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地虎》

第09章 十日之约

作者:萧逸

曹冰望着这位恩兄一笑点头道:“小弟遵命!”

那双锐利的目光,在一望楚秋阳之刹那,却似含有一种异样的光采,那种光采,只有在至性人务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创,生离死别的眼神中,才会出现。

天棚内的徐子明早已不耐,远远唤道:“二位还有什么事舍不下吗?”

曹冰一声狂笑道:“徐当家的,你放心,曹某就只是这一条命舍不下,别的什么都舍得下!”

说罢,他就同着楚秋阳双双来到了棚下。

徐子明嘿嘿一笑道:“姓曹的,这件事我本来不要你多管,是你自己非要介入不可……”

曹冰冷冷笑道:“我楚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你手下那个马老三也是我杀的,岂能说是没有我的事?”

徐子明白果一般的眸子翻了一下,忖道:“看来这小子一心是想出头,莫非他手底下真不含糊?”

心中动了动,狞笑道:“好,待我先请教了楚少侠的武功之后再陪你玩玩!”

楚秋阳一跃而前道:“请!”

徐子明把腰上的带子一紧,哼道:“楚少侠,你真的要跟我动手?”

楚秋阳狂笑道:“打与不打,全是你的主意,只要当家的你划出道儿来,刀山剑树,我无不奉陪!”

徐子明嘿嘿连声不已,双瞳里泛出了一片杀机。

他点点头道:“好,楚少侠请!”

双手向后衣内一探,只听叮当两声,一对“离魂子母圈”已撤到了手中。

楚秋阳明知不是对方敌手,可是事到如今,却也没有选择余地,右手一翻,一口长剑已到了掌中,剑身一吐,道:“当家的接招!”

徐子明足下方一错步,曹冰却一声喝道:“大哥,且住!”

徐子明一愣道:“曹老弟,你等不及了?”

曹冰冷笑道:“不错,我先陪当家的你玩玩,万一要是不敌,我楚大哥再上也不为迟!”

楚秋阳侧顾道:“兄弟,这是为何?”

曹冰道:“我怕他接不了大哥三招便一命归阴!大哥该给我一个机会,也让我领教一下徐当家的手段!”

徐子明目光炯烬道:“二位全上也是一样!”

曹冰哼了一声道:“还用不着!”

身形一闪,已到了徐子明眼前!

徐子明竟然没有看清是怎么过来的,他是明眼人,自然一看就知道虚实。

足下向后退了半步,双圈“当”一声,道:“曹朋友,请亮家伙!”

曹冰答了声:“好!”

就见他身子向下一矮,右手向外一抖,“呼”一声,掌上已多了一口“孤形剑”。

这口剑,全身上下呈现一弯新月形状,闪闪射着青光,平日他背在背后,竟是看不出来,待他一取到手中,楚徐二人都吃了一惊。

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出来,曹冰身上,竟然还带有这样的一件兵刃!

曹冰“孤形剑”交到了左手,右手二指,轻轻在剑身上一拭,目光在兵刃上一转,微微有所感触地叹息了一声,心中默念道:“楚大哥呀,楚大哥,小弟蒙你青眼相待,无以为报,今日为你舍上这一命,也算报答你了!”

目光遂向徐子明一转,道:“请赐招!”

徐子明早已不耐,足下一滑,子母圈向空一举,哗啦一声迎头砸下。

曹冰“孤形剑”一扬,嗖一声,齐向徐子明双腕上削去!

徐子明身子一闪,飘在了一边!

二人一交手,虽只是一招,可是各人已体会出对方的实力。

曹冰心中暗暗吃惊,这徐子明果然身手高明,只由他进退来去之间的身法上看,确实称得上一个“快”字,而动手对敌之间,往往是分秒必争,“快”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曹冰心知这徐子明仍是楚秋阳一个大敌,自己今日如能把此人除去,也算是为楚秋阳解了危难,除了后患。

他心中这么想着,足下早已欺向了对方。

徐子明也已窥出了曹冰的身手,知道是自己一个劲敌,心中自然更不敢大意!

“离魂子母圈”向后一挫,再次地抖出——“大鹏双展翅”,右手圈子兜着一股劲风,直向曹冰下颔上猛打过来。

曹冰叱了一声:“好招!”

双手托剑,一首一尾,向空一挥,“呛啷”一声,冒出了一股火花。

徐子明不由大喜,原来他所施展的乃是“连环双打”,右手失势,左手又到。

两只圈子上同时挟着疾风,双双向曹冰打到,来势奇快无比!

一旁的楚秋阳大声道:“兄弟,小心!”

只听得“呛啷啷”一阵大响!

地面上火花疾闪,徐子明那一对离魂子母圈,实实地砸在了水磨花砖上,强劲的力道,把石砖砸得粉碎,纷纷溅了起来。

徐子明手腕一酸,双圈差一点震脱了手。

他打了个冷战,暗道:“不好!”

当时也顾不得再看对方,足下一转,正要腾身掠出去,可是对方曹冰已容他不得!

孤形剑上,闪出青蛇般的一道寒光,快若奔电,嗖一声落了下来。

徐子明口中“哦”了一声。

他身子一个猛滚,用右手的圈子,向外一迎,“哧”一声,挡开了对方的剑身,看上去真是险到了家!

曹冰成竹在胸,这一招“滚光剑”是丝毫也不留情,一剑不逞,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

一剑接着一剑,一剑紧似一剑!

徐子明转动的身子,就像是一个滚动的大球一般,他在曹冰的滚光剑下,根本就站不起身子:“呛!呛!呛……”

兵刃一连串地交接着,火花四射!

忽然,曹冰捷若飞鸟般地腾开了身子,随着他抬起的剑、扬起了一片血水!

徐子明哑声叫着,踉跄而退!

他一连退了五六步,手上双圈“呛啷”一声抛在了地上,整个人抖成了一片,口中道:“你……”蓦地倒了下来,血水把衣裳都染红了。

曹冰身子再落,目射精光地望着楚秋阳道:“大哥,我已为你去此大仇,我去了……”

说罢,实实地向着楚秋阳一拜!

楚秋阳上前一把拉住他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说要走?”

曹冰面色苍白地道:“大哥有所不知,堂室内那个老儿如果醒转,小弟就走不脱了!”

倒在地上的徐子明,忽然坐起来道:“姓曹的……你不要走……”

曹冰冷冷一笑,道:“徐当家的,杀你师徒的,乃是我曹冰一人所为,你可以告诉你公公,叫他找我去,与我大哥丝毫无关!”

徐子明咬牙切齿道:“你跑不了的!你……”

楚秋阳这才明白曹冰所以要走的原因,一来是为他自身安危,再者却也是为了保全自己。

因为那堂屋内姓苏的老人,必是一个身手超凡的高人,徐子明既是他的孙女婿,焉能不为他复仇,可是真凶不在,他也不能对自己如何。

当时心中一动,生怕曹冰为徐子明的话将住,打消去意,忙道:“兄弟,你去吧,这里有我呢!”

曹冰上前一步,紧握楚秋阳手臂道:“大哥,此事过后,小弟如幸能不死,必来找寻大哥。”

楚秋阳匆匆由身上摸出几张银票道:“这是愚兄新收来的,你身上无钱,不便行走,快快拿了去吧!”

曹冰抖着手接过,不禁落下泪来。

他自幼孤苦零仃,哪曾有人如此待他,一时竟呆住了。

楚秋阳拍拍他道:“兄弟,快走吧,客厅内的老怪物要是来了,你可就走不脱了!”

一言惊醒了曹冰,他跺了一下足道:“大哥,再见了。”

话声方落,一抬头,不由大吃了一惊!

凉来不知何时,堂屋内那个姓苏的老人,已立在凉棚之上,一双深邃的眸子,闪闪发着寒光。

曹冰呆了一呆,后退一步道:“很好……你老人家醒了!”

楚秋阳一抬头,一时也呆住了!

这时倒在地上的徐子明,却挣扎而起道:“公公……公公……”

他只叫了两声,止不住又倒了下去。

姓苏的老人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冷冷一笑,飘身而下!

他那枯瘦的身子,衬以他胖大的衣衫,飘飘然就像是一只大蝴蝶,落在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徐子明又挣扎而起,嘶哑地道:“公公……救我……”

说完这一句,他身子又倒了下去,这一次倒下去,再也不动了,一双无力的眸子,凝望着老人。

姓苏的老人望着他冷冷笑道:“子明,休怪公公我不来救你,这只能说是你自作自受……”

言罢,用袖角在眼睛上揉了揉,又道:“你不死,怎么办呢……傻孩子!”

他声音枯涩,听在耳中,撼人心弦!

徐子明全身震动了一下,呐呐道:“公公……你都看见了,但是你却不来救……我?”

姓苏的老人点头。

徐子明忽然颤抖了一下,嘶声道:“为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就死了。

姓苏的老人发了一会呆,才抬头向着曹冰道:“你的武功是传自武当派的是吧?”

曹冰吃了一惊,默默点了点头。

老人一手摸着下巴道:“武当的大鸥、黄野,与老夫都有私交,你可是他二人之一的门下?”

曹冰心中一惊,因为此两人,乃是武当前二代的掌门人,早已先后作古,此二人在世时,可能自己尚未出世!

想了想,他镇定地摇了摇头。

老人鼻中哼了一声,点头道:“这就是了,我见你武功虽似武当一脉,但招式迤逦,含蓄着几分自然,你师承何人,快快说来!”

曹冰冷冷一笑道:“你又何必多问,如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就是了!”

老人又哼了一声,一双锐利的眸子,向一边的楚秋阳身上转了一眼,道:“我今日来,只是为了见识一下姓郭的本事,姓郭的不在,老夫也不屑出手,可是如今情形,又当别论了!”

楚秋阳上前一步道:“在下是此地主人,你老有什么事,只管问在下就是!”

姓苏的老人摇摇头,嘿嘿笑道:“这件事只怕你不能作主!”

曹冰也挺身而前道:“人是我杀的,有什么事都由我负责,与我大哥无关!”

老人啧啧一笑,声震云霄。

楚曹二人俱皆大吃了一惊,绝没有想到,这声音竟会是由如此瘦躯之内发出来的。

瘦老人笑声一敛,和气地道:“少年人,你们不要争,这样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头上抓了一下。

楚曹二人都目光炯炯地视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老人在天棚内来回地走了几个方步,脚步站定,面色微寒道:“我老头子,生平动手,从不占后生小辈的便宜,对你二人自然也不例外!”

楚秋阳哼了一声道:“你老就划出道儿来吧!”

瘦老人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武功较差,我们等会再说!”

楚秋阳脸色一红,蓦地狂笑道:“楚某武功虽差,绝非怕死贪生之辈,嘿嘿,来吧!”

他上前一步,一挺胸,只听得“啪啪”两声,前襟上两粒铜扣应声而落,气冲斗牛,倒也不可轻视!

老人呆了呆,点头道:“少年人气魄毕竟不同!令人赞佩!”

楚秋阳这时已被激怒,只求速战速决,并未想到其他,他冷冷一笑道:“曹兄弟乃是在下好友,任何人要是为难于他,得先胜过我这一口宝剑!”

“呛”一声,宝剑出鞘!

曹冰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楚秋阳竟然如此大胆,姓苏的老人,虽不知究竟是何来历,但观其气派,可知绝非易与之辈!

他唯恐楚秋阳这句话激怒了对方,忙上前道:“老前辈请暂息怒,我这位恩兄乃是直爽人……”

姓苏的老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好像根本没有把眼前两个人看在眼中,只笑了笑,继续说他的话。

他说:“我这个孙女婿原是该死的,只是老夫是他尊长,不为他出头只怕对不起我那个孙女……”

曹冰冷冷笑道:“你老预备怎么办?”

瘦老人苍白的脸上,带出了一片怒容,道:“老实对你们说吧,你们两个都是冤枉的,姓郭的更冤枉,老夫所要对付的,乃是铁舒眉,铁老儿!”

“铁老前辈?”曹冰为之一怔,他虽然并不识铁云其人,但是铁老先生大名,他却是自师父口中时常听到,故此一闻难免吃惊!

楚秋阳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

说罢还剑于鞘,转身对身边的曹冰道:“铁老前辈乃是我那郭恩兄的师尊,这位老人家既然目的在他,自然不会与我们后辈为难的!”

瘦老人森森一笑道:“你说错了!”

他目光在二人身上一转道:“铁老儿野鹤云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十日之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地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