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曲》

第07章 鱼目混珠

作者:萧逸

说着,这姑娘杏目向其兄一瞟,娇笑了笑,道:“哥哥,你干嘛不说话呀!”

楚秋阳止不住被逗得笑了,他向四人一抱拳道:“现在还不知鹿死谁手,用不着愁眉苦脸,我兄妹先行一步了!再见!”

语毕一转身,目光正好和郭飞鸿对在了一起,楚秋阳遂又抱拳道:“郭兄请慢慢用饭,不要忘了明日至舍下一叙,账由我一井算了!”

郭飞鸿欠身道:“楚兄请便,至于饭费,不敢让尊驾破费!”

随即自袖内取出一块银子,往桌上一放,呼道:“算账!”

楚秋阳哈哈一笑,转身对其妹道,“妹子,你来见过这位郭飞鸿兄,乃是我方才认识的朋友,可够得上英俊豪爽四个字吧!”

那位楚姑娘一双瞳子,朝着郭飞鸿一瞟,不知怎么,那张嫩脸上,竟现出一些红晕羞涩,她微微一笑道:“哥哥的朋友,自是不差!”

郭飞鸿汗颜道了声:“贤兄妹太过奖了!”

楚氏兄妹遂被众人簇拥着,向楼下行去,行到梯口,那位楚姑娘又有意无意地回头向着郭飞鸿看了一眼。

整个的一品楼,在楚氏兄妹走出之后,顿时乱开了,有人嚷道:“小孟尝兄妹赴约去了,这个热闹可不能不看,走呀!”

又有人大声道:“妈的,欺侮人欺到咱们凤阳府地面上来了,咱们报官去!”

立时就有人劝阻道:“兄弟别胡来,这种事少管,咱们瞧个热闹,帮着楚氏兄妹叫叫好,助助威倒是可以,要是报官,可就给楚大爷丢人了!”

群情激动,一时为之鼎沸,离座的离座,算账的算账,都散了。

郭飞鸿独自行到门前,翻身上了他的赤兔马,遥遥看见楚氏兄妹等六人的坐骑已行出了街头,直向正西方驰去,他就策动坐骑,远远地缀着前行人马。

这时夜幕深垂,西北风飕飕地吹过来,刮在人脸上,真如同是小刀子在割着肉般地疼!

郭飞鸿策马缓行,等到出了这条大街,前行六马速度加快,直向荒野中驰去。

突然在郭飞鸿身后,响起了一片乱嚣之声,他回头看时,才发现竟有大群的人,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潮涌而来,他们多半是一品楼中的食客,都是赶来看热闹助威的,由此也可以想见,这小孟尝楚秋阳兄妹在这地方是如何的得人心了!

渐渐的,四外的景物越来越荒凉。

郭飞鸿心中奇怪,不知他们是去一个什么地方,又不便跟得太近,正自不耐,却见前行的马群,在一个大院墙祠庙之前,停了下来。

郭飞鸿远远勒马向前望去,冷月之下,那庙屋上的碧瓦,闪闪发着绿光。

前面的几匹马停住之后,马上的人陆续下来,把马拴好庙外,由楚氏兄妹带头,向庙内行入。

郭飞鸿暗自点了点头,忖思道:“这就是了,必定在这个地方!”

这时候,他身边乱嚣的人群,已纷纷赶到,直向庙前奔去,车马乱作一团,郭飞鸿对于这些人,实在是只有摇头,因为他们是不能给楚氏兄妹任何帮助的。

郭飞鸿独自策马,来到了庙前,把马系好,随着众人进了庙院,只见这是一座颇为宏大的古刹,红墙碧瓦,宝相庄严,只是失之于旧,庙门上的纷饰油漆多已剥落,正门上方悬有一方旧匾,上面刻着“沉鱼寺”三个大字,由字迹的晦暗模糊上判来,有好多年代了!

这时候,沉鱼寺内一片沉寂,奇怪的是,偌大的一座寺院中,竟似没有一个和尚在一般。

人群直拥进来,立时带来了乱嚣,大家正不知去往何处的当儿,侧面的一座小门“吱”一声开了。

出来的人,正是在一品楼与楚秋阳同桌吃饭的那个黄衣汉子,此人在凤阳地面上,也是一个小有名声的人物,在南大街开有一家镖局子,号称“左臂刀”,姓马名思明,是楚秋阳的道义之交。

这时他一走出来,连连向众人抱拳为礼,一双眉毛深深皱着,道:“各位这算是干什么呢?这哪叫帮忙呀,简直是给楚大爷砸锅!请各位赏在下一个脸,赶快回去吧!”

众人自是不依,纷纷嚷了起来:“不行,我们不能走!”

“我们是来给楚大侠助威的!”

马思明频频苦笑道:“谢谢各位,只是这个忙可不能帮,你们要知道,楚氏兄妹是当今有名的侠客,是要面子的人,你们这么多人跑来算什么?传出去,人家会说楚氏兄妹怕事,请这么多人帮忙,那可多丢人!所以,各位还是请吧,谢谢你们的好意了!”

这么一说,有几个明白事理的人,顿时就答着走了,余下的着二三十人,却硬是不走,说什么也要看看。

左臂刀马思明费了半天口舌也没有用,最后只好叹息道:“各位这么死心眼,真没办法……这么吧,你们一定要看热闹可以,却要答应我几件事。”

众人立时就道:“好吧!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马思明点头道:“第一,各位要保持安静,只许看不许吵;第二,无论楚氏兄妹胜负,大家都不要多事,因为要是连楚大侠兄妹二人都不是人家对手,各位再闹也是没用,只有徒然受伤吃亏。大家要是答应这两个条件,就跟我进去,要不然,恕小弟只有得罪了!”

这一群人其目的不过是看热闹来的,本来也就没有力量动手,此时听马思明这么一说,自是马上就答应了。

左臂刀马思明这才退向一边,向众人道:“敌人已经来了,各位可千万站远些看,不要靠得太近!”

众人鱼贯而入,郭飞鸿就混杂在人群之内,一齐走了进去!

穿过了这个窄门,来到了一个偏院,这可能是一个露天说佛的场子,尚称宽阔。

这时在场子四周,分插着四五盏红纸灯笼,在靠北面的一个席棚之内,坐着楚氏兄妹等五人,他们对面的一个席棚之前,吊着两盏大灯笼。

郭飞鸿一打量这座棚子下面,共有四个陌生的人物。

在黯淡的灯光照射下,郭飞鸿细细看了一下这四个人,心中不禁暗暗吃惊!

俗谓“行家眼里揉不进砂子”,郭飞鸿不过是初见一面,一眼之下,已自看出,这四人不是易与之辈。

这四个人,两个站着,两个坐着,站着的二人,均在三十上下的年岁,其中之一,一只眼睛显然有毛病,贴着一张油纸膏葯。

这个人瘦削削的一张尖脸,乱发不修,一身黑衣,背上斜背着一支镔铁单拐,满脸暴戾之色。

另一人,却是外表颇为斯文的白面文士,三十二三的年岁,身着一袭皂色长衣,这时夜风飕飕,吹动着他一只左袖,郭飞鸿顿时发觉,此人一只左手,原来竟是齐根断去!

在这二人之间,两张木凳上坐着男女二人。

这男女两个人,郭飞鸿知道,也就是今夜一会的主要人物了。

事实上,这男女二人,那种沉着镇定的样子确实不愧是名震三湘的绿林魁首。

郭飞鸿很注意的看了看这两个人,右面那个女的,约在四五十岁左右,一头长发,多已灰白,挽了一个高脚叠螺发堆,身上穿着一件月白色半长不短的大褂,外罩一件暗红色的背心,足上是一双灰布鞋,打扮得有点儿不伦不类。

这妇人生着黄焦焦的一张脸,一双睡眼泡,双目成了一道缝线,看起来真不知她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可是那张黄脸上,却不时带出不屑的笑容。

在她身边那个男的,看起来更是其貌不扬,完全是一副庄稼汉的打扮。

这么冷的天,这个人仅仅穿着一套蓝布衣裤,双腿上缠着同色的布条,很像是要下田种庄稼的样子。

看年岁,这人大概有六十开外了,黝黑的皮肤,在灯光之下作古铜颜色,两道鼠眉细细弯弯,其下是一双小眼睛,面颊上到处布满了深刻的皱纹,衬着他那一张翻天鼻和厚嘴,实在太不中看了。

这个人右手中拿着一根尺把长的短烟杆,不时地眯起双眼,一口口地向外面喷着烟雾。

众人行进来之后,远远围绕四周,这蓝衣老者环目看了看,嘻嘻一笑,用甚重的川湘口音道:“姓楚的,捧场的人可真不少啊!”

说罢,仰头发出一声怪笑,翅起一只脚,用力地敲着烟袋锅子,呵的一声,又啐了一口浓痰,沉声道:“小兄弟,事情怎么了?可是就听你一句话了,咱们谁也用不着卖关子了是不是?”

楚秋阳冷笑了一声道:“事已至此,也只有徐当家的你看着办了,无论当家的你划出什么道儿,我兄妹一定奉陪就是!”

蓝衣老者嘿嘿一笑,歪头向身旁那个半老妇人道:“老婆子,你可是听见了,人家可是不含糊咱们呢!”

坐在他身边那个半老妇人闻言,冷冷一笑道:“这就更好了!”

蓦地睁开了一双眸子,向对面棚内看了看,狞笑了笑,接道:“楚秋阳,你们太过分了,俗谓光棍不挡财路,你兄妹把持着凤阳地面不放也还罢了,可是你们,实在是不应该下那种毒手!”

说到这里,这妇人那一张黄脸,变成了苍白之色,一双眸子向左右一瞟,冷笑又道:“你们看看这两个人,哼,一个瞎眼,一个断手,他们这一辈子,岂不是完了!”

她身边那蓝衣老者这时不耐,插言道:“事到如今,还提这些作什么!血债血还,我们夫妇要是武功不济,死在凤阳也认了!”

言至此,这位姓徐的老人,用力地敲了一下烟袋杆子,嘿嘿一笑道:“可是有一样,今天他们得拿出点功夫给我们老两口看看,吓唬人摆场面,那可是没有用!”

北棚内的楚秋阳正要答话,他身边的妹子,已忍不住蛾眉一竖道:“徐当家的,你少说这些风凉话,我兄妹要是怕了你们也就不来了,这些朋友,是自己来看热闹的,可不是我们请来的,你可要弄明白!”

徐老头嘿嘿一笑道:“好,只要楚姑娘你有这句话就行。楚姑娘,你那一手‘追风柳叶飞刀’驰名江湖,我徐子明是久仰了!”

说着一双怪眼骨碌地一转,冷冷地接下去又道:“马老三那只左眼,听说就是姑娘你用飞刀照顾的,老夫我今天晚上倒要领教一番,楚姑娘,你不会使我失望吧?”

楚姑娘气得粉面通红,猛地站起来道:“马人杰人间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想不到还会有人出面袒护他!徐子明你夫妇枉为三湘绿林道的瓢把子,令人齿冷……”

话未完,那位有“南湘异叟”之称的绿林怪杰,倏地发出了一声怪笑,打断了她的话,截日道:“姑娘你好一张利口!”

他身边那位半老妇人,也蓦地站起来,道:“楚丫头,你少卖狂,你兄妹不过是有几手花拳绣腿的能耐,竟然敢在此占地为主,真正是梦想了。”

面色一沉,又接道:“今夜我夫妇亲自出手,别说是你们几个,就是再多上百儿八十个人,哼哼……也不过是多添上几个冤死鬼而已!”

说到此,这女人抖了一下身上那件半长不短的衣裳,满面愤恨地又道:“说来说去,就是这两条路,第一,你兄妹立刻夹着尾巴滚蛋,凤阳府今后十年不许涉足一步;第二,要是你们持强固执,那就怨不得我夫妇手狠心辣。”

徐老头喷了一口烟,点了点头,道:“对,这么说最干脆!”

楚姑娘面色一变,道:“第一条路恕我兄妹不能从命!”

徐老头一声狂笑道:“好,那么就走第二条路吧!”

说完这句话,这位绿林怪客,用力一吹,“波”一声,把烟斗子里的余烬吹脱,然后把烟杆向腰里一插,八字脚向前走了几步,冷笑道:“贤兄妹你们随便来一个,或者一起上也行,我老头子倒要看看名满苏皖的花旗兄妹手底下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

小孟尝楚秋阳,事先已知道这对夫妇乃是极难缠的厉害人物。

可是,事情到了这步田地,正所谓“骑虎难下”,说不得,也只有硬着头皮与对方一拼了!

这时南湘异叟徐子明等于是挑战,自己焉能再装糊涂,当下猛地站起来,愤然道:“徐老当家的,你也太狂了,楚秋阳莫非还怕了你不成?”话落,足尖轻轻一点,已到了徐子明身前。

徐子明呵呵一笑道:“小伙子,算你有种。”

说着后退一步,冷哼了一声,接道:“我们可是有言在先,我徐于明不动手则已,一动上手,可是不分轻重,要是有了死伤,可怪不得我!”

楚秋阳冷冷道:“动手过招,自然免不了伤人,说这个何用?”言罢右手一翻,掌中已多了一杆棒形的物件。

郭飞鸿尚没有看清是一个什么玩艺儿,就见那楚秋阳右手向外一挥,“呼啦”一声响,他手中已多了一件五彩缤纷的五色三角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鱼目混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吟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