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14章 冤家路窄

作者:萧逸

春如水这一手实在是相当厉害,几乎使得麻婆有点措手不及。

三粒“铁莲子”一闪而至,麻婆窦三花一声怪笑道:“好婆娘!”

就见她双掌向外同时一封,“呼”的一声,那三粒铁莲子迎着麻婆这股劲风,全数倒折了回去,这怪老婆子眼见到手的小船,竟慾闯关而去,如何依得,身形霍地腾了起来,猛然向着小船扑去。

可是春如水如何容得她如此?口中喝叱了一声,自侧扑过来,向着水上小船落去。

尽管小船疾驰如飞,可是二人身手是那么灵活,双双向小船上一落,一左一右都落在了小船两边。

裴芳、吴瑶青见状大惊,裴芳在左,正是靠近麻婆这边,她一时情急,手中长桨霍地翻了起来,直向着麻婆身上猛打过来。

麻婆一声怪笑道:“小狐狸你也敢动手?”

蒲扇大的手掌向外一托,已抓着了裴芳手中桨上,正要顺手夺出,春如水一口冷剑,如同一泓秋水一般,已向着麻婆左肋之上劈去!

麻婆窦三花在剑击之下,口中厉啸了一声,蓦地拔空而起,小船在水面上动荡得十分厉害!

这只金色快船,如非是腹侧横生双翼,有平衡之功,只怕早就翻了。

春如水见麻婆腾空而起,双手用力向外一击,足下金舟“哧”的一声,向前窜出了两丈以外!空中的麻婆向下一落,“噗通”一声,整个跌入水中。

可是这怪老婆婆,早已想到有此一招。

她身子落水之后,哑笑道:“好哇!”

只见她双手抡起,两足飞打,像是一尾鳗鱼似的,直追了上去。

春如水见状皱了皱眉,暗想这婆子着实难缠,她一面吩咐二徒道:“全速前进,不用怕,有我呢!”

说完话,她冷冷一笑,左手把背在身后的皮袋,用力地向前一推,右手探入其内,已摸出了一把铁莲子。

这一次春如水并不随便乱发,她只是看准了浪花中的麻婆,拇指拨动,只听见“叭!叭!叭!”一阵脆响,铁莲子一粒粒地拨出去,直向着麻婆头上打去。

麻婆在水中的身子,自不比陆地灵活,忙乱之间,时腕上各中了一枚,直痛得她怪声大叫,身子不由得慢了许多。

春如水小船趁机如飞而进,猛可里江面上又横荡出了一叶小舟,正正地横在了春如水船头前梢,驶船二女俱吓得尖叫一声,双桨左右一分,权当作篙,暮然向水下一插。

这艘小船,在二女熟练的操舟手法下,顿时打了个波儿就停住了。

春如水惊怒之间,一打量面前之人,不由面色微微一红,暗道了声:“完了!完了!”

只见横船之上,并立着两个人,一老一少,俱是怒容满面,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两箱珠宝的正牌主人木尺子与蒲天河!

乍然看见了这两个人,春如水真有些个“无地自容”,就听得那木尺子嘿嘿一笑道:“夫人,你这是往何方而去?”

春如水后有追兵,前有强敌,再者那柳氏兄弟,势必也在追途之中,真正是“四面楚歌”,上天入地,俱无路可逃。

这个女人,也真有一套,到了这个时候,她仍然能冷静沉着地应付,不忙不乱。闻言后,她仰天打了个哈哈道:“今天可真是热闹极了,都来了。木老哥,你还没有走么?”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你把东西还我后,我马上就走!”

说话之间,耳听得后面江水中,那麻婆高声骂道:“不要脸的娼妇,你还跑得了么?”

春如水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麻婆在水中,有如是混江龙一般,身子乍沉又浮,一路游来,春如水看到此,不由心中一动,当时狂笑了一声,高声向着身后的麻婆嚷道:“老姐姐,你快来吧!”

那麻婆这时已自水中跃起,但见她双手在水面上一打,浪花飞扬间,这婆子己脱水而出,跃在了一块礁石之上,怪笑道:“春如水,我老婆子可要给你长点见识了!”

说罢,双肩一收,已把背后那个大箩筐卸了下来,春如水见状嘻嘻一笑道:“老姐姐,你先慢一点,等一会伤了别的朋友,可就不划算了!”

麻婆一怔道:“你说什么,还有什么别的朋友?”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你好大的眼睛,请看这边是谁?”

说罢小船微侧,现出了眼前,麻婆在蒙蒙夜色里,向前路一看,不由呆了一呆道:“这是谁,还不闪开找死么?”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老姐姐,你来晚了,这两箱东西的正主子来了,你们商量去吧!”

木尺子闻言见状,不禁吃了一惊,他久知麻婆不是好惹的,而且这婆子头脑简单,极易受人挑拨,一个不对付,也许立刻就会和自己翻脸。

这时木尺子一听春如水如此说法,就知她是存心挑拨,不由冷冷一笑道:“麻婆,你不要上她的当!她是想要我们互相攻击,而她却坐收渔人之利!”

麻婆本来还摸不清对方是谁,这时闻言,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眼。咦了一声道:“你不是……木尺子,木老头吗?”

木尺子尚未说话,春如水已嘻嘻一笑道:“谁说不是,除了他谁还会这么天真?”

老少年木尺子鼻中哼了一声,道:“麻婆,这件事你且退后一步,容我打发了这女人以后再说如何?”

麻婆嘻嘻一笑道:“木老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既然自己出来了,又何必找我?现在见了钱,又要我退后一步,你是安着什么心?”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麻婆,你要知道,这些钱原是我的,是我由落日坪,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来的!”

麻婆一翻双眸,道:“什么你的我的,谁都知道这钱是没有主的,谁到手就是谁的,方才是你的,现在已是春如水的,以后也许就是我窦麻婆的!”

说到此,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道:“这年头没别的,谁手硬,谁胳膊粗,谁就是王!”

春如水在一旁闻言,不由鼓掌而笑道:“麻老姐这番话说得有道理。佩服!佩服!”

麻婆往空中啐了一口,道:“你别高兴,反正今天晚上,你是插翅难飞!”

春如水抚掌笑道:“麻老姐,你放心,这两箱东西我也不打算要了,其实真要说动手,我也不见得就不是你的对手,只是犯不着如此伤了和气!”

说到此,有意把眼光向着木尺子那边一瞟,转脸对麻婆道:“要说起来,这钱是该给木老头的,可是麻老姐你也辛苦了大半天了,不能空手而回,是不是?”

麻婆哼道:“当然……”

木尺子见状,也不禁动了肝火,怪笑道:“罢!罢!麻婆,我木尺子交你这个朋友,这两箱东西到手后,我分你三成就是,你先退开,我要见识见识春夫人的本事,她欺人太甚了!”

说罢向着春如水冷笑道:“春如水,你还有什么话说,武林中最重信诺,你如此不顾信义,只怕遭天下人耻笑!”

春如水嘻嘻笑道:“什么信诺不信诺,在我地盘上的东西,莫非不归我所有吗?”

木尺子冷冷一笑,转对蒲天河道:“把你的宝剑借我用一用!”

蒲天河目睹此情,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小声对木尺子道:“我们又上当了,只怕那麻婆不是好相与的,你老人家注意!”

春如水自不愿与他动手,因为如此一来,更让麻婆有可乘之机,当时一笑道:“且慢!”

木尺子横剑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据我所知,麻老姐与天山二柳定的约是三七分账,换句话说,麻老姐独自可分七成,你如今却以三成给她,似乎不公!”

说到此,目光一扫麻婆道:“是不是,麻婆?”

麻婆头脑最是简单,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是这么回事,咦,这事情你如何得知?”

春如水一笑道:“天下岂有这么好的人?天山二柳早就泄了底了,他二人早已劫宝而去,只是他们上当了!”

麻婆一怔道:“这是真的?”

春如水笑吟吟地道:“信不信由你!”

麻婆不由用力地错着牙齿道:“妈的!下次见了面,我要杀了他们!”

说到这里,她忽然狂吼道:“木老头,就是这样吧,我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怎么样?”

木尺子摇了摇头,冷笑道:“你太贪心,这条件太苛,恕我不能答应!”

麻婆嘿嘿一笑道:“好啊!那么,咱们就来比一比高下!”

木尺子冷笑道:“谁还怕你不成?”

春如水一笑道:“木老头本事大得很呢,麻老姐只伯你不是他的对手!”

麻婆窦三花一声怪笑道:“我活了这么大,还不曾怕过哪一个!”

春如水见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不由私下窃喜不已,当时笑嘻嘻地道:“你二人请看,这两箱东西在此。谁有本事,谁来拿!”

说罢,右手把覆在小舟的油布揭开,现出了古铜大箱子来,木尺子、蒲天河俱都看出了春如水是存心挑拨,见状都冷冷一笑,按兵不动。

可是另一方的麻婆窦三花乍见宝箱,禁不住霍然动容,猛地怪啸了一声道:“东西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说罢腾身直向着小船上扑去,春如水嘻嘻一笑,道:“老姐姐别慌,我跑不了的!”

麻婆这时已落在了小舟之上,嘿嘿笑道:“木老头,东西我拿啦,你要是不服气,尽可以到鸦翅岭来找我!”

说罢,双手一搭,就将宝箱拿起,却又放下来,向着春如水嘿嘿一笑道:“春如水,你这条小船暂时借我用一用如何?”

春如水冷冷一笑道:“小事一件,东西都给你了,还在乎这条小船!”

这时小船由于加多了一人,已有些不胜负担、在水中滴滴溜溜直打着转儿。

麻婆嘻嘻一笑,把背后那个大箩筐取下来,方要把身子跃入小船坐处。

这时候木尺子已同着蒲天河偎到了近前,木尺子因见麻婆有独吞之意,虽知春如水绝非是心甘情愿,可是到底有些放心不下。

其实要是依着蒲天河心意,是“以逸待劳”,不管她们双方谁胜以后,再兴师发难,夺回宝物也不为迟,只是木尺子担心那麻婆的“金河蜂子”厉害,万一两箱宝物到了她的手中,只怕不易讨回。

所以这时那麻婆一跃上了小舟,木尺子忙拢过船来,在一边伺机而动。

春如水见麻婆卸下了箩筐,正要入座,这时候,真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当下偷偷向着二徒使了个眼色,吴、裴二女立刻会意。

坐在右边的吴瑶青蓦地一声娇叱,一抡长桨,直向着麻婆身上打去。

春如水更是双足一着力,足下小船猛地一翻,麻婆本站了个边儿,原来就站得不稳,哪里还能立得住,身子一歪,几乎要倒了下去。

麻婆窦三花,厉声骂了一句,正要弯身去拿那个装满了“金河蜂子”的箩筐,春如水却上前一步,双手排山运掌,直向着麻婆身上打去。

只听见“噗通”一声,麻婆为避开这一招,身子再次翻落水中

好个春如水,一招得手,更是手上无情,右手向外一翻,“哧”的一声,自掌心内,一连飞出了五六粒铁莲子,向着一边的木尺子、蒲天河二人身上打去。

同时之间,吴瑶青、裴芳二女已划动长桨,小船如飞地向前方驶去!

由于这是一艘特制的快船,自非一般小船所能追得上的,快船一窜出之后,春如水趁机已把那个似蚌壳的箩筐抢到了手中。

是时木尺子和蒲天河双双怒叱着,自两侧猛扑而上,慾向快舟上落来,可是春如水已不容他们近身,就见她双手猛然把那个大箩筐打了开来,但听得“轰”的一声,大片金光,有如万千金星,自箩筐内齐飞了出来,没头盖顶向着身后两人扑了过去。

木尺子、蒲天河二人见状大惊,他们俱知这种东西的厉害,一任你铜筋铁骨,也是不敢轻易尝试。

在无可奈何之下,这一师一徒,只得把身子向下一落,双双坠入水中。

另一面,麻婆乍然看见自己所养的金蜂,竟然反为对方利用,用来作为对付自己的武器,不禁又惊又怒,怪啸了一声,霍然由水中拔身而出,落在了一块大石之上。

这种金河蜂子,生性残酷,最是无情,只认血腥不认亲,管你是谁,它们是一概不论。

这时见麻婆现身,俱都发出“吱吱”呜声,一窝蜂似地,直向麻婆身上袭去。

麻婆一时大意,身上竟落下了五六只,只听得一阵咬嚼声,立时衣裂肉破,痛穿心肺,这才忽然想到,这些金蜂,晚上尚未有喂过,只打算用春如水等一帮活人,来喂一下它们的饥肠,却想不到弄巧成拙,竟然派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冤家路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