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20章 冷夜无情

作者:萧逸

上官羽这突然的动作,不禁使得春如水大吃了一惊,赶忙跑过去,把她抱了起来,连声道:“羽儿!羽儿!”

上官羽才似从幽梦中醒过来一般,只听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道:“师父……师父……你杀错了人,她是琴姐……”

春如水一怔道。“上官琴?不……”

她赶忙跑过去,细细看了看,顿时面若寒霜,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退后了一步道:“噢……”

这真是她所想不透的,上官琴怎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要蒙面?为什么她不说话呢?

月光下,上官琴全身是血,那双眸子努力地睁着,全身一阵阵地颤抖着,上官羽早已伏在她身上,哭成了个泪人似的。

春如水慢慢蹲下来道:“琴儿,你这是何苦?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呢……”

这时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上官琴前胸,叹息了声道:“唉……没有救了!”

上官羽泪眼迷离道:“师父……无论如何你要救她……救她

春如水摇头道:“来不及了……”

说罢冷冷一笑道:“小琴子,为师平日待你不薄,你这是为什么?”

上官羽也哭道:“姐姐你干嘛要蒙面呀,你到底是干什么?”你……”

上官琴努力挣起道:“妹妹……你听我说……”

声音大小了,小得不得不把耳朵就近,就听上官琴断断续续在她耳边道:“妹妹……离开这里,去……去嫁给蒲……相公……说我……我不能再……再见他了……我……我好恨……”

身子一歪,鲜血由口角淌下来,一缕芳魂就此消逝。上官羽“哇”一声又大哭了起来。

春如水冷冷地道:“你不要再哭了,随为师上楼看看!”

上官羽这一霎时,才忽然体会出师父的残酷和无情,不由慢慢转过身子,看着师父,只觉得师父这张脸,今夜尤其是此时,看来格外恐怖,不禁打了个哆嗦。

春如水一只手拉起了她道:“走,你跟我上去看看!”

上官羽道:“可是姐姐她……”

“她已经死了!”春如水冷笑了一声道:“这是她咎由自取,怪得谁来!”

上官羽只觉得一阵心酸,又淌下泪来,尽管她此刻对师父一万个不满,可是一向服从惯了,对春如水已经养成了驯服的习惯,而且更加认识了师父的厉害,这时焉能再敢多嘴。

当下连一声也不敢出,就随着春如水掠身而入,二人匆匆行到了春如水卧室内,春如水冷笑道:“你姐姐是怎么知道我室内机关的?”

上官羽打了个冷战,喃喃地道:“上次弟子奉命放东西,她陪我一起来的。”

春如水咬了一下牙道:“好个丫头!”

说时按动机钮,壁上立时开了暗门,春如水进内须臾,面若寒霜地道:“好丫头……”

说完,身形一闪,已自窗口飘身而下。

上官羽吓了一跳,忙跟着她飘下楼去,就见春如水一路扑到了上官琴身边,用力地把她尸身抓起来,尖声道:“好丫头,你干的好事……你说,那些东西,你交给谁了?说!”

她一面说一面用力地摇着上官琴冰冷的身子,只可惜她早已身死,此刻尸体冰冷,哪里还能说出一句话来,恼得春如水用力地摇,红色的血由上官琴伤处四下飞溅!

上官羽见状在一边痛哭道:“师父,你就饶了姐姐吧……”

春如水用力地抛下了上官琴,一跳而起道:“好贱人……真气死我了!”

上官羽抽搐着道:“你老人家莫非遗失了什么东西不成?”

春如水面色发青道:“哼!哼……”

她身子气得阵阵发抖,不时地抬头向天,似在思索着什么,忽然一顿足道:“走,我们去看看那姓蒲的小子去!”

上官羽一惊道:“蒲天河?”

春如水狞笑道:“这二人狼狈为好,只恨我发现大晚,其实我应该早就发觉的!”

上官羽由方才姐姐口中,也猜知了个大概,她不知蒲天河早已离开,闻言不由暗暗为蒲天河担心。

这时春如水展开身形,一路扑到了蒲天河所住之处,只见室内一片黑暗,春如水转身向上官羽道:“叫他出来。”

上官羽有意大声道:“蒲天河,师父来找你算账了,还不快出来!”

一连叫了几声,没有一点回音,春如水冷然道:“进去!”

说时身子扑了过去,双掌一击,“喀嚓”一声大响,把一扇花格窗震成粉碎,二人先后纵入室内,只见室内一片黑暗,哪有蒲天河踪影!

上官羽点亮了灯,又找了找道:“他走了!”

春如水牙齿紧咬着嘴chún,几乎要咬出血来。良久,她才怒声道:“还有那个姓娄的小子,找他去!”

上官羽道:“那姓娄的,白天就走了!”

春如水怪声道:“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

上官羽低头道:“师父那时正在和天竺两位王爷谈事情,弟子怎敢惊扰?”

春如水如丧考妣似地低头叹了一声道:“完了,一切全都完了……”

说时目现凶光,两只手互捏在一起,发出一阵咔咔声,忽然一跺脚道:“走,备我的飞艇,追下去!”

上官羽答应了声:“是!”

春如水又道:“慢着,我们一块去,现在我对你们谁也不敢相信了!”

说时二人方要举步,就见一干弟子打着灯笼飞跑过来,春如水厉叱道:“干什么的?”

那群女弟子吓得赶忙站住,一个人忙上前抖声道:“启禀夫人,大事不好了!”

春如水心里一跳,强做镇定道:“快说,是什么事!”

那弟子喃喃地道:“夫人的飞艇被人乱刀砍碎,而且另一艘快艇‘藏波号’被人窃走了!”

另一弟子上前喃喃又道:“五云口弟子青珠、蓝珠来报,有一少年强行过关,二弟子加以拦阻,为那少年杀伤,如今青珠断腿,蓝珠伤目,来此请罪,请夫人发落!”

春如水身子一歪,差一点倒了下去,她扶着一棵树,咬着牙连声道:“好……好……你们这群饭桶!”

那群弟子吓得全数都跪了下来,春如水这时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她们,当时向上官羽道:“走,你跟我去,我们追下去!”

上官羽道:“走路么?”

春如水厉声道:“快备马!”

立时一名弟子匆匆跑下去,须臾牵来了两匹马,春如水同上官羽双双上马,泼刺刺跑了出去。

上官羽十分诧异地道:“师父,我们怎么追得上呢?蒲天河是顺流,这时怕早已出了山口了。”

春如水狞笑道:“他上天入地我也要追他回来,你跟着来就旦了!”

说罢策动坐马,飞也似地向前驰去。

二人扑到了一座桥前,上官羽正要策马而过,春如水冷笑道:“那样走太慢了。”

说罢跳下马来,双手用力地推动桥柱,只听见,轧轧”一阵响声,那座小桥,竟自整个地移向了一边,在桥身之后,竟然现出了一个大而黑的山洞!

上官羽跟师父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见状不由怔了一下。

春如水狞笑道:“除非他会飞,否则他就跑不掉!”

说时策马而入,上官羽随后跟上,二人穿过了这个黑沉沉,伸手不辨五指的山洞,眼前是一片密集的榆树林子,耳边立时听到了瀑漏的流水之声。

春如水策马如飞,一马当先向林中扑去,上官羽这时才发现,这地方居然已离山口不远,只要穿出了眼前这片林子,也就是山口地方,而所谓的山口,乃是行船必经之处。

看到此,上官羽不由得为蒲天河捏了一把冷汗,她本是春如水不贰之臣,可是此番目睹春如水之狠毒行为,又是杀姐的大仇人,手足之情,哪能不令她痛极仇生,真恨不能一剑杀了她为姐姐报仇!

可是她因服从惯了,这时虽已动了反意,却也并非一时就有勇气付诸实现。

这时见春如水一心想要抓回蒲天河,不由动了些“同仇敌忾”的念头,生怕她真地抓住了蒲天河,心中一动,立时大声道:“师父,你等我一等,这里路我不熟!”

春如水回身怒道:“小声!”

上官羽却假作没有听到,更大声地道:“师父,这是什么地方呀?”

春如水拍马过去,厉声道:“小声!”

上官羽见她眸子里迸出的怒焰,倒是一时为她吓住了,春如水冷冷一笑道:“林外就是‘马尾河’,那厮可能就要来了,若为他听见,岂不是糟了!”

说罢翻身下马,道:“快下来,马留在外面,随我进去!”

上官羽只得照样做,翻身下马,春如水紧紧抓住她,冷笑道:“小羽子,你听着,要是抓住了蒲天河,找回失物,我们既往不咎,否则,哼……可休想逃得活命!”

上官羽打了个冷战,默不作声,春如水松开了手,命令道:“掣出兵刃,随我进去,一有消息,速告诉我,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上官羽答应了声,二人遂自入林。

这时上官羽耳中听到哗哗水声更清晰了,心中不禁暗暗祈告上苍,要蒲天河逃过活命!

春如水手持宝剑,同上官羽一路越出林外,眼前已可见一泓溪水。

那马尾河在寒碧宫内迄通如蛇,不过是个较大的小溪而已,可是一出山口,到此地看来,可就大大地不同了,水面开阔,水势湍急,看来真有如长江大河一般的雄伟。

在河水两侧,布满了各式的怪石,春如水自己藏身在后,又摆手招呼上官羽也藏好了身子。

二人方自藏好了身子,就见河水远处,似有红灯一亮,现出了一叶快舟的影子。

春如水大喜道:“他果然来了!”

上官羽见状大急,忙大声道:“师父,蒲天河来了!”

这一声清脆的呼声,在静夜里听起来,更觉得声音悠远,波心的那艘小船,似乎立时得到了反应,就见它在水面上打了个转儿,遂向岩边偎去。

春如水几乎要气昏了过去,只见她牙咬得格格有声,用发抖的声音向上官羽道:“好丫头,原来你是存心的!好……”

上官羽喃喃道:“师父你老人家千万别多心……”

春如水连声嘘道:“禁声!嘘……”

上官羽赶忙住口,心中好不得意!

那上流所来的快船,果然正是蒲天河,他因遵从上官琴之言,在所有宝物载上船后,又等了一会儿,因不见她来,暗想她可能由陆上走了,于是他就独自策舟顺流而下。

这一程水路因是顺水,水势湍急,所以舟行至为迅速,不一刻已行出寒碧宫外,这时他心中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下地。

方才上官羽那声呼叫,他倒是听到了,不过由于水声相杂,只听到模糊的一点声音,于是赶忙把船身靠边,细听了甚久,断定没有什么之后,才又继续向前驶来!

春如水远远看见不由大喜,她口中恨恨地道:“好小子,我看你此番还怎么跑!”

上官羽身子在寒风里发着抖,那口寒光闪烁的剑压在地面上,心里却暗忖道:“万一要是师父真下手,我也说不得拼出一死救他一命了!”

想着,身子在寒风里越发地抖得厉害。

眼看着蒲天河所驾驶的那只小船,在浪波中起起伏伏,如箭矢般驶了过来,春如水作了个暗号,正要腾身而出。

就在这时,一股极细的冷风,直向春如水脑后袭了过来,春如水全神贯注在水中小舟,正要使出极大的内家功力,阻拦小舟的来势,却不料在这紧要关头,竟然会有此一手!

这股冷风一袭过来,春如水立刻悉知是一件独门的厉害暗器,当时身子向下一伏,口中叱了一声,仍然扑出去拦舟。

可是这时,晴影中又是一声冷笑,一人用着极为苍老的声音道:“老太婆,财迷心窍,打!”

这个“打”字一出口,就听得“刷”的一声大响,一蓬飞针有如是细雨一般,直向春如水整个身上飞了过来。

春如水这一次再不闪开是办不到了,当时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叫道:“是什么人?”

双足一踹,用“金鲤倒窜波”的身法,陡然把身子反穿了出去,出势如箭,就空一转,却又似四两棉花一般落在了地下!

春如水尽管在如此情势之下,仍然忘不了夺回失宝,她口中大声道:“小羽子,你给我先拦船要紧!”

上官羽答应了一声,娇叱道:“吠,哪来的小船!”

随着这声喝叱娇躯腾起,已扑到了岸边,蒲天河乍见人来不由吃了一惊,正不知来者何人,上官羽已抖出一件暗器道:“看头!。

蒲天河一低头,暗器已打了空,不由大怒,冷笑道:“哪里来的野丫头!”

口中叱时,身躯正要腾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冷夜无情第[2]节