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11章 天罗地网

作者:萧逸

蒲天河眼看着这为数二十余骑快马,转瞬之间,已来到近前,所来之人,全是身穿翻毛的皮衣,手上亮着明晃晃的兵刃,他们疾驰而来,卷起了大片的黄沙,端的是声势惊人之极!

蒲天河先前那一声断喝,显然未被他们听见,这时忙又上前一步,再次狂笑道:“朋友们来得好,蒲某等候多时了!”

这群人马来到了近前,一片吆喝之声,各自把马身定住了,马群间一人大声道,“二爷,就是这个小子,可小心他手里那把剑!”

为首一匹枣红大马之上,坐着一个四十左右的白瘦汉子,衣着十分考究,众人均着皮装,惟独他一身便衣,两袖清风。

这时就见他伸出一只手在当空挥了挥,众人立时就安静下来,好似惟他“马首是瞻”似的!

蒲天河一打量这个人,瘦高的身材,两腮无肉,颔下有几根黄须胡子,一脸的病容,尤其是一双眼睛,就好像永远睁不开似的!

这个人在马上抱了一下拳,哧哧一笑道:“阁下贵姓大名?方才剑劈我们三个弟兄的可是阁下你么?”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在下蒲天河,方才开罪贵帮的正是我,与那几个骆驼客商却是无关!”

马上瘦汉仰头一声狂笑道:“好!有胆子。佩服!佩服!”

他长颈收缩之间,就像是一只大公鸡,声音像是由嗓子眼里硬挤出来的一样,别提有多么刺耳难听。

说完这句话后,就见他双手向天空一伸,只听见“呼”的一声,人已如旋风似地自鞍上飘了下来。

其他各人,这时见状,呼啦一声,全数都翻身下马,只听见一片兵刃交磕之声,竟然把蒲天河团团地围在当中。

那瘦汉哈哈一笑道:“蒲老弟,这可不是我们吓唬你,兄弟你也太狠了,既是遇上拿刀动剑的朋友,总也该打听打听,我们大熊帮可不是好惹的!”

说着伸了一下脖子,尖声道:“兄弟,你闯下祸了!”

众人中有人怒声道:“二爷跟这小子多说什么,妈的宰了他,老于们扒了他的心泡烧酒喝!”

余下各人闻声一齐叫起好来,磨拳晃刀,现出一片凶恶场圃!

白面瘦汉尖笑了一声,上下打量了蒲天河一眼,冷冷地道:“阁下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丢下剑,跟咱们回去,另一条……哈哈!弟兄们已经说过了,只怕你要乱刀下丧命,那时候可就由不得弟兄们要扒心下酒喝了!”

众人厉声喝叱道:“扒他的心!”

“剥他的皮!”

瘦汉挥手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他跑不了的!”

说罢,那张瘦脸向下一拉,冷然道:“姓蒲的,怎么样,现在可就听你一句话了!”

蒲天河眼看这群人如此狂嚣的情形,内心不禁大怒,只是他内心惦念着木尺子之言,因为“金戟小温侯”华秋水和木尺子有旧,此行更有关连,不便取他性命,可是这口气却是忍受不了。

当时忍着内心愤恨,对着那瘦汉子抱拳冷笑道:“阁下莫非就是金戟小温侯华当家的么?失敬了!”

那瘦汉闻言,仰天一声怪笑,声音就像猫头鹰似的刺耳。蒲天河怒道:“华当家的,有什么好笑的?”

那瘦汉笑声一歇,手指蒲天河道:“兄弟,你招子可是漏了光啦!华当家的,岂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出来会你?”

蒲天河心中一动,冷笑道:“那么阁下又是谁?”

瘦汉阴森森的一笑,道:“兄弟,听你这么一问,果然你不是本地的跑客了,你竟连我白面狱柴风也不认识,这倒是一件新鲜的事情,莫怪你胆子这么大了!”

蒲天河哈哈一笑道:“华秋水架子倒是不小,只怕这件事……柴兄不是我小看了你,只怕你老兄接不下来吧!”

白面狱柴风闻言面色一变,怒叱道:“好小子,你敢轻视柴二爷!”

说到此,后退了几步,一声叱道:“吴亮,把他给我拿下来!”

人群之中,立时有人答应了一声,猛地跃了出来。

蒲天河注意看来人,是一个四十上下的大汉,身上穿着一件翻毛的白皮大袄,紫红圆大的一张脸膛,其上满是胡子。

这汉子右手紧紧抓着一团银色的绳索,也不知是什么家伙,就听他嘿嘿一笑道:“小子,我叫你见识见识吴爷的‘阴风网’!”

这汉子口中说到此,忽地身子一旋,右手一甩,已把这圈银网撒了出去。

只听见“刷”的一声大响,他手中那玩艺儿,竟然化成了一面极大的网子,直向着蒲天河当头罩了下去!

众人见状,齐声欢呼了起来。

可是他们欢呼得未免太早了一点,吴亮的阴风网还未落下去,只见黄尘扬处,竟然是网了一个空!

那“阴风网”是一种独特的怪兵刃,整个网身系上好精钢所制,其内装没有一百二十把寸许长短的小钢钩,锋利己极!

这种兵刃,一旦上了身子,那百十把钢钩,只怕会把你先钩个肢体稀烂!

吴亮就仗着这独门的兵刃“阴风网”,在沙漠地上横行无阻,丧生在他这面网下的人畜,真是不胜枚举了!

这家伙本是沙漠里一个独行的马客,后来为华秋水制服收归手下,是一个刚愎自用、极为骄横之辈。

这一次白面狱柴风带了他来,满以为可以借重他这面怪网,制住敌人,却没有想到,今天却是遇到了厉害的主子了!

阴风网向下一落,一阵叮叮之声,那百十把钢钩一阵收缩,纷纷紧钩地面,再看来人蒲天河,却如同是一只鹰隼般地飘在了一旁。

旁观众人,无不哗然大叫了起来。

吴亮一网打空,心中就知道,今天自己是遇到了厉害的对手,这小子倒也真有两下子。

这时他一网不中,忽觉背后疾风袭体,吴亮熊腰一扭,手中钢网一个倒撒,只听见“呼”的一声,他竟然把网子硬硬的拉了起来。

那面阴风网带起了大片泥土,反向着蒲天河当头再次罩了下来。

众人见状,又是一阵大声喝彩!

蒲天河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如此利落的身手,不由大吃了一惊!

对付这种兵刃可就不像一般兵刃那么容易了,因为它面积太大,张开来足足有两丈方圆,只要被他网上了,那可真是一点办法都使不出来了。

蒲天河情急之下,就地一倒,一个疾滚。

看起来是险到极点,如非他身法奇快,这一网他是无论如何也难以逃开。惊怒之下,蒲天河发出了一声怒叱,大声道:“好冤家,我看你这一次怎么跑!”

这一次他手足同时就地面一弹,正是轻功中极为难练的“七禽”身法!

只看见当空人影一闪,众人呼啸声中,蒲天河已然落在了吴亮身侧,二人距离只在咫尺之间。

蒲天河这时手下再也不留情面,掌中剑蓦地抽出,白光一闪,直向着吴亮当头劈去。

阴风网吴亮第二次网空,早已吓了个魂飞魄散!

他自从使用这种兵刃对敌以来,就从来没有一连发过两招的,想不到此刻一连两度失手。

这时候他再想施第三招时,蒲天河一口冷剑已然逼了过来,吴亮一声断喝道:“你们快来吧!”

忽然他松下了手中网,猛地向外就闪。

同时之间,自四面八方,一连飞出了十数件暗器,直向蒲天河身上飞去!

这种情形之下,蒲天河自是敌我不能兼顾了。

可是这位少年奇侠,一身惊人的功力,确是有出人意料的身手。

在各方暗器奇袭之下,蒲天河蓦地腾身而起。

他腾身极高,有如鹤起云霄,众马贼都吓得惊叫了起来,各人的暗器,一片叮当声中,全数都落了个空!

这时吴亮已扑到了白面狱柴风面前,大声道:“二爷快救我……”

话声未完,蒲天河就像是泄地的流星,“唰”一声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吴亮背后。

蒲天河身子向前一欺,这一次他施了一个“贴”字诀,已不容许那吴亮再逃开剑下。

吴亮猛地转过身来,发现蒲天河一张脸杀机显然,他心中一怕,脱口道:“蒲……爷……饶……”

这个“命”字还没有出口,只觉得当胸一冷,已被蒲天河掌中剑刺了一个透心穿!

吴亮“啊”了一声,向前跄了一步,扑通一声倒卧在血泊之中。

众马贼见状,齐都发出了一阵怪叫!

蒲天河掌中剑一指白面狱柴风,道:“柴二爷该你的了!”

白面狱柴风呆了一呆,忽地厉声道:“好小子,看刀!”

他身子猛然向前一欺,双手一探,已自双腿上拔出了一对匕首。

忽见他就地一翻,已到了蒲天河身边,两只匕首分左右,直向着蒲天河两肋之上同时插了下去。

蒲天河掌中剑左右一磕,柴风却腾身而起,转到了蒲天河背后。

此人倒也有些本事,轻功尤其不弱。

像如此身手之人,比之凭着两膀子力气的众马客来,自然显得异常高明了。

白面狱身子一落地,一双匕首紧贴二腕,忽地双腕向前一翻,直向着蒲天河两肩上插了下去。

蒲天河身子一转,这一次他是有意要对方出丑。

随着他身子一转之势,只听见一阵叮当之声,柴风一双兵刃,竟然双双为蒲天河那口五岭神剑削为四截!

白面狱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掌中剑,竟然是一口切金断玉的宝物,不由吓得面色一青,他口中怪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蒲天河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招,柴风足下方移,蒲天河却如同神兵天降似的,向下一落,已到了柴风对面,掌中剑向外一吐,点在了柴风前心之上。

白面狱吓得面色大白,汗如雨下,他喃喃道:“你……不要杀我!”

蒲天河目光一扫左右,愠道:“你手下这些弟兄,如有一人胆敢无礼,可就怪不得我手下无情了。”

柴风颤抖了一下,大叫道:“弟兄们不可乱动!”

说着频频苦笑,道:“蒲兄弟,你的武功果然高明,我佩服极了,只请你收下了剑,我们再说如何?”

蒲天河哈哈一笑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柴风打了一个冷战,翻着一对病眼道:“那么你要如何呢?”

蒲天河冷冷地道:“我久仰你们当家的华秋水,是本地的一个人物,你快快差人唤他前来!”

柴风咽了一口唾沫道:“蒲兄你这是何苦……”

蒲天河剑眉一挑道:“闲话少说,华秋水在一盏茶时间之内不到,可别怪我剑下无情!”

说时剑尖微微向前一送,已几乎扎透了柴风的中衣,白面狱柴风吓得一连后退了两步,道:“好……好……你的剑,小心!”

蒲天河微微一笑道:“白面狱的身手我已经见过了,就差贵当家的华秋水了,你还不着人请他来么?”

柴风点了点头,转脸向马群中一人道:“张大昆你去一趟。快!快!”

马客之中,一人应声策马而出,蒲天河见这张大昆三十左右年岁,十分精明的样子,当时冷笑了一声,道:“张朋友,你要快去快回,要是在一盏茶时间内请不出你们瓢把子,这位柴二爷可就没命了!”

张大昆冷冷一笑道:“你休要逞狂,真要是当家的来到,只怕你小子是吃不了兜着走!”

白面狱柴风生恐触怒了蒲天河,对己不利,闻言忙大声道:“你就少说几句,快去吧!”

张大昆冷冷一笑,方自掉过马头,忽然一怔,回身冷笑道:“柴二爷,你放心,瓢把子不请自到,已经来了!”

众人一齐转身望了去,果然就见远处沙地里,飞快地驰来三匹快马,三马是二黑一白,两黑马在侧,白马居中,三马行驰如风,漠地里带起了大股黄烟,转瞬之间,已来到了近前。

白面狱柴风苦笑道:“蒲老兄,收回了你的剑,这样子太不漂亮了!”

蒲天河料他无法逃开,就把宝剑收了回来,柴风立时抖了抖身上,冷笑道:“兄弟,你口口声声要会见我们瓢把子,你可曾看见了?当中那个骑白马的就是!”

说话之间,三马已到了面前。

为首那匹白马,猛然唏聿聿长啸了一声,人立双蹄,忽地停住了。

白面狱柴风赶忙趋前躬身道:“帮主来了!”

白马上坐着的是一个白面大耳,一身白衣,年岁约在三旬五六之间的中年人。

这人生就一双长眉,只是一双眸子,却显得太小了一点,薄薄的一双嘴皮上,没有留胡子,乍然看过去,是书生模样。

可是如果你细细看一看他那双瞳子,却又能发现此人是一个相当工于心计的人物。

他大模大样地坐在马上,那匹白马,看来亦是一匹相当少见的好马,白马颈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天罗地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