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地虎》

第01章 义薄云天

作者:萧逸

这时吴瑛已用力地打开了一扇铁门,现出了一间牢房,乍看起来,倒不似一般牢房之阴晦潮湿,吴瑛冷冷笑道:“进去吧,大姑娘!”

说着把她向房里一推,“砰”一声,关上了铁门。唐霜青站定身子之后,才发现这牢房内,竟然另外还有一个女囚犯关在里面展开党内斗争的必要性,批判了托洛茨基主义,捍卫了列宁,不由甚是气恼,可是那禁婆吴瑛已去,已是无可奈何。

当下她叹息了一声,见房内设有两张木椅,就过去坐下来,心中不禁有些奇怪,因为这间房二论”哲学体系。他认为宇宙由“现象世界”(现实世界)和,绝不似关禁犯人的牢房,室内不但设有两张单人小床,而且有桌有椅,窗明几净,打扫得十分整洁。

这一点,倒真是唐霜青所没有想到的,她不由对这房内那个特殊的犯人,感到了极度的不解,好奇地向那人望去。

刚才进门时,她只看见这犯人一个背影,这时由于角度不同,她倒是看清了这人的正面,只见对方是一个年在三十左右的女人,白皙无血的一张瘦脸,衬以又黑又亮的一头长发,看起来真像个鬼似的,只是世上绝没有这么好看的鬼。

这女人尽管是面如白纸骨瘦如柴,可是五官极为清秀,两道修长的眉毛,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chún,眉目之间望去更是清秀俊俏。

唐霜青正看得入神,忽见这妇人一双眸子,也直直地看着自己,面上表情一片木讷。在她黑色长裙之下,露出一双白足,赤着脚,未穿鞋袜,可是双足之间,却上着一副极大极重的脚镣。

这女人如此直视着唐霜青,良久不发一言,使得唐霜青十分别扭,可是唐霜青却也不想与她说话,自己走过去,往那张空床上一倒。

她身子方一躺下,忽听得一阵极尖锐刺耳的怪笑之声自那妇人口中发出,吓得她一翻身又坐起来。却见那瘦妇伸出一只白手,指着自己,笑得前跌后仰,一时泪涎交流而下。

唐霜青不由一阵怒起,可是转念一想,彼此都是受难之身,遂就捺下了怒火,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看她意慾为何。

那妇人一直笑得力尽,才止住了笑声,坐在床上的身子,慢慢地萎缩下去,最后双肩内缩,低下了头,满头长发,如同云雾似地垂散了下来。

唐霜青这才冷冷地道:“你是在笑我么?我有什么好笑之处?”

话声才落,却又见那妇人瘦肩频抽,竟自又低声痛泣了起来。

唐霜青不由被弄了个满头雾水,她初来不明究里,也不便问,只是怔怔地看着她,就见这个女人一阵痛泣,有如幽谷猿鸣,直哭了个肝肠寸断,泪流成河。足足哭了有小半个时辰,才止住了悲声,可是这一笑一哭,已累得她频频喘息不已。

这时,铁门上突有人重重地敲了两下道:“好了,七小姐,别再闹了,莫相公来了!”

接着,这人发出了一阵怪笑,隔着门又道:“姓唐的,我为你挑的这间房好不好?”

唐霜青听出这人口音,正是那禁婆吴瑛,不由甚是有气,这才明白,原来这禁婆是有意捉弄自己,才把自己关在这间房中,看来这同室女子,必是一个疯妇无疑了。

想到此,不由大怒,却也作声不得,她实在不愿意在这种地方,与人大吵大闹。这时吴瑛自一扇铁窗上探头笑道:“姓唐的,别怨我,这是牢里的规矩,凡是新来的,都要有四十九天的罪受,你忍一忍吧!”

唐霜青冷冷一笑道:“这人是疯子吧?”

吴瑛呵呵笑道:“疯?岂止是疯!告诉你吧,姑娘,她是这牢房里第一号厉害的人物,谁也不敢惹她,死在她手里的,已经有三四个了!”

唐霜青冷笑道:“既如此,这疯妇怎不问斩?”

吴瑛冷笑了一声道:“斩?谁敢斩她?她父亲乃当朝刑部尚书,姑娘,听说你有一身本事,你可要时时防她一防才好!”

唐霜青只是冷笑,不再发一言,那禁婆又罗嗦了一阵,只好自行离开。这时那床上的疯女,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唐霜青,忽然媚笑道:“你是莫小泉的妹妹是吧?”

她声音清脆悦耳,表情天真,说罢,猛地站起,直向唐霜青面前走来。

唐霜青这时对这个被称作“七小姐”的疯女,心中竟充满了奇异,只是此刻正所谓“泥菩萨过江自身不保”,却也没有许多闲心去管人家事。

当下,便摇一摇头说:“我不认识什么莫小泉,更不是他妹妹!”

疯女忽地站住,只见她杏目一睁,怪声道:“你休想骗我,你哥哥是要你来接我回去的,说呀,是不是?啊……我太高兴了!”

她猛地张臂向着唐霜青抱来,足下的铁链,发出哗啦一声,唐霜青不由吓了一跳,双掌一挥,“叭”一掌,正击在了这疯女右肩之上。

疯女身子一晃,“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可是她身子猛然一翻,又跳了起来,口中大笑道:“好呀,果然是你,莫小泉,莫小泉,你害得我好苦!”

说着,她又向着唐霜青身上扑过来,唐霜青两手一扬,这疯女再次被打跌在地。

这一次,她怔住了,只管呆呆地望着唐霜青,半天才呐呐道:“你不是莫小泉的妹妹,他妹妹没有这么大力量!”

说到这里,忽然“哗啦”一声,由地上窜了起来,双手直向唐霜青双肩上抓了下来。

唐霜青两次打倒了她,只以为她并不擅武功,却未想到她还有如此一手,不禁大吃了一惊。

这位大小姐双手上带出凌厉的两股劲风,猛然抓过来,唐霜青两手虽被铐着,可是身手仍极灵活,她身子向下一缩,己转到了疯女身后,双掌一抖,带着手铐,向疯女背上击去。

可是这一次却是大大地出乎她意料之外,她双掌方自打出,就见那疯女身子向前一塌,竟然捷如飞猿似地窜了出去,足下铁链哗啦一响,人已倒蹦在西面的铁窗之上,身法之快,姿式之美,令人惊服。

这一突然的发现,使得唐霜青心中一凛,她实在没有想到,对方一个宦门弱女,又患有神经病,竟然会有如此一身杰出的武功。

却见那疯女倒挂着的身子,忽地飘了下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嘻嘻笑道:“你好大的本事呀!嘻,我们来玩一玩好不好?”

她摇曳着身于,一头长发由脸上垂下来,红chún微张,露出雪白的牙齿,就像一个幽灵似地,向着唐霜青一步一步逼了过来。

唐霜青这时已被迫不得不与她动手,可是对方既是一个神经失常的人,自己岂能与她一般见识。

她后退了几步道:“疯子,我可不是好欺侮的人,你要是想找我的麻烦,可得小心点!”

疯女扬脸笑道:“什么,你说什么?”

她身子向前一跃,足下链子“哗啦”一声,己到了唐霜青面前,双手张开,向着唐霜青面门就抓。

唐霜青不由大怒,双手一合,两腕之间的铁索,“刷”一下抡起来,反向疯女肩上打去。

她二人一个是脚镣,一个是手铐,行动上同样的是不方便,唐霜青铐索出手,疯女退身跳开,双方仍然是谁也没打着谁。

疯女这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她原本是一个极为可人的美人儿,由于她的不修饰,加上行动的放肆,精神的失常,看起来就变得很可怕。

尤其是这时的样子,看来简直像是一个鬼,唐霜青忽然对她生出了一种同情之心,一个人落到如此地步,其内心必然是受过相当的创伤。

试想这疯女,如果没有罹患精神病,以她的丽质,身世,再加上一身的武功,她该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她之所以有如此一个悲惨的下场,背后也许隐藏着一个令人酸心凄凉的故事。

唐霜青如此想着,更不由对她生出了一些怜惜之意,敌对的念头,立时就打消了不少。

疯女笑了一阵,双手频频抓着她头上的散发。

她头发原就够长够乱了,如此一抓,更不成样儿,那带着锁镣的一双脚,不时地跳动着,发出阵阵响声音,那种样子看起来简直是一种失去本性的无法自制的动物。

似如此,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她才稍为安静下来,瞪着一双大眼睛,痴痴地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唐霜青自己本身,正处于无法解脱的痛苦之中,可是现在这个疯女诸般失常悖理的神态举动,却使得她暂时忘记了一切,一味地关心起对方来了。

疯女凝望了一阵之后,徐徐转过头来,双目微微闭了一会儿,像是方由梦中苏醒过来一般。

她伸出一双白玉般的玉手,慢慢把头发分开,双手交替着把头发一丝丝地理好,这些动作,倒是带着一个少女的仪态与文静。

唐霜青忍不住唤了一声:“喂”,疯女抬起眸子望着她,苦笑道,“我又不叫喂!”

这句话显得她神智很清楚,唐霜青不由一愣,她真有点糊涂了。

唐霜青冷笑了一声道:“我现在与你同住一个房间,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

疯女面上带出了一丝冷笑,道:“谁要你到我房里来的?那吴婆子曾答应不再让生人到我房里来的,怎么又关外人进来?”

说完,伸出双手,用力地在铁栅上晃着,发出“哐啷!哐啷”的巨声,口中叫道:“吴婆!吴婆!”

晃了一阵,未闻那禁婆有何回应,她就停止了捶打,轻叹了一声道:“她们是狼,我们是人!”

惨笑了笑,望着唐霜青道:“你可以告诉我姓名么?”

这时看起来,她完全又是一个人了,是一个神智清楚,温文有理的小姐。

唐霜青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可是你先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疯女微愠道:“是我先问你的,而且你是新来的。”

唐霜青想了想,就点头道:“好吧,我叫唐霜青!”

“为什么进来的?”疯女追问了一句。

唐霜青望了望她,面上讪讪道:“我就是过去苏州城张贴告示要捉拿的那个人!”

疯女冷冷哼了一声道:“一个女飞贼!”

唐霜青秀眉一剔,可是转而一想,就又苦笑了笑道:“随你怎么说吧!”

接着。她反问疯女道:“你呢?莫非你不是一个犯人?”

“当然不是!”

“那你怎么会进来的?”

“我……”说着,疯女站起来,她那一双白手紧紧地握着,顿了顿,道:“你不会明白的!”

“我当然不明白,所以才问你!”

疯女又望了望她,露出了白牙,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好!我告诉你,我名叫盛冰,是由京里来的!”

唐霜青问道:“你犯了什么罪?”

盛冰冷冷地道:“我不是说过了,我没有犯罪,我是被人陷害。陷害!”

最后这“陷害”两个字,说得特别响,随着她又显得有些激动,跳起来,一把抓住了唐霜青双腕道:“你必须要相信我,我是被继母陷害的!”

“哦……”唐霜青呆了一呆,慢慢挣开了她的手,道:“你不要急,坐下来慢慢说!”

盛冰双目中滚出了眼泪,就像是豆子似地洒了下来,她哭泣着说道:“这几年,没有任何人相信我……都以为我是杀人凶手,其实我没有,是我继母害我的,她逼我……逼疯了我,逼着莫小泉与我妹妹结婚……她好狠的心,好狠的心!”

她边说边哭,手脚抖动得很厉害,而且面色也渐渐变得苍白,看样子像是立刻又要发疯了一样。

唐霜青想趁她明白的时候,多了解她一些,当下忙道:“你不要哭,说明白一点好不好?”

盛冰抹了一下眼睛,望着唐霜青道:“莫小泉和我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我们已快成亲了,可是我继母却在我父亲寿辰的那一天,暗害了来拜寿的钱侍郎的儿子……用我的宝剑……硬说我是杀害钱侍郎儿子的凶手!”

唐霜青怔道:“可是你父亲怎会就相信呢?”

盛冰木然道:“哼!他只听信继母之言,再说那钱侍郎的儿子又死在我屋内,宝剑又是我的……我太冤枉了!”

忽然又掩面痛哭起来,唐霜青正想安慰她几句,她却猛地跳起来大叫道:“冤枉,冤枉……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唐霜青忙拉住她道:“盛姑娘不要叫。”

盛冰双手用力向唐霜青面上抓来,高声嚷道:“滚开!你这个女人是谁?”

唐霜青倏地退身,却见那盛冰,一只手指着自己嘻嘻哈哈地又笑了起来,一时之间,她又回复到来时疯癫的状态,唐霜青不由大失所望,叹了一声,颓然向床上倒下。

她这里身子方自倒下,就听得铁门外,那禁婆吴瑛大声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义薄云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地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