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17章 刀山剑阵

作者:萧逸

春如水把这些单据用“无极音波功”,全数震成粉碎之后,一声狂笑道:“老尼姑,你的证据呢,口说无凭呀!”

多指师太气得面色惨白,身子抖了一下,也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怪笑。

春如水笑声一敛,不悦道:“你笑什么?”

多指师太一顿,嘿嘿冷笑道:“春如水,你真是自作聪明,你以为这单据,我只有一份么、那可真是大错而特错了……”

老尼姑又怪笑了一声,道:“告诉你吧,这些单据我们共有三份,你只毁了一份又有何用?不过更暴露了你毒恶的心肠罢了!”

春如水点了点头道:“好,那么我更是放你二人不过了!”

多指师太怒声道:“你要如何?”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久仰华山派的武功。尤其是老尼姑那一手菩提剑,和二十四粒沙门七宝珠,更是名闻遐迩。来!来!来!今晚你就尽情施展出来,看看能奈我何?”

多指师太心知这春如水乃是出了名的难缠,武功更是怪异,自己师徒此刻落在了她的计算中,只怕是凶多吉少,可是事到如今,却也不能丢手罢休,看来也只有和对方一拼,以期“死中求活”。

她“舐犊情深”,对于爱徒杨采苹甚是割舍不下,杨采苹身上有伤,动起手来自然会吃亏的。

想到此,这尼姑森森一笑道:“夫人要见识贫尼那几手现眼的功夫,贫尼只好献丑,只是……”

说到此,用手指了杨采苹一下,冷然道:“我这徒儿身上有伤……”

春如水冷冷一笑道:“你以为我们会对一个黄毛丫头下手么?老尼姑你大小心眼儿了!”

多指师太单手一按桌面,身子“呼”一声飘了丈许以外。

她身子方一站定,就看见那十二金钗一摇,仍然按“十二星宿”的方位,站下了身子,对自己形成控制之势。

华山老尼微微一笑,表面作成无所谓的样于,内心却是暗暗吃惊,她向着春如水冷冷一笑道:“夫人,这个架要怎么打法,请夫人赐详!”

春如水冷森森地道:“老尼姑,实在说你也不必妄想再走出我这‘寒碧宫’了,你还想活着出去么?”

多指师太一展眉毛道:“那是什么话,贫尼自然要活着出去!”

说到此,这尼姑笑了一声,手指杨采苹道:“无论我下场如何,夫人要答应我,不得伤我这弟子毫发,如何?”

一旁的杨采苹早已叫了一声“师父”,猛然扑身过去,大声叱道:“师父怎么说这种话,我师徒生则同生,死则同死,有什么好怕的?”

玉手一翻,“呛啷”一声,掣出了宝剑,目光之中,英气勃发,竟是丝毫没有把眼前一干强敌看在眼中。

春如水怔了一下,一声怪笑道:“尼姑,凭良心说,你这个徒弟,比你强多了,她既然有一死报师之心,倒也难得,我就不如成全了她!”

面色一沉,双手一拍道:“上!”

十二星宿齐一声叱,在退身的当儿,一十二口明晃晃的宝剑,全都亮出鞘外,映着阶前的明灯,就像是十二道电光一般的闪动着。

多指师太看着杨采苹闭目低声道,“痴儿,你不听师父言、后悔莫及矣!”

说罢回头对春如水道:“你方才答应了不伤我这弟子,不能出尔反尔!”

春如水尚未答话,杨采苹已怒声道:“师父岂可如此服输,我就不信她们那几手本事,就能把我师徒如何,弟子是宁死也不会屈服!”

多指师太闻言叹了一声,道:“好吧,我师徒就赌一赌造化吧!”

春如水冷冷一笑道:“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死在目前,尚敢胡言!”

她身子转侧之间,已飘落在一边石桌之上,凌声道:“给你二人一个机会,如果你二人能逃开我这十二弟子的星海旗门阵,任你二人离开绝不阻拦,否则.可就由不得你们了!”

多指师太这时双手向两肋暗囊中一探,已把自己仗以成名的“沙门六宝珠”,每一只手扣了六枚,合起来共是一十二枚!她狂笑道:“贫尼师徒候教了!”

春如水两手一连拍了两下,十二金钗各自又是一声娇叱,如同穿花蝴蝶似地改变了方位,为首“子星”凤履一点,已来到了多指师太近前,娇声道:“大师接招!”

长剑一点,点出了一朵银星,直向着多指师太面门上扎来。

杨采苹掌中剑一格,“当”一声,已把来剑挡开,这姑娘脚上有伤,却也不碍她的动作,掌中剑趁势向上一翻,反向“子星”喉咙上削去。

“子星”来势快,去势更快,只见她左手中的黄色小旗微微一摇,左右两面同时闪出了一条人影,两口长剑交叉而出有如是两条银蛇,向杨采苹两肋上插来。

多指师太双袖一分,厉声道:“苹儿,向左方退!”

双袖翻起的巨大风力,反向着二女剑上卷去,可是二女出招,有一定进退,多指师太双袖方起,却有另一名少女由背后猛扑而上,掌中剑蛇也似地刺了过来。

一边的杨采苹高声道:“师父小心!”

多指师太足下一点,窜出八尺以外,霍地旋身,双手齐扬,十二粒‘沙门七宝珠’,幻成了十二团白光,分向十二星宿位上的十二金钗身上打去。

这一招确是够狠,珠光一闪,已临到了十二金钗面门前方,忽然一旁的春如水一声尖叱道:“好暗器,打!”

自她掌心内,蓦地飞出了一蓬光雨,那是一掌金钱镖,分向十二个不同方位飞去,只听得一片叮叮之声,七宝珠与金钱镖同时坠落地面!

多指师太面上一红,怪声笑道:“好一招‘倒打满天星’,看来愚师徒是分身乏术,难以同时接贤师徒的高招了!”

春如水哈哈一笑道:“尼姑,你放心,我只是试着玩玩,下不为例!”

说话时十二金钗,已幻成一片剑海,十二口长剑自四面八方齐拥而上,多指师太一声断喝道:“苹儿小心!”

她掌中剑环身一击,只听得一片叮当之声,已把左右前后四口长剑击开,可是所来剑海耀眼生花,有如移山倒海之势,在十二口剑势之中,各自都隐含着一招极为厉害的剑招,骤然同时发难,任你是一流的武林高手,在不明阵法之前,也会要大大吃亏。

多指师太方生警觉,忽觉两侧寒风猛袭,又是四口利剑仆来,同时方才为自己所挡开的四口长剑,这时又同时翻来,或上或下,或前或后,目光所见,无不是冷森森的寒剑影子。

看到此,这位空门老尼,也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自忖着今夜只怕难以幸免了。

暗中窥视的蒲天河,看到此,也不由心中大吃了一惊,正想腾身而出,救助老尼师徒一臂之力。

不想他肩头方动,却有一根细小的树枝,“嗖”一声飞来,正打在他肩头之上。

蒲天河奇怪地回过身来,暗影中,不见任何人影,只是背后有一棵大树,却听得一声冷笑道:“放心,她们死不了,你先管管你自己吧!”

说话的口音很像是一个女子,只是这时候,蒲天河也来不及去想是谁了,他匆匆问道:“姑娘是谁?”

树身微微一晃,一条人影,快似灵猿一般,已跃上了屋顶,星月之下,蒲天河看见她是一个窈窕的身影,可是此时此刻,既不能高声招呼,亦没有硬追不舍的道理。

眼看着那俏丽的影子,在星月之下,一路倏起倏落如飞而去。

蒲天河暗暗道了声惭愧:心中却在猜测,“这少女到底是谁呢?

忽听得对面剑阵中一阵喧哗,又见那石台上的春如水怪笑道:“住手!”

蒲天河再向多指师太二人看去,却是大吃了一惊,原来杨采苹所持的一口长剑,不知何时却已出手,这时身子倒在地上,至少有两口以上的利剑,指在她前心之上,使她动弹不得!

那位西岳侠尼见爱徒如此,也一时失了主张,如非是春如水喝止,杨采苹只怕已无性命。

多指师太嘿嘿冷笑道:“春如水,你们只会欺侮一个小辈。又算什么威风?有本事放开我这徒弟,贫尼再来领教!”

春如水步下白玉石阶,咯咯笑道:“老尼姑,算了吧,你那两手三脚猫功夫我刚才见识过了,再打下去,你也不行,还不丢下宝剑,听凭我来发落,要不你这徒弟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杨采苹因为腿伤来愈,动作自然有欠灵活,这时见状连怒带羞,一时伏地痛哭了起来。

多指师太长叹了一声,“当”地丢落了宝剑,冷笑道:“贫尼认识你了!”

春如水嘿嘿一笑道:“太晚了,你早就该认识我了!”

说罢亲自走过去,一声叱道:“绑上!”

多指师太身子一挺,正要待机扑过去,救助倒在地上的杨采苹,可是春如水早已先她一步,身形一飘,已先到了杨采苹身前,右掌一探,已把杨采苹肩井穴拿住。

杨采苹身子一阵颤抖,惨叫了一声:顿时昏死了过去。多指师太大吃了一惊道:“你……你要作什么?”

春如水嘻嘻笑道:“放心,你师徒还不到归天的时候,暂时还不想杀害你们。老尼姑,你是明白人,现在还是乖乖顺服的好,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多指师太气得脸色发青,她武功虽不如春如水甚远,可是想要逃身并非不能,只是此时爱徒在对方手中,可就无可奈何了。

这时春如水以杨采苹威胁她,多指师太除了降服之一途,别无良法。

当时她哼了一声,冷笑道:“春如水,你何故又心软了?贫尼师徒并非是怕死贫生之辈,杀剐听便!”

春如水一双秋水似的眼睛,眯成了细细的两条线,嘻嘻笑了笑,道:“老尼姑,我不杀你们自有理由,现在不必多问,快随我进去!”

说罢向着身边十二金钗作了个眼色,立时有五名少女拔出了长剑,五口利刃指在多指师太前后,春如水亲自抱着杨采苹,一行人直向宫内行去!

蒲天河隐身在花树之间,一直跟了下去,见这一群人一直走到了一座建筑极为宏伟的大殿之前。

在五颜六色的灯光炫耀下,殿前立着四名黄衣少女,可笑的是,这四名弟子,每人都穿着长可及地长衣,头戴凤冠,手中执着一支长戈,看过去简直是一副星卫御林军的打扮,由此也可证明这春如水是如何的自视极高,身比侯王了!

一行人来到殿前,四名执戈女弟子,一齐弯腰行了大礼,长戈向两侧分开。

春如水同十二金钗,押着这师徒二人,一直走进了殿内。蒲天河却是进不去了,他在殿外细看了看,这座建筑辉煌的大殿,正中悬有一方玉匾,其上是“精武英殿”四个大字,心中正在猜测,这是一处什么所在。忽见左面道路上,行来一个身披鹅黄披风的少女。

这少女,手中执着一盏红灯,步行极快,来到了“精武英殿”前。

那四名守卫的少女,见了这红灯少女,一齐弯腰施礼叫了一声:“厢主!”

持灯少女立定脚步,寒着脸道:“奉夫人命,各弟子自今日起,要严加戒备,谨防敌人混入,你四人要格外小心了!”

四女之中,一较长者躬身道:“厢主放心,夫人等现在在殿内,已经捉住了两个姦细。”

红灯少女“啊”了一声道:“什么姦细?”

那弟子回答道:“是一个老尼姑,还有一个大概是她徒弟,夫人大概把她们二人押下地下室‘水牢’里去了!”

红灯少女点了点头,又向前面继续行去。

蒲天河本为多指师太师徒性命担心,这时闻言得悉她二人已无性命之忧,不由心中略宽。

当时慢慢退出花丛,见前行红灯少女,正自步履匆匆,蒲天河第一次来这寒碧宫,人生地陌,宫内广厦连云,要想在这其间,探访木尺子所失落的两箱珠宝,真是谈何容易!

现在有了这个查勤的红灯少女,来为自己带路,了解一下这寒碧宫内的情形自是好的!

想罢,他就一声不出的,尾随在这少女身后。

宫内地势极大,虽是广厦连云,可是彼此之间,都有相当的距离。这其间,或朱廊小亭,或小桥流水,点缀得美不胜收!

前行来至一座小亭,那姑娘像是走了甚多路,有些疲倦了,把手中红灯,随便插在亭边,就亭内石凳上随便坐了下来。

蒲天河在此女一回身的当儿,不由心中怔了一下,才发觉出原来她不是外人,竟是随同自己,共路来此的上官琴。

这一突然的发现,使得他又惊又喜,顿时呆住了。想了想,他忽然飘身而出。

亭内的上官琴,陡然一惊,霍地站了起来,道:“什么人?”

蒲天河己来此亭前,含笑抱拳道:“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刀山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