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13章 送佛西天

作者:萧逸

马太见木尺子答应了,似乎很高兴,喜得跳了起来,道:“你们真有福了!”

木尺子一叱道:“妈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占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

马太一笑,摆手道:“老爷子你先别急,我是说你们虽然答应赠我四颗珠子,却也等于救了你们自己的性命!”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你方才已经说过了,不过是春如水那婆子刁难罢了,可是我才不会把她看在眼中!”

马太森森一笑道:“要是只是春如水一个人,倒也不足为虑了,只是……好吧,我们走着瞧吧!”

说到此,一双小眼四下里乱转,像是在找寻什么的样子,蒲天河见状奇怪地道:“你找什么?”

马太嘿嘿一笑道:“小朋友,这落日坪一草一木我都熟悉,只是不知道蜂巢底下还会有这么一个秘密,否则岂会便宜了你们二人,现在我是想找一条暗道……”

顿了顿,他道:“你们等一等,我马上就来!”

说罢转身要走,木尺子身子向前一跃道:“等一等,我同你去!”

马太咧嘴一笑道:“老爷子,你是太过小心了,我还会走么?”

说罢掉头就走,木尺子紧随其后,二人来至洞外,就见草丛内置有一艘相当大的独木舟,马太身子一掠过去,双手把这艘木舟举了起来。

木尺子呆了一下道:“要这玩艺干哈?”

马太咳了一声道:“所以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进去再说吧!”

说罢举着木舟,大步向洞内行去,木尺子见这马太虽然个子不大,年岁也老,可是他竟然还会有这么两膀子力气,也实在是不简单。

木尺子忖思着马太不至于有什么恶意,就同他进了地洞,来至宝库。

马太长吁了一声,把独木舟放下,道:“这船载我一人,是最好不过,现在却要加上你们两个人和两箱东西,可就相当的讨厌了!”

蒲天河看了看这艘木舟,船身相当大,三人二箱倒也勉强可以承受,只是此处并无有溪水河道,如何可以行舟,实在令人不解了。

可是马太却似胸有成竹,这时就见他自身上掏出了一块羊皮,摊在地上仔细地研究了半天,哈哈一笑,跳起来道:“我找着了!”

蒲天河忙问:“你找着什么了?”

马太这时已跳到了一边墙角,四下用手在墙上捶着,忽然听见“噗”的一声,接着吱吱一片响声,开出了一扇大石门。

木尺子及蒲天河全部吃了一惊,真想不到这地室内,尚还有如此多门道。

马太呵呵笑道:“我们有办法了,你们快看!”

二人走进门前,向外一望,只见门外是一片碎石山坡,隐隐现有白日光辉,日光似自高处悬岩上照下来的,影射着一道细窄的溪水!

马太喜得狂笑不已,他大声说道:“我早知道有这么一道水,你们看,可不是为我找着了,由这一道水可以直出哈拉湖边,可免我们抬着箱子走远路了!”

木尺子见状也甚为高兴,可是他那一双眉毛,总似时蹙又开,也许他脑中始终还放不开那四颗珠子。

这时马太在前举着小舟,二人随后下了乱石坡,把小船放自溪水内系好,又回过身来帮着二人把箱子抬上了小船,溪水起伏得很是厉害。

木尺子上了小船,看了一下附近地势,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马太嘿嘿笑道:“这是扇子山,两面的高峰就像是两把扇子一样,往上走就可直达乌雅岭,再向前就到了哈拉湖了!”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春如水她们不是就在哈拉湖么?”

马太点头笑道:“这一点我知道,她们是在东边,我们是去西边,大概不至于被她们碰上!”

三人二箱上船之后,小船吃水极深,木尺子和蒲天河深恐有意外,各自提气轻身,如此一来无形中减了不少的重量!

小船在马太的操纵之下,迅若游龙似的,一路直向上流划去。

这是一道神秘的小溪,两岸是高耸入云的峭壁,抬头观看,仅仅可见一线青天,两边盘衍丛生的古树怪藤,直令三人感到来临在蛮荒的苗疆地域一般!

天竺人马太,这时心情至为高兴,他一面划着船,一面高声唱着他们家乡的小调,声音刺耳之极!

如此,约有半个时辰,才行过了这附近的窄谷,进入到一道较为宽敞的河道。至此,虽不见高耸的峭壁,两岸的枯藤古树却更显得浓密了。

正行走间,却听得一声极为尖锐的声音,自岸上传出来,木尺子和蒲天河立时听出来,这声音是嗯哨声,绿林中每以嗯哨为召伙打劫。

这声嗯哨一起,立时各处也都有了回音!

马太怔了一下道:“哟!不好!”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船快靠边,不要出声!”

马太忙依言把小船靠近溪水边,这时唿哨之声,此起彼落,响成了一片,木尺子嘿嘿一笑,目注马太道:“你带的好路!他们是哪里来的,你可知道?”

马太连连摇头道:“奇怪,这地方怎会有人呢?”

话声方毕,就听得嗯哨声密集,跟着前路树阴内人影闪闪,溪边已现出了七八个人影,一人大声道:“吠!小船给我停下来!”

木尺子立在船首,面带冷笑,就见这七八个人,各着白衣短打,飞快来到了近前。

为首一个高大的汉子摇着手道:“你们别想走,前面水里我们可是落了石头,你们要是不怕翻船,就尽管往前走吧!”

马太口中大骂道:“妈的,你们是干什么的?想抢东西吗?”

为首那个汉子,向小船上看了看,面现惊异地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你们是哪里来的?”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凭你们这几块料也敢拦路打劫,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了!”

说时双手向外霍地一扬,为首那白衣人身子一晃,直被打出了丈许以外,“砰”的一声,撞在了石头上,顿时就昏过去了。

其他众人见状,皆都大吃了一惊,纷纷后退了丈许以外,有人高声道:“快去请两位当家的来,这老家伙会使劈空掌,太扎手!”

跟着就有人掉头跑了,木尺子不愿与他们久缠,当时就催促马太道:“我们走,快!”

马太放眼前看,不由恨声道:“妈那个巴子的,水里他们真下石头了,不能走了!”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好!那我们就上岸,我倒要看看,谁敢来送死!”

说罢他招呼蒲天河道:“来,小子,我们一人扛一个箱子,上岸去!”

他说着,双手向箱子一搭,身形飞纵而起,已把一个大箱抱了起来,直向岸边上落去。

蒲天河如法炮制,才知道箱子过于沉重,勉强腾起身来,落地时差一点摔了一交。

这时马太也跟着腾身过来,三人会在一处,正要前行,忽见一排弩箭射了过来,木尺子哈哈一笑,抖手打出了一把制钱!

这一把制钱一出手,迎着当空而来的弩箭,只听得一片铮铮之声,全数都落在了地上。

可是就在木尺子制钱出手的刹那之间,耳听得身后一阵疾风,一口鬼头刀,直向着他头顶上砍了下来。

木尺子怪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右手反向上一托,已用虎口架住了来人的手腕子,这口鬼头刀竟然被僵在了空中,丝毫也落不下来。

同时之间,三四口鬼头刀,随着三四条人影,分向蒲天河及马太身上袭来,浓林中转眼间,展开了一场血战!

蒲天河方自放下了箱子,一条人影飞扑而来,掌中鬼头刀向前一递道:“相好的,你躺下吧!”

蒲天河见来人均是一样的装束,俱都是白色短打衣裤,足踏芒鞋,一口十分沉重的鬼头刀,可见这些人乃是一个有组织的帮派,只是怎会出没在此人迹不到之处,这就有些令人不解了!

思索之间,蒲天河手下却是不闲着,只见他身子向下一矮,右手一拨,“当”的一声,已把来人鬼头刀打在了一边,刀锋击在了石头上,冒出了一溜火花。

蒲天河身子在这时,已如同旋风似地转到了这人左面,掌锋向外一穿,“砰”的一声,已把这名白衣匪徒,击得飞了出去,扑通!落人溪水之中。

这时马太和木尺子,更是身形起落,翩若游龙,那木尺子身手自不待言,就是马太也不是易欺之人!

这位天竺奇人,竟自由腰上解开了一口缅刀,霍霍生风地展了开来,一连为他砍倒了三四名白衣匪徒。

唿哨声更急,白衣匪徒,自四面八方纷纷跳了出来。

可是这些人,要是欺侮一般商贾自是有余,来对付这样的三个人,可就显得太不自量了!

在一阵混战之后,所来的匪徒,竟有半数以上负伤击毙,余下少数凡个,招呼着向林内隐去。

这时天空,已罩上了很浓重的夜色。

忽然一声锣响,一人高叫道:“大家闪开,当家的来啦!”

木尺子等三人正不知是否要追赶下去,因恐怕匪人趁自己追敌之时,盗走箱子。这时闻声,俱都不再移动,倒要看一看所谓的当家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时铜锣响毕,紧跟着林内射出了一道灯光,直向三人立处照去!

却听见一人冷冷笑道:“你们三个还妄想逃走么!就是出了这乌雅岭,你们也逃不开!”

说罢,似闻得二人交谈的口音,喁喁私语。

马太哈哈一笑道:“是哪一位朋友,出来见见,藏在里面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灯光啪一声,遂自熄灭,一人哈哈笑道:“光棍眼睛里揉不进砂子,朋友,你们箱子里是什么东西,我们也猜了个八成,乖乖地留下来,我们绝不为难,还派人送你们出去,要是一个劲在咱们哥们面前佯装,可就休怪我弟兄不够交情了!”

木尺子先头始终不发一言,此时闻声,不由心中一动,他皱了皱眉,对蒲天河道:“小子,这声音你听听像谁,怎么这么耳熟?”

蒲天河细听了听,也觉甚是耳熟,可是却想不起是谁,当时狂笑了一声道:“朋友,你是谁?请过来答话好不好?”

天竺老人闻声也狂笑了一声,道:“要宝贝还不简单吗!我这里就有宝珠四颗,随时准备奉送,朋友,你请看!”

说罢当真由怀内把四粒“四海珠”取出,在空中晃了一下,宝光四溢,耀人瞳子。

他这一手,果然使得暗中窥视之人心情大动,就听得一人呵呵笑道:“这就没有错了,原来落日坪的宝物,果然落在你们手上。这么一来,可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

说话之间,三人就见眼前人影一晃,面前已多了两个矮小的人影,二人各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衫,长可及地,头上剃得光光的,月光下,闪闪发光。

蒲大河一眼望过去,不由心中一动,暗奇道,“怪也!之不是雪山二柳,柳上、柳川兄弟两个吗!怎会未到这里呢?”

他脑中不过动了动。耳边却听得木尺子大笑道:“我说是谁有这么大的胆于,敢在我老人家面前拦路打劫,原来是你们哥儿俩!柳氏兄弟,咱们很久没有见了,怎么样,还得意吧?”

二柳闻声各自一呆,由不住都后退一步,在前面那人冷冷一笑道:“朋友你是谁?”

说时,后面人已用马灯照了过来,木尺子手遮灯光,哈哈大笑道:“你们两个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为首的那人,忽然口中“哦”了一声,有些惊惶地道:“原来是木老爷子,真是失敬了!”

说话之人乃是柳玉,他身后的柳川闻言也呆了呆,抱拳道:“原来是木老前辈,你老人家不是在天山……怎会来到了这里?”

木尺子嘻嘻一笑,手捋长须道:“怎么样,只许你们开小差,就不许我老人家越狱不成?你们哥两个现在改行啦是吧?”

说时,一双瞳子上上下下在柳玉、柳川身上转着,面上带出嘲笑之色。

柳玉、柳川一时都不由得面红过耳,只是夜晚看不出来罢了。柳川上前一步,干笑道:“老前辈不要取笑了,要知道是你老人家,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呀!”

柳玉却十分注意着那两个箱子,怪笑了一声道:“这么说,你老人家是真的偷回绿玉匙,把那批宝物弄到手了?佩服!佩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你们哥俩是看着眼红?拿口袋来,要多少装多少,可是有一件,拿过了就算了!要是再动别的念头,我老头子可就不答应了!”

柳玉、柳川面上一喜,对看了一眼,却又顿时收起了喜悦之色,柳川低首干笑了一声道:“老前辈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哥儿两个有多大的胆子敢占你老人家的便宜,就是你给我们,我们也不敢要呀!”

木尺子嘻嘻笑道:“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送佛西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