决定之时,那扇门,竟然无风自开,发出了轻轻的“吱”的一声。门开后,久久不见有人进来,床上的郭飞鸿仍然是不动声色,他身子倚在床栏上,装成睡着的模样,几上一盏油灯,被风吹得闪闪慾熄,室内显得时明时暗。

就在这个时候,一团黑色的影子,像是一个幽灵似地,蓦然飘了进来。

这人身子落地后向墙上一贴,郭飞鸿才看清了来人那付样子,不由暗吃了一惊,真想不到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丑陋之人。

只见这人生就不满四尺的身材,一颗大头,足有巴斗那么大,其上乱发如草,色呈灰白,一根根都似刺猬也似倒立着。

这人身上穿着一件皂色的长衣,长可及地,包裹着他那矮小的身躯,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然而这个人,郭飞鸿却不能轻视他,由他那双突出的瞳子看去,此人当是一个身怀奇技的武林高手。

郭飞鸿表面上是纹风不动,可是暗地里此人一举一动全在目中,他奇怪地是对这个人陌生得很,他来此又是什么用意呢?

这怪人向郭飞鸿身上望了一眼,似乎有些惊异,一双瞳子又在柳英奇那张空榻上望了望,显得有些失望,遂见他面上带出一丝冷笑,举步向郭飞鸿身边走来。

这种情形之下,郭飞鸿不便再保持沉默了,就在这怪人即将靠近床边时,他猛然张开了瞳子道:“什么人?”

大头怪客顿时一呆,突地站住身子,他那一双突出如珠的瞳子逼视着郭飞鸿,沉沉一笑,道:“很好,你醒了,小朋友,你不要怕,你身上有伤,我不会怎么样你,我只问你几句话就走!”

郭飞鸿冷笑道:“深更半夜,我与你素昧平生,你有什么事问我?”

大头怪客阴森一笑道:“我是来找一个姓柳的,小朋友你可认得他?他叫柳英奇!”

飞鸿心中一震,当时冷笑道:“我不认识什么姓柳的,你找错地方了!”

大头老人呆了一呆,面色骤变,摇了一下大头道:“不可能,他必定住在这里,你不要骗我!”

郭飞鸿坐直了身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他是住在这里,只是今晨有事出去了……”

老人点头道:“好,他什么时候回来?”

郭飞鸿摇了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也许一两天,也许就此而去,就不回来了。”

大头老人冷笑了一声道:“好吧,他回来后,就烦你转告他一声,三日后我在东城薛家祠堂等他,过了子时我就不等了!”

说到此,这大头老人仰天一阵大笑。

这声大笑,有如是当空一个霹雳,猛可里把郭飞鸿吓了一跳,大头老人笑声一住,用十分悲凄的声音接道:“他要是不去,我也不再来找他,那时候我要广发武林贴,请出几个好朋友来评断一下过去的一段是非,那时只怕他脸上不大好看呢!”

郭飞鸿怔了一下,道:“足下贵姓,大名是……”

大头老人冷笑道:“我姓雷,你一提他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怅怅地叹了一声,转身一纵,已没于黑暗之中,郭飞鸿本还想问他几句,可是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不禁甚是纳罕。

大头老人身子方纵出不久,柴门再敞,柳典奇面色苍白地匆匆进来,飞鸿惊声道:“柳兄!”

柳英奇一指按chún,微嘘了一声,忙自把房门关上,然后侧耳听了听,等到确定没有异状之后,这才叹了一声,道:“那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郭飞鸿道:“来了不久!”

柳英奇放下了葯,神色很是黯然,过了一会儿,冷冷一笑道:“很好,我原本也要去找他,现在他既然找来了,就更好不过!”

说着,忽然“啊呀”一声,匆匆跑到床边翻了翻,睹状仓皇已极,口中连连道:“糟了!糟了!”

郭飞鸿奇道:“你找什么?”

柳英奇站直了身子,细想了想,又在身边摸了一下,才神色缓和地一笑道:“还好!还好!”

飞鸿不禁大是奇怪,只是对方不明说,自己也不好细问,当时只是奇怪地望着对方,柳英奇有些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郭兄,你不要见笑,唉!我真是太沉不住气了,其实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言至此,又叹息了一声,道:“这一天,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似乎早已想到了有此一天。

郭飞鸿忍不住问道:“这人是谁?找你又为了什么?”

柳英奇定了定神,微叹道:“此人姓雷名三多,人称‘黑羽’,又有人呼其为‘黑鹰’。是一个身怀绝技难以应付的怪人。”

郭飞鸿皱了一下眉,冷笑道:“既是武林中高人,午夜来此刺探,未免太不漂亮了!”

柳英奇摇了摇头,苦笑道:“郭兄,你错怪他了,此人虽是貌相凶恶,可是内心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他来这里,并非是想暗害我,而是……”

“是想作什么?”

“而是……”柳英奇叹了一声,冷笑道:“是想盗取一样东西!”

郭飞鸿叹了一声道:“我想你们之间,必定有一件隐秘的往事,柳兄如不便说,我也不问就是!”

柳英奇摇了摇头,道:“也没有什么不能讲的,只是我知道得太少……先师一去世,就更莫测究竟了!”

郭飞鸿注目道:“令师莫非已……”

柳英奇点了点头道:“是的!已经去世了,只是此事那雷三多也许还不知道!”

说到这里,柳英奇忽然问道:“那雷三多可曾留下什么话么?”

郭飞鸿点头道:“三日后东城薛家祠堂等你,午夜不至,他就自行离去!”

柳英奇笑道:“很好!”

郭飞鸿微微冷笑道:“他还说,如果至时你不到,他将要广发武林帖,向你质问一段是非。”

柳英奇一声狂笑道:“这么说,我是非要见他不可了!”

旋即叹了一声,把买来的葯,倒在葯罐里,微微一笑道:“三天时间还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倩女幽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吟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