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地虎》

第12章 人外有人

作者:萧逸

柳英奇兵刃出手,大吃一惊。

雷三多矮躯再腾,已翻到柳英奇身后,短铲向外一递,已压在了柳英奇头顶之上,柳英奇右手向上一托家。认为存在的仅是现象,人无法认识其本质。“物质就是感,已抓住了对方铲杆,用力一拧,二人相持不下,在地上互扭了一阵。

忽然雷三多狂吼了一声:“小杂种!”

铲身一抖,柳英奇晃身倒地,雷三多足尖一踢,正中柳英奇肩窝,柳英奇只觉得身上一麻,顿时就倒地不再动弹了。

眼前人影晃动,陆续扑来了三个人,站定之后现出了二瘦一胖,年岁均在四旬左右的中年人。

那两个瘦子,每人背后背着一个大斗笠,形销骨立,满面风尘之色,至于那个胖子,一身黑衣,背后斜挂着一口八卦刀,看过去更是健悍,留着一嘴的绕口胡子。

这三个人乍然扑到,那胖子大声笑道:“瓢把子,这小子死了没有?”

雷三多嘿嘿笑道:“怎么会死?”

胖子赶上去,一抖手,已把背后八卦刀撤在了掌中,口中道:“杀了这小子!”

嗖!一刀直向柳英奇身上砍去。

他钢刀方落下一半,却为雷三多一伸手拿住了手腕子,雷三多道:“这人杀不得!”

一阵哭声,由车内传出来。

雷三多心中一动,对胖子说:“先把这小子给扶起来!”

他带着那两个背笠的汉子,身子轻晃,已扑到了那辆马车旁边。

雷三多身子方在车边一站,只见车门开处,一个白发皤皤的老太太,由车内咕噜一下滚了出来,口中哭道:“刘少,饶命!”

那老太太爬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刘少爷,刘少爷,你千万别杀人,把我们带回去吧,我女儿她一定答应……呜!”

雷三多眼睛向车内一瞟,他身边二人之一,用手中的孔明灯向车内照去,就见一个漂亮的妇人正手捂着眼睛在哭。

妇人身边一个孩子也用手捂着眼睛在哭。

雷三多皱了一下眉,正要说话,那个妇人忽然放下手,泪眼婆娑地道:“你们把柳大侠怎么样了?”

雷三多赫赫一笑道:“你是问柳英奇?”

妇人冷笑道:“就是他,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雷三多身后两个瘦汉之一,怪笑道:“我们把他杀了,你打算怎么样吧?”

那妇人闻言竟是一呆,接着一咬牙,尖叫道:“你们……”

蓦地一把直向那瘦子脸上抓来,口中道:“我跟你们拼了!”

雷三多身边两个瘦汉,连带那个胖子,均是在江湖上相当有名望的人,那两个瘦子外号人称“秦岭双魂”,一个叫魏风,一个叫徐明,俱是风高放火,月黑杀人的绿林败类。

因为他们两个人惯于在深夜出没,所以才得了“秦岭双魂”这么一个外号。

至于那个胖子,却是那河间府的巨盗“半天云”董星海,这三个人本是为恶地方,各霸一方,因为作案太多,为官家追查得太紧,才相继逃到了皖浙地方,正巧遇见了雷三多。

雷三多失踪江湖多年,声名自不为外人知,这几个人不打不相识,竟然结上了交情,由于雷三多武功最高,就被推为首领,四个人歃血为盟,结成了金兰之好,取名为“四天王”。

雷三多这个人,雄心极大,愤世嫉俗,此番出道,满心想要有一番作为,他和以上三个人,集结之后,不过是短短几个月,已把原先盘踞在皖浙地方的绿林道,全数征服。

按说这四个人,很可以立寨开舵,广结同道,而大肆作为一番,可是雷三多脑子里却始终忘不了那个女人,那个早年嫁与柳鹤,抛弃自己的女人——任宝玲。

他认定了那只绣花鞋必在柳英奇身上,因此在柳英奇一到凤阳,他立时就得到了报告,始终盯着他,直到现在为止!

那个叫田凤仪的妇人,乍听柳英奇已死,竟然化悲为怒,愤不顾身地,直向身前的瘦汉魏风脸上抓来。

魏风反手一拧,已把田凤仪带到了怀内。

田凤仪左手用力地向魏风脸上打着,痛哭道:“恶贼……恶贼……你们这些杀人的恶贼!”

魏风被她轻柔的手打在脸上,竟然丝毫不以为痛,反倒呵呵大笑了起来。

他弯下身子,在田凤仪脸上亲着,怪腔怪调地道,“小媳妇儿,你嫁给我吧!”

一旁田凤仪的母亲,见状早吓得三魂出窍,在地上叩头如鸡啄米一般,哑声叫道:“好汉爷饶命……好汉爷饶命!”

徐明一抬腿,骂道:“去你妈的!”

老婆婆身子就像元宝似地滚了出去,田凤仪见状放声大哭要扑过去,抱她母亲,可是魏风却紧紧地抱着她不放,车子里的小莲,却用两只小手用力抓魏风的眼,道:“你放开我娘、放开我……”

雷三多看到这里,冷冷一笑道:“老三,放开这个女人!”

魏风看了雷三多一眼,松开了手,退后一步,干笑道:“瓢把子若对这娘儿们也有意思……”

雷三多不理他的话,眼睛注定着田凤仪,田凤仪这时己哭成了泪人儿似的,她母亲和她女儿,也偎过来哭,三个人的哭声,在静夜里听起来真吓人。

雷三多皱了一下眉,大声道:“不许哭!”

他由徐明手上接过一口刀,叱道:“谁哭就杀谁!”

老太太第一个吓得不敢哭,小莲也不哭了,只有田凤仪仍然咽咽呜呜地低泣着。

雷三多冷冷地道:“柳英奇还没有死,你哭什么?”

这一句话,倒真的止住了田凤仪的伤心,她望着雷三多抽泣道:“真……的?”

雷三多冷冷地道:“你叫什么名字?柳英奇是你什么人?说!”

田凤仪心中一动,暗想:“怪事,莫非他们不是刘知府派来的人?”

想了想就冷笑道:“我叫田凤仪,你们打算怎么办吧!”

这时那个胖子“半天云”董星海,抱着柳英奇走过来,雷三多回身道:“绑上他,再把他穴道解开!”

董星海照做,用皮绳捆上了柳英奇的手脚,照他背上重拍了一掌,柳英奇“哇”一声大叫,就醒了过来。

雷三多这时走过去,在他全身上下搜索了一阵,柳英奇见状,苦笑道:“雷三多,你是枉费心机。”

雷三多嘿嘿一笑,手指田风仪道:“这女人是你什么人?”

柳英奇看了田凤仪一眼道:“不是我什么人!”

田凤仪眼泪沉沉地道:“柳大侠……都是我们害了你……你还好么?”

柳英奇冷冷笑道:“是我害了你们……”

田凤仪和那个老太太都怔了一下,柳英奇苦笑道:“他们是因为我而来的,不是为你!”

雷三多在一旁接笑道:“一点都不错!”

田凤仪的母亲一听到此,更是大哭了起来,埋怨道:“这是怎么说起的呀……我早就知道这个姓柳的靠不住,都是你!”

她又怪她的女儿:“你要是早答应嫁给刘知府的儿子多好,现在还会受这个罪么?”

田凤仪望着柳英奇落泪道:“我母亲年纪大了,你千万不要在意……”

柳英奇冷笑道:“这是我的事,他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你们还是走吧!”

雷三多一声狂笑道:“走?哪有这么便宜!”

他手中的刀,指向田凤仪心窝,眼睛望着柳英奇冷冷笑道:“小子,你也许骨头硬,不怕死,可是你现在看清楚,如果你再不把那只绣花鞋拿出来,可休怪我刀下无情!”

柳英奇惊道:“你要怎么样?”

雷三多狞笑道:“杀了她!”

田凤仪眼睛一翻,顿时吓昏了过去,她母亲也哇一声哭了,小莲更是抱着她妈妈大哭了起来。

雷三多望着柳英奇嘿嘿笑道:“怎么样?”

柳英奇呆了一下,长叹道:“你自作孽于我何干,我可以告诉你,那只绣花鞋绝不在我身上,现在在哪里,连我也不知道。”

雷三多怔了一下,咬牙道:“好!”

手中刀一举,正要落下。

柳英奇忽然叱道:“住手!”

霄三多收刀笑道:“小杂种,我不怕你不说!”

柳英奇恨恨地道:“如果我告诉你那鞋在谁身上,你是否可以饶她一死?”

雷三多眼珠子一转,道:“你且说来!”

柳英奇冷冷一笑道:“说出他名字,你也无可奈何,告诉你吧,那只绣鞋在我郭飞鸿兄那里!”

雷三多呆了一呆,面色凶恶地道:“你以为抬出郭飞鸿那小狗来,就能吓住我?”

他发出了一声狂笑,钢刀再举,道:“先杀了这女人,再找郭飞鸿算账!”

柳英奇大吃一惊,眼看着刀光一闪,直向田凤仪身上落下去。

猛可里,飞过来一粒小石子,“当”一声把落下的刀身,击得向旁一偏!

以雷三多的臂力,如此沉重的刀身竟吃来人一粒小石子而把刀身打偏,由此推想,来人之武功,也实在是惊人了。

雷三多双眉一挑,叱道:“谁?”

这当口,秦岭双魂之一的魏风,蓦地转身抖腕,发出了两口飞刀,向暗影里打去。

同时间,雷三多二次抡刀,仍向田凤仪身上砍去!

可是他的刀身方落下一半,“哧”一声,一粒石子,又向他刀上飞来,雷三多刀身用力向外一磕,“当”一声,石子粉碎,可是他那只持刀的手,却酸自臂根,差一点连刀也拿不住。

雷三多身子一掠,跃出了丈许以外。

这时候,暗影中传出一声哑笑,道:“原物奉还!”

“呼”的一股疾风,魏风所发出的两口飞刀,竟被原封退还,一齐掉转过来,反向魏风身上飞来。

魏风双臂一展,用他独家的手法,把飞来的一对飞刀接到了掌中。

这时一旁的徐明,发出了一声怪叫道:“相好的,你给我出来吧!”

徐明身子腾空而起,双手同时发出了两股内力,向一棵大树上扑去。

他身子刚一扑到,树帽子上突地弹起一个黑点,极其轻快地,已落在了众人身前。

徐明扑了个空,再反身由树上扑下来。

他手上拿着那盏孔明灯,向来人一照,只见来人是一个身躯颇高,身着黄葛布肥大长衫的秃顶老人。

徐明手中灯光,向来人一晃,道:“什么人?”

秃顶老人举了一下双手,呵呵笑道:“相好的,你们这是干么,拦路打劫是怎么着?”

雷三多由来人神态谈话中,已发觉出对方不是易与之辈,心中不敢轻视。

他脑子里,很快地想到了一个人,顿时打了一个冷战,上前一步,打量着对方,不发一言。

魏风却忍不住厉声叱道:“哪里来的老头儿,信口雌黄,你是干什么的?”

秃头老人哑声笑道:“干什么的?走路的!”

说话时,他那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向着田凤仪看了一眼,嘻嘻笑道:“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人家妇人老太太算什么玩艺儿?”

魏风看了雷三多一眼,道:“瓢把子,这老儿是干什么的?咱们岂能吃他这一套!”

雷三多冷冷一笑,目光注定着秃头老人,道:“老兄,俗谓光棍不挡财路,井水不犯河水,老兄你既然伸手管这件事,当然不是平凡之辈。”

他嘿嘿一笑,眼光锐利地打量着对方,呐呐道:“朋友,你报上个万儿吧!”

秃头老人哈哈大笑,道:“矮子,你这一套江湖行话,我老人家是一句也听不懂,不过……”

他的眼睛在每一个人身上打量了一眼,嘻嘻一笑,大家都弄不明白他这几声笑是什么意思。

每一个人眼睛都望着他。

秃头老人手指着田凤仪等三个妇孺道:“这三个女人,没她们什么事,先放她们走,然后……”

他望着雷三多,冷冷地道:“然后我还有事与你们商量。”

雷三多和秃头老人目光一接触,立时就感觉出对方眸子里含蓄的精锐,心中更是一惊。

秃头老人眼光又看着柳英奇,神秘地笑笑,道:“小朋友,你受苦了!”

柳英奇冷眼旁观,也猜不透这老人究竟是何心意,只以为对方是一个心怀慈善的奇人异士。他这一想法,为他带来了极大的悔恨。

雷三多嘿嘿冷笑道:“朋友,你这话未免说得太狂傲了,雷某岂能听你一句话就放人?嘿嘿……朋友,你把事情也看得太轻松了!”

田凤仪的母亲这时连连在地上磕头道:“好汉爷,饶命呀……饶命吧……”

魏风赶过去抬脚就踢,不想腿方抬起,就见那秃顶老人,向着魏风隔空一指。

魏风口中“啊呀”一声,顿时全身呆立,动弹不得,一条腿虚悬空中,更是上下两难。

他这一手功夫,在场各人无不大惊失色!

因为老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人外有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地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