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曲》

第02章 神乎其技

作者:萧逸

穿过四合院,来到了“长春馆”,却见那个叫春红的丫鬟,正自打着一盏灯笼走出来。

当她看到了鸨母和郭飞鸿时,似乎怔了一下,鸨母就上前问道:“芷妞儿还没睡吧?”

春红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说着走到了郭飞鸿面前,叫了声“郭相公。”

然后皱了一下眉毛,又摆了摆手,小声道:“别去!”

旋又笑向鸨母道:“婆婆心口疼,开了个方子,要我抓葯去。”

飞鸿还想问一问她是怎么回事,这丫环却已走了,鸨母凑上道:“大爷,你自己去吧,我也不陪你了,当心那个婆婆!”说完,也转身去了。

飞鸿心中甚是好奇,全未把方才春红的示意放在心上,当下就大步向长春馆里行去,来到了白芷所居住的小楼前。

楼内有灯火,却是无比的宁静。

郭飞鸿推开了门,跨入堂屋,咳了声,道:“芷姑娘在么?”

口中叫着,猛一抬头,却见那位白芷姑娘,正站在梯口栏杆边沿,居高临下的以一双妙目睇视着自己。

她面上并没有什么喜容,反倒有几分轻愁,秀目微微皱着,以二指压到chún上道:“别嚷嚷。”

飞鸿正要说话,见她已轻步自楼上走下来,又怨又爱地望着他道:“你来了?”

说着伸出玉手,轻轻搭到飞鸿手上,道:“来!我们上楼谈话去。”

郭飞鸿见她今晚穿着一袭葱色的长裙,上身穿着对襟弹墨汗衫,云鬓轻挽,露出半截粉颈,更增无限娇媚,这时为她玉手轻握,不禁有些神驰!

当下他就情不自禁地跟着走上楼来,芷姑娘一直把他拉到了一个小偏门前,掀帘入内,他才发现是一间书斋,心中正自怀疑,却见芷姑娘侧耳听了听,皱了一下眉,叹息了一声。

她那一双带有责怪,但却含有深情蜜意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慾言又止的样子。

郭飞鸿握住她一只手,道:“你怎么了?莫非怪我不该来么?”

白芷双目一红,强作笑容道:“我只当你不会……再来了。”

言罢一双妙目,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讷讷道:“你没有……什么不舒服么?”

飞鸿一笑道:“姑娘何作此说……”

才言到此,忽闻内室一阵轻咳,并隐隐传出大口吐痰的声音,芷姑娘面上立时现出一丝不安。

她忽然伸出一手,搭在飞鸿肩上,苦笑道:“你今晚早点回去吧,我还有事……”

飞鸿不由怔了一下,道:“是婆婆病了么?”

白芷突然花容变色道:“你怎么知道?”

郭飞鸿一笑道:“我是听春红说的。”

芷姑娘面色才回复原状,她又强作笑容道:“相公,你听我的话,明天晚上,我去找你,我们再谈好不好?”

飞鸿一怔道:“你怎会知道我的住处?”

芷姑娘先是一怔,遂笑了笑,道:“郭二相公苏州城谁不知道,我不会问么?”

飞鸿剑眉微轩道:“你找我只怕不方便,姑娘今晚既有事,我明夜再来也是一样。”

芷姑娘面上现出一些红晕,有些愧疚地浅笑道:“也好,那我送你下楼去。”

飞鸿一腔热情而来,未想到对方如此冷漠,并似有些像下逐客令的样子,不禁有些不悦,他淡淡一笑道:“何劳姑娘送,我自己会走。”

正要举步出室,却闻得咳声又起,并有人哑声呼道:“芷芬,你来!”

芷姑娘立时神色微变,小声道:“你先等一等,我去去就来!”

说罢,匆匆出室而去,郭飞鸿实在想不通这是一个什么道理,听鸨母说,这婆婆不过是她一个rǔ母,一个奶妈何能有如此气势,未免不尽情理!

心中正在奇怪,已见白芷去而复返。

她进室之后,即匆匆道:“你快去吧,我不送你了!”

一面说,一面并用手来拉飞鸿的袖子,样子很是焦急,飞鸿不由更加狐疑,道:“婆婆叫你何事?”

白芷轻轻踢了一下脚,道:“她要见你,那怎么行呢,你快走吧!”

郭飞鸿剑眉一轩,道:“既如此,我就见见她,这又何妨!”

说着掀帘而出,有意大声道:“婆婆在哪一间房里?姑娘带我去如何?”

白芷呆了一呆,她轻叹了一声,失望地道:“你既然一意要见她,我不能拦你,你可要自己小心!”

飞鸿正要问她为什么,这姑娘又一叹道:“她听见了你的声音,你也走不成了!”

果然话声方完,就见对面垂有门帘的那间室内,传出一阵呛笑之声道:“芷芬,快带他进来,莫非还要我老婆子亲自下床来见他么?”

芷姑娘杏目斜视着飞鸿,轻轻一叹道:“我们进去吧。切记,不要离她太近!”

郭飞鸿微微一笑,并未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芷姑娘望着他苦笑了笑,正要再嘱咐几句,那间房内,又传出那婆婆大声咳嗽之声,道:“你们在嘀咕什么呀?”

芷姑娘只得一拉他道:“我们进去吧!”

说着走过去掀起了帘子,道:“郭大爷来了。”

里面已传出一阵哑笑声道:“请!”

郭飞鸿实在很想见一见这个厉害的老婆婆,要看一看她是一个什么长相,当下就随着白芷身后大步走进房内。

才一进房,鼻中立时就闻得一种浓重的异香味,满室烟雾迷漫,连眼睛都不易睁开,但见一个骨瘦如柴,头梳高角发堆的老妪,倚卧在榻上。

这老妪,身穿着一袭紫酱色的两截衣裤,外罩一件大红色的背心,双踝用白布紧紧扎着,足下是一双青缎面子的便鞋。

只见她双颔高耸,隆鼻,厚chún,面色甚是白净,一双耳朵甚大,其上各戴着一枚雀卵大小的金环,闪闪发着金光。

她双眉弯弯,甚为细长,其下那一对眸子,却肿泡泡只见一线,她虽是靠床里倚卧着,双足竟由床边伸出来,足见这婆子是何等地高。

这时她半倚在床上,右时下垫着一个枕头,床边的一个矮脚几上,放着一个烟盘,其中有各样小玩艺儿,诸如烟袋、烟签、鼻烟、火石……无不齐备。

二人进来时,这老婆婆正架着一杆长有三尺许的烟枪,“波波”有声地一口口地抽着,口鼻之间喷出滚滚浓烟。异香味,正是由此而来!

当她看见飞鸿之后,才自口中抽出了翡翠烟嘴,咳了一声,嘿嘿一笑道:

“你就是郭相公么?失敬、失敬!”

一边说着,那双肿泡泡的瞳子,直向郭飞鸿面上逼视了过来,同时微微曲身坐起。

这时郭飞鸿才发现到,这老婆婆原来还是个驼子,不过并非像一般驼子那么驼得厉害,只是腰背有些佝偻而已。

她把手中的长烟管,在烟盘之内“叭叭”敲了两下,敲出了其内的烟烬,又发出了一声哑笑道:“芷芬,你们认识多久了?”

芷姑娘面上微红道:“没有多久。”

这婆子又一笑,向着飞鸿道:“我是她的奶娘,她是我从小拉扯大的,就和我亲生的女儿一样!”

郭飞鸿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老婆婆一只戴着翡翠镯子的瘦手,自茶几上端起了一个红瓷小壶,嘴对嘴地喝了一口,撇了一下嘴又道:“我姓金……”

芷姑娘叹了一声道:“少说几句吧!”

金老婆子偏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高兴地冷冷笑道:“说说有什么关系?我还要好好看看他呢!”

说着向郭飞鸿招了招手道:“郭相公,你扶我老婆子一把,我好站起来!”

白芷霍然脸色大变,正要阻止郭飞鸿不要上前,郭飞鸿却已走了过去,伸手把她扶了起来。

金老婆婆望着白芷一笑道:“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他的,他是你的心肝宝贝不是吗?”

突然足下一软,向前一跄,郭飞鸿忙伸手扶住她,道:“妈妈,你站稳了!”

这婆子推开了他的手,嘿嘿笑道:“老了,不中用啦!”

说着就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口中唠叨着:“春红这丫头片子又上哪儿去了?来,芷芬,你过来给我捶捶背!”

白芷向飞鸿微一点头道:“郭相公,有事你先走吧!”

金老婆婆鼻中哼了一声,道:“郭相公,你别走,我还有话问你呢!”

飞鸿含笑道:“什么事?”

这婆婆咳了几声,啐了一口痰,哑声哑气地道:“听说相公身具武功,并且在插手管一件闲事,不知是不是真的?”

郭飞鸿不由脸色一变,他怔了一下道:“婆婆这话是听谁说的?”

金老婆婆笑道:“听谁说的,你不必多问,我老婆子只是奉劝你,各人自扫门前雪,你管他人瓦上霜做啥!”

郭飞鸿不由脸色一沉,道:“老婆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婆婆喷了一口烟,眯着双目,笑道:“年轻人,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啦,我老婆子活了这一把子岁数啥没见过,我只是听说。你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啥干不了,跟公门里的人一打交道,可就完啦!”

说到此,鼻子又哼了一声道:“芷芬你说是不是?”

说着冷冷一笑,抬头看了芷姑娘一眼,白芷脸上微微发红,只是低头捶着背,她看了飞鸿一眼,苦笑道:“郭相公,这里多脏,婆婆也要休息了,你还是回去吧!”

郭飞鸿本想进一步追问这婆婆,怎会知道此事,突然他想到这事定是那捕头曹金或秦二风二人之一走了口风,是以风声外传,这老婆婆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

如此一想,他就没有再问,这时闻言,竟误会芷姑娘厌弃他或另外有约,不由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姑娘一再要我走,我明天再来看姑娘吧!”

说罢转身出室,芷姑娘跟着走出来,只见她面色牵强地笑了笑道:“我不送你了,明天再来!”

郭飞鸿随便答应了一声,大步下楼,却听到那金老婆子,在室内发出一声冷笑,阴阴地道:“哪来的明天,你是作梦!”

他听了心中一动,更认定芷姑娘是因为这老婆子的反对而不欢迎自己!

他不由怒哼一声,恨恨自语道:“我一番深情算是白费了!难怪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看起来真正是不假了!”

他此刻对于芷姑娘的情意,已是一落千丈,满怀失意地步出长春馆,直向大门外行去。

鸨母由院中追出来道:“相公!相公!你怎么走啦?”

郭飞鸿头也没回,理都没有理她,一直走到大街上。

他闷闷不乐返回家中,心中十分悔恨,越想越觉太不值得,想不到自己一番真情,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自己未免太傻了!

他又想到那姓金的老婆婆。不过是白芷的一个奶妈,竟然如此作福,确实令人费解,这婆子反对自己与白芷交往,而在凝视自己之时,那双瞳子内,也总似含着一种慑人的怒火,莫非自己在什么地方开罪了她不成?

愈想愈是不解,愈想也愈有气,就向床上一倒,无意间伸手向怀中一摸,不由猛地大吃了一惊!

原来早先藏于怀中的那一块令牌,竟不在了!

郭飞鸿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一骨碌自床上翻了起来,呼道:“怪也!”

他匆匆又在身上到处摸了一遍,仍没找到那令牌踪影,这才确定真是遗失了。奇怪的是,那块令牌揣在怀内,好端端的,怎会遗失?

当他仔细椎想一遍之后,才恍然大悟!

记得自己在扶那个金老婆婆时,对方身子似乎在自己身上撞了一下,除此之外,别无失落可能!

想到此,他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自语道:“郭飞鸿呀郭飞鸿!你自认是个侠土,这一次却是走眼了!”

如此看来,这金老婆婆,分明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江湖人物,只凭她能从自己怀内探手取物,而丝毫不被自己觉察,这一点已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望其项背了!

想到这里,他简直呆住了!

由这位金老婆婆联想到那位芷姑娘,他止不住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噢!我真是糊涂透了!”

但是,如果说那娇柔的芷姑娘,就是时下传说中的女贼,这也未免太难以令人置信了。

他匆匆走出门来,本想立时赶到“宝华班”去看看,可是转念一想,现在夜已深了,那宝华班必已歇业,实在不便再去打扰,再者自己并未抓着她们的真凭实据,如何能一口咬定!

他想了想,只得又转回身子,心忖那芷姑娘既然有明晚之约、何不明夜再去查她一个明白。

想着甚觉有理,便走回房内,无可奈何地倒床便睡,但直到天已微明,才昏昏睡着。

不知何时,他为一阵叩门声惊醒,他霍地翻身下地道:“谁?”

室外应道:“少爷醒了没有?曹班头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神乎其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吟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