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地虎》

第11章 曲终人散

作者:萧逸

“粉魔”百里香微微一笑道:“好吧,过去的事,我们等会儿再谈,现在先说眼前的……”

手一指楚秋阳,向着“苏半瓢”苏雨道:“这几个人,老朋友你打算怎么处理?”

苏雨冷笑了一声,道:“井水不犯河水,难道这件事百里女士你一定要插上一手不成?”

百里香一手摸着怀中玉猫,双目微扫,浅浅笑道:“本来这件事,是不关我什么事,可是凑巧,这个小姑娘是我新收的一个记名弟子,弟子有事师父管,这是必然的道理,老朋友,你看如何是好?”

苏雨青白的脸上,泛出了几条怒纹,那看来驼下去的身子,霍然直立。

他目放异光道:“这事太不巧了。”

百里香也一笑道:“正是,太不巧了!”

苏雨面色一沉,道:“什么事都好商量,就是这件事,恕我难以从命!”

冷笑了一声,手指楚秋阳又接道:“他们四个人,必须要留下来!”

百里香一抬头道:“那是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苏雨苦笑道:“没有商量的余地!”

百里香一笑道:“好,这是你存心与我过不去,可不是我与你刁难!”

她说完这句话,向着楚秋阳等四人点了一下头道:“跟我走,我倒要看一看,谁敢动你们一根汗毛!”

苏雨发出一声怪笑道:“百里香,你休要欺人太甚!”

百里香充耳不闻,寒声向四人道:“前头走,一切都有我!”

苏雨双手交插着,只听一阵“喀!喀!”骨响之声,这老儿显然是怒到了极点,旋又发出一声狂笑道:“好,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

身子一闪,已拦在了四人身前!

四人为首一人,正是曹冰,见状停身道:“苏老前辈,我看你算了吧!”

话尚未完,苏雨已厉声道:“再进一步,休怪我苏雨掌下无情!”

曹冰冷冷一笑,回身见那百里香遥遥在后,面含微笑,并不言语。

此时此刻,已是箭拔弩张。

百里香的笑,也许是在测验曹冰的胆力,事实上曹冰不愧是一条汉子,他不为苏雨言语所阻,哈哈一笑,大步跨出了一步。

苏雨一怔道:“少年,你不怕死?”

曹冰又跨出一步,嘿嘿一笑道:“大丈夫威武不能屈,生死是另一回事!”

苏雨目射凶光道:“噢……对了,老夫想起来了,杀死马老三的就是你!”

曹冰点头道:“杀死徐子明的也不是别人!”

苏雨嘿嘿一笑道:“很好,他二人固是该死,可是却无需你来代劳,今日老夫就先取你的性命!”

曹冰一笑道:“我已说过,生死小事,只是我如果死了,你是否就能放他们三人离开呢?”

楚秋阳闻言后大惊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身后的百里香嘻嘻一笑道:“不要你管,我倒要看看这孩子是真不怕死还是假不怕死……”

一笑又道:“我更要看看苏老当家的是真杀还是假杀!”

苏雨狂笑道:“此话怎讲?”

百里香冰冰道:“如果他死了,你也得死!”

苏雨身子一颤,冷笑道:“百里香,你休自负过甚,老夫不见得就怕了你!”

百里香一笑道:“那你就试试看!”

苏雨目泛红丝,望着曹冰道:“少年人,你出手吧!”

楚秋阳、柳英奇,以及楚青青心头一紧,三人同时向前,百里香却一声叱道:“你们都退下来!”

三人一怔,退至一旁,不解其故!

百里香一笑道:“我生平所见,都是怕死贪生的年轻人,难得看见一个像样的,就让他死给我看看!”

抬头向曹冰一笑道:“你果真要一死与苏老儿相拼不成?”

曹冰冷然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苏当家的并无什么不对之处!”

百里香冷冷一笑道:“你的脾气,和你师父空空道长,果然一样!”

回身一笑道:“你三人只许旁观,不许插手,我要看这孩子是真死还是假死!”

曹冰冷笑不语,百里香却又转过脸来问苏雨道:“你真要取这少年性命?”

苏雨大吼了一声,一跃而前,迎面一掌,直向着曹冰面门击来,掌风有如山倒,劲气袭人。

曹冰身子一转,飘出丈许以外。

苏雨肩头一晃,他足下不见行动,却快如标风一般地又来到了曹冰身边,凌笑道:“你还想逃得开?”

双掌一翻,分两股内劲,向曹冰双腋袭到!

百里香正要出声喝叱,曹冰身子早已向下一缩,就势踢出二腿,分取苏雨双肩。

这一招出手奇快,就连百里香也出乎意外,看到此,点点头道:“好招!”

苏雨是何等功力之人,只因上来轻敌过甚,更未曾想到曹冰居然敢向自己发此怪招,微一惊愕,曹冰双足竟紧挨他一双耳轮擦了过去!

虽说是未被踢着,可是附夹在足尖的劲风,却也使得他两耳生痛。

这老头儿当着众人面前,这个脸可是的确拉不下来,一声狂啸:“小辈!”

右手袍袖一抖,曹冰为他十足的内力,扫出了丈许以外,只觉得疾风扫面,有如刀削一般。

一旁的百里香忽然叱道:“小心!”

一言甫毕,那曹冰霍然抬首,只觉得面前衣影一闪,还未看清是怎么回事,皓首白发的苏雨,又至面前。

惊慌中,似觉苏雨面上带着凶杀恶意。

遂见这老儿一声厉叱,迎面一掌,曹冰屈身踹足,如“金鲤穿波”,可是饶他身手再快,却仍逃不开苏雨的一式怪招——“剪梅指”!

只见这老头二指一递,正正点在了曹冰小腹“丹田穴”上,这一指把曹冰的真力点散,只听得“噗通”一声,倒于地上。

空中一声怪叫,人影一飘,百里香扑到了近前!

楚氏兄妹偕同柳英奇,也由三个不同方向,直向苏雨攻来,后者长啸一声,振衣而起,如一鹤冲天,已拔身到一块凸出山石之上。

百里香面容骤变,抱起了曹冰,她身子簌簌抖着,微声道:“孩子……是我害了你……你死得太惨,太不值了……”

曹冰这时脸色青白,面现痛苦,微微一笑道:“老前辈……不要说这些……我还是死了的好……”

转望楚秋阳,楚秋阳早已泪影婆娑!

曹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楚秋阳的手腕子,身子疾抖道:“大哥……你知道,我早就想死,我活得……实在够了……”

目光在各人面上转了一转,苦苦一笑道:“保……重了!”

双目一翻,气涌面赤,喉头“咕噜”一声,顿时一命呜呼!

楚秋阳由不住出声哭道:“兄弟……兄弟!”

用力地摇了两摇,曹冰早已僵直不动。

楚青青亦早已哭红了眼睛,只有柳英奇立在一边,面色沉重地低头不语,不时地用凌厉的目光,向着崖顶上的苏雨望去。

立在崖上的苏雨,森森地一笑道:“这人己死,百里香,老夫也就卖你一个面子,带着他三人径自去吧!”

“粉魔”百里香正在痛心悲伤之际,闻言冷冷一笑,道:“太晚了!”

苏雨冷笑道:“莫非你真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与我为难不成?”

百里香抬头冷笑道:“今日之势,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苏老头你下来,我倒要见识见识你的厉害功夫!”

苏雨飘身而下,形同一只巨鸟。

他双臂一收,如苍鹰之收翅,傲然地伫立在一根石笋之上,怪目频张道:“百里香,你可要放明白一点,我苏雨并非是怕了你,而是让你三分!”

百里香面若死灰,冷冷地道:“我不承情!”

一只玉手轻轻在怀内白猫身上摸着,向前走了几步,苏雨连忙跃下石笋。

百里香目光直视,冷笑道:“此番出手,只怕你性命休矣!”

苏雨眸子闪动,心怀叵测地后退了一步,黯然道:“我知道你惯施毒葯,只是你却莫想奈得我何。”

说时,他一双枯瘦的手分向两肋间探去,一抖手,撤出了一条五彩斑斓的畸形长鞭。

这条五彩斑斓的畸形蟒鞭,有五六尺长短,通体细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看样子像是九合金丝编制而成!

最称奇的,乃是鞭身上下千百片鳞片,全像逆鳞,只要鞭身微动,俱会发出一阵唏哩哩清脆的鸣声,鞭梢的那颗蛇头,更是头昂齿露,只要为它点上一点,那滋味一定不好消受!

苏雨双手握住这条七彩蟒鞭,向左面绕了几步,冷笑道:“百里香,你不要蠢动,老夫这条灿银鞭下,不知死了多少能人,只怕你也不能例外!”

百里香微微一笑,却把身子转了开去!

苏雨心中一怔,不知她是在弄什么名堂!

只听百里香一声叹道:“罢!罢!今日就放过你这老儿,改天再来会你也是一样。”

苏雨心中大喜,呵呵笑道:“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唰一声,把那条七彩蟒鞭缠在了臂上。

不料就在这时,那百里香霍地转身扬手,只听她怀内玉猫“鸣”的一声尖叫!

白影一闪,疾如飞箭!

苏雨一声厉叱,身子一个踉跄。

白影再闪,那头雪白长毛的玉猫,再次窜身而起,已窜上了一株大树。

苏雨立定身子,神色惨变,探手向脸上一摸,身子簌簌战抖道:“好个婆……娘……你竟敢……”

众人这时均可见老人苏雨面上,竟留下了几道鲜红的痕迹,这才明白是在百里香转身之间,放开了怀内的玉猫,苏雨一时无防,竟吃那白猫抓中了面颊!

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在各人想像之中,以苏雨之功力,又何惧于一只小小的白猫,就算是在面颊上抓了一爪,又能有何大损?

可是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只见苏雨一声狂笑,正要扑身而上,粉魔百里香一声清叱道:“苏老头,你静一静吧!”

苏雨立定身子,忽地打了个寒战道:“不对!你在猫爪上莫非浸有巨毒?”

说话时,他那张瘦削的面上,涔涔尚下了冷汗。

粉魔百里香一抬手,口中“嘘!”一声轻呼,白影闪处,那只白毛小动物,“呜”一声,又自树上窜身而下,落在了她的怀中!

百里香手抚着它,望着苏雨浅浅一笑道:“阁下大概是眼睛花了,再看看它可是一般的猫儿么?”

苏雨这时身子摇摇慾坠,闻言向着百里香怀内小动物注视了一眼,打了个哆嗦道:“是红鼻……貂!”

百里香冷冷点头道:“你还有点见识,只是太晚了!”

说话之间,那苏雨果然面现乌黑,频频战抖着,整个身子慢慢向下缩去,不多时,便倒地不动!

百里香怀抱着“红鼻貂”异兽,嘻嘻一笑道:“你要是早知道我百里香的厉害,这条命岂不就保住了。”

旁侧三人看得皆自触目惊心不已,百里香望了三人一眼,叹息道:“我一时大意,断送了曹冰一条性命……此子个性忠烈,一意偏激……”

目光望向楚秋阳道:“你能交到如此朋友,也真值得骄傲了!”

是时楚青青惊异的打量着苏雨,呐呐问道,“他死了么?”

百里香哼了一声,点头道:“这也是他应得的报应!”

她手摸着怀内异兽白毛,道:“你们也许还当它是只猫吧!其实它却是这世界上最最恶毒的一种异兽,齿爪上一经见血,就是一头大象,在半盏茶时间之内,也得毒发而毙……”

“而且,绝无解葯!”

三人听得神色大变,百里香又在三人面上扫了一眼,把手中异兽递给楚青青道:“来,你为我抱着它,不要怕,它不会伤你的!”

楚青青双手接过,只见那红鼻貂,依在自己怀内,真比一只猫还要温顺可爱,实难想像竟然是如此一种厉害的异兽!

百里香目光转向楚秋阳道:“令妹我已看中,且随我五年,五年之后,我自会送回府上,你可放心?”

楚秋阳含悲上前施礼道:“舍妹蒙前辈看中,乃是她的福分,弟子焉有不放心之理?”

百里香点头一笑道:“你好自为之,曹冰的后事,你们要好好处理!”

说到此,目光转向柳英奇,神秘地一笑道:“小伙子沉着点气,我自会成全你的!”

说罢向楚青青道:“跟我走吧!”

楚青青早已为曹冰之忠诚赚得热泪盈眶,这时又添离愁,兄妹二人互望了一眼,俱都感到黯然神伤。

她偷目望了望柳英奇,心中更不知是何滋味。

适时百里香腾身而起,高声唤道:“还不快走,再不走,我可不等你了!”

楚青青答应着,道了声:“保重!”

蓦地腾身,追随百里香疾驰而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曲终人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地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